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忘了告訴你,我們給那孩子激發異能後讓他擁有了超快的速度,那種速度馬上就可以趕得上光速了!現在就算是十個你都不是人家的對手!”

“這麼恐怖!希望他們找不到我,萬一他沒安好心我還不被他各種虐。”

“不要這樣想好不好,你要記住你是世界的救世主!一定不能怕他們。”

“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再怎麼說我們可不會什麼異能消除的方法。”

“這還不簡單,我們嚇唬他們一下,不要忘了,在他們的面前我們是神祕的,只要只要適當的引導,他們一定會相信我們,誰讓我們擁有賜予別人異能的能力能力呢?

“你說的容易現在我們怎麼入手?”

“這還不好辦,你家有電腦嗎?”

“當然有電腦,符文碎片你想幹什麼?”

“跟我走就是,我會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本事。”

他們來到電腦面前,莫小天一打開電腦,不知怎的他們兩人的意識從身體中分離進入到電腦之中。

“符文碎片你幹了什麼?我們究竟在哪裏?”

“奧,忘了跟你說我們的意識脫離了肉體來到了網絡中。”

“符文碎片什麼時候你還有這功能?我怎嗎不知道?”

“雖然說我的虛擬具現化,和穿梭宇宙的功能沒有有打開,但是我的這種功能還是存在的。好了,不說這麼多,我根據自己留下的信息已經找到他們的所在,我們先去那裏解決那件事情再說。”

陌生人的電腦正在搜索中,正在這時電腦停頓了下來,他們二人也在這時失去了意識。

“符文碎片你做了什麼?”

“你放心,我只是讓他們暫時昏迷,等一會我們連接他們的夢境讓他們看一場好戲。看好了莫小天。”

陌生人與李靖的意識在這一刻連接了起來,此刻他們面對面看見了對方。“李靖這是哪裏?”

“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們好像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要着急二位,現在你們進入了意識相連的夢中。我知道你找我很久了,更想解答自己心中的疑問,你們想問什麼現在就開始吧。”

“你是誰你在哪裏?”

“陌生人你很想找到我嗎?”

是的我很想找到你,很想證明一些東西。

“證明嗎?你身邊的李靖不是已經解答了你的疑問了嗎?”

陌生人早已經意識到事情的不對,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擁有侵入別人大腦的能力,只好編了一個瞎話說道:

“我想更加了解那個世界!請告訴我,我想象的那個世界到底存在嗎?”陌生人早已經意識到事情的不對,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擁有侵入別人大腦的能力,只好編了一個瞎話說道:

“是的那個時代是存在的,只不過,上上古的時候就已經消失,再加上外星人的清繳,那個時代不復存在。”

“那爲什嗎會讓我擁有這身能力呢?”

“李靖你身上的能力是我賜予你的,而我就是上個時代的希望種子,我的存在是爲了拯救即將發生的末日。好了那我就把末世發生的片段讓你們好好看看吧。”

世界末日的景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恐怖與黑暗的片段震撼着他們的內心。一切都不存在了,所有的生命在那一刻消失。

“這就是世界末日,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嗎?”

“是的這就是末日的景象,三年後外星人就會到來,到了那時一切都會改變。不過未來是可以改變的,我甦醒的這一切就是爲了改變未來!”

“我也想要加入!我想更加了解那個超能力的世界,更想阻止末日的發生。”

“好我答應你陌生人我會賜予你異能,”這時一道白光閃過沒入獵犬的身體。

“陌生人善用你的異能吧,不過我要警告你們儘量不要再普通人面前使用你的異能。兩位我已經告知你們想知道的一切,我去也。” “麻煩可算是解決了,我們趕緊回去吧。”

“符文碎片想不到你真可以呀,忽悠的手段挺高,雖然說你說的都是事實。對了你真的給那小子激活了異能?

”當然是了,那個人好難纏,如果不給他點什麼,他可是不會罷休的。

“有什麼害怕的,剛剛我可是看見你把他們關於我的樣子,和電腦中的信息給刪除了,想不到你做事情這麼小心,還有我真的想知道他到底擁有怎樣的超能力?”

“好奇害死貓,這句話聽過嗎,你還是不要在關注他們了,我們趕緊回去,先想想辦法讓你的實力再進一步。”

“可算是回來了,不過剛剛的感覺也挺不錯的,有一種遨遊太空的感覺我真想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你想不想活了,要是沒有我,你小子早就被網絡信息所吞噬什麼也不剩了。”

“不會吧,會這嗎嚴重?”

“當然了,除非你的意識體可以在增強上幾倍,到時候就算沒有我你也可以獨自一人遨遊網絡。”

“快教教我怎嗎做?我很想體驗一下那種感覺。”

“算了吧,你還是想辦法繼續瞭解自身的保護機制,到時候說不定你會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不可思議的力量?那到底是什麼,到現在我最多電抗能力比較高罷了,身上還有什麼厲害能力?”

“你這小子真讓人無語,我可要告訴你,保護機制賜予你的能力可都是練出來的,走,我們出去找機會練練,說不定就可以開啓其餘的能力。

”不好!很不好!我可不想像一個傻瓜似的繼續抱着電線杆。你知不知道,我的兩件衣服都報銷了。”

“你放心,這次我們不找電,練習點別的,這次絕對比較溫柔。”

“行,信你一次,希望這次你沒有騙我。”莫小天說完後穿好外衣再一次外出了。

“今天我們去哪?”莫小天不願意的問道。

“跟我來就是。”符文碎片有預謀的帶着他到處閒逛,終於來到一個死衚衕停了下來。死衚衕內只見到兩幫人站在兩邊,一個個手中都拿着傢伙似乎準備動手。

“符文碎片你帶我到這幹什麼?難道叫我看小混混打架?還是要我在這裏學他們的戰鬥技巧?”

“不要着急等會你就知道了。”就在這一會的時間內,莫小天的全身好像不在是自己的,被符文碎片操縱着往人堆裏走去。

符文碎片你想幹什麼不要胡來呀!

“你放心就忍耐一會,一會就好。”符文碎片說罷繼續操控着他的身體來到了混混中間,二話不說撿起地上的石頭扔向兩邊,更可惡的是,他居然做出嘲諷的動作來激怒兩邊的混混。兩邊的混混大怒,不再管他們的私人恩怨抄起傢伙就往他身上招呼過去。

“符文碎片你這個王八蛋!你想玩死我?快點解除控制!你快點啊!”

“不好意思啊,爲了讓你更快的增加能力這也是無奈之舉。現在我會讓你的身體動彈不得,只要你挨完他們的打就會讓你恢復控制權。”

你大爺!你大爺的!

兩幫火大的混混不停的打着,他們不管用鐵棒打,還是用砍刀砍莫小天就是站在那一動不動。他居然不動,讓這些混混理解成對他們的蔑視,動手的力度更狠了。莫小天就這樣眼睜睜看着自己被這樣的毆打着,心裏那個冤哎是別提多痛苦了。

整整二個小時大家終於都打累了,不在動手撂下很話很怕就離去了。莫小天可算是解放了,他舒展的身體很生氣的罵道:“符文碎片你這個王八蛋,究竟想幹什麼?你叫不叫我活了!”

“你不是還活着的嗎?看看你一點傷都沒有,說出去都沒人相信。”

“怎麼可能我可是記得自己流血了?”

“瞧你這腦子,難道你忘記了自己的恢復能力是多麼恐怖。順便再告訴你。通過對你的攻擊和對你的傷害,會讓你的身體朝着一種金剛不壞的軀體方式轉變,經受個個磨難的鍛鍊你會漸漸對這些傷害產生抗體,最終進化到這種傷害對你一點作用都不起。”

“老天呀,這到底是什麼能力!爲什嗎這嗎坑爹啊!”

“不要沮喪,砍着砍着你就能免疫了。你看多好以後你就不怕被刀砍了。”

“你說的輕巧,你給我去試試啊。我不幹了,說什麼都不幹了!”

“很不好意思,這可由不得你,爲了把你鍛鍊成可以獨當一面的救世主,必須要讓你成長起來,走吧救世主開始我們新的征程。”

“不!我不要!”不管他願還是不願意,符文碎片控制着他的身體繼續前進。終於符文碎片找到了目標,剛好又是那幫小混混。打累的小混混坐在燒烤攤子上兩撥人暫時和好如初,一起喝着啤酒吃着烤肉。

“怎嘛又是你!又想捱揍了?”其中一個老大看見莫小天就氣就沒處發。

“這時的莫小天不由自主的說道,是的我又來了快來打我呀。”

好賤真的好賤,這是所有混混對莫小天的評論。

“既然你想捱揍那我們黑虎幫和黑馬幫就好好修理你!”大哥說話了,所有的小弟們早已準備好,這就一哄而上對他拳腳相加。

“在重點、在重點你們這也算是黑社會?你們這些手軟的東西有本事就用刀砍我。”

“話音一落,所有的混混非常的氣氛,突然間沒了頭腦,這次可真的用鋒利的一面砍人。”在過去他們只敢用刀背,而現在卻都瘋了一般。莫小天的血在流淌着,傷口越來越多可是他好像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裏移動不動。

“叫你囂張好,叫你囂張”黑馬幫的老大砍紅了眼朝腦袋砍去。頓時莫小天的腦袋又被開了票。

“下手可真輕呀,這就是幫派老大?”夾雜着鮮血的笑容讓這位幫派老大看着這般滲人,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恐懼。“害怕什麼!拿穩你的刀。抖什麼,今天我就幫你一下。

這時只見莫小天握住他拿刀的手,狠狠朝自己的肚子裏捅去。這位大哥驚呆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不要命的傢伙,很快的他被嚇傻了跌坐在地上。

“瞧你這膽子居然連人都不敢殺,真不知道你們這些混混是怎麼混黑社會的。”

“大家快走!大家快走!今天我們遇見瘋子了,再不走肯定攤上人命。”

“正當他們走的什麼莫小天的一吼大聲說道:“誰敢走!誰走、我砍死誰!” 或者這就是所謂的氣勢,這一嗓子下去所有的人不敢在動,嚥着口水死死盯着莫小天。

”你······你······你想幹什麼!這可是法治社會,這可是街中心!“

“ 法治社會?”莫小天笑了,“拜託你們是黑社會好不好,拿出氣勢!”莫小天說完後拔出肚子上的刀笑的越發的滲人。


“ 你······你·····你······你想幹什麼,再敢過來我們叫救命了!”

“ 不要緊張,跟我走一趟,只不過叫你們幫我做一件事情罷了。現在你們帶夠水和食物跟我走,你們不要試圖逃逃跑不然別怪我不夠意思。嗯?你小子想走?別忘了南湖四隊21號。”

“你!你怎麼知道。”一個小混混大驚失色的看着莫小天。

“我就不告訴你,對了還有這位,你家好像是在北街一村的12號,還有你,你家就在北街三村的19號。嘿嘿嘿,是不是感覺很驚奇?不只是他們的家,就是其餘人的住址我都知道。大家如果不想惹上麻煩最好就聽我的,都聽到了嗎?”

“你到底是誰!你想幹什麼?”黑虎幫的老大問道。

“不管我是誰都是你們惹不起的人!記住不要觸犯我的底線,要不然會叫你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好了話我就說道這,等會我再城東的危樓那等你們。可要記得要來啊,不來一定要想一想後果!”

兩幫人早已嚇傻了,快速的分散蒐集莫小天需要的東西。

“好了我也該走了。”

符文碎片玩夠了嗎?你還想幹什麼!沒見我在流血,在這樣下去我非要流血而亡。”

“你放心吧,我不會玩的太過火,你的身體可是很強大的,很快就會恢復,說不定這次的歷練會讓你的造血功能進一步提升。”

“變態你這個變態!我要抗議。”

“抗議無效你還是任命吧。”

符文碎片就這樣來到東城的危樓區。東城的危樓區的歷史已經有很長的年限了,如今已經到了要拆毀的時候,可是因爲資金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就這樣放着。

“你們可算是來了,東西帶來了嗎。”

東西都帶來了,您還想幹什麼?

“你們看這裏什麼最多?”

“當然是磚頭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