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被我發現的話,恐怕就慘了,但是既然被我知道了,哪裡還有他們的好看,你就放心吧?心吧,等著看老公我給你演的好戲!」林白自信滿滿道。

雖然說他現在還不怎麼清楚玄清真人對自己使出來的究竟是什麼手段,但相術想要對別人下黑手,無外乎就是驅動陰煞之氣這一項上面。如果說他現在沒思忖到這一點兒上的話,任由事態發展下去,那自己的氣運必將頹廢到極點,然後命運估計也要多舛。

但是如今已經被他發現,論起玩弄陰煞之氣,林白可以說是其中的祖師爺了,任是什麼樣的手段,能夠讓他懼怕?!

不過看自己身邊這趨勢,五弊三缺之中這兩缺一弊已經有了相對應的女人,那剩下的一缺七弊難不成還要再有對應的人來化解?!

林白轉頭看了一眼身前雖然看上去風平浪靜,但內里卻是波濤洶湧的三女,對於自己揣測出來的那個結果,心中驚悚不已。

這麼多女人,不會把自己給吃了吧?!


…………

林白已經找到了事情的關鍵所在,但是玄清真人和張靜應又如何能夠知道,今天二人在寫字樓下看了一場大火之後,張靜應覺得自己體內憋了十幾年的邪火也已經積存到了極點,便磨著玄清真人帶他去找了個瀉火的場所。

身邊美女耳鬢廝磨,放眼望去皆是看不盡的外泄春光,但不管怎樣,玄清真人卻總是覺得自己心裡邊似乎頗有點兒不寧靜。

沉默片刻之後,玄清真人轉頭看著一邊正在一位大胸美女胸前狂啃不已的張靜應輕聲問道:「小師弟,你說那林白會不會猜透咱們的舉動?」

「猜透咱們的舉動,師兄你就放心吧,我施展的術法可是針對那小子的五弊三缺,就算是他有通天的本事,又如何能夠對天數定下的東西做出什麼篡改!」張靜應聽到玄清真人這話,哂笑一聲之後,便繼續對著身旁那妞兒胸前的嫣紅櫻桃咬去。

玄清真人嘆了一口氣,也沒再追問下去,五弊三缺這東西實在是太多神秘,正如張靜應所說,就算是林白再怎麼厲害,又如何能夠應付這逆天手段。

歷史上出現過無數大師級的相師,無一不是身處高位,受萬人尊敬,但是卻始終沒有一個能夠明哲保身的。不因為其他,就是因為這五弊三缺對相師的詛咒。

但凡是以相師為職業的人,命理之中自覺不自覺的都會受到五弊三缺的影響。不管相信與否,但是天道卻的確是如此在行事。

愈是年紀大的人,便越是相信天道的存在。而相師對於天道的理解,更是超乎常人。相師做得本就是泄露天機的生意,如果超出了天道允許的範圍,便會遭到反噬。

古往今來,無數個中能手不是沒有對這五弊三缺進行過研究,但無一不是以失敗告終。而且天道的底線這個事情也實在是太過於玄乎,天氣預報都有不準確的時候,更何況是對本就緲緲無影蹤的事情進行揣測。

龍虎山後山那些老古董們的模樣,現在都記在玄清真人的心中,那些人放到塵世之中無一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但是現在卻全部不能邁下龍虎山半步,只要出山,等待他們的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條,這樣的生活實在是算不上幸福。

「師兄,你就放心的玩吧,放心,我絕對會把林白那小子趕上絕路,讓他上天無門遁地無路,乖乖的給你磕頭認錯!」張靜應看到玄清真人這模樣,嘆了一口氣之後,沉聲道。

玄清真人聽到這話,便也不再猶豫,人生得意須盡歡,何況是仇敵今天受到這樣的打擊,自己要是不好好的慶祝一番,也實在是對不住自己。沒在猶豫,玄清真人抱住了身邊一個粉嫩的**,淫邪一笑,一張老臉便貼到了那女人的身上亂啃不已。

「這才對嘛,師兄,這邊有四個女人,我看你我師兄弟兩個就一人分兩個去那包間里好好樂呵樂呵怎麼樣?!」張靜應過了一會兒乾癮之後,覺得尚不盡興,轉頭看著玄清真人商量道。

玄清真人一想,反正都已經下山了,還顧忌那麼多事情做什麼,而且自己已經這把歲數,再不風流恐怕就晚了,沒在猶豫,淫穢一笑之後,伸手攬住了身邊兩女纖細的腰肢,站起身便朝著包廂走了過去。

玄清真人這邊享樂不已,林白一行人在何少瑜的帶領下,便先去了何少瑜名下的一棟別墅那先落腳,然後等寫字樓裝潢好了之後再搬回來住。

本來寧歡顏是要離開,但夏小青卻是死活拉著不放手,說要好好和寧歡顏敘敘舊。二人這模樣讓林白哭笑不得,但卻也是不敢出言,幾人坐上車便朝著何少瑜的別墅駛去。

能看到別墅的外圍之後,林白眼前頓時一亮,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後,轉頭看著何少瑜笑道:「你小子倒是好運氣,居然找到了這麼一處風水寶地,青龍成水,白虎為山,端得是一個藏風聚氣的財運旺盛之地!」

何少瑜這別墅乃是修建在半山腰之上,視線本就極為開闊,而且經過後人開鑿之後,更是空曠無比,而且房前的山勢並不陡峭,而是屬於緩緩上升狀,山形如同是一尊盤龍一般,何少瑜的房子所在的位置便是在那龍唇之前。

這位置在風水之中叫做龍吐珠,恰好是將這山勢聚集的地氣凝聚到了屋中,遍布生吉之氣,而且龍在神話之中乃是祥瑞無比之物,龍吐的珠更是代表的財運,所以這別墅對主人財運的上升也是極有幫助。

「這房子是以前一位風水大家留下的,後來他老人家搬走了,拍賣的時候剛好便宜了我!」何少瑜聽到林白讚歎這房子的風水,不由得心花怒放,嘿然應聲道:「林哥你要是要的話,我倒是可以把這房子讓給你!」

「我要你這房子做什麼,番禹也不是我長久呆的地方!」林白輕笑道:「不過這地方這次我真還是來對的,有了這般好風水,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絕對事半功倍!」

林白入住之後,只要稍稍在風水上做些改動,便能夠將這整座山頭的龍脈悉數攝到何少瑜這房子附近,陰陽相生,只要稍稍藉助這地氣,林白確信自己便能對那玄清真人做出雷霆一擊! 吃過晚飯,百無聊賴,方塵躺在牀上看手機,現在的人可能如同無法想象埃及金字塔一樣,無法想象那些沒有手機的日子。反正自己進學校的主要目的,不是修學分,而是破案來的,所以他除了要裝裝樣子外,其餘的什麼事都不要幹。

這時,胖子突然闖了進來,然後用曖昧的眼神看着他,方塵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你,你想幹什麼?我可沒有那種癖好。”

胖子白了方塵一眼:“塵哥,我人家冰清玉潔的,我的貞操說什麼被你敗了。”

“去,去,去,滾一邊去。”方塵笑罵道。對於這個胖子,方塵的印象不壞,他似乎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幾年前的學校。

“方哥,你那漂亮的校花女友又來找你了。”胖子的眉毛都在動。

方塵放下手機:“你是說趙和雅,她來幹嗎?”

“當然是來約你的,這時節,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多有詩情畫意啊。”胖子指着窗外美麗的夜色,遲遲地笑着說。

“約你個頭,哪涼快哪呆着去。”方塵笑罵道。

“好吧,那就讓她一個人悽悽慘慘地站在夜色下,傷心欲絕地等待吧。”胖子做猶豫狀,幽幽地說道。

方塵抓起一本書,砸了過去:“你這個死胖子,不去讀電影藝術學院真是浪費了。”只是,方塵頓了頓,想了一下,突然站起身來:“看來,我還真得會會他。”方塵之所以突然想要去見趙和雅,是因爲他突然想到趙和雅是老生,又是校學生會主席,從她哪裏也許會得到一些什麼有用的信息。


“喂,塵哥,等等。”說話的是小寶。


方塵站住了腳:“怎麼啦?”

“我還是那句話,紅顏禍水,你看今天這女孩給咱們添了多大的亂子,我可不想宿舍第二次被人無緣無故地砸成一片狼藉。”小寶嘆了口氣道。

“你放心吧,不會再有下次了。”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嗨,女人戀愛變得弱智,男人戀愛變得衝動。木有辦法啊。”胖子把最後的一把零食嚼完,然後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胖子的話還沒說完,突然飛來一張,啪得一聲,糊住了他的嘴巴。

哇靠,這是什麼?方塵扯下來一看,居然是一張紙,不是吧,就一張紙,怎麼一張紙摔在臉上也這麼疼?搞得跟厚紙板似的。

方塵走下樓來。趙和雅身着一襲白色的長裙,輕柔的披肩長髮在風中飄逸搖擺,一汪眼睛清澈明亮似水柔情,在這皎潔的月光下,如同一朵靜靜綻放的百合花,矗立在你的面前。方塵不由得看癡了,他原先還沒發現趙和雅這麼好看,今天這副打扮,加上這樣的夜色,讓她顯得格外迷人。

“你找我有事。”方塵微微笑道。

“白天的事我聽說了,真是抱歉,給你添麻煩了。”趙和雅不好意思地道。

“抱歉?莫非那個什麼王,王什麼八蛋,真是你男朋友。”方塵有點淡淡地失落,一朵鮮花不會又插在牛糞上了吧。

趙和雅慌忙擺手道:“那倒不是,只是這件事終究和我有關,所以我纔會覺得過意不去。”

方塵好像心頭石頭落地的感覺:“沒關係,更何況這也不關你的事,那小子遲早會付出代價的。”

趙和雅忽地嘆了口氣:“這小子還真是難纏。跟他說了多少次了,我不喜歡他,可是他就是死皮賴臉地纏着我。更過分的是一旦我和哪個男生在一起,他就會找上門去,他簡直快把我逼瘋了。”

“他到底有什麼背景,爲什麼大家這麼怕他?”方塵好奇地問道。

趙和雅幽幽地告訴方塵,這個王應坤家裏很有錢,要是贛江市也有富豪排行榜的話,他們家應該可以進入前五。但有錢只是一個方面,最關鍵的是他們家錯綜複雜的背景關係。他家裏好幾個親戚都在當官,有市裏的,也有省裏的。

這年頭是拼爹的時代,有這麼一個好爸爸,有這麼堅實的家族背景,難怪王應坤會那麼囂張。

趙和雅用那一汪明澈清亮的眼睛盯着方塵:“所以對不起,是我害得你惹了點麻煩。”

“嗨,多大點事,你放心,他要是惹急了我,我會讓他吃不了兜着走。”方塵笑着說道,這女孩挺細心,挺照顧人的,方塵對她多了幾分好感。

趙和雅甜甜一笑:“好了,別吹牛了,記得下次注意點。好了,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喂,等等。”方塵看着趙和雅轉身就要離開,立即大聲喊道。

趙和雅嫣然一笑:“我有名字的。”

“嗯,那個和雅。。。趙和雅。。。”方塵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趙和雅,突然像個尷尬的大男孩一般,竟然有種扭捏之態。

趙和雅格格地笑了:“呵呵,你就叫我阿雅吧。”

“好,那我就叫你阿雅吧。”看到趙和雅這麼落落大方,方塵也釋然了,自己這是怎麼了,又不是當初在校園裏的那個毛頭小夥,自己可是閱歷豐富的成人了。

“嗯,今晚夜色這麼好,我想和你一起散散步,主要是有幾個問題我想問你。”要是方塵還是當初那個在學校的大學生,他絕對沒有這個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趙和雅落落大方地說:“好啊。”

趙和雅帶着方塵往偏僻的地方走,他怕萬一碰到王應坤,又會給方塵惹麻煩。

皎潔的月光下,樹影婆娑,涼風習習。方塵突然感覺自己回到了幾年前,只是幾年前,他一直幻想着能有這樣的機會和女孩子一起散步,但是那時候的他過於自卑,只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方塵和趙和雅就這麼肩並肩地走着。

方塵首先打破了沉寂:“你有沒有聽說過學校鬧鬼的事。”

趙和雅微微一怔,在這樣的月色下,此情此景,方塵說出的居然是這麼煞風景的話。不知道爲什麼,趙和雅一見到方塵時,就有幾分好感,這個男人給人一種成熟的美、睿智、勇敢。這些都是她所希望的,男友該具有的素質。

怔了好一會兒,她才道:“有聽說過,而且這段時間似乎還鬧得特別兇。”

“那你還帶我到偏僻的地方,萬一遇到鬼怎麼辦?”方塵調侃道。

趙和雅突然站住,有點恐慌地道:“要不然,我們回去吧。”先前,她只是想着帶方塵到比較僻靜的地方散步,怕被王應坤或者他手下看見,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可是卻沒有想到這一茬。

“沒事的,跟你開玩笑的。” 妻主在上之撩漢成癮 :“我還巴不得碰到鬼呢?其實我就是來抓鬼的。”

趙和雅畢竟是女孩子,被這麼一說一嚇,臉色有點蒼白:“我,我們還是回去吧。”

“不用怕,有我在呢?。。。。。。”只是,方塵的話還沒說完,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可是等到回過頭來,卻什麼都沒看見。 富人區的別墅修建分外用心,何少瑜這別墅出門一轉,便是一個巨大的花園,而且其中更是游泳池、地下室甚至還修了一塊小小的停機坪,可以說就算是比起國外那些著名的富人區建築都絲毫不遑多讓。

一行人進門之後,便倒抽了一口冷氣。何少瑜這貨的品味實在是叫人難以形容,放眼望去,屋中居然一片金黃色,大到天花板的吊頂,小到桌椅的裹腳都是清一色的金色,說成是金碧輝煌也不為過!

「你這……真是金碧輝煌!」林白思忖了半天之後,終於想出了一個合適的描繪何少瑜這別墅的名詞。

何少瑜看著一行人的神色,尷尬無比的撓了撓腦袋,含羞道:「買下來的時候年紀小,覺得大房子就得弄成個皇宮模樣,沒想那麼多就讓人給幫忙收拾了,後來又懶,也沒再整這邊的東西,就這麼擱下來了!」

「有了金屋,有沒有藏嬌啊,我可得看看小何子你有沒有在這屋子裡藏個大活人!」賀嘉爾撇了撇嘴,第一個走進屋子裡,觀看起來。

何少瑜嘿然一笑,道:「藏嬌是絕對沒有。林哥,這房子我沒住過幾天,屋子裡的傢具之類也都是新的,至於床褥之類的東西,晚上應該就能送過來,嫂子們住哪你看著安排就行!」

其心可誅!林白轉頭瞪了何少瑜一眼之後,心中恨恨想到,但轉頭看寧歡顏和夏小青臉上毫無表情,便也沒有言語,而是仔細看著周圍的傢具布局,然後輕聲道:「你這房子的布局雖然好,但是被你這麼一搞,卻是大大的不妙,對你的運程極為不好!」

「你這房子本就是龍吐珠的風水格局,此時又被你搞成這樣富麗堂皇,就有些過火,對於地氣的抽動太過迅猛,雖然說剛開始無虞,但是以後可就說不定了!」林白看著屋中的布局,輕聲道。

龍吐珠的功效,便是在於能夠化腐朽為神奇,但是這屋子收拾的太過於富麗堂皇,卻是讓這地氣根本無法施展開來。所以林白才這樣說出來。

而且這房子的五行屬於木,房屋之中的金氣太過於旺盛,便有了金克木的功效,對於居住在其中的人的運勢便有了些壞影響。

「趕明兒我就找人把這裝修給換了!」何少瑜抹了把頭上的冷汗小意道,之前他本想將房子裝修成皇宮,但被林白這麼一說,覺得自己以前的決定真是愚蠢到了極點,「房屋的格局用不用改動?」

「格局是之前那位相師擺布好的,倒是不用做什麼改動,只要你把這房中傢具的顏色更換一下就行,盡量以淡雅為主,不過最好再在屋中加一個水族箱之類的東西,水生木,這樣對你的財運影響會好一些。」林白掃了一眼屋中的布局之?局之後,輕聲開口道。

何少瑜點了點頭,將林白的交代記在了心裡,然後說道:「行,林哥,那我就不在這打攪你們了,我這邊還有點兒事情,你有什麼需要儘管給我打電話!」

「你去忙吧,我也準備一些東西,不用在這陪著了。」林白擺了擺手,輕聲道。

送何少瑜出門之後,林白便走出院子,開始仔細觀摩起來這房子的布局和方位。這房子之前本就是被相術高手擺布過的,林白不用下太大力氣,便能讓這塊的龍脈走向產生改變,

使地氣能夠均勻的匯聚到房子之中。

小黑貓平素也是懶散慣了,到了這別墅中之後,頗有些不習慣,而且也沒了往日陪他嬉鬧的兩尾黃河紅鯉魚,獨自一貓便在別墅外面晃悠起來,還好這地方極大,倒是沒讓它覺得枯燥。

三個女人在樓上不知道嘀嘀咕咕什麼,林白沒興趣也沒膽子上樓和她們攪和在一起,便去了何少瑜的書房,看了會這小子的藏書。

時間飛快,眨眼之間晚上便到了。何少瑜打電話過來說有事兒不能過來,找人在外面的酒店訂了一桌給林白他們送了過來。女人都是愛吃的主兒,何少瑜深明這個道理,便讓那酒店的師傅拿出了看家的本事,硬生生給他們拉來了滿滿一桌子的菜。

酒足飯飽,夜色漸升,從別墅往外望去,番禹市區華燈初起,而且遠遠的更是有海風吹來,愜意的靠在陽台的躺椅上,林白心中感慨萬千,有錢的確是件好事情,這樣的生活,恐怕尋常人就算是在夢裡都無法想象的到。

「林白,這地方躺著舒服吧?」正在林白閉目愜意享受被海風吹來的新鮮空氣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悠悠的一聲。

林白嚇了一大跳,一轉頭看到賀嘉爾那小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自己身後,滿臉玩味的笑意看著自己。

這小丫頭的姿勢是雙手按著膝蓋,但晚上洗完了澡之後,穿的卻是寬鬆的t恤衫,再被陽台上的海風一吹,一對活蹦亂跳的玉兔幾乎被林白給看了個七七八八,而且從那黑色的蕾絲邊緣,林白更是幾乎將那一抹嫣紅看個通透。

這不是引誘自己犯罪么?!林白心中輕聲感慨道。

「剛好我找你有事兒,還沒說話,你自己就過來了!」林白緩緩轉過頭,輕聲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