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事情的真相比你想象的要複雜。”

“是嗎?!”葉寧眯着眼睛,瞳孔射出兩道冷電;“我找了你六年,沒想到你居然是葉家的叛徒,爲了利益出賣整個葉家,連幾歲的孩子都不放過,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不是局中人,你無法體會我當時的心情。”

葉元難得露出一絲笑容,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但是這樣看起來更滲人。

“如果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坐下聽我把話說完,聽完我的話任你宰割,絕不反抗。”

面對殺氣恐怖的葉寧,葉元無動於衷,甚至表現的很淡定。


那雙凌厲深邃的眼睛透着無盡的滄桑。

“呵呵,我洗耳恭聽。”

葉寧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盯着對面的葉元,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冷笑。

“我想你應該知道了人皮詭圖,也再東海省王族李家見到了那個畫卷中的女人,這一切的根源都是那幅畫卷中女人引起的,六年前葉老爺子得到人皮詭圖,發現了上面的驚人祕辛,迫於興奮和激動他想要嘗試,於是就隨便找了家族飼養的一個孤兒當做實驗品。”

葉元說到這頓了頓,看了葉寧一眼繼續說道;“那個孤兒天生就是肺癌,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可活了,於是老爺子的實驗就祕密開始進行,再實驗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生了變故,那個肺癌晚期的孤兒再服下藥水後突然發生了可怕的症狀,等我進去的時候老爺子已經被掐死再地下室。”

“你覺得我會相信麼?”

葉寧微微皺眉,這跟他之前查到的線索有些出入,完全不符合常理。

而且當時他親眼所見,葉元親手殺死了幾個十幾歲的孩童,殺伐果斷,沒有絲毫的憐憫。

葉元看了一眼葉寧沒有反駁,繼續說道;“爲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殺戮,老爺子讓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八大家族的家主,只是沒想到的是,八大家族當時已經投靠了幾個東海王族,局勢瞬息萬變,那個孤兒被東海王族的宗師級別高手帶走了。”

“所以人皮詭圖的擁有者是林蒼淵對嗎?”

葉寧冷淡的看着他。

頓時葉元眼神一縮,有些吃驚的樣子,道;“李晉民那老傢伙果然告訴你了,還真是對你這個外孫女婿掏心掏肺,但是有一點那老傢伙說的不對。”

“哪一點?”

“林蒼淵的身份。”

“什麼身份?”

葉寧眼神射出兩道精光。

“他極有可能是……”

噗!

還沒等葉元把話說完,突然一顆冰涼的子彈穿透了他的額頭,直接穿透了其後腦勺,鮮血濺了葉寧一臉。

吧嗒。

葉元神情驚恐,眼神漸漸暗淡,額頭上出現一個手指粗的窟窿,鮮血白色的液體流了出來,到死都是極度不甘和驚恐的樣子。

這太突然了!

葉寧都猝不及防,騰地站了起來。

殺人啦!!!

殺人了!!!

啊啊啊啊啊!!!

咖啡廳寥寥無幾的幾個顧客失聲尖叫的跑出了咖啡廳。

店員都嚇壞了。

立刻拿起電話撥打執法句的電話。

葉寧霍然轉身,瞳孔冰冷,透過窗戶上的玻璃看去。

對面一座居民樓的房頂上,一個戴着面具的男子衝着葉寧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然後拎着一把美式的狙擊搶瞬間消失。

緊接着葉寧如風似電般衝了出去。

同時又給楚風打了電話,去咖啡廳把葉元的屍體保護起來。

突如其來的一槍狙殺了葉元,這一下子關於葉家事情真相的線索又斷了。

葉寧狂怒。

整個人氣息瘋狂暴漲,彷彿一道雷霆追擊狙殺葉元的男子。

江陵市已經封城,這個狙殺葉元的傢伙逃不掉。

葉寧總感覺再葉家事情的背後,似乎總有一雙無形的黑手再主導着這一切,連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瞭如指掌。

到底是誰?!

葉寧眉頭緊皺,一路狂追不捨,很快進入到了一些老舊的居民樓附近。

此時狙殺任務完成後,戴着面具的男子正在換裝,並且撥打着一個電話號碼。

“任務完成,獵物已經狙殺。”

“收到。”

掛斷電話後,男子換完妝容後直接拎着狙擊搶向外走去。

轟!

突然一隻鐵拳迎面砸了過來。

拳風咆哮。

殺氣激盪刺骨。

“你?!”

男子大驚失色,倉促的下意識後退,但是葉寧迅速又一步逼了上來,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砰!

男子鼻樑骨斷裂,鮮血濺了出來,腦袋瓜子嗡嗡的。

橫飛了出去。

唰!

葉寧邁步跟進,轟的又是一記鐵拳。

咔嚓!

男子胸口的肋骨折斷,慘叫着蹬蹬蹬接連倒退十幾步,驚駭的看着葉寧。

“宗師?!”

他從未見過如此年紀輕輕的宗師,對方一拳的力量猶如驚濤拍岸,直接打斷了自己的幾根肋骨,感到不可置信。

這也太驚人了,小小的江陵市居然臥虎藏龍。

“你是誰?爲何狙殺葉元?!”

葉寧看着男子,殺氣盪漾。

“哼。”

男子不屑的輕哼一聲,諷刺的看着葉寧;“想知道?問鬼去吧!”

驀然他順勢從腰間掏出一把制式黑色消音槍朝着葉寧猛射。

嘭嘭嘭!!!

一連三槍對着葉寧猛射擊,但是很快男子眼神急劇收縮,臉色煞白,身子開始哆嗦。

唰!

葉寧的速度太快了,如同一縷青煙飄忽不定,眨眼間就到了男子身邊。

咔嚓!

直接擰斷了他拿槍的手腕。

啊!

男子慘叫,手槍掉在了地上,疼的齜牙咧嘴。

別殺我!

男子驚呼,立刻開口說軟話。

我沒興趣和死人浪費時間!

葉寧殺氣激盪,右手掐住該男子的脖子。

“你是誰?!” 感受到來自葉寧冰涼恐怖的殺氣,男子扭過頭去沒有說話,嘴巴很硬。

他沒想到自己會被追上。

嘎嘣!

看着男子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樣子,葉寧直接掰斷了他的一根手指,邪魅一笑。

“你是誰?”

啊!

男子眼神露出一抹驚懼,忍不住慘叫一聲,額頭都滲出了冷汗,身子在哆嗦。

他沒想到葉寧如此果斷。



“張明。”

“誰派你來的?”

男子沉默不語,似乎在思考和掂量分寸。

嘎嘣!!

見他不說話,葉寧果斷的這次連續掰斷了他的兩根手指。

啊啊!!

男子痛叫,牙齒都在哆嗦,畏懼的看着葉寧。

“如果我說了,你別殺我!”

男子眼神祈求的看着葉寧,沒有了一開始那囂張的氣焰,他也怕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