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其實很高興,因爲這才進行到了一半競拍,價格已經達到了如此高的地步。

如果要是到最後的話,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天價,光是想想讓所有人都有些後怕。

接下來拍賣會依舊照常進行着,杜小鳳現在已經開始猶豫了起來,如今自己的流動資金並不夠,所以對於很多拍賣品,自己也是無力消受。

更何況那個夏侯傑一直和自己作對,根本不讓杜小鳳去拍下任何拍品。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苦笑了一聲,不敢和兩個人競爭了。

畢竟如果每次如果這兩個人競爭的話,那麼他們根本得罪不起,所以還是不要去和他們作對。

“夏侯傑,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就是在誠心和我們杜氏家族作對。”

杜小鳳十分的憤怒,然後一臉冰冷的看向了那邊的夏侯傑。

夏侯傑一直和自己作對,根本不想讓自己拍下任何拍品。

這個傢伙在哄擡價格,這讓他十分的憤怒。

那邊的夏侯傑似乎很願意看到杜小鳳一臉着急的樣子,隨後他忍不住大笑了一聲說道。

“杜小鳳,雖然你是杜氏家族的大小姐,那又如何?你畢竟不是杜氏家族如今指定的繼承人,所以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而我就不一樣了,我是夏侯家族指定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你拿什麼和我比,敢跟我鬥,你根本沒有資格。”

夏侯傑冷笑了一聲,直接看着杜小鳳說道。

這個臭女人敢和自己作對,簡直是在找死。

接下來他絕對不會讓杜小鳳在得逞了。

杜小鳳聽到後也十分的憤怒,他恨不得狠狠地教訓一下夏侯傑。

“你個混蛋!”

杜小鳳氣得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其實夏侯傑說的沒錯,自己並不是順位繼承人。

而且現在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流動資金了,所以還是不要和他大動干戈去做這些事情了。

隨後他坐在了座位上,臉色變得冰寒了起來。

“老劉,這一次我們帶來了多少人,這個夏侯傑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他就這麼離開濱海市的。”


“大小姐,你想做什麼?”

黑衣人聽到後臉色一變,似乎杜小鳳準備好好教訓一下夏侯傑,這讓他有點着急了起來。

要知道夏侯傑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我要讓他好好知道一下我的厲害。”

杜小鳳臉色冰冷的對着那邊的手下說道。

他能夠知道現在根本無法去拍下任何藏品了,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自己就不能讓夏侯傑得逞,一定要讓夏侯傑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而對面的手下聽到他的話後,其實臉色也有點害怕。

隨後他着急地對着杜小鳳說道。

“大小姐,這件事情您可要三思啊,你看不遠處夏侯傑身旁的這些女人可都是高手啊。”

“這些女人其實都30歲左右了,但是看起來和18歲妙齡少女一樣,他們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是夏侯家族的祕密武器,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手下還是想要勸說杜小鳳放棄這個想法,不然的話,接下來他們恐怕要慘了。

如果要是得罪了夏侯傑,恐怕到時候杜氏家族不會爲了杜小鳳兒和夏侯家族開戰的,這件事情恐怕會很嚴重的。

“這個傢伙簡直太不要臉。”

杜小鳳聽到後,十分的生氣,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如果要是就這樣回去的話,那麼他會被剝奪繼承家族的權利的,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如今杜氏家族可掌控着自己企業51%的股份,沒想到現在卻成了如此僵持的局面,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接下來到了我們最後一件拍賣品上場的時候了,他就是我們這一次壓軸藏品,相信很多人都是衝着這一次來的。”

主持人看到時間差不多了,很快對着所有人說道。

當他的話說完,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到了舞臺上。

_ ⓣⓣⓚⓐⓝ_ ¢ O

因爲他們能夠知道壓軸藏品,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到的,雖然他們有些人並不準備,或者沒有能力去拍下這件藏品,但是看看也是好的。

而且那個壓軸藏品只有簡單的介紹和以一張圖片而已,很多人知道的少之又少。

現在他們很想知道這件壓軸藏品爲什麼會最後出來,他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王越也將目光放到了舞臺上,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心跳加速了起來,自己等的就是這個壓軸藏品。

當杜小鳳看到王越的樣子後,想了想,隨後詫異的問道。

“小王越,你不會告訴我,你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這個壓軸藏品嗎?”

杜小鳳之前可是知道王越這一次來就是爲了最後一件藏品的,只是他現在也不知道王越爲什麼對最後一件藏品這麼感興趣。

現在看他臉色都變得嚴肅了起來,難道他準備將最後一件藏品拍下來嗎?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杜小鳳倒是覺得王越今天有點懸了。

當王越聽到對方的話後點點頭,隨後想了想,繼續說道。

“鳳姐,實不相瞞,今天我就是衝着最後一件藏品來的。”

王越今天來到洪福拍賣行,就是爲了這件藏品。

之前他看到圖片後,心裏面不停的開始心跳加速了起來,他能夠知道,這件藏品或許對於自己來說很重要。

因爲自己轉世重生的時候,曾經在昏迷的最後一刻見到過這件東西。

只不過由於記憶的缺失,當自己看到這件藏品後才緩緩的想了起來,或許這件藏品和自己再次重生有一定的關係。

當杜小鳳聽到他的話後,搖搖頭苦笑了一聲說道。

“小王越,你還是趁早放棄吧,你看一下那個夏侯傑,他這一次估計來也是爲了最後一件藏品的。”

“如果你要是得罪他的話,估計到時候他是不會放過你的。而且就算是你能拍下最後一件藏品,你也帶不走他。”

杜小鳳覺得王越就算是拍下最後一件藏品,估計也帶不走,所以還是不要去得罪夏侯傑了。

畢竟,夏侯傑是夏侯家族的繼承人,他手中掌握的資金可是十分龐大的。

現在他這這麼聚精會神地看向了臺上,那麼就是爲了這一次藏品來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王越想要和他競爭的話,那麼估計會得罪夏侯家族。

杜小鳳並不想看到王越無意間得罪夏侯家族,所以還是想勸勸他,希望他接下來能夠放棄去競拍藏品。

只不過王越似乎並沒有去把夏侯傑放在眼中,笑了笑,隨後對着杜小鳳說道。

“鳳姐,多謝提醒,不過我這個人一旦看中的東西,還從來沒有放棄的時候。”

說完之後,王越看向了舞臺上面。

只見一位美女將推車推了上來,在一個透明的玻璃中,有一枚玉佩就這樣呈現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這枚玉佩看起來已經年代很久遠了,不過色澤十分的透亮,而且形狀猶如一條青龍一般,就這樣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好半天,當主持人看到周圍人都將目光放到青龍玉佩上的時候。

他笑了笑,隨後直接說道。

“各位這一次就要件拍品的底價是99億。”

主持人說完後,雖然面部表情一直在笑,但是心裏面還是狠狠的震驚了一下。

要知道,當自己知道這個價格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青龍玉佩竟然這麼值錢。

“我靠不就是個玉佩嗎?是不是瘋了?”

“就是啊,這都100個億了,誰能買得起啊?”

當下面的人聽到主持人的話後,嚇了一跳。

隨後紛紛開始議論了起來,雖然他們能夠知道壓軸藏品應該十分的貴重,但是看起來,有些古典的青龍玉佩竟然這麼貴,根本不太可能啊。

這將近一百億的東西怎麼可能這麼值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也太誇張了吧。

“我前一世死前最後一刻看到的應該就是這枚青龍玉佩了,也不知道這枚青龍玉佩到底有什麼貴重的地方。”

“不過他竟然出現在了洪福拍賣行,那麼無論如何我都要得到他。”

王越坐在下面看到青龍玉佩後,忽然心跳加速了起來,整個人十分的激動。

他似乎對青龍玉佩有感應一般,整個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傳了上來。

自從前一世自己死前看到這沒青龍玉佩後,這讓自己轉世重生。

說實話,王越一直覺得這兩者之間或許有什麼特殊的關聯,不過到底有什麼關聯,或許自己得到青龍玉佩後就能夠知道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王越還是覺得應該將這青龍玉佩給拍下來,或許他能夠讓自己知道如今自己轉世重生的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真的。

旁邊的杜小鳳看到王越一臉嚴肅的樣子,苦笑着搖搖頭。

說實話,他真的不建議王越去得罪夏侯傑,不過現在看來,王越似乎並沒有聽自己的話。

如果以王越的實力拍下這枚青龍玉佩的話,恐怕他不可能成功帶着青龍玉佩離開的。

而下面的人也紛紛,開始對着上面主持人詢問了起來。

“主持人,既然這麼高的價格,你總得讓我們知道他爲什麼值這麼多錢吧,不然的話,你不是在騙大家嗎?” 周圍的人雖然知道這枚青龍玉佩,他們根本不可能有實力拿下。

但是他們也很好奇青龍玉佩到底有哪裏不一樣的地方。

總之,他們現在很想知道爲什麼這枚玉佩和其他不一樣值這麼多錢。

“就是啊,你得告訴我們爲什麼這麼值錢吧。”

“對啊,說說。”

周圍的人也開始紛紛附和了起來,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王越聽到後也將目光放到了臺上,他也很想知道這枚青龍玉佩到底有哪裏不一樣的地方,看來這一次自己來的並沒有錯。

主持人聽到後想了想,然後不急不緩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