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頭被纏繞捆綁住,很快暈厥過去,說明黑玄石線蟲被裝上了極為細小的針,能夠釋放麻醉類的物質,達到迅速讓獵物暈厥活捉的目的!」楊爽又道。

「我想應該是哪個魔神主得到這種黑玄石線蟲,找到至少是煉器王境界的高手用特殊的手法,融入了主人的靈魂精血,煉成了**符魔神獸器!」最後楊爽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在地下這種黑玄石線蟲符魔神獸器豈不是無敵?」江帆恍然了,擔心的問道。

「這不用擔心,其實鼓搗這種類型的符魔神獸器作用不太大,它還是很脆弱的,它的本性註定在明亮的地方不好使用,只能在地下短暫的發揮一下作用!」楊爽搖頭道。

「我想鼓搗黑玄石線蟲符魔神獸器的本意不是用來對付人,主要是用來捕獲擅長地下活動的魔獸來馴化為己所用,再就是查探地下的礦產很方便!」楊爽又道。

「呵呵,兄弟,你會土遁這種奇術,這玩意看來對你倒是個大大的威脅了,不過也沒關係,要殺死黑玄石線蟲符魔神獸器很簡單,只要用上醋淋上它,它立刻會融化而亡!」楊爽寬慰道。

「呃,真是一物降一物,用醋就能殺這種黑玄石線蟲符魔神獸器,醋我隨身帶著,嗯,記住了,萬一土遁時遇上這玩意就用醋解決!」江帆大喜,一邊念叨著。

「快,趕緊的,趕緊告訴雙頭,小心這種黑玄石線蟲,對了,讓它找機會離開大河,隨便找有人居住的村落,弄瓶醋帶著,情況不對立刻絞碎醋瓶子!」江帆隨即忙對雙頭裂體吩咐道。

「咦,那雙頭裂體是怎麼被發現的呢?他們總不可能隨意性的就放出黑玄石線蟲符魔神獸器吧!」江帆忽然迷惑道。

「雙頭神獸這次有些疏忽了,離得魔神主的追蹤符魔神器近了些,符魔神器一定是發出警報,提供距離上的線索,魔神主知道目標在河底下,便放出了黑玄石線蟲魔神獸器!」楊爽想了想解答道。

「主人,您可得救救分身裂體啊,不然它既是不死也要飽受折磨了!」雙頭裂體傳遞完信息后,十分揪心的懇求道。

「救,一定要救,我什麼時候放棄過身邊的手下?」江帆毫不猶豫道。

楊爽頓時眉頭皺起,張了張嘴沒說什麼,想了想提醒道:「兄弟,從魔神主手中營救雙頭裂體可很難很難了!」

其實楊爽很想說放棄,畢竟只是神獸的一個分身裂體而已,去營救的風險太大,弄不好把自己搭進去了,這可划不來,但又不好說這種話,看出來了,江帆對手下和獸寵的感情極深。

「嗯,我知道,這得從長計議了,雙頭,你別急,我一定會去救它的,只是我要好好的想個對策,畢竟是魔神主!」江帆自然知道其中的風險,神情凝重的思索起來。

楊爽見江帆執意要救無奈的嘆了口氣,聖女,劉茜也都不好說什麼,都知道江帆的性格,說一不二,都默默不作聲。

「主人,有消息了,被抓的分身裂體醒過來了!」雙頭裂體忽然道。

「呃,情況怎樣?」江帆急忙問道。

「分身裂體正遭受問話!」雙頭裂體答道,雙頭裂體獸的所用分身都是靈魂連通的,互相之間發生什麼事都能感應得到。

「告訴它,一定要弄清楚自己落在誰手,多套取點信息,不然不好營救,還有機靈點,可以少受點罪,再就是抗住了,我一定回救它的!」江帆腦筋急轉忙交代道。

「對方詢問事情可以盡量將一切都推到楊爽魔神主頭上,怎麼說就看你的忽悠了,盡量不要暴露真是情況,要掌握好分寸!」江帆又叮囑道。

雙頭裂體立刻傳達江帆的指令,接著開始彙報那邊被訊問的具體情況。

情況還真被楊爽說中了,雙頭裂體失誤不小心進入了追蹤羅盤的有效範圍,坐在飛行魔獸背上的李子豪立刻知道前方有神獸,便啟動追蹤羅盤的目標距離測算功能。

李子豪很快發現雙頭裂體的蹤跡,竟然折返,還是走地下逃過,頓時笑了,立刻放出黑玄石線蟲魔神獸器,很快將雙頭裂體抓獲。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李子豪知道雙頭裂體不止一個,有多個,而且只發現了雙頭的氣息,並沒發現江帆,楊爽幾人的氣息,因此收會黑玄石線蟲魔神獸器,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加速追蹤。

當然李子豪也不傻,手頭上有現成的俘虜,自然要審問,很多疑問都需要解答,何況審問並不耽擱追蹤。

費魔帝已經告訴他雙頭裂體獸的幾種奇特能力,雖然雙頭裂體被黑玄石線蟲注射了麻醉液,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恢復,但李子豪還是謹慎的取出一根束魔繩極品符魔神器將雙頭裂體困住。

「說,你的主人是誰?」李子豪將雙頭裂體弄醒,吹鬍子瞪眼的厲聲喝問道。

「你,你是誰?」雙頭裂體醒來,迷糊了一兩秒后清醒過來,渾身無力軟噠噠的,看了看李子豪不答反問道。

「我靠,記住了,是本神主問你,你沒資格問話!」李子豪頓時不悅,抬手照著雙頭裂體的腦袋就是狠狠一拳,凶道,不過砸傷一拳後有些鬱悶,手疼。

「你去死!」雙頭裂體腦袋吃了一拳,一點也不在意,針鋒相對的罵道。

「呦呵,還敢嘴硬,好啊,希望你能一直嘴硬下去,不然本神主瞧不起你!」李子豪大怒,取出一根一尺長的烏黑髮亮的小鎚子,噹噹當……照著雙頭裂體的腦袋就是狠狠的砸了七八下。

李子豪手山的小鎚子是件極品符魔神器,那堅硬程度可想而知,雙頭裂體頓時被砸的氣暈八素眼冒金星,腦袋疼痛欲裂,嘴角開始滲出血來,受傷了。

雙頭裂體正要再次叫罵,這時收到江帆的指令,頓時心中暖呼呼的,也被提醒了,是啊,呈口舌之快乾啥,沒必要多遭罪,要是被折騰的死了可就划不來,必須周旋下去,等待主人來救。

「滋味怎樣?咦,流血了,我靠,這麼不經打,說不說,我數三下,再不老實的話,就把你口中的牙齒敲光了!」李子豪一臉陰笑冷嘲熱諷威脅道。

「呃,我說,我說!」雙頭裂體急忙示弱道。

「哼,賤骨頭,不答不老實,說,誰是你的主人!」李子豪很是得意,兇狠的罵了句問道。

「我的主人是楊爽魔神主!」雙頭裂體不理會譏諷辱罵,答道。

「你的主人是楊爽老賊?胡說八道,該打!」楊爽一愣,接著怒道,手中的小鎚子揮動,又在雙頭裂體的腦袋上狠敲幾下。

「快說實話,再不老實立刻敲光你的牙齒!」楊爽惡狠狠的威脅道。

「喂,我說實話還要敲光牙齒,你憑什麼說我說假話了你這樣豈不是逼我說假話?」雙頭裂體一副委屈的神態抗議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楊爽老賊的一切本神主清楚的很,他根本就沒有你這種玩意!你非要找虐,那本神主就成全你!」李子豪冷笑道,一手就要去掰雙頭裂體的小嘴巴。

「等等,你就真的知道楊爽主人的一切嗎?假如真的那麼清楚,那你在重城城主府的地牢又怎麼會失竊?」雙頭裂體嚇一跳,腦筋急轉急忙道。

「哦,說說,你都知道什麼,說好了饒你一條小命!」李子豪一愣,頓時來興趣了,呼喝道。

「呃,我真的說了你能不殺我?」雙頭裂體露出一副期待樣子問道。

「那是自然,不過你要是胡說八道,嘿嘿,那就是生不如死!」李子豪信誓旦旦的應下,接著惡狠狠的警告威脅。

「好吧,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這次參加了行動才知道一點,我是楊爽主人很久以前培養的,這兩天才被啟用!」雙頭裂體憨憨的應下,開始忽悠起來。

「楊爽主人很久以前就建立一個秘密基地,培養一支魔獸小隊,大概有至少十隻與我實力相當的魔獸,這是高度機密,據我所知,除了一個基地看守外,應該再無人知曉!」雙頭裂體又道。

「你說的秘密基地在什麼地方?」李子豪頓時大吃一驚,,忙問道。

「在魔洞中!」雙頭裂體答道。

「魔洞?胡說八道,魔洞我以前去過一次,那裡除了有不少魔獸外,並沒什麼基地的存在!」李子豪驚訝,接著凶道,其實半信半疑,詐一詐而已,確實是去過,但那是上萬年前的事。

「既然去過魔洞,那你知道魔洞有多深嗎?」雙頭裂體不在意的問道。

「大概有一百餘里深!」李子豪眼珠轉了轉試探的答道。

「胡說,至少四五百里深,裡面很多通道,極容易迷路,有個地方設有符咒封印,那就是秘密基地,還有一個很大的地下湖泊,不信你可以去看看」雙頭裂體立刻糾正並爆料道。

有符咒封印和地下湖泊!楊爽驚訝了,沒說話,沉思起來,以前那次去是好奇,當時實力也遠不如現在,洞穴中確實有些古怪,也很深,雖然不知道到底多深,說有幾百里深絕對有。

當時魔洞中魔獸甚多,一路殺進去消耗甚大,後來又迷路了,更是不斷的遭到魔獸攻擊,一怒之下使用符魔神器鑿穿不少通道,折騰兩天也沒發現什麼,也沒弄清魔洞到底多大,有些棋氣餒。

本是要再待幾天,正好手下發來訊息,有大事要處理,便急匆匆的離去,後來一直事情纏身,對沒明確有什麼的魔洞,也就擱下來沒再去過了,不知道魔洞多大,雙頭裂體的話也無法質疑。

「喂,你到底還要不要聽,不要聽的話那我就睡覺了,被你敲的腦袋好疼的,發暈呢!」雙頭裂體見李子豪不吭聲,便道。

「你繼續說!」李子豪瞥了雙頭裂體一眼道。

「那個啥,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身份呢,你到底是誰啊,怎麼就能抓得住我呢,楊爽主人可是說七個魔神主沒人可以抓得到我的!」雙頭裂體一副感嘆的樣子道。

「呵呵,楊爽老賊是目光短淺,還停留在以前的思維中,我們七個魔神主都已遠遠超過當年的實力了,對了,我叫李子豪,是七個魔神主中最聰明最有潛力的!」李子豪頓時得意的自誇道。

「是啊,您就是李子豪神主啊,最有潛力我不清楚,但最聰明我知道,楊爽主人說他現在這麼慘就是因為你呢!」雙頭裂體立刻奉承道。

「好了,不說廢話了,繼續說吧!」李子豪聽了很受用,揮手道。


「告訴你個絕密,這次能在重城得手,是因為有內應!」雙頭裂體賊兮兮道,不但要忽悠,還要製造內部矛盾挑起事端,反正李子豪陣營中幾乎沒好人。

「內應!是誰?」李子豪頓時一驚,腦筋急轉追問道,這次重城損失慘重一塌糊塗,他也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更有不少疑點,只是沒時間去細想。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費魔帝!」雙頭裂體答道。

「費悟?……你有什麼證據?」李子豪大吃一驚,面色陰晴不定想了想質問道。

「神主大人,證據沒有,你只有自己分析了,重城力量很強大,一個魔帝,三個魔神皇,一個魔神王,加上符咒機關禁制,能這麼短時間輕易得手,難道這還不能說明問題?」雙頭裂體笑道。

「楊爽老賊一共派了多少人潛入重城?」李子豪面色十分難看,沉默了會問道。

「楊爽主人只派了我和那個看守魔獸訓練基地的人!」雙頭裂體答道。

「那個人叫什麼?什麼實力境界?你這種玩意好像不不止一個吧,聽說至少有兩個你的同類,你們的實力到什麼地步了?」李子豪瞥了雙頭裂體一眼道。

「呃,我可沒什麼同類,你說的兩個同類都是我的分身,我的實力介於魔神王和魔神皇之間,那人楊爽主人一直叫他小凡,實力不是很高,只有符魔神王境界!」雙頭裂體道。

「小凡?長什麼摸樣?」李子豪皺皺眉追問道,雙頭裂體說分身之事,他已是猜到了,只是求證一下,心中十分驚訝,這種魔獸還真奇特。

「長什麼模樣就不清楚了,那人神神秘秘的總是易容,我沒見過他的真容!」雙頭裂體信口道。

「為什麼抓飛飛走?」李子豪沉吟片刻話題一轉問道。

「呃,具體的不清楚,楊爽主人命令的,做手下的哪敢多問?」雙頭裂體道。

「我只知道費魔帝與李神主達成秘密合作協議,主要是進入城主府地牢,摧毀獨一家店鋪,教訓曹豹,劫走魔女飛飛,具體細節就不清楚了!」雙頭裂體又主動道,省得李子豪問這問那的。

「對了,在地牢中,我們離開的時候,費魔帝忽然出手制住了牛魔皇,後面發生什麼就不知道了!」雙頭裂體眼珠一轉又補充道。

「費悟制住了牛魔皇!」李子豪頓時驚訝了,腦筋急轉起來。

「李神主,您是不是對費魔帝不太待見?在地牢中費魔帝大說您的壞話呢!」雙頭裂體胡扯道。

「哦,費悟說我的壞話!說了些什麼?」李子豪一愣忙問道。

「李神主,你還是不要聽了吧,省得把你氣壞了哦!」雙頭裂體訕訕道。

「少廢話,快說!」李子豪頓時惱火的催道。

「按照約定,我和小凡先藏進地牢,費魔帝找個借口將魔女飛飛關進地牢,曹豹趁機帶著催歡葯丹去占魔女飛飛的便宜,我和小凡偷襲得手教訓曹豹!」雙頭裂體開始瞎編起來。

「很快費魔帝和牛魔皇趕來,立刻我們打起來了,費魔帝忽然出手制住了牛魔皇,當時小凡建議把昏死過去的曹豹殺了,費魔帝不讓,說留著他還有用,是證明他清白的證人!」雙頭裂體又道。

「接著費魔帝踹了曹豹幾腳,十分怨恨的說什麼李子豪老狗太偏心,一個魔神皇竟然比他魔神帝都要得寵,他不服,也無法理解!」雙頭裂體鼓噪道。

「說李子豪老狗與曹豹之間不是有同性的無恥癖好,就是李子豪老狗與哪個下賤女人亂搞出來的!」雙頭裂體又道。

「費悟真的這麼說了?」李子豪頓時面色鐵青氣的直哆嗦,眼中閃動寒光沉聲問道。

「絕對這麼說了,而且說了不少這類的話,騙你我就不是人!」雙頭裂體信誓旦旦道。

「不是人?你本身就不是人,你敢忽悠本神主!」李子豪一怔,隨即怒道。

「呃,騙你就不是魔獸,我保證是真的,不信可以與費魔帝當面對質,當然你的保證我的安全,那傢伙見我揭穿他了,還不得殺了我!」雙頭裂體急忙改口更是一副信心十足道,反正這事扯不清。

「好,本神主一定會調查清楚的,到時你要和費悟對質,敢說假話欺騙後果會非常嚴重!」李子豪見雙頭裂體說的那麼堅定,心中半信半疑了,一股怒火升起。


「費魔帝還說,李子豪老狗有些本領和聰明,曹豹只是相貌上有幾分像,卻是個草包飯桶,蠢笨,雖是魔神皇,膽子卻小得很,覺得私生子的可能性較小!」雙頭裂體不以為意,繼續胡扯道。

「不過曹豹倒是有幾分姿色和帥氣,心胸狹窄像個女人性格,李子豪雖是一代梟雄,但心裡畸形變態,與曹豹亂搞可能性更大!」雙頭裂體又道,管他三七二十一,噁心噁心李子豪也是不錯。

「放屁,本神帝心裡正常的很,費悟心裡太陰暗下作了!」李子豪面色鐵青氣壞了,憤怒的脫口而出的罵道。

「呃,費悟這傢伙心思還挺細的,竟然看出了曹豹是本神帝的兒子,哎,豹兒不爭氣啊,就知道花天酒地玩女人,不上進,真是氣人!」接著李子豪十分鬱悶的感嘆道。

「曹豹真是您的兒子!」雙頭裂體頓時大吃一驚。

「廢話,曹豹就是本神帝的……小東西,你知道了本神帝的秘密,你得死!」李子豪下意識的應下,但隨即反應過來察覺自己失語了,頓時面露猙獰殺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