“我的名字…”

“叫小丑。”

李更新擡起右手,對準孟達局長扣動扳機,幾乎是在瞬間,數顆子彈打在了他的身體上。

李更新被巨大的力量衝擊着後退數步,他擡起頭,不停咳血,最後看了眼衆人,朝後倒去。

眼前的光芒在慢慢逝去。

同時消逝的。

還有他心底深處的那束光。

……

“T國警方在兩分鐘後趕到古堡,擊殺毒蜘蛛,你有兩個選擇,一,乘坐東邊路口停留的出租車逃跑;二,坐以待斃。”

李更新醒來後,渾身如同針刺般難受,只是,他沒有去顧忌那些痛楚,因爲身體的疼痛,和內心的痛,根本沒有辦法去比。

李更新沒有去看錶。

因爲他明白,已經沒有意義了。

兩個選擇中,第一是乘坐東邊路口停留的出租車逃跑。

第二,是坐以待斃。

根本沒有救出毒蜘蛛的選項。

出租車怎麼暴露?他不知道,也不用去想,因爲這一次…

毒蜘蛛必死無疑。

英雄聯盟之軍團長 ,結局,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李更新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向了出租車,他拍了拍玻璃,中年大叔搖下後問:“你好,去哪裏?”

李更新拉開車門,坐在了後排。

他拿出一百塊錢,遞給司機,然後抱着雙臂,靠在椅子上。

“我心情不好,暫時沒想好去哪裏,先休息一下吧。”

中年大叔看到那張一百塊錢,眼睛都直了,他接過去塞在懷裏,高興的說:“你要是心情不好啊,我還真有個能讓你舒暢的地方,咱們這裏的XX街去過沒?那裏面好多美女呢…”

中年大叔不理解李更新的心情,還以爲是普通男人的煩心事,開始介紹起了這個地方的紅燈區。

李更新閉着雙眼,沒有去聽,不知道過了多久,警笛聲響起。

李更新忽然睜開了雙眼,幾乎是在瞬間,他從後視鏡裏,看到了中年大叔慌張的表情。

“該死,他們怎麼來了?”

中年大叔心想,卻還是不動聲色,繼續故作鎮靜的介紹着紅燈區。

好在那些警車根本沒有看這輛出租車,直接衝進了古堡,又過了不久,傳來了‘砰砰砰’的聲槍響。

李更新閉上眼睛,他明白,那束光已經被掩埋。

那麼…

就讓這個世界,見識下真正的黑暗吧。


拜他們所賜。

從此以後。

小丑活了。 黑暗,絕望,冰冷,窒息般的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或許,是現狀維持的太久,讓某些人,開始忘乎所以。

最初,人們爲了方便,才把部分權力交到某些人手中,但後來他們才逐漸發現,這些權力被人濫用,只是再想收回,又談何容易?

李更新握緊了拳頭,喃喃自語:“幫派老大?zha樓狂人?魔鬼?好,好,好,你們很喜歡往想要除掉的人頭上扣帽子吧?那麼…”

李更新咬着牙,在心裏發誓。

“我就如你們所願。”

“讓這些你們喜歡抹殺的人,統統出現在你們面前。”

“希望你們還能像現在這樣,輕易除掉他們,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讓那些不明真相的羣衆失望。”

李更新的眼睛裏,充滿了殺氣,一個恐怖的計劃,已經在他腦子裏油然而生,也幾乎在瞬間,電子合成音再次響起。

“晚上七點,歌神陳大迅將在體育中心舉辦大型演唱會,觀衆人數共有五千六百七十八人,你有三個選擇:一,以此爲目標,製造起轟動T國的恐怖襲擊事件,通過殺傷衆人來提升自己武力值系統;二,以殘忍手段殺死出租車司機,製造恐慌;三,宣佈自己真實身份,令T國陷入恐懼之中。”

又來任務了?

李更新皺着眉,仔細分析幾個選項。

第一個選項看上去對自己最爲有利,演唱會有五千多人,他如果快點準備,製造一起爆zha事件,足矣震撼整個T國。

只是,他在猶豫。

一來,他有些下不去手,畢竟那羣觀衆裏,魚龍混雜,也可能有真正的善人。

二來,李更新平日裏也喜歡看點書,裝個文藝,他明白得人心者得天下,這麼胡亂去製造起恐怖事件,濫殺無辜,他在大家心中,就真的十惡不赦了。

在B國,雖然他自稱魔鬼,但那些網友中,還有許多是支持他的,並且扒出了他殺害的那些人,全是變態之類。

如果他真的做了zha掉演唱會,胡亂殺掉五千多人的事情,他不敢保證,重生回檔能力可不可以像在B國那樣,令自己多次化險爲夷。

畢竟,一直以來,他都只是在和神祕勢力戰鬥,越過某些底線,他的敵人,就會變成真正的全世界。

李更新點了根菸,快速在腦子裏捋了下這個念頭後,又去思考第二個選項。

以殘忍手段殺死出租車司機,製造恐慌。

相比起來上一個,這選項會更容易被接受,只是,也並非表面那麼簡單。

倒不是說他和出租車司機無冤無仇,經歷了這麼多,他也早沒了當初那些婦人之仁。

殺一個好人,他做不到。

但出租車司機,應該算不上好人。

可是,以殘忍方式殺死,製造恐慌,這可有些難住李更新,他倒是看過不少M國大片,但折磨一個變態他下得去手,折磨一個只是有些貪財的出租車司機,它實在是有些不忍。

這麼看來,第三個選項似乎最爲合適。

暴露自己的身份,絕對能夠讓T國陷入恐慌之中,但那樣一來,B國肯定會派人前來,和T國一起圍捕自己。

被二十萬人圍困在J市的往事還歷歷在目,李更新沒有信心,可以在兩個國家眼皮底下,全身而退。

“去哪裏?”

李更新快速思考的時候,出租車司機轉頭詢問道。

李更新看了下左右,警察們正在古堡裏跑來跑去,忙的不可開交,他知道,毒蜘蛛已經死去。

李更新在窗外彈了下菸灰,道:“體育中心。”

他並不是想去實施第一個計劃,而是隨口一說,途中繼續思考。

出租車司機推上一檔,發動了汽車。

“大兄弟,看你這麼喜歡COSPALY,我就想起了我的兒子,他要是活着,應該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出租車司機一邊打着方向盤,一邊開口。

李更新沒有理他,依然平靜的看着窗外。

出租車司機沒有得到迴應,笑了下,並沒覺得尷尬,繼續說:“看你的妝容,這是模仿有個動漫裏的角色,叫什麼來着…”

出租車司機嘀咕了半天,也沒有講出後半句,大概過了一分多鐘吧,他猛的拍了下額頭。

“哦!想起來了!小丑皇!”

盛世甜婚:男神,我宣你


“哎,從小兒子就說我笨,你看你看,我就是腦子不聰明,這麼明顯的角色,到了嘴邊就是講不出來。”

李更新依然沒有理他。

“你還別說,雖然我笨,但我兒子聰明着呢!”

出租車司機的聲音中都帶有一些激動,充滿了一個父親炫耀自己孩子時該有的那些表情。

“當年我兒子在班裏,學習也是排前三名呢,一年級就會加減乘除了,我不認識的字,人家全都認識,都說老子窮了兒子富,老子傻了兒子精,真是不假,哎,想起來我那個兒子,就是人見人誇,我給你說,當時我兒子還嘲笑我是個傻爸爸呢,哈哈哈,真是搞笑。”

出租車司機越說越有感情,竟然自己笑了起來。

李更新慢慢轉過頭,看着出租車司機的背影,那些話,令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李更新的父母都很憨厚,小時候家裏窮,也沒念過書,過年時候的對聯,都要請村子裏認字的人幫忙去挑。

自從有了李更新,老兩口高興壞了,他們把所有都給了兒子,當兒子認識第一個字的時候,父親老淚縱橫,高興的擺了宴席,請鄰居們都來自己庭院喝酒吃肉。

在聽到自己考上大學,年邁的父親由於開心,連夜去縣城幫自己弄了一副好的被子牀單,又買了一身在他們看來,並不便宜的衣服。

用父親的話說。

“更新有出息,考上大學,去市裏讀書,咱不能讓市裏孩子看不起。”

父親那慈祥的面孔,在李更新眼前浮現,令他的眼眶逐漸溼潤,可憐天下父母心,每一個孩子,都是他們的驕傲。

出租車司機拉開手扶箱,拿出了一個本子,朝後遞來。

“當年啊,人家都說我笨,畫畫跟蟲子爬一樣,兒子學會畫畫後,立刻跑來教我,這是他教我的第一幅畫呢。”

出租車司機笑着說。

李更新看了下那個本子,想起自己教父親認識第一個字,他也是開心的寫在本子上,見人就說兒子有出息,都教自己認字了。

用父親的話說。

“其實村子裏早就有人教我認字,但不知道咋回事,可能是小時候沒學過吧,就是聽不進去,更新一教我我就會了,要不是說讓爸爸過好的人,還得看兒子嘛。”

李更新的手微微發顫,他接過了那個本子,慢慢翻開。

第一頁上,有着拙劣筆跡勾畫出的圖案,大致上看像是一條狗,但又像是一頭河馬,總之畫的很不好。

“可是啊,咱比較笨,兒子怎麼教都學不會,當時兒子還說我了,爸爸你咋這麼笨?我就告訴他,這是天生的,沒辦法改變,後來兒子大了,懂事了,也就不把這件事情掛在嘴邊啦。”

出租車司機笑着回憶,不過馬上,他的臉上多出了一分難過,心裏多出了一份痛楚,聲音也有些變。

李更新察覺出異樣,詢問道:“怎麼了?”

出租車司機擡起右手,快速揩去眼角淚水,笑着說:“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些不開心的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