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吧,天天在辦公室待著也挺悶的。你呢?」

「我還是老樣子,東忙西忙的,現在又被指派到米國出差了。」

聽到我在米國出差,艾米在電話另一頭激動的喊道「上帝啊!我也在米國呢!」

我吃驚的問她「你不是說天天在辦公嗎?怎麼去米國了?」

「我度假呢,你先告訴我,你在米國哪裡?」

我想著米國面積和華夏差不多大,應該和她不在一個地方,就實話實說的回答「在德州,你呢?」

「親愛的程,如果不是我了解你的為人,我還以為你在跟蹤我呢~」


聽到電話里她戲謔的語調,我帶著懷疑問她「你別告訴我,你在德州!」

「你真的在德州嗎?我在星光快捷酒店,你在哪裡?」

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坍塌了,怎麼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我在1815房間,你在……」


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響起了一陣忙音。我隨意的把手機丟在桌上,點上一支煙繼續站在窗前看著街景,過了幾分鐘還沒見艾米回撥電話,心想這丫頭估計是在忽悠我了。

從桌上拿起手機,我準備給她再打過去,這時忽然聽到房間門鈴響了起來,於是就問了句「Whoisk

ocki

gatthedoo

?」

「Hotelse

vices」

我記得自己沒叫過酒店服務,就直接拒絕了「No,tha

kyou.」

「Thisisacomplime

ta

yse

vicef

omthehotel」

免費服務?難道國外酒店那麼人性化嗎?我不確定的問「Whatse

vices?」

「F

eedesse

t」

這不錯!還真有點餓了,對門外說了句「Waitami

ute.It’sope

」我就向房門走去。

打開門后,突然被一個外國女人撲到身上,對著我的嘴輕輕吻了一下,隨後我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艾米俏皮的對我說了句「IstheDesse

tDelicious」

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腦子一下子反應過來,莫名其妙的問了句「不是免費甜品嗎?」

艾米咯咯笑著直接從我身邊擠進房門,走到床邊坐了下去「你剛才不是已經吃過了嗎?親愛的程,不能太過貪心的~」

卧槽!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隨手把門關上,對著艾米說「你怎麼會在這裡?」

艾米笑著說「電話里不是告訴你了嘛?我來米國度假的。」

我從辦公桌下拖出一把椅子坐下,看著她穿著一身睡裙坐在床上,身體左搖一下,右搖一下的的樣子,不淡定的問她「你一個姑娘家,大半夜的穿成這樣不怕嗎?我可知道米國治安可不怎麼樣。」

「親愛的程,你是好萊塢大片看多了嗎?這種連鎖酒店可沒你說的那麼不堪。」

我好氣又好笑的說「那也不能穿著睡裙跑出來吧?就算安全,可是酒店走廊有監控的!你這個樣子,說不定哪個黑大叔保安正對著監控看著你呢!」

艾米如夢方醒般的說「上帝啊!太可怕了,不行!我不能這樣出門,我只能住在這裡了!」

被她這麼一說,我感覺腦子不大好使了「不是,這是我的房間,你應該回自己的房間睡才對。」

「對啊,不過你不是說我穿成這樣出門不好看嗎?」說著話她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

看著她這個樣子,我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忽然有點後悔打這個電話了。

看到我一臉鬱悶的樣子,艾米輕笑一聲「程,你怎麼越來越傻了?」

「呵呵,讓你見笑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說正事吧,你怎麼會來米國的?」

我摸出一支煙正準備點上,想了想艾米在這,就放下了煙對她說「有案子,我後天就回滬市。」

聽到我說很快要回國,艾米連忙對我說「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好不好?」

「你不是在米國休假嗎?」

「對啊,過兩天陪你回華夏,我還能陪你一個多星期呢。」

我有點鬱悶的說「什麼叫陪我一個多星期?我手裡還有案子要處理了。」

艾米感覺我是在找借口,稍稍有些不快的說「親愛的程,雖說你被授予友誼勳章,在我國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不過你不能如此傲慢,瞧不起平民的我吧?」

「我好像沒去領吧?再說什麼平民不平民的,我還是貧民呢!」

「哦!對了,你的勳章我已經替你領了,不過沒帶出來,你要的話,等我回國寄給你吧。」

我對那東西不怎麼感冒,再說國內在部隊時,我的勳章並不少,所以就拒接了她「不用了,既然你領了,就送你玩吧。」

艾米聽了我的話,神色有些異樣的對我說「程,你知道在腐國,送勳章給女孩子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還有別的意思嗎?如果為難的話就給我寄過來吧。」

聽了要她寄寄回勳章這句話,艾米趕緊搖了搖頭「送給我就是我的了,程,你還能再不要臉一些嗎?」

我被她說的無言以對,突然發現這個丫頭和以前不太一樣了,想著趕快把她打發回去,「我要睡覺了,你也睡吧。」

「好吧,是該睡覺了。」說完她踢掉腳上的拖鞋,直接躺下鑽到我被子里。

我一頭黑線的站在床頭看著她,不知道該怎樣開口讓她回去。

見我傻站在床邊,艾米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親愛的程,快上床睡吧,記得關燈。」

考慮到我背上的傷口,我想了想還是擠一擠吧,她一個姑娘家家的都不怕,我一個大老爺們還怕個球。

於是我脫掉衣服關上燈,背對著她,睡到了她的邊上。好在這丫頭老老實實的睡自己的沒有騷擾我,過了一會我也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被手機鬧鐘吵醒,起身後發現艾米正坐在床上無聲的哭泣,就隨口問她「怎麼啦?一清早哭什麼?」

艾米輕輕的撫摸著我身上的繃帶,語氣憂傷的說「程,你怎麼受傷的,為什麼昨天不說?」

我心想昨天有機會說嘛,被你鬧騰了那麼久,不過看到她憔悴的樣子,我還是沒忍心說什麼重話「沒事,小傷。過幾天就好了,做警察哪有不受傷的。」

「現在你一個人嗎?有沒有人照顧你?」

「嗯,不過沒事的,用不了多久就好了。才六點半,今天沒什麼事,再睡會吧。」我不想和她糾結這個問題,照舊背對著她躺了下來。

艾米嘆了口氣,也躺到了床上,隨後身體向我挪了挪輕輕貼在我後背上,在我耳邊說「明天我陪你回去吧,等你好了我在回國。」

我印象中華夏國簽證可沒那麼好辦的,就敷衍她說「好吧,明天一起走,現在讓我再睡一會兒。」

睡到中午起來,和艾米一起簡單的吃了頓午餐,她就直接跑去退了房,非要說住一起方便照顧我,我想著明天就要各奔東西了,也就懶得多說她什麼。

下午三點多的樣子,江領事打我電話讓我過去拿資料。等我趕到領事館后,他將資料交給我並暗示道,「約翰名單上那幾名科學家盡量活捉,如果拘捕就直接擊斃。」

我知道他的用意,這也是為了國家利益,就沒有拒絕。臨走前他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說是國安部的朋友,如果案子上出現問題,可以找他幫忙。

離開領事館后,我和艾米在城區隨意逛了逛,買了些小禮物就直接回到了酒店。

由於在米國的事情處理的比較順利,我比預計要提早兩天回國,就無法蹭領事館的包機了。

讓江領事幫忙訂了張從德州回滬市的機票后,我給姜麗娜和葉莉莉分別打了電話,讓姜麗娜安心在米國陪萌萌半個月再過來,同時關照葉莉莉不用擔心萌萌簽證的問題,有人幫她搞定了。

次日中午,我和艾米告別後就直接去了機場,坐上飛機后我剛閉上眼睛準備先睡一覺,就突然聽到艾米的聲音,她正在和坐在我身邊的一個黑大哥商量換位置。

我睜開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怎麼在飛機上?」

艾米狡黠的回答「我說過陪你回去的!」

就這樣我和艾米乘坐同一班飛機返回了滬市。由於要先回市局交接資料,我上飛機前就和李如松說好時間,讓他開車來接機。

下了飛機,我和艾米並肩出了接機口,很快就找到了李如松,坐著他的車回到了市局。

將材料交給潘局后,隨便聊了幾句,我就帶著艾米回十三科辦公室和眾人見了個面。艾米和眾人都是老相識,聊的還是比較愉快的,不過趙靈兒卻不怎麼高興。 同十三科眾人隨意聊了會兒,我示意艾米將米國帶回來的禮物分發一下。起初氣氛還是比較愉快的,不過當輪到趙靈兒的時候,兩人莫名其妙的出了狀況。

「這是你的那份,拿好了~」艾米笑盈盈的把一盒小零食遞向趙靈兒,不料趙靈兒並不買賬,陰陽怪氣的說:

「謝謝,不過我們不熟,就不要了,你送別人吧!」

看著被推回來的禮物,艾米臉色變了變,不過還是微笑的對她說「親愛的趙,這是程給你們帶回來,我只不過在幫他分發而已。」

「是哈,老程一片心意,收了吧!」

趙靈兒白了一眼勸說自己的李如松,回頭對艾米說「程大哥送的,要你來發?」

「都是好朋友,不用分那麼清楚吧?」

看著艾米依舊保持著微笑,趙靈兒心裡突然燒起了一把無名火,丟下句「誰跟你是好朋友!」后,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留下我們幾個面面相覷的傻站著。

好在李如松最先恢復過來,對我說「老程哈,你先回吧。明天早上記得早點來局裡,我們還要去香山市那邊端了艾美整形醫院!」

「都安排好了?」

「嘿嘿,目前特警穿著便裝盯著呢,明天他們月會,正好一網打盡!」

我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那行吧,我和艾米先走了,明天我準時到!」

與眾人告別後先去醫院換了葯,隨後直接帶著艾米回到環島花苑。給她安排好房間,隨便弄了些吃的,就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上午8點,滬市公安局操場中,整齊劃一的站立著四十餘名身穿警服的刑警。潘德意副局長腰桿筆直的在主席台上大聲對眾人說:

「同志們!這次任務不單單代表著滬市公安系統的榮譽,更代表著國家對我們的信任!所以!必須堅決的去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你們告訴我!有沒有信心?」

台下整齊的大聲回應「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