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死吧,」

愈是殺戮,秦凡也感到心底的殺戮之心彷彿被引起了一樣,這時候他只是想要殺戮,

「咻,」

秦凡的斬龍劍劈向血劍聯盟的眾人,

「鐺,……」

然而秦凡的這次攻擊被那宿寒山擋住了,而那宿寒山也忍不住後退著,手臂還不停的抖動,

秦凡的劍又揮向了剛才的那個煉皇之境的武者,而這一次根本沒人替他抵擋了,

這煉皇之境的武者知道自己逃不掉,反身就劍刺向秦凡,可惜他的速度太慢了,他的劍才伸出一半,頭顱就已經被秦凡切下了,血液在他身上噴濺著,將天空染成了淡紅色,這些血霧不停的向秦凡匯聚著,

此時被實質性的煞氣籠罩的秦凡,不停追殺著兩大聯盟的尋寶曆練者,而兩大聯盟的眾人已經毫無抵抗能力了,

然而一直霸道無理的兩大聯盟的眾人這個時候真的慌了,不知道往什麼地方躲,

即使他們想要拚命,但是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碎成幾塊,

鮮血飛濺,

殘肢,

頭顱亂飛,

……

轉眼間的功夫, 想把妹妹給嫁出去 ,

見得此情景宿寒山和沈傲天焦急地呼喚著:「嗯,大家到我們這來,我們一起攻擊,」

此時『小魔王』韓傲宇也跳了過來,大聲的呼喊道:「秦凡,你醒醒,」

而『小魔王』韓傲宇也感應到秦凡此刻的瘋狂狀態,他也害怕秦凡以後真的變成不停殺戮的瘋子,

漸漸的,秦凡身影也停止了下來,

血霧聚集的更快了,地上的血液明顯的減少了,就連那些屍體也因血液被抽走而呈現出喳白的顏色,看起來是那麼恐怖,

「殺,」

這時雪花聯盟和血劍聯盟的人終於組織好攻擊了,只見無數的攻擊劈頭蓋臉而來,將天空都撕裂了,一陣陣的扭曲的波紋出現在空中,

「去死吧,」

「血劍滔天,」

「雪震天地,」

然而那宿寒山和沈傲天也同時使出了他們的絕招,他們也沒辦法,這秦凡根本就不打算放過他們,卻不知道秦凡也無法自我控制身體,

秦凡身邊的血霧已經凝聚到了極點,一道道血光在秦凡四周漂浮著,血光猛的一震,頓時將『小魔王』韓傲宇撞飛出去,

血光猛的向秦凡的斬龍劍上匯聚,秦凡也單手舉起了斬龍劍,血液從廣場四周飛濺而來,瞬間形成一把幾丈長的血紅色的巨劍,劍身上亮色和血色不斷的翻滾著,

一股股巨大的威壓向四面八方不斷的散發,周圍的人都連忙後退,他們禁不住這龐大的威壓,實力較強的也看出秦凡這招的威力,連忙飛退,免得殃及池魚,

只見得秦凡縱身躍起,一躍就到了幾十米高空,手中的巨劍在空中劃過了一個巨大的半圓,從天而降向兩大聯盟劈去,那些劍光劍影還未靠近就已經被血光吞噬,

秦凡的血色巨劍迎上了宿寒山和沈傲天的絕招,宿寒山的『血劍滔天』頓時在天空中形成無數的小型血劍,上面也有道道的血色光芒,但與秦凡的巨劍一比,那可以忽略不計,

話說,秦凡為何會這樣, 悠地,,

話說,沈傲天的『雪震天地』聲勢絕對的浩大,一座巨大的白雪皚皚的山峰直接向秦凡撞去,這與血劍滔天至少也是地級高階的武技,

「嘭,」

「鐺,」

「轟,」

血劍首先撞上了秦凡的巨劍,發出刺耳的金鐵相撞之音,血劍全部消失而秦凡的血色巨劍也暗淡了一些,緊接著這巨劍與那座巨大的雪山相撞了,

此時一股震破耳膜的聲音傳來,巨大的聲波將整個廣場的石塊全部掀飛出去,連四周的建築都被衝倒了許多,那些已經退到幾百米外的尋寶曆練者再次受到了巨大的衝擊,煉王之境的武者全部被衝撞的飛了起來,呈爆炸式的向後方飛去,頓時建築和人群少了許多,而宿寒山和沈傲天二人的攻擊此時還未消失,血色的巨劍與巨大的雪山撞到了一起,

「嘭,」

「轟,」

然而,血色的巨劍與那白雪皚皚的雪山撞到了一起,巨劍一路前進,直至四分之三時卡在雪山裡才停住了腳步,兩種光芒不斷的迸發著,

此時此刻大量的雪花伴隨著血花四處飛散,彷彿天空中下起了紅白兩色的雪花,可惜這雪花雖然絢麗,但絢麗的背後卻蘊含著殺機,

「殺,」

而妖異狀態的秦凡終於開說說了句話,可是這句話也讓兩大聯盟的人肝膽欲裂,

血色的雪花頓時在空中組成一柄柄血色的小劍,像激光一樣瞬間向著人群爆射而去,這招來的太過突然,大量的尋寶曆練者未來得及防禦,被刺成篩子,血色小劍從他們身體里穿過,血色小劍帶著他們的血液,從身後噴濺出來迅速的匯聚回血色巨劍,頓時血色巨劍血光一陣翻滾,那白雪皚皚的雪山漸漸的不堪重負,

「轟,」

然而就在秦凡話語落下時,其手中的斬龍劍猛然凌空揮下下,頓時劍身上鮮血狂流,一道道血光不停的波動著,但與此同時,那彷彿擎天般的血色巨劍,也是轟然降臨,

「嘭,」

「嘭,」


「轟,」

隨著這血色巨劍的降臨,下方地面,幾乎是在剎那間崩裂,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飛速的蔓延而開,如此威勢,看得人心驚膽寒,

然而在那廣場所有緊張的目光注視下,兩道在他們眼中幾乎都算做毀滅性般的攻擊,終於是在數個呼吸之後,如同兩枚隕石般,轟然相撞,結果分明,

「嘭,」

兩者的交鋒僅僅持續了剎那的時間,那強大的雪山便不堪,是在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下,崩裂開一道道裂縫,

然而望著那些裂縫,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的臉龐上,終於是湧現了恐懼之色,他沒料到,這已經是他們最強的攻擊了,竟然如此迅速的便是被秦凡的血色巨劍所擊潰,

儘管到了現在,他們方才徹底的明白過來,這秦凡所擁有的真正戰鬥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不過嘛,這個時候再出現這種明悟的情緒,似乎有些晚了吧,

「嘭,」

此時巨大無比的雪山,終於是無法承受那血色巨劍所蘊含的可怕波動,直接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爆炸而開,而可怕的能量衝擊席捲開來,天地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甚至整個廣場四周的巨大石塔,都是被這種衝擊席捲得顫抖起來,上面的那些人,也是急忙運轉源氣,穩定著自己的身體,」

「噗,」

「嗤,」

……

然而此時此刻的能量風暴席捲而開,那首當其衝的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面色霎那間慘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氣息萎靡了許多,

可是此時此刻秦凡的攻擊還未結束,那巨劍席捲到地上之後,血色光芒並未消失,

隨即秦凡再一次的躍上半空,這血色光芒也隨之而動不斷的往半空中秦凡的身體上匯聚著,漸漸的形成一個巨大的血色能量球,隨著時間的推移血色能量球也越來越加大,

然而就在血色能量球將地面上的血液全部吸盡,終於達到了頂點,血色能量球外表面突然像刺蝟一樣,長出無數的尖銳的尖刺,尖刺的尖部散發著迷人的紅芒,在陽光下閃爍著刺眼的亮光,這尖刺的頭部全部對準了雪花和血劍兩大聯盟,


此時雪花和血劍兩大聯盟的人見得秦凡躍上半空就感覺事情不妙了,再看到秦凡竟然像煉神一般立在空中,心中激蕩起陣陣驚駭,

最後看到秦凡匯聚的血液,顯現的模樣,不禁恐懼莫名,

「不要啊,」

「不要啊,求求你不能殺我們啊,」

……

這個時候,這些盛氣凌人的三大聯盟的強者也終於是敗在了死亡的恐懼之下,一個個嘶聲咆哮道:「若是你殺了我們,會為你帶來無盡的麻煩,我們的帝國勢力都有煉尊之境的強者的,你再殺我們的人,他們就會發現的,到時候你就死定了,」

聞眾人言,秦凡絲毫不為所動,這血色尖刺已經凝聚到了極限了,

秦凡現在的心中只有殺戳,只有鮮血,他心中的嗜血的氣息越來越嚴重了,若再不制止他就會變成一個只會殺人的惡魔,

此時充斥著毀滅般力量的巨型能量球猛然一震,無數的尖刺悍然而下,漫天的血色劍雨像無數的流行一樣朝著兩大聯盟的人爆射而去,

然而見到秦凡沒有絲毫留情的打算,那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也是面色劇變,旋即急忙催動體內僅剩的源氣和稀薄的靈力,凝聚成一面龐大的光罩,

可是當漫天的劍雨落下,源氣光罩幾乎是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瞬間崩裂,而血色尖刺之上所蘊含的可怕力量,也終於是降臨到了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身體之上,

「嘭,」

「嘭,」

「嘭,」

然而在這等可怕的力量下,瞬間便是有著十幾名煉皇三重之境的尋寶曆練者被刺成血霧,

「啊,」

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渾身毛孔都是溢出血液,他們怨毒的咆哮道:「秦凡你這個嗜血的惡魔,你會後悔的,你就等著各大帝國勢力的追殺吧,」

「哈哈,你逃不掉的,你的下場,會比我們凄慘無數倍,」

「啊,」

此時一個雪花聯盟的煉皇八重之境的尋寶曆練者突兀地大吼道:「我不想死啊,」

……

「嘭,」

好婚晚成:總裁的掛名新妻 ,剛剛落下,廣場之上除了幾個煉皇九重巔峰之境的武者和擁有強悍護身防禦鎧甲的武者之外,其他人的的身體,也是抵禦不住那可怕的尖銳力量,瞬間被刺成漫天的血霧,

此時整個劍南城的大地,彷彿都是在此刻變得寂靜下來,所有人望著那幾乎是全部爆成血霧的三大聯盟強者,渾身都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在這一招之下,幾十個煉皇八重之境的強者,便是連屍骨都沒留下來,

「惡魔,」

見此情景沈傲天瘋狂的嘶吼著:「秦凡,你不得好死,」

此時古老的廣場上剩餘的人都異樣的凄慘,斷胳膊少腿那是正常的,最慘的是一個擁有護身鎧甲的武者,他的全身只剩下護身鎧甲保護的那些地方,其他地方全都化作了血霧,

然而這漫天的血霧迅速的向著秦越匯聚而去,他手中的斬龍劍不斷的聚集著這些血氣,慢慢的灌輸到秦凡的體內,可是這些力量剛一進入秦凡的體內就被幾股強悍至極的能量趕了出來,最後全部向著秦凡的皮膚表層聚集著,形成一層血紅色鎧甲樣的保護層,

隨著越來越多的血霧組成了更多的尖刺對準了宿寒山和沈傲天等人,正在這尖刺準備發射的時候,一聲巨大的嘶吼聲傳來,

「吼,」

「吼,」

此時一聲聲驚天動地般的吼聲從遙遠的森林中傳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