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雲落天已經察覺到了什麼,他也依然可以處理好。

看似透露了雲落天想要知道的信息,但是實際上卻只是給了一個猜測的空間,反而比起直接矢口否認要好。

這也是龍岑走過來申請要出去散心的時候,他點頭同意的原因。


至於龍岑到底是出去做什麼?反而不重要!

從一開始,他也沒有打算什麼都不讓龍岑參與。

外面龍溟駕駛着機甲帶着手下的機甲部隊,很順利的攔下了爲數不多的“貓眼”的人,開始讓其他人組織普通士兵的撤離。

他的戰鬥帶着很明顯的職業色彩,就連機甲上面的常規武器配置,都是類似光子刃等等這樣的存在。

加速、拉近距離、近身搏殺!

所有的攻擊,完全對準了機甲的薄弱處,不擊中還好,一旦攻擊成功,對方的機甲就會出現明顯的停滯。

時間挺短,但是僅僅是這些短暫的時間,就足夠龍溟攻擊兩到三次。

幾次下來,被他攻擊的機甲,就直接變成太空垃圾了。

接着藉助這已經報廢的機甲作爲盾牌,朝着下一個敵對機甲攻擊過去。

而他帶領的機甲戰隊,明顯也是差不多的風格。

“貓眼”的人雖然戰鬥力都不弱,機甲等級也都不低,甚至可以說想當的強。

但是面對龍溟他們這羣人的完全不講道理一般的精準拆卸式攻擊,不少人都懷疑自己不是在跟同爲機甲戰隊的人戰鬥,而是在跟機甲製造師戰鬥!

可是,他們很清楚,機甲製造怎麼可能有這麼出色的戰鬥意識?

這羣人,絕對是機甲戰士。

再次報廢掉了一架機甲的龍溟,看了看“貓眼”那羣已經隱隱有些退意的機甲戰士,脣角一勾。

“一羣廢物!”嘲諷的話,在機甲艙裏面響起,帶着滿滿的嫌棄。

明顯有些興致缺缺了,他平時都是拿手術刀,很少有機會活動筋骨。

這次想着“貓眼”好歹也算得上星際上鼎鼎大名的星盜團了。

戰鬥力和兇殘度都相當的高。

這也讓龍溟心裏對於這次的戰鬥多出了幾分期待。

可惜,這羣人實在是有些辜負他的期待了,竟然連他們這幫非戰鬥編制的人都打不過。

難怪以前聽龍岑他們談到“貓眼”的時候,一臉的不屑,稱呼他們是打發無聊時間的樂子。

“滅殺!”冷淡的對着自己手下的士兵們下達了命令,他切換出了自己機甲上面唯一裝載的遠程攻擊武器。

對準他們幾個人,就直接轟了過去。

那邊除了“貓眼”的人之外,已經沒有其他什麼人在了。

龍溟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的攻擊。

隨着他的一聲令下,並且伴隨着隨後的帶領攻擊,其他人立刻緊隨而上。

一大片覆蓋性的攻擊,朝着對面“貓眼”的機甲戰隊襲擊而去。

也是在這樣的攻擊之下,“貓眼”總算是展現出了對得起他們名頭的戰鬥素養。

一瞬間展開的能量防護,迅速開啓的遠程對攻,抵消部分能量,並且迅速的後退,準備撤退離開。

除了少數的人沒有來得及逃跑,被傾瀉而去的能量攻擊覆蓋了之外,其他人都成功的脫離了攻擊範圍。

就算是被能量攻擊覆蓋之下的人,也大多數都沒有什麼事情。

看到這一幕,龍溟總算是露出了一個饒有興味的笑容。

“這還有點兒意思了!”摸摸下巴,龍溟的神色總算是看起來好了點兒了。

“所有人準備,遠程協助,近身攻擊爲主,對準對方能量防護薄弱處,爭取一舉攻擊成功!”

頓了頓,他的語氣帶上了肅殺:“一個不留!”

“是!”收到命令的所有人,迅速散開,對着“貓眼”的人就追了過去。

明白了龍溟他們的意圖,也發現己方的實力和對方有所差距的“貓眼”隱隱有了退意。

隱藏在後方的指揮艦裏面,幾個“貓眼”的年輕成員,臉色格外的難看。

一邊聲嘶力竭的叫着其他人趕緊撤退;一邊啓動自己的戰艦,準備逃離;另一邊,卻忍不住的相當的惶恐。

“這下怎麼辦?損失這麼大,一定要被收拾的……”

“不如我們乾脆不要回去了?”

“你想直接死嗎?”

“……”

幾個人吵吵嚷嚷的,也拿不出個辦法來,最後變成了互相埋怨和相互推卸責任。

然而就在幾個人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突然劇烈的顛簸傳來。

火光一閃而逝。

“這是怎麼了?”指揮艦裏面所有人,一臉的震驚。

那邊龍溟卻咬牙切齒:“龍岑這個該死的混賬東西!等下次他手上別找老子!” 只見,從“貓眼”的後方突然衝過來一架黑色的機甲。

上面的標識和“貓眼”的一模一樣,卻明顯要更加的高大上一些,花紋更加古樸。

貓眼上面的瞳孔更是完全變成了一條線,兇光畢露。

但是,雖然這架機甲看起來和“貓眼”是一路的,但是一出現的那一瞬間,就對着其他的“貓眼”成員攻擊了過去。

一擊之下,就帶走了不少的戰艦。

使得原本就萌生了退意的“貓眼”成員,當即就一鬨而散了。

只是……

這架黑色機甲明顯是有備而來,一道攔截網,早就在不知不覺間成功拉開,並且開啓了隱形功能。

毫無防備想要逃走的“貓眼”,就這樣一下子撞到攔截網上,瞬間失去了反抗能力。

眼看着那個後來的黑色機甲就這樣收割着之前襲擊大家的“貓眼”成員,龍溟暗自咬牙切齒了一會兒。

直到看見那傢伙已經快要完事兒了,當即下達命令:“集火,進攻!”

機甲右臂直指後來出現的那架黑色機甲,那是要攻擊的目標。

晚安,小夜妻

駕駛黑色機甲的龍岑,看着接二連三朝着自己攻擊過來的能量彈,直接點開龍溟的通訊:“握草,你要不要這麼狠,竟然集火我?”

“集火你算輕的,竟然搶我的獵物!”接通的一瞬間,龍溟就聽見他的抱怨,毫不客氣的嗤了一句。

“快點兒滾了,別讓人發現,不然你就在機甲裏面自我毀容吧!”瞄了一眼個人端,看着“貓眼”的人都已經全部死掉了,龍岑駕駛着機甲在那裏戲耍一樣的躲避着攻擊,暗自翻了翻白眼,龍溟開始趕人了。

聽出龍溟的不爽,想到以後受傷還得在他的手底下走一遭,龍岑識相的直接駕駛着自己的機甲跑開了。

龍岑是過足了癮,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龍溟卻不得不在這裏負責善後事宜。

安排新的人值守,將那些已經報廢的“貓眼”機甲帶回駐地,揪出裏面的俘虜,安排審訊事宜……

一堆堆的麻煩事兒,讓龍溟整個人都不好了。

勉強強迫自己指揮了一會兒,龍溟感覺還是隻有打架和治病的時候比較舒服,這樣的活兒,咱就不折騰了!

這個想法一起來,就立刻對着手下的人吩咐了一句,也不管其他的,就直接離開了。

“龍翼,我跟你講,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你最好是先給我安排一個人專門負責善後!我懶得折騰!”剛剛回到龍翼號,一進大廳,他就衝着易鶴大聲嚷嚷了起來。

一邊說着,一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大口灌了口水。

還沒有等到易鶴說什麼,就看見特意繞了一圈的龍岑,也會到了大廳之中。

龍溟顧不上等易鶴的回答,就一臉獰笑的起身朝着龍岑走了過去。

被龍溟看得心裏發毛,龍岑伸手做出阻止的姿態:“你別過來呀,我跟你講!你千萬別過來! 超級製造系統 ,男男授受不親!”

“……”戰艦裏的其他人。

龍溟的臉當場就黑了下來:“你這是跟我皮?”

“沒有沒有,我哪裏敢?”嘿嘿的笑了兩聲,面對他的步步逼近,龍岑連連擺手,不住的後退。

“你龍岑有什麼不敢做的?”嗤笑一聲,龍溟直接將人逼到了退無可退,直接靠着艙壁站住。

“那不能,比如說得罪你龍溟大人,那我可是萬萬不敢的呀!” 舍我妻誰:總裁你要乖 ,龍岑琢磨着逃跑的路徑。

“剛剛搶了我的獵物的傢伙,說不敢得罪我?嗯?”然而,龍溟可不會被他着明顯是裝出來的慫樣給騙了,直接送了一個白眼。

伸手在龍岑的肩膀上拍了拍:“我也不跟你多做計較,接下來的一個月,你自己自覺一點兒去我的醫療艦就好了!”

成功看到龍岑一張臉垮了下來,龍溟的臉色總算是多雲轉晴了:“勸你不要偷奸耍滑,不然的話……嗯?”

沒有將威脅的話說滿,但也正是因爲這個樣子,反而徹底打消了龍岑想要表面答應下來的念頭,開始討價還價了:“一個月,時間太長了吧!”

“那就兩個月!”交代完了事情之後,頭也不回的往自己的座位上走,聽到龍岑這麼說,毫不猶豫的加長了期限。

“那還是一個月吧!”撇撇嘴,龍岑訕訕的回了一句。

這次龍溟到沒有在說什麼了,畢竟能研究龍岑一個月,已經算是極限了。

要是真的死咬着要延長時限,弄不好那傢伙直接不去了,到時候這麼好的機會可就真的白白錯過了。

龍岑這邊暫時放過了,龍溟轉過頭看向了易鶴的方向:“你看……”

“帝國那邊已經徹底退兵了!”易鶴頭也沒有太直接調出了個人端上面的消息。

“至於上面那幾個,包括寒箬霜、魏智棟、北月瀚這幾個人在內,統統收到了星際法庭的傳喚。”

這話一說出口,不少人的眼前一亮:“這不是一下就有好幾個職位空缺?”

“那這麼說,龍翼這次不會再有什麼阻礙了吧?”

“……”

大家的注意力瞬間轉移,龍溟想要說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了。

意味深長的看了易鶴一眼,他沒有多說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