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站在一旁的朱校長,也不禁爲李明所開出的條件感到驚訝,不得不佩服起李明的勇氣來。

“五……五……五分鐘!是不是?”張主任,見李明胸有成竹地站在自己的臉前,一時有些不知所措,他感到這小子不是傻了,就是確實有這樣的實力擺在那裏,看着李明眼裏那若隱若因的陰鷲,不禁心裏有種不太踏實的感覺。

“如果,李明在五分鐘做完的話!那麼張主任,你就要引咎辭職!”湯瑩從一旁幫着李明打岔着道,湯瑩的纖纖玉手不自覺地挽着李明的手臂,這下挽手臂的動作實在是太自然了,無意中給人一種很恬靜的感覺。

“什……什麼?……麼?我爲什麼要引咎辭職?”張主任被湯瑩突如其來的話,嚇得一時口吃了起來。

“因爲你,差點埋沒了一名很有潛質的學生,一位即將在高考裏爆發的黑馬,導致你差點拉低了學校的成績單,影響學校的升學率。你說,你作爲學校的訓導主任,是不是難辭其咎,是不是應該引咎辭職?”李明字字珠璣地說着,說話之間,一把渾厚的聲音,不疾不徐,但卻散發着一種讓人不可抗拒的恐怖。

“我?我……!”張主任,被李明和湯瑩的統一戰線,搞得有點應接不來,好不容易,想到一個讓李明下不臺子的附加條件,沒想到,李明不僅不怕,還在自己的條件上不斷的加碼。這就好像,那聞名於世的梭哈,當你不知道別人底牌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是從別人表情和模樣判斷別人的底牌,然後在賭注上加碼的,像李明現在這樣,不斷地在賭注上加碼,張主任覺得,他不是瘋了,就是確實有這樣的底氣,這纔是讓張主任所最擔心的事情。

朱校長,聽了也有些愕然,心想:“五分鐘?估計對着答案抄,也需要三分鐘的時間吧!真不知道,李明在想的什麼!希望,張主任不敢應約吧!這樣大家就都不了了之算了。”

誰知道,李明卻對這張主任窮追不捨。

“怎樣啊?你還要不要出題?!”李明對着張主任歉意地一笑,面上的從容與自若,不言自露。

“喂喂!你不出題,我們就走了呀!”湯瑩又從一旁附和道,玉手不經意地,挽住了李明的手臂,大有一種隨時拉着李明走的感覺。

一看到湯瑩跟李明的這些親暱動作,張主任便心裏覺得憋屈,本想着仗着朱校長的威,能讓李明在湯瑩面前丟人一次,誰知道,現在不僅李明沒有落下場子,反而讓自己陷入了兩難窘境。

“噗哧!”看着,張主任囧迫的樣子,湯瑩不禁嫣然一笑。

“好!我答應你!如果你能在五分鐘的時間內做完我所出的題目的話,那麼我就引咎辭職!”張主任見湯瑩嗤笑自己,終於昂頭挺胸,像在宣誓一樣斬釘截鐵地說着,大有一種背水一戰的悲壯之感。

“好啊!那請張主任出題吧!”李明謙遜地揚揚手道,大有一種你儘管放馬過來的氣概。

“好!誰怕誰呀,真是的!”張主任,倔強地說着,卻躲開了李明的雙目,不敢正視。

張主任拿起筆,從朱校長的辦公室裏,拿來兩章打印機專用的A4打印紙,低着頭對着空白的打印紙便沉思了起來。張主任,既然答應得李明,自然不會是完全沒底,而且他還準備了一道殺手鐗,那就是當年他自己在參加高考的時候,答不上的那道最後最後的大題,就是因爲這道題,讓張主任當年考不上心儀的那所大學,可以說,這道題是張主任心目中,永遠不可忘卻的痛…… 對着電腦,呆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終於纔在電腦上打出來字啦!哈哈!又是在12點前,給大家趕了出來,相信大家都已經習慣了我的這種飄忽不定的更新時間了吧!呵呵,睡覺了的朋友,明天就可以看了!嘻嘻!

…………正文…………

張主任一邊想,一邊在紙上寫着,寫寫停停的,花了大概十五分鐘的時間,終於寫到第三道數學題了,在寫前面兩道題目的時候,張主任有很明顯的停頓,其中有那麼一個小分題,既然花費了將近五分鐘的時間才寫得出來,但,當張主任寫到第三道題目的時候,就特別流暢,大有一寫而快的感覺,想必這道題目便是他心中所想的那道最後王牌,當年就是因爲這道題,攔住了張主任通往理想大學的道路,現在張主任十分的希望這道題,幫他趕走李明,然後,自己可以趁機接近湯瑩。

李明當然不知道張主任心中所想的東西,不過按照題目的嚴謹性和規範性上面去看,李明一眼就認出了張主任最後出的那道題絕對跟前面的兩道不是同一個檔次,而且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絕對在那部習題集裏有做過。

張主任在紙上畫上最後一個句號,然後便將那張寫滿了字的A4打印紙遞給了李明。

“吶!寫好了!”張主任,惡兇兇地將題目遞給李明,看着寫滿了一頁A4紙的題目,張主任不禁有點沾沾自喜地瞟了李明一眼。

李明將題目拿到手裏,快速地掃視了一下題目,他發現這份題目的第一,第二道題目,除了特別長之外,解題的方法只要稍微看一眼,就基本知道應該套用怎樣的公式和定理去解答,明顯就是用來佔篇幅,佔字數的,不過每道題目的下面都有四個小題,解起來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看來張主任也是考慮過怎麼拖李明的時間來出,反倒是第三道題目,題目極其的短,還沒有第二道題目的一般那麼長,可是條件越少的題目,纔是越難的題目,因爲上面的提示實在太少了,要一下子解出來,確實有點難度。

李明,怔怔地看着第三道題目,腦內加速旋即開啓,李明立即墮入了1:60的時間軸上,他希望能儘量地爲自己爭取多一點時間,這樣便能更好地讓自己在5分鐘的實際時間上,完成以上的三道大題。

過了一分鐘,實際上在李明的時間軸上已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李明越看越覺得這道題自己做過,但是彷彿經過張主任這樣一寫,李明便想不出這道題的解題方法來。

李明雖然,自己墮入了1:60的時間軸,但是身體卻沒有隨意地動,這點他是刻意地去控制的,畢竟湯瑩和朱校長也在,把他們嚇着了,李明可不知道該怎麼解析纔是。

可就偏偏是這樣,才讓在一旁看着的湯瑩有點擔心,她以爲李明看着那份題目,看傻眼了,不然的話,怎麼會傻愣愣地愣在了那裏。

湯瑩推了推李明,黛眉輕蹙,關切地問道:“喂!李明,你沒事吧!”

實際上,湯瑩剛纔偷瞄了李明的最後那道題目一眼,確實連她自己也看不明白,就別說解答了,而且就題目都有一頁A4紙那麼長,張主任也寫了20分鐘之多,雖然說張主任是寫寫停停,但是,解題的話,畢竟需要思考的時間也不是少的,能在5分鐘之內完成,那確實很難。

李明見湯瑩推他,自然地便從1:60的時間軸上,走了出來,此時,他開始有點頭緒了,但確切的解題方法,他還沒有想到,但是既然引起了湯瑩的注意,自然也便引起了在場的其他人的注意,他必須先停一停。

張主任見李明愣住,以爲自己的題目已經嚇唬了李明,雙目微微上眺,立即不失時宜地調謔道:“怎樣?不會答就別答咯!你也不用不上學,只要寫一份4000字的檢討,然後在下週一的大會上面宣讀,我便當沒事!”

“哈!”李明沒打算,正面的迴應張主任的調謔,這個時候,他根本就不需要都嘴皮,雖然最後那道題有點難度,不過,他自信能用自己的方法把這道題解答出來,然後李明對着朱校長說:“朱校長,你看什麼時候開始?”

李明是示意,朱校長負責監督、計算時間,朱校長也明白李明的意思,徐徐地點了點頭,看看手錶,等待着秒鐘達正0的那條線上。

李明在朱校長等待秒針飄到0的那條線上時,已經坐到了沙發的上面,他並沒有再偷步看題目,因爲題目已經印在了他的腦子裏,試想一下,對着一條題目60分鐘,能不印在了腦子裏面麼,所以,他乾脆就往着對面的牆,一邊在思考,一邊在等待着朱校長髮號施令。

滴答!

秒針終於落在了0的個刻度線上,朱校長旋即大臂一揮,高昂地說:“開始!”

朱校長話音一落,湯瑩以爲李明會立即在紙上解題,或者寫上點什麼,畢竟打打草稿還是要的吧!不過,李明還是一動不動地愣在了那裏。湯瑩看着,李明認真的樣子,也不像是出了什麼毛病,不過李明就是不動,現在已經是開始了的時候,不像之前了,如果是之前的話,湯瑩或許會推一推李明,但此時,未免引起張主任的猜疑,湯瑩只有靜靜地等待着。

湯瑩,看了朱校長一眼,有點詢問朱校長的意思。

朱校長,徐徐一笑,笑而不語,點了點頭。

剩下的,湯瑩知道,就只有相信李明——這個讓她願意在大家沒有任何正式關係下,便主動地獻出了自己初夜的男人,他曾經是何等的英雄,在萍水相逢的情況底下,毫不畏懼地救過自己兩次,而且都是在強大的對手面前!

那張英氣俊朗的臉,那份無所畏懼的勇氣!

沒錯!對於這個男人!

她有足夠的理由去相信,此刻他正在努力着,再一次,將他們共同的敵人擊退。

不過,此時這個男人正在愣愣地看着對面的一幢牆。

“他不會是……”湯瑩,不敢再往下想,任憑誰都會在見到李明的這個狀況下,想出一個不好的形容詞來,這是每一個正常都必然出現的反應。

“如果,李明真的答不上題目,而被逐出學校的話,我就要你張主任永遠都走不了路!你丫的!”湯瑩輕輕咬着嬌嫩的嘴脣,心頭不禁嘀咕道,黛眉再不經意地皺了一皺。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湯瑩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錶,已經過去了3分50秒了,還有1分10秒,便是李明跟張主任約定的5分鐘時間界限,她再緊緊地攥了攥自己的拳頭,如果張主任真的將李明逼傻的話,她絕對不會介意在朱校長的辦公室裏,對張主任使用最致命的武力。

秒針在一秒一秒地靠近,李明還是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對面的那幢牆,他此時已經墮入了1:60的時間軸裏,儘量地控制着自己的身體,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沒有想到自己此時的起伏的呼吸,在正常人的眼裏,居然是如此的平靜,平靜得足以讓人以爲他已經停止了呼吸,他還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爲呼吸太快而引起不必要的關注。

在秒針達到0這個刻度線的時候,李明終於將自己所有會的公式都套用了一次,並將最後的那道題的解題方法想了出來,也難怪,他在1:60的時間軸上已經過去了4乘以60個分鐘了,相當於4個小時的時間,這麼充裕的時間,足夠他將所有的公式挨個地代入一次,而且李明也是有點底子的,一些不着邊際的解題方法,他當然不會去試,這樣便讓他節省了不必要的時間。

“啊!我想到了!”李明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想一個被壓制了許久的彈簧一樣,從地上彈起,實際上,他是忘記了從1:60的時間軸上出來,以至於那個站立的動作太快了。

“呃!”張主任!

“啊!”湯瑩!

“哦!”朱校長!分別發出了三種不同的驚訝聲。

“朱校長!我要借用你的房間一下,我不想有人在旁邊影響我的答題!”李明站起來,第二句話便是這樣跟朱校長說的,也不管朱校長是否答應便一骨碌地衝了進去,其實李明是怕自己在開動加速的情況底下,讓人看見他在紙上飛速的書寫,所以必須找一個密閉的空間,讓自己躲藏起來。

“去吧!去吧!”朱校長,無奈地搖搖頭,驚歎於現在年輕人的善變,剛纔還傻愣愣地坐着,居然,忽然之間又猛地站了起來衝進了自己的房間。

“嘭!”的一聲,朱校長的房門被狠狠地關上。

張主任,心想朱校長的房間裏,肯定沒有解題書的,所以也不怕李明走到裏面去作弊,而且作弊也是需要時間的,在一分鐘之內,絕對不可能完成翻開課本,再作弊這些動作。

湯瑩看着手中的秒針在一格一格的跳動,不禁擔心了起來,她內心確實很渴望李明能贏下這次的比試,而此時,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期盼着,那扇緊閉着的門能在秒針跳到0那個刻度線上之前被李明打開,然後,李明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誰給點動力呢?週末、日很渴望爆發!

…………正文…………

秒針在一秒一秒的跳動,自從李明進去之後,已經過去了38秒,剩下離5分鐘還剩餘的時間只有22秒,湯瑩緊張地盯着她的手錶,就在她眨眼的那一霎那,秒針又再往着0的刻度上跳動了一下。

秒針每跳動一下,都牽動一下湯瑩的心,每跳動一下,湯瑩的心就跟着緊張地跳動,越往後湯瑩的心就跳動得越厲害,有一種快要跳出來的感覺。

張主任,奸邪地笑着,看着還有8格就跳完的秒針,他的笑容越來越顯得燦爛。

此時,李明正在幹着什麼呢?

李明在等待着,等一個合適的時候,將自己的答卷交上去,其實他進來後,在短短的15秒正常時間下,就已經將題目做好了,不過如果出去得太快,李明又擔心會引起別人的猜疑,所以便決定在朱校長的辦公室裏先悠閒一下。

欣賞着那翠綠的盆栽,李明正在悠閒地看着自己的手錶,右腳踏在了左腳的上面,一擺一擺地搖晃着,一副悠閒自得的模樣,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在這個悠閒的時間再點上一口香菸,這種在校長室裏偷閒的時光,確實十分難得。

看看那張被自己寫得滿滿的A4打印紙,李明滿意地笑了一笑,心想:“哈哈!跟我玩!我看你還敢不敢跟我玩!等着引咎辭職吧!”

李明看了看手上的表,等到秒針跳到還剩下8秒便跳完5分鐘內最後一個圈的時候,李明收起了他翹起的腿,拿起A4打印紙便不緊不慢往着門外奔去。

“咔嚓!”朱校長辦公室的門,驀地被打開。

李明急衝衝的從裏面快步走了出來,當然了,在別人的面前,李明是不會開動加速狀態的,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

李明將那沓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的A4紙,交到了朱校長的手中,然後說:“朱校長!我交卷!請你計時!”

朱校長,擡起手錶,拿到眼前看了一眼,蹙了蹙眉,然後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地說:“4分59秒!”

湯瑩望着朱校長手中那張寫滿密密麻麻的答題紙,不禁欣慰地一笑,李明確實沒讓她失望,他趕在5分鐘前完成了那份題目,至於答案是否正確就只能等朱校長的判定了。

“呃!”張主任,一聽朱校長讀出的這個時間,不禁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然後爭辯道:“怎麼可能!校長,你不會看錯了吧!”

朱校長見自己權威受到了張主任的懷疑,不禁深深地皺了皺眉頭,對這張主任瞥了一眼,然後便有將目光轉回李明交給他的答卷中。

張主任見朱校長沉默不語,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說下去,看了看錶,他自己也知道李明確實是趕在5分鐘之內完成了自己寫出的試題,此時他只有默默地等待,因爲這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張主任雙手緊扣,將嘴抵到食指與拇指至上,閉上雙目祈求李明不要答對他所出的題目。

此時,朱校長正認真地閱讀着李明的答題紙,眉毛漸漸地皺得越來越緊,很快一條不深不淺的勾勒,便在朱校長的眉心處形成。

湯瑩看着朱校長的表情,不禁有點憂心了起來,抿了抿嬌嫩的嘴脣,吞下一口口水,從嘴脣的縫隙中再吸入一口涼氣,以緩解心頭的緊張。

過了一會,朱校長猛地搖了搖頭,滿臉驚愕地驚歎道:“這……這怎麼可能!”

“怎麼了?朱校長!?”湯瑩立即緊張地問道,說完她便又覺得自己的反應有點過了,不禁用玉手捂住了嘴。其實湯瑩早就想開口問朱校長了,可鑑於朱校長埋頭地盯着李明的那份答卷,她也不好打擾,現在見朱校長神情驚愕,無奈之下,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

張主任坐在沙發上,早就已經如坐鍼氈,見朱校長終於開口,詭惑的眼睛便立即望向了朱校長,他也迫切地想知道,李明的答案到底答得如何,總比現在這樣坐着乾等要好,現在簡直就是一種煎熬,宛如等待着法官最終審判。


朱校長被湯瑩的話,打斷了沉思,擡起頭,雙目略帶了點驚恐地說:“全……對了!”

“呃!”湯瑩先是愕然了一下,不過很快她便回過神來,捂住嘴滿足地笑着,眼神迷離略帶點婆娑,一陣熱淚激動得快要奔涌而下。

張主任,兩目渾圓,睜到了沒法再睜的地步,嘴巴張得老大,他一**過朱校長手中的答題紙,嘴裏喊道:“怎麼可能!給我看看!”

過了片刻,待到張主任看完李明的答案之後,一個軟癱在了沙發之上,手指按着鼻樑的地方,不停地上下磋磨着,看樣子,他應該是完敗了,對於李明的答案,他已經挑不出任何錯漏的地方,所以,最後才一聲不吭地窩到了沙發的上面。

“從來……我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這麼簡潔的解題步驟!”張主任,癡呆地說着,就像在看到了世界上的奇蹟一般,看來李明的答案給他的衝擊很是巨大,一道自己答不出的題目,如果讓別人輕易地答出,確實是很被打擊的事情。

“是啊!實在是太神奇了!居然才三行字,就解完了最後的那道大題,實在是,我從來都未有見過的——天才!”朱校長也跟着張主任一起驚歎了起來,這一切都與李明的解題步驟有關。

湯瑩狐疑地望了望李明,眼神裏帶着一個大大的問號。

李明對湯瑩徐徐一笑,輕輕地聳了聳肩,攤了攤手板,眉毛往上輕輕一挑,表示他對朱校長他們的反應也不明白。

而實際上,李明當然知道自己答得如何,他在對着牆壁發呆的那4分鐘時間裏,幾乎將所有可能用到的公式都套了進去,最後在試過無數次的解題方法後,找出了一種最簡潔,最快的解題方法。而通常這種條件很少的題目,都是開放式的,故弄玄虛之後,往往解題的方法不會少於10種,而李明用的則是這些方法之中最簡單的一種,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到,這無疑讓當了超過10多年老師朱校長驚訝萬分。

“天才!李明你是天才啊!”朱校長走到李明的身前,懇切地握起李明的手。

李明對着朱校長,徐徐一笑,不置可否,不過他自己清楚,天才的含義,就是98%的汗水加上2%的努力,如果不是在1:60的時間軸上,不停地將所有的公式都代入一次,他是不可能會答出這樣的答案的。在李明淡淡的笑容後面,掩飾着一種努力過後的疲憊,不過這些疲憊在勝利的喜悅面前,確實顯得微不足道。 “李明!真是太好了!沒想到你在數學上的天分如此的高!簡直可以堪稱:天才!要不是張主任,測試了你的水平,我還真的看走眼了!”朱校長來到李明的跟前,緊緊地握起李明的手,盯着李明的那雙眼睛,就像發現了金礦一般,閃閃發亮。


“朱校長!我……其實也是僥倖而已!剛好,那幾道題,我在其他的習題集裏做過了。”李明點點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湯瑩聽到朱校長給予了李明如此之高的評價,自然欣慰地笑了一笑,她也沒有想到,兩年沒有上課的李明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答出三道大題,一般來說,就是把答案寫完都需要5分鐘的時間,這點確實有點讓湯瑩感到喜出望外。湯瑩用手捂着嘴,笑得很斯文,很含蓄,但是那微微彎曲的眼角魚尾線,卻發散着歡欣的喜慶。

“行了!李明,你就別謙虛了!僥倖也不可能,三道數學題都僥倖!你這半個月來的努力,其實我早已經略有所聞,各科的老師都跟我報告了你的情況,說你上課的時候非常認真,跟以前有很大的改變!”朱校長,還是握着李明的手不放,頓了頓,然後說:“我決定學校最優秀的老師培養你!”

“呃!”李明聽到朱校長的話,不禁打了一個愕!心想:這就是被譽爲天才的待遇麼?!

“嗯!是的!李明你選擇了什麼科目參加高考?”朱校長接着問道。

“呃……我選擇了文科!”李明想了一想,然後說。

“那行!英語方面就由湯老師你負責吧!語文方面,就由嚴老師負責!數學方面就由朱老師負責!……”朱校長不停地在思索着不同科目最好的老師,然後給李明安排妥當。

李明想了想,如果這麼多老師都給我補習的話,那麼我不就少了許多私人的時間,這樣的話,按他們的那種速度根本沒有辦法在高考之前幫我達到考上平頭大學的水平,想到這裏,李明便有些歉意地打斷了朱校長的話,他說:“朱校長!你的好意我明白,不過我一時之間也應付不了這麼多的補習!我看……就湯老師給我補習英語可以了!其他科目的話,我覺得……我能應付得來。”

“什麼!?”朱校長不解地問,真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渴望着得到這些全校,乃至全國聞名的名師指導,別說免費的課程,就是要付費也有不知道多少家長拿着錢和禮物,跑到三中來,哀求這些老師給自己孩子上課。像現在這樣,朱校長親自欽點這些名師給李明上課,確實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是李明卻偏偏委婉地拒絕了。

“嗯!”李明,歉意地點了點頭,抿着嘴,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