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只有五百多米的距離,二人很快便已經衝到了山頂周圍。

放慢了腳步,探頭看去,很快便看到山頂的位置有一個茅草屋,跟上次羅成看到的那個相差無幾。

很顯然,出自同一個人之手。

向着周圍看去,很快便看到了周圍有好幾個殺手。

一眼看去,茅草屋的四個方向各站着一個殺手。

在茅草屋的前面有一堆篝火,篝火的旁邊還坐着三個。

這還是能夠看到的,暗中肯定還有殺手隱藏。


這種環境,這種可視條件,想要找出暗中的殺手無疑是癡人說夢。

郎珏緊緊的跟在羅成身後,並沒有開口,默默的等待着羅成的指令。

很快,羅成已經有了計劃。

指了指茅草屋的方向,比劃了一個手勢。

現在羅成和郎珏是在茅草屋的正前方,而圍着篝火那幾個人正好在羅成和茅草屋的中間。

暗哨羅成沒有心思理會,最重要的是將茅草屋旁邊那幾個殺手給解決了。

畢竟如果動篝火這邊,茅草屋那邊定然會發現。

二人在邊緣的位置慢慢向着差茅草屋的方向繞着。

很快,二人來到了茅草屋的後面。

羅成躲在大樹後仔細觀察四周,確定周圍沒有暗哨之後纔將視線放到了茅草屋上。

正前方只有一個殺手把守,左邊右邊各一個。

羅成揚了揚頭,郎珏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直接藉着黑暗慢慢的前面摸了過去。

很快,郎珏輕輕擡手,手錶上那隱晦的光芒出現在羅成的視線之中。

羅成沒有猶豫,那處腰間別着的匕首,用力一甩!

嗖!

破風聲驟然響起。

就在羅成手甩出去的那一刻,郎珏腳下用力直接向着殺手的位置衝了過去。

郎珏的聲音引起了殺手的警覺,一眼便看到了瘋狂衝刺的郎珏。

眉頭微皺,作勢便要呼喊。

嘴巴剛張開,還沒有發出聲音,便感覺自己的喉嚨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刺痛。

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身體軟軟的向着地上倒了下去。

就在馬上接觸地面的時候,郎珏趕到,將殺手的屍體扶住,慢慢放到了地上。

那邊有篝火的光芒,雖然很微弱,但是羅成也能夠看到。

指了指右邊,羅成繼續向着右邊繞了過去,郎珏則是默默站在原地,充當着殺手。

很快,羅成到位,依舊使用這個辦法,再次解決掉一個殺手。

二十秒鐘後,第三位殺手也被清理。

現在剩下的只有茅草屋正面的那個殺手依然站立。

而他那個位置也正是茅草屋門口的位置! 羅成快步趕來,跟郎珏回合。


側頭看了一眼,篝火旁邊的殺手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這羣殺手的實力顯然比外面要低。

不過這種場合,怎麼可能沒有高手坐鎮?

羅成眉頭皺起,總是有一種進入陷阱了的感覺。

環顧四周,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沉吟片刻,最終還是決定了下來,畢竟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思考了。

慢慢向着門口的位置靠近,躡手躡腳,沒有發出任何一點的聲音。

慢慢伸手,直到伸到了殺手旁邊的時候,殺手這才猛然驚醒,身體都跟着顫抖了一番。

然而還沒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羅成捂住了嘴巴,手指在殺手喉嚨用力一按。

咔!

清脆的聲音在殺手的喉嚨位置傳出。

郎珏連忙走上前來,將殺手的屍體接在手中,慢慢的放到了一旁。

羅成則是擡步向着篝火位置的幾個殺手走去。

他們也沒想到茅草屋這邊會出現問題,三個殺手全都背對着羅成。


此刻正拿着篝火上面的烤肉,大口大口的吃着,你一言無一語的聊着。

他們說話的聲音,正好遮蓋了羅成的腳步。

很快,羅成走到了三人的身後,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把匕首。

走到中間那個殺手身後,直接在他的脖頸劃了一刀。

殺手動作瞬間停止。

這時候,旁邊兩個殺手終於反應了過來,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駭然的光芒。

手下意識的便將腰間的槍給拔了出來。

羅成卻根本不給他們機會,左手揮動,直接將左邊的殺手擊殺,隨後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右邊殺手的手臂上。

殺手剛剛拿出來的手槍被踢飛,剛轉過頭,便看到匕首已經沒入了自己的胸口。

眨眼間,三個殺手盡數喪命。

羅成目光輕輕掃視,已經看不到任何一個殺手。

心中愈發的疑惑,心中那種上當的感覺也就愈發的清晰。

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救人要緊。

羅成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向着茅草屋的位置衝了過去。

伸手在臉上輕輕浮動,確定黑巾沒有掉之後這才放下手臂。

郎珏早就已經在門口等候,鎖也已經被郎珏打開了。

看到羅成過來了,郎珏直接打開了茅草屋的門。

咯吱!

刺耳的聲音響起,裏面的一切也映入了羅成的眼簾。

足有十幾個年輕男女都被關在裏面,靠在牆壁上呆坐着。

即使門開了,也並沒有人回頭。

很顯然,他們並沒有聽到外面的動靜,也並不知道有人來救他們了。

郎珏眉頭微皺,冷聲喝道:“救你們來了,趕緊走。”

人羣瞬間回頭。

一個個眼神裏面閃爍着狂喜的光芒。

可是藉着篝火那微弱的光芒看到了羅成和郎珏身上的衣服之後,瞬間無比失望。

羅成眉頭微皺,人羣中倒是也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最終目光定格在一臉慌亂的曲悅身上,冷聲道:“你姐讓我來救你,還愣着幹什麼?”

曲悅一愣,不可思議的看着羅成的位置。

沉吟了半天,終於響起這個聲音是羅成的了!

“你是……”

曲悅興奮的站了起來,指着羅成便要呼喊。

還沒等說出來便直接被羅成給打斷:“別說話,不要出聲音,我帶你們出去。”

曲悅瞬間興奮了起來,連忙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認識他!他是來救我的!你們快跟我一起出去吧!”

不知不覺,成了曲悅的功勞。

衆人瞬間無比興奮了起來,畢竟曲悅還是值得相信的,一個個看向曲悅的目光也充滿了感激和興奮。

然而卻並沒有人注意到,角落裏面有一個無比嫉恨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羅成。

有了曲悅開口,其他人也沒有猶豫,人羣也開始涌動了起來。

羅成轉身走出了茅草屋才,眼看着時間就要到了,他們想要原路返回肯定是來不及了。

眉頭緊皺,思索間,後面的人已經衝了出來。

羅成眼神微眯,心中慢慢有了定奪。

來的時候是在茅草屋右側的懸崖位置,這一次,羅成決定換一條路。

“跟着我。”

羅成平淡的開口,隨後轉身向着左側的位置走了過去。

右側和後面是懸崖, 想要偷偷跑出去顯然是不可能的。

只有正面是突破點,左側都根本出不去,現在羅成也只能在左側迂迴到正面。

羅成走動,後面的人緊緊跟隨。

算計着時間差不多了,羅成對着郎珏輕聲說道:“用對講機,告訴他們那邊發現人了。”

郎珏點了點頭。

走出去很遠,隨後便一聲呼喊:“來人!來人!C區發現可疑人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