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門剩下的最後一人如臨大赦,瘋狂的向神符宗外爬去,想逃離這個人間地獄,這件事情將成爲他這輩子的夢魘。

太陽落下,神符宗的人開始打掃戰場。

翁泉不解的問道:“葉城小兄弟爲什麼還要放他們的人回去?不怕他前去通風報信引來人報仇嗎?”

葉城淡淡一笑:“把他們其他人都殺了,只留一個人回去報信,讓他們才能知道我們的厲害,反而不會派人前來複仇。”

翁泉恍然大悟:“還是葉城兄弟想的周到。”

翁泉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瞬間跪了下來,大喊道:“恭迎宗主。”

其他的神符宗弟子反應的過來,全都和翁泉一樣通通跪下。

“恭迎宗主。” 「現在最關鍵是郝副隊長與那個怪物之間到底什麼關係,之前你說郝副隊長不可能有怪物,那就是說怪物不是她控制的,這樣只有一種可能了,怪物控制了郝副隊長!」江帆沉思了會大膽猜測道。

「郝副隊長一直都很正常,出事前沒有任何徵兆,只能是被控制了才如此行為詭異,當然怪物是怎麼控制郝副隊長的就不知道了!」接著江帆又道。

「怪物控制了郝副隊長?沒道理,控制郝副隊長幹什麼,她家中錢財貴重物品絲毫沒丟失,郝副隊長大權在握,也沒調動軍隊要做什麼,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沒任何意義!」聖女想了想質疑道。

「你怎麼知道沒意義?難道你真的對郝副隊長了解的一清二楚?」江帆脫口而出反問道,隨即就後悔了,這是不該說的。

「什麼意思?」聖女一愣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郝副隊長可能掌握什麼秘密吧,怪物就是沖著她知道的秘密來的!」江帆有些鬱悶,只得含糊的解釋道。


「郝副隊長掌握秘密?她能有什麼秘密,不會吧!」聖女怔了怔還是懷疑,接著心中一動自語道:「如果是她家祖輩留下來什麼秘密,這倒是難說了!」

「哦,郝副隊長家祖輩很了不得嗎?」江帆忙試探道。

「郝副隊長祖輩很不錯的,不過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她家在族中地位非常顯赫,也是響噹噹的大家族,只比族長差上一籌,在族長面前說話極有分量的!」聖女介紹道。

「她家的祖輩曾經參加過競選下一任族長,極有期望,只是後來不知什麼事去了外界一趟,回來后也不知道為何就落選,不過也是那個時候獲得了免罪金牌的!」接著聖女又道。

「掌握什麼秘密還是有可能了,去外界一趟被謠傳說是什麼尋找天靈地寶去了,是真是假也不得而知,父親都不怎麼清楚她家祖輩的事!」最後聖女有些沮喪嘆道。

「是啊,那就算了,多想也沒意義,估計就是真掌握什麼秘密,也不至於影響你族的安危吧!」江帆鬆了口氣,暗示的笑道。

「也是,不過倒是有些擔心那怪物會不會對我族人造成危害!」聖女覺得有道理,不過又是顧慮道。

「怪物的能力太恐怖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了,能移動幾里的距離不留下任何痕迹,而且竟然從房中消失,連障礙物都當不存在,似乎穿越而過!」接著聖女有些惶恐道。

「郝副隊長的實力很不錯的,在族中可以拍到前十,像她這種高手都能輕易被控制,怪物要是對其他族人下手,誰能逃脫得了?」最後聖女糾結道。

「嗯,你說的怪物那詭異奇特的能力倒是令人無法理解生畏,瞬間消失,能穿過牆壁,在空中不留痕迹,沒有軌跡,符咒修鍊中好像不存在這種技能!」江帆神情凝重困惑道。

江帆心中也擔心起來,明顯郝副隊長失蹤就是因為迷局圖案,怪物要是能破解了反倒還好,反正那圖已被修改了,要是沒破解,來找自己,能應付得了嗎?那種能力似乎沒什麼手段可以制住它!

「對了,那晚郝副隊長從軍營回家,是一個人獨行嗎?」江帆想了想問道。

「不是,有四五個隨從跟著,已經仔細盤問過了,幾個隨從都說一路上沒感覺到有什麼!」聖女明白江帆的意思,並不在意的隨口應著,忽然停下,眉頭皺起,似乎想起什麼。

「怎麼了?」聖女話沒說完,江帆有些不解道。

「本不認為有什麼,現在知道怪物在半路上等待過郝副隊長,就另當別論,隨從提到途中郝副隊長曾經突然說頭有些疼,眼睛發花,不過很快就好了,之前認為是疲勞了,沒當回事!」聖女道。

「哦,有這事,那郝副隊長出現這種情況是在什麼地方,快讓幾個隨從好好回憶一下,如果是在怪物氣息消失的附近,就說明那時刻郝副隊長被控制了!」江帆腦筋急轉忙道。

聖女覺得有道理,立刻命人找來那幾個隨從,沿途回憶著出現情況的地段,很快來到怪物氣息消失的地方,江帆腦筋急轉,隱隱的猜到了怎麼回事,不由的神情凝重起來。

「怎麼了?」聖女見江帆問完話后不吭聲了,有些奇怪,打發走幾個隨從后輕聲問道。

「我要是猜的沒錯,這怪物應該是附體了!」江帆帶著一絲憂慮道。

「附體!什麼意思?」聖女一愣沒明白過來,不解道。

「附體,就是怪物已經進入郝副隊長的身體,控制了她,這就是為何怪物忽然莫名其妙消失不再見蹤跡,為何一直正常的郝副隊長突然不正常的原因了!」江帆解釋道。

「呃,怪物能進入郝副隊長的身體中?還能有這事?我只聽說過元神入侵的事!」聖女愕然皺皺眉質疑道。

「嗯,一般情況是不可能,不過並不是說絕對不可能,天下之大無奇不由,一切皆有可能,你沒聽說過不代表沒有,我想怪物可能具有特殊能力吧!」江帆意味深長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似乎只有這種可能才能解釋這一切詭異現象,這怪物能侵入人的身體,那就太可怕了!」聖女眼神中露出恐懼之色更是不安了。

「也不用太擔心,怪物是沖著郝副隊長來到,其他無關人員並沒有出問題!」江帆笑了笑寬慰道。

「那被怪物為何要對郝副隊長的家人下手?逼迫郝副隊長就範嗎,能附體的控制郝副隊長還有必要這麼做嗎?」聖女想了想稍稍安心些,不過有些不解質疑道。

「是哦,這個還真不好解釋了!」江帆一愣也迷糊了。

江帆想了會不得其解,有些煩躁,這件事實在太意外了,怪物應該是種類似變異了的獸類,一定是被人操控了,開始還認為是三大勢力搞的鬼,現在看來可能性極小,三大勢力中誰有這等手段?

詭異的情況實在讓江帆措手不及,一時不知如何應對了,怎麼辦,只怕很快會找到自己頭上了,現在蒙城地區成了個是非之地,還是趕緊走避一避的好,沒必要牽扯進去,至少目前不合適。

「這樣吧,反正在這也沒什麼事了,不如提前一點走,正好我也可以順著河流追蹤一下怪物的去向!」江帆提議道。

「呃,你就要離開?」聖女一愣詫異了,皺著眉提醒道:「這可不行,你走了,那宗祠禁地中的至寶自毀之事又怎麼辦?至少還是解決這事再走也不遲!」

我靠,一時還真忘了這事了,這下有些弄巧成拙,束縛手腳了!江帆頓時鬱悶不已。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第703章 萬事開頭難

“你們這……快快起來,翁老,玲兒,你們這是做什麼呢?折煞我也。”

葉城趕緊扶起他們。

“我何德何能做這個神符宗的宗主,這個位置還是翁老你來做吧。”

“不不不。”翁泉連忙拒絕。

“還是何德何能坐上這個宗主的位置?老夫鑽研着符咒之道這麼多年,居然還比不過葉城小兄弟你!真是慚愧啊!而且宗主的龍形玉佩還認你做主,那你就更有資格了。”

“是啊,是啊,葉城哥哥,能夠讓神符宗復興,也是爺爺的最大願望之一,我們都相信在你的帶領下,我們神符宗一定能夠完成這個夙願的。”

葉城無奈,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答應了翁泉,上了這個宗主之位。

自己畢竟承了神符宗祖師爺的那麼多情,能夠幫助神符宗就多幫助一些。

不過自己還是要跟孫大龍說一下這件事。

自己這次出來,本來是給靈兒的母親治病,沒想到現在稀裏糊塗的當上了宗主,估計孫大龍那邊聽到這個消息也傻眼了吧。

“你說什麼葉城下達?你現在成爲了神符宗宗主了麼?”

“是啊!所以我很抱歉,不能夠再擔任孫家的護衛了,還請龍哥見諒,不要怪我。”

“葉城兄弟說什麼話呢?我怎麼會怪你呢?高興還來不及呢!我兄弟有出息了,居然當上了一宗之主,我也爲你感到開心。”

其實是孫大龍內心是很捨不得葉城的,他從神祕島以來,就一直在拉攏葉城,好不容易把他勸說加入了孫家,如今他又要離去,孫大龍你是感到有些遺憾,不過他也知道不能強行要求葉城留在孫家。

“對了!龍哥,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講。”

“什麼事儘管說,哥哥我能做的一定會做到的。”

“還請龍哥幫我們神符宗宣傳一下,我們神符宗要開始廣招門徒了。”

“這好說,想必當天很多人都在腦海中聽到了那個神祕的聲音,對於你們神符宗肯定是很感興趣的。”

“對了,如果以後我們神符宗壯大的話,我們兩家可以聯合起來,我給你們孫家提供符咒拍賣,你給我神符宗收集製作符咒的材料,這樣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秒啊,秒啊,葉城兄弟果然每次都能帶給我驚喜,真的是太好了。”

張敏也知道了葉城當了神符宗的宗主,葉城讓翁玲去孫家把張敏接過來,而自己則是要回到武修界之外,把孫嬌嬌給接過來。

當初葉城因爲孫嬌嬌實力低微,而自己在武修界也不是什麼人物,怕不能保護好她的安全,就沒有帶她來武修界,兩人也分別了許久,甚是想念。

現在葉城可不一樣了,成爲了神符宗的宗主,神符宗內還有絕光大陣這樣厲害的陣法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比神符宗更加安全的地方了吧!


聽到自己要接她一起生活,孫嬌嬌高興得蹦了起來,在電話那頭不斷的詢問葉城何時來接她?葉城則表示儘快。

終於幾人重聚一堂,孫嬌嬌興奮得抱着張敏不鬆手。

“嬌嬌求求你快鬆手,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不嘛,我可是好想敏姐姐。”

“好啦,我也很想你。”

當葉城以爲一切都將走上正途時,卻遭到了當頭一棒。

他們的神符宗這麼久過去了,居然沒有一個人前來拜師。

是啊!他們的神符宗位於如此偏僻的深山,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位置,更別說前來拜師了。

這日,孫嬌嬌正百無聊賴的坐在神符宗大門前。

“葉城哥哥,你是不是騙我啊?還說什麼有弟子前來拜師,讓我登記一下,這快一個星期過去了,哪有什麼人來拜師啊?”

孫嬌嬌的話讓葉城尷尬不已,自己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當初還打算一展宏圖的。

“嬌嬌彆着急,我們這裏太偏遠了,剛發佈出去的消息,可能別人還沒有到來!彆着急,耐心。”

“誒,我還以爲我的葉城哥哥出息了,沒想到除了泡妞也就那樣,還告訴我自己當了宗主,這個宗主還不如去開一間飯店呢!那樣可能你手下的人還會多一點。”

“小妮子,胡說什麼呢!別讓你張敏姐姐聽見了,打你屁股!”

“哼,全世界都知道了,恐怕就你不知道,天天和翁玲姐姐眉來眼去的,還需要我告訴張敏姐姐麼?不過翁玲姐姐也是不錯,我答應允許你和……”

“哼,在胡說真的打你屁股!”

葉城做出了動作,把孫嬌嬌嚇了一跳。

“急了,葉城哥哥急了!”

就在兩人調笑之時,一個衣冠楚楚的青年從遠處慢慢走來,還在不停的打量着神符宗,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看到沒有小妮子?說的沒錯吧?有人來拜師了。”


葉城是有一些興奮,等了快一個星期了,終於等來人了。

“這位小兄弟,是不是來拜師的,來這邊登記一下,不過我先說清楚,我們神符宗的資質考覈可是很嚴格的,如果你沒有通過考覈的話,不要記恨我們神符宗,也不要在外面如果我們神符宗的壞話,否則我們可會追究責任的。”

“不不不,你誤會了,在下並不是來拜師學藝的。”

“啊?”葉城愣住了。

他們神符宗遠在荒郊野外,偏僻之地,沒有人來拜師,難不成還是來旅遊的?

“哈哈哈。”孫嬌嬌在一旁捧腹大笑,葉城哥哥吃癟的樣子真好笑。

“你好,我是知音閣的!”

說罷這個年輕人還掏出了一塊黑色的令牌,赫然刻着知音閣三個大字。

“知音閣?什麼東西?”

“我們知音閣可不是東西,我們宗門的主旨就是收集各種各樣的信息,然後編繪成冊,在武修道上傳播出去,若是有人或者勢力想知道某方面的信息,可以花錢向我們詢問,我們知音閣可是瞭解到很多密辛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