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卻不急,因爲他要等凝聚龍身之後纔會突破到真衍境。

“你小子笑什麼。”

迅靈猴有些惱火,總感覺古羲有些古怪,卻發現不了任何原因,封印也沒有突破,卻每天都在堅持修煉,也不知道他哪裏來的這麼好的耐心。

古羲撇了撇嘴,道:“我有笑?要不是你看錯了,要不就是我苦中作樂。”

“皮癢了不是!”

迅靈猴一聽,眼睛瞪了過去,兩指長長的手臂相互擼了擼,就要把古羲狠揍一頓的架勢。

“別亂來,你已經囚禁了我一年,你還想怎麼樣。”

古羲起身後退兩步,這一年來,沒少被迅靈猴收拾,雖然如此,但古羲卻並不恨迅靈猴。

因爲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受到襲殺十幾次,每一次都是三眼獸族挑的頭,而每一次都被迅靈猴用驚天的戰力將對方擊退。

甚至還有一次身受重傷,因爲三眼異獸竟然蠱惑了七頭蠻手與三頭異獸前來擊殺他,雖然最終擊退三眼青年,不過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古羲雖然不討厭迅靈猴,卻也不喜歡,畢竟這都是迅靈猴自找的麻煩,要是放了他,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瑣事了。


而他也不用困在這裏一年了!

聽見古羲的話,迅靈猴的臉色緩了下來,哼哼兩聲走到另一邊盤膝坐下。

“凝聚龍身耗費的時間太長了,起碼需要我百年的時間,這種日子我是受夠了,看來得想辦法離開這鬼地方纔行!”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想要快速凝聚龍身,唯有使用大量的衍力纔可以,也就是說需要靈根。

靈根古羲自然不缺,缺的是沒有機會融合靈根,而且他的身體強度有限,想要快速凝聚龍身就需要衍力龐大的靈根,十萬年的靈根根本就不行。

古羲估計了一下,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大概可以再次融合四根靈根,四根之後,就難以融合。

如果融合萬年,十萬年的靈根,想要凝聚龍身可謂是杯水車薪,倒時候別融合了四根十萬年靈根,將身體的撐的達到極限,到時候想要凝聚龍身,那可就震的需要靠自己一點一滴的從大自然中吸收衍力了。

而這種辦法,沒有千年的苦修,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也就是說,靈根的歲月越長,對他凝聚龍身的幫助就越大,可以無限縮短凝聚龍身的時間,現在的時間,可就是命啊!

古羲偷偷的看了一眼閉目沒有一絲氣息的迅靈猴,心中又是一陣嘆息。

想要逃出迅靈猴的魔爪,談何容易,或者說,跟就做不到,主要是迅靈猴的速度就是他的天賦,快的嚇人。

瞬字訣這玄衍技和迅靈猴的天賦相比,還是弱了很多,而且迅靈猴的修爲也比他強了不止一籌。

隆隆!

一陣陣悶響聲音傳來,山峯都在顫抖。

“嗯?”

古羲咦聲看去,之間前方的綠色汪洋中出現了一條黑線,一股股驚悚的氣息從那黑線裏面散發出來。

黑線來的飛快,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山峯不遠處,仔細一看,竟然又是三眼異獸這傢伙,還真是不死心。

“他孃的!老子饒他數十次,竟然還敢來犯……三眼!你要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雜碎!”

迅靈猴先是低聲咒罵一聲,緊接着扯着嗓子對着站在前方的三眼大聲吼道。

“迅靈猴,我倒要看看這一次是誰死,你戰力雖強,但我就不相信你能夠一次性單挑我們!”

三眼神態狂傲,在他身邊有着不下於二十頭蠻獸,個個體壯如山,暴戾氣息沖天而起。

“你們真敢與我爲敵!!!”

迅靈猴無視三眼的話,目光看向那羣蠻獸,本身的氣息也向着那羣蠻獸壓制而去。

迅靈猴身爲異獸,又是媲美真龍綵鳳麒麟三巨頭的存在,一般的異獸不敢與他爲敵,同時也承受不住來自靈魂傳承的那種壓迫感。

但此刻面對的是蠻獸,那情況就大大的不同了,雖然都是獸族,但依舊有着本質的區別,所以迅靈猴恐怖的氣息也僅僅只是令二十多頭蠻獸不約而同的後退了幾步,但卻沒有調頭離開。

“哼!迅靈猴!你身爲異獸,竟然幫助人類,麒麟大人已經知道,別用你那破爛的威壓妄圖想要壓制我們!”

三眼狂態沖天,心中卻有些驚悚已經漸漸雙眼泛紅的迅靈猴。

“三眼,你找死!我何曾幫助過人類,如果不是我在這裏囚禁古羲,恐怕化形獸族死傷會更多!”

迅靈猴身材矮小,然而爆發出來的聲音無異於天空悶雷,響徹八荒。

三眼聽見,嗤笑一聲:“笑話!你若是真的想要幫助人類,就乖乖的將古羲交出來,他在西部靈界所做的事情,三位大人都已經知道,能夠戰敗金翎鳥那傢伙,這種絕世天才可是三位大人共同點名必須擊殺的存在!”

“放屁!三眼,今日你若是不離開,就真的別怪我不客氣了!”

迅靈猴拿出鐵棍,遙指三眼,那鐵棍上面散發出來的滔天氣焰讓三眼心頭劇顫。

“吼吼……”

二十多頭蠻獸怒吼一聲,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有些不安的躁動起來,一個個怒吼不止,企圖壓制這一絲恐懼。

聽見蠻獸的怒吼,三眼再次恢復了一絲膽氣,迅靈猴再厲害,也難以擊敗這麼多蠻獸,都是真衍境巔峯的存在。

想到這裏,三眼狂笑一聲,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跟我不客氣!給我殺!”

吼吼!

吼吼!……

三眼話音剛落,蠻獸紛紛怒吼,跨着大步子向着山峯疾馳而來,其中有一吞靈袋鼠,有着二十丈大小,後退力量驚人,輕輕一跳就已經越過古羲所在的山峯,那兩個房屋大小的前肢對着山顛猛的砸了下來。

古羲眼皮一跳,哪裏敢擋其鋒銳,身體在吞靈袋鼠剛剛躍起的時候就已經抽身而退。

而迅靈猴卻沒有後退,身子長長拔高,這一次直接到了三十丈大小,本來很龐大的吞靈袋鼠與此刻的迅靈猴相比就好像成了小孩與成人。

“給我滾!”

迅靈猴沒有絲毫留情,這就好比獸族中的種族歧視。面對吞靈袋鼠的攻擊,迅靈猴怒吼一聲,手中鐵棒如同擎天柱一般的砸了下去。

啪!

吞靈袋鼠連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就在這一棍之下化成血雨。

古羲看的眼皮連連跳動,死猴子的修爲好像更加恐怖的,而且隱隱有突破到玄衍境的架勢。

三眼看見,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同爲異獸,同爲化形,同爲真衍境巔峯,迅靈猴卻可以一棍之下將一直同樣處於真衍境巔峯的蠻獸殺死,而他卻不可以,真是不明白差距爲何會這麼大。

“給我殺!給我殺!”

三眼越想越氣,臉紅脖子粗,完全忘記了獸族三巨頭的吩咐,不準擊殺迅靈猴,只能夠重傷。

吼吼……

蠻獸們聽見,再次怒吼擂胸,同伴的死亡沒有讓它們害怕,反而激起了兇性。

能飛的直接向着迅靈猴撲殺而去,不能飛的也是拎起萬斤巨石向着迅靈猴砸去,其中還有一直二十丈的蟒蛛偷偷溜到迅靈猴後面,口中吐出一一張綠油油的網。

“吼!”

迅靈猴怒了,本來已經達到三十丈的身軀竟然再次拔高了一些,那一塊塊凸起的肌肉在陽光下極其顯眼,身上金銀相間的毛髮更是散發出璀璨的神輝,如鋼針一般根根豎起。


“全部給我死!”

迅靈猴雖然暴怒,但神智卻極爲清晰,身體騰空一躍,避過撲殺而來的飛天龍翼,緊接着手中鐵棍一揮,劈碎萬斤巨石,旋即再次一個橫掃將那兜過來的網給絞的粉碎。

絲絲!……

一條只有三丈寬,卻又八十丈長的吞天蟒快速襲擊而來,長長的尾巴如同驚鴻,直接劈在迅靈猴的身上。

啪!

迅靈猴身體倒飛而出,嘴角露出一絲殷紅的血跡,然而他卻沒有時間調息,藉助這一恐怖的力道,手中鐵棒向着另外一頭想要偷襲的蠻獸鎮壓而去。

咔嚓!


血光濺射,被擊中的蠻獸發出痛苦的哀嚎,龐大的身體直接被迅靈猴砸成兩段,大量的內臟與鮮血流出,瞬間染紅半壁山峯。

“孃的!這也太恐怖了吧!簡直就是一擊之下就得送命一條。”

三眼立身虛空,並不敢上前觸黴頭,只是看着迅靈猴。

看了一會兒,三眼的目光忽然間落在同樣處在遠方觀戰的古羲身上,瞬間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向着古羲飛撲而去。 “該死!”

古羲臉色一變, 霸道霍少,放肆寵!

來不及多想,瞬字訣踏出,一道電光在虛空中一閃即逝,眨眼間古羲就已經飛身來到百丈之外。

轟隆!

在古羲離開後不久,原本站立的地方驟然涌出一股恐怖的能量,虛空都被震碎,坍塌,恐怖的吸力肆虐而出。

“小小靈衍境竟然都能夠躲過我的攻擊,看來的確留你不得!”

三眼心中驚駭,這古羲的反映絕佳,可惜的是實力太低了,依舊有些不夠看,不然的話,同爲真衍境的情況下,誰生誰死還說不定。

“我看你能夠躲到什麼時候!”

三眼冷哼一聲,豎眼射出一道金光,像是要劃破時間的界限,眨眼間就來到古羲身邊。

噗!

古羲口吐鮮血,腹部被洞穿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殷紅的鮮血屢屢而流,僅僅一擊之下就已經重創。

“你可以死了!”

三眼冷笑,急速飛身前來,不知何時手中已經有了三叉戟,直接對着古羲刺了過來。

“草!”

古羲臉露痛苦之色,想要躲避已經有些來不及,只能夠將八荒戟與戰甲拿出來,傾盡全力的揮舞八荒戟向着三叉戟撞擊而去。

鏗鏘!

古羲身體倒飛,八荒戟也被震飛出去,抵擋的雙臂因爲三眼的力量太過強大而紛紛崩碎,就連尊衍器戰甲的防禦都險些被撕碎了。

“死猴子,我這下被你害死了!”

古羲口中大口的刻着鮮血,臉色慘白,他極力的催動身體中的衍力,想要恢復傷勢,可惜卻是杯水車薪,因爲三眼的攻擊太強,以至於他的傷勢一時間難以恢復。

“竟然還沒死!”

三眼倒吸一口涼氣,剛纔那一擊起碼用來七分力,沒想到對方竟然接下來了。這一刻,三眼的目光中出現一絲怨毒之色,靈衍境就有如此恐怖的戰力,恐怕化形的獸族當中沒有一個人能夠與其爭鋒的。

想到這裏,心中對古羲的殺意更加堅定。

衍力一動,三叉戟在三眼手中分出三道戟影向古羲劃拉而來。

“該死!”

古羲大罵一聲,想要躲避根本就不可能,只能夠竭盡全力怒吼着抵擋而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