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怎麼辦?」隨著愈加深入的吻,兩個人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但許懷璟擔心柳喬喬肚子里的孩子。

「我想我們小心一點就沒事了。」柳喬喬一臉壞笑,勾住了許懷璟的脖子……

一番雲雨後,兩個人躺在床上,柳喬喬依偎在許懷璟的懷裡。

「我昏迷的時候你是什麼感覺啊?」三個月,柳喬喬就那樣昏迷了三個月,柳喬喬想知道許懷璟是怎麼度過的。

因為如果是自己,許懷璟就那樣昏迷三個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得住。

「我每天都在祈禱你可以醒過來,只是老天聽到我的祈禱估計有些晚了。」現在想起那三個月的日子,許懷璟覺得生活毫無光彩。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柳喬喬心疼的看著許懷璟。

「只要你沒事就好。」還好都過去了,現在柳喬喬在他身邊就可以了。

「等過一段時間,我們出去找瑞瑞和萌萌吧,我好想他們啊!」柳喬喬經常做夢都想著他們兩個,但是每次醒來發現他們不在,心裡就不由得更加失落了。

「好。」許懷璟低頭在柳喬喬額前印下一吻。

幾天後,柳喬喬就操辦起了月嫂班的事情,她召集了一些平常沒什麼事情做的婦人,然後把符都府上資深的婆婆請來授課。

李婆婆有很多接生和照顧孩子的經歷,知道該怎麼照顧孕婦和孩子。

柳喬喬還結合了一些營養學的東西,制定了一些營養計劃。

在這些學習的學生中,有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許懷璟一個高達的男人在一群婦人中顯得尤為的突出。

大家一邊笑話他一邊又誇他對柳喬喬好,因為許懷璟學這些都是為了柳喬喬。

「怎麼樣?和一群大娘一起學習會不會很有壓力?」柳喬喬想著許懷璟上課的時候的那種不自在就忍不住想笑。

「有點,她們話有點太多了。」許懷璟輕嘆了一口氣。

「婆婆媽媽的聚在一起當然話多了,尤其還有一個這麼俊俏的男人,是我也要多問幾句。」柳喬喬忍不住調侃著許懷璟。

「那是不是有比我還俊俏的,你也要撲上去?」許懷璟的話語里有一絲危險的氣息。

「當然啊,帥哥誰不愛。」柳喬喬調皮的說道,說完立馬加快步伐,因為她知道許懷璟聽完一定會吃醋。

但是她的小短腿哪裡比得上許懷璟的大長腿,沒走兩步就被抓住了。

「不准你喜歡別的男人,多看兩眼都不行。」許懷璟板著臉非常的認真。

「那要是我看了怎麼辦?再或者我來個紅杏出牆?」許懷璟這樣吃醋的樣子柳喬喬覺得很可愛,忍不住就想逗他。

「那我就把那個男的殺了,讓你沒辦法紅杏出牆,你只能是我的。」許懷璟霸道的說道,然後一把把柳喬喬抱了起來。

「哎呀,放我下來,大家都看著呢!」 兩個人還在街上,四處都有人看過來,羞的柳喬喬把頭趕緊埋進了許懷璟的懷裡。

許懷璟得意的笑了起來,讓這女人非要找話氣他。

走了一段路,許懷璟才把柳喬喬放了下來。

「我想吃鳳梨酥了。」柳喬喬鬼使神差的突然就想吃鳳梨酥了。

「前面去買,你在這等我。」對於柳喬喬這樣的要求許懷璟並不驚訝,因為柳喬喬總是這樣突如其來的的冒出各種想法。

柳喬喬就站在樹下等著許懷璟,百無聊賴的提著地上的落葉。

「給我回去,還敢跑!」突然,柳喬喬聽到旁邊的巷子里好像傳來了爭吵的聲音,好像還有女孩子尖叫的聲音。

「求求你放過我吧!」女生帶著哭腔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可憐。

「你哥已經把你賣給我們了,你就必須去接客!」男人的聲音顯得很是粗魯。

賣? 松山奇俠傳

她走到巷子口,就看到一個少女模樣的人被一個兇狠的男人拉著。

柳喬喬看了一下,那裡好像是花樓,難不成這是逼良為娼?

雖然花樓的存在也不犯法,但是柳喬喬看著那個女孩子一臉的不願意就好像沒有辦法袖手旁觀。

因為女孩的反抗,那個男的還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這讓柳喬喬更是看不下去了。

「住手!」柳喬喬出聲制止了他們。

「光天化日強搶民女,你眼裡還有沒有王法了?」柳喬喬生氣的質問道。

「是她哥把她賣給了我們,她就該歸我們管,你一個婦人就別多管閑事了。」本來看著柳喬喬的姿色,那個人還有些想法,但看著柳喬喬的大肚子就算了。

女孩一臉哀求的看著柳喬喬,似乎希望柳喬喬能夠幫她。

都市全能道士 。」賣身契這是柳喬喬覺得很不能理解的事情,怎麼一個活生生的人由一張賣身契就能決定她的人生,這是不合理的。

可是沒辦法,這是在古代,不是在現代,柳喬喬也改變不了。

「說了不要多管閑事,不然把你一起賣了!說不定還會有客人喜歡你這種獨特的口味,能……」男人一臉銀盪的笑容,但是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腳放倒。

「懷璟?」許懷璟一臉的憤怒,把柳喬喬護到身後,上前一把揪起那個人又是狠狠的一拳過去。

瞬間,那個人被打的就說不出話來了。但這時,裡面的人聽到動靜也出來了,一下把他們都圍住了。

看這情形,柳喬喬擔心許懷璟難以以一敵眾,情急之下大喊道,「我是聖女,你們誰敢動!」

聽到柳喬喬說她是聖女,那些人一下就停了下來。

隨後,他們被請了進去。

這還是柳喬喬第一次進女支院,這倒是很大的滿足了她的好奇心。

和電視上的差不多,到處都是燈紅酒綠的裝扮,四處還散發著一股色情的味道。

英俊的許懷璟的出現,讓那些花樓女子很是激動,不過許懷璟看都沒看一眼。

過了一會兒,一個老鴇模樣的人就走了出來,一身大紅的紗裙,臉上胭脂摸的像刷牆一樣。

「你就是聖女?」老鴇上下打量著柳喬喬,好像對於她聖女的身份並沒有很在意。

「是的,所以我勸你們最好還是對我客氣點。」柳喬喬端出了聖女的架子,她想他們應該也不會對她怎麼樣。

「當然,我這就請人把你們好生的送回去。」老鴇一臉不知道她什麼意思的笑容。

這時,那個女生扯著柳喬喬的衣角,似乎是想和他們一起走。

「她我也要帶走!」柳喬喬這下明白了,老鴇是讓她們走,但是沒讓那個女生走。

聽到柳喬喬的話,老鴇笑了起來。

「我敬你是聖女,就不計較你們打傷我手下了,但是人想帶走,那就得按規矩來。」老鴇就是靠這個為生的,當然不會因為柳喬喬這個聖女就網開一面。

柳喬喬一看到這個老鴇就知道她沒那麼好對付。

「說吧,多少錢?」柳喬喬看著那個女生,根本不忍心把她丟在這麼可怕的地方。

「五百兩!」老鴇悠哉的開口。

「你獅子大開口,你明明就只花了五十兩從我哥那把我買走!」對於老鴇的漫天要價,女生很是憤怒也很是急迫。

「是,我是只花了五十兩,不過你現在人是我的,我想賣多少就賣多少。」老鴇得意的說道。

柳喬喬氣死了,這老鴇比她還黑,居然敢翻十倍的價格!

五百兩,這對於現在的柳喬喬來說還真是有些困難,她一時之間還真是拿不出這麼多的錢來。

「不能再少點嗎?賺十倍是不是有些太坑了。」柳喬喬對著老鴇笑著,希望能打個商量。

「不行,一分也不能少,不能你們就別想帶走她。她還是一個雛,我要是再包裝一下,可不止能賣五百兩!」老鴇一臉陰險的笑容看著女生,嚇得女生趕緊躲到了柳喬喬身後。

柳喬喬無奈,這老鴇就是貼了心要坑她。

「報官吧!」許懷璟在旁邊說道,他想這不公平的事情應該交給官府處理。

「沒用的,他們能開這麼明目張胆,說明官府就是管不了的。」柳喬喬就是恨,這花樓在這個世界偏偏是合法的。

「聖女是個聰明人。」沒想到柳喬喬還是挺通透的。

「姐姐,救我,我不想在這裡。」女生拚命的拉著柳喬喬的衣服,她迫切的眼神讓柳喬喬根本沒法拒絕。

「好。」柳喬喬想著她今天既然看到了,那她就沒辦法置之不理。

「實話說吧,我沒有五百兩,不過我能讓你掙更多。」柳喬喬決定和老鴇談一下條件。

「沒有錢就免談。老鴇冷冷的拒絕了,她只要錢。

「五百兩而已你就這麼在意,那難道你不想掙個五千兩?」柳喬喬胸有成竹的看著老鴇。

「怎麼掙?」聽到五千兩,老鴇心動了。

「給我一天,我讓你一晚上就可以掙回五千兩,條件就是我要帶走她。」柳喬喬是一定要帶走女生的。

「你憑什麼來保證?」 老鴇並不相信眼前的柳喬喬有這麼大的本領,一晚上就能五千兩。

「不相信那就試試看,如果我掙不到,她就歸你了。」柳喬喬給了那個女生一個眼神,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心。

「行,掙到五千兩,她我一分不要你帶走,但是如果你掙不到,那就別再踏足我青坊居。」老鴇倒是挺感興趣這柳喬喬怎麼在一個晚上的時間掙到五千兩。

「那在晚上接客之前,把你的支配權交給我。」要掙五千兩,其實對柳喬喬來說挑戰還是很大的。

「行。」老鴇也是爽快,一口答應。

「喬喬……」 一愛成癡:老公乖一點 ,但是他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這不是什麼好地方。

「沒關係,你先回去,接下來的畫面我可不想讓你看到。」想到後面會出現的場景要是被許懷璟看到,她才不願意。

「不行,我得在這陪著你。」丟下柳喬喬一個人在這,許懷璟肯定是不願意的。

「沒事,我是聖女,還懷著孕,還要給她掙錢,她肯定會好好對我的,晚上你來接我就行了。」許懷璟光是站在這,那些女的眼睛都要粘在他身上了。

她不敢想象要是許懷璟留在這裡,那些女的會不會把他扒光。

「我會保護姐姐的,大哥你不用擔心。」那個女生瞪著她的一雙杏眼說道。

許懷璟還是有些不願意,最後在柳喬喬的各種勸說以及威脅下才勉強答應。

送走許懷璟,柳喬喬就要開始辦正事了。


這些個青.樓女子其實長的都不錯,但是個個臉上的粉黛都施的過於厚重,反而遮擋了她們原先的美。

柳喬喬讓她們先卸掉妝,再根據每一個人的長相來決定她們今天的裝扮。

柳喬喬打算來一場大型cospl.ay,徹底抓住那些的眼球。

青坊居有自己專門的裁縫,手藝很好,樓里姑娘的衣服都是她們量身定做的。

柳喬喬挑選了幾匹絲綢,畫了圖紙讓裁縫做成弔帶裙,絲綢的質感配上性感的身材,柳喬喬不信那些男人能把持得住。

幾個長相魅惑的就穿弔帶裙跳扇子舞,柳喬喬又找了幾個比較乖巧的裝扮成兔女郎,楚楚可憐的模樣,完全能勾起男人的佔有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