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漠狼扶額,說真的她已經沒有耐心去聽一個,嗯……雌性嘮叨了:「你能不能讓她暫時,安靜一下?」

「……對不起,我大概做不到。」西亞哭,他也想啊,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把媳婦帶到父親的面前然後安排好儀式舉辦的時日,儘快的早點把她綁在自己身邊以防她離開,這才是重點!而不是聽紅阿姨在這裡嘰里咕嚕說著一大堆他以後會講給她聽的廢話啊!!

不過,正當西亞欲哭無淚,漠狼想轉身離去的時候一聲低沉的吼聲響徹的天地,地面都跟著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臭小子!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你特么的是想氣死我是嗎!!」

那熟悉的聲音,那熟悉的吼聲,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西亞的父親,無翼龍一族的族長大人,伊亞。

正在嘮叨個不停地紅阿姨在聽到這聲音后不得不住了嘴,帶領著眾雌性後退一步低下了高傲的頭顱,恭迎著那位大人的到來。

本來呢,因為伊亞是族長,所以沒有什麼大事是不會從他的洞穴出來的,不然當時他的小兒子外出了他怎麼不可能跑出來追!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可。或者說,是現在有些不同了。因為,他的兒子,西亞竟然帶回來了一個雌性,還是想與其度過一輩子的雌性,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這不,剛聽大兒子的話聽了一半就忍不住跑出來了。

大踏步的走到西亞的身前,俯瞰著這個從小到大都不懂事的兒子,身體依舊嬌弱,鱗片倒是光滑了不少,看起來應該沒有餓著。身上也沒有傷口,更沒有髒兮兮的,嗯,不錯。

「西亞,告訴我,你帶回來的那個雌性在哪裡。」黑色的大眼睛眯起,危險的盯著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兒子問到。

廚神下凡 ,震驚極了,因為自他有意識起,就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個洞穴,可是今天竟然離開了,而且還走了那麼遠的路!

「父親,你不是不能!」

「好了,我在問你話,至於我為什麼出來,你就當做是父親聽到兒子有了喜歡的人太激動罷。」伊亞冷著臉,淡淡的將西亞的話塞進肚子里,四下的尋找著那個看起來像是自家兒子的媳婦的嬌小女性。

找了半天,除了黃土,一大波的雌性龍,以及自己的兒子以外什麼外獸都沒有看到。

「話說,兒子,獸呢?」伊亞有些不爽的皺起了眉頭,說好的媳婦怎麼不見了,難道是隆亞那個臭小子在騙我?

「……父親,在你的下面。」

嗯?我的下面?

伊亞有些奇怪, 寵妃承歡 ,但是兒子既然這樣說了,那就看看吧。


這麼想著,低下了高貴的頭顱往自己的身下撇去,結果還真的發現了自己的身下有一隻獸!

不過話說這也太小了吧,怎麼看都不像是無翼龍一族的人吧,即使是人形也小的有些過分了,而且……看起來好像還沒有成年?

眉頭皺的更緊,抬頭看著西亞問到:「你確定,就是她?」

西亞點頭:「嗯,就是她。」

伊亞嘆了口氣,點點頭語氣中透著無奈:「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走吧先把這位雌性帶回去找個地方安置下來,然後在商量儀式的事情。」

「好的父親!」西亞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特別害怕父親會因為他帶回來的不是一個無翼龍族人就大發雷霆然後把漠漠趕出去。但是,父親都這麼說了應該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對著漠狼眨巴了兩下眼睛,將漠狼順帶著央陽丟到自己背上,沖著眾雌性揮揮爪就往自己的住處歡快的奔去。

……

等到達了住處后,先將兩人放下,然後化為人形沖著漠狼嘿嘿傻笑了兩聲就率先走了進去。

洞口大概是兩頭西亞的父親那麼大,進去后卻不知寬敞了多少,本以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洞穴的漠狼也有些訝異。

洞穴里燈火通明,不是蠟燭,也不是現代的檯燈,而是一種石頭,通體紅色卻散發著微微的橙光。

剛進入洞穴后所看到的一大片地方有點像是客廳,因為除去著一大片空地外還有三個里洞不知連接著哪裡,大概是主卧?

西亞帶著漠狼徑直走向他父親的房間,雖然很想讓她看看自己住的地方,但還是需要再見過父親了才可以。

進去后,漠狼發現裡面基本上設備齊全,雖然看起來有些寒摻,不過或許對於這裡來說已經是最高級別的東西了,而剛才見到的,被西亞稱之為父親的獸此刻就正坐在一個大大的軟鋪上,瞪大著眼睛盯著自己。

體尊 ,才幽幽的張口:「來了?隨便找個地方坐吧。」

西亞倒是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土地上,盤著腿笑嘻嘻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然後接收到伊亞的白眼一枚。

等待著漠狼坐下后,伊亞努力的露出和藹的表情語氣溫柔的詢問到:「是這樣的,具體的情況我都聽隆亞告訴我了。你,是從外面來的吧?」

漠狼愣了,他怎麼會知道她是從外面來的?! 似乎看出了漠狼的疑惑,伊亞呵呵的笑了一聲繼續說到:「不要疑惑,因為在我們這裡是不會有你這麼瘦小的獸族,而且所有的獸族人就沒有我不認識的。當然,地界精靈除外,你也不可能是地界精靈,因為他們不能見光。我不會傷害你,畢竟你是西亞的朋友不是嗎?我只是很奇怪,外界的人為什麼會到這裡來,要知道這裡可是被稱作是血色天堂啊,外人進來除了死亡就是等待死亡。」

漠狼點了點頭,如果這裡的獸都是像西亞這種的話的確的她怎麼看都不像是這個地方的人,但是至於為什麼會到這裡:「我也不知道,是突然就跑到這裡的,在我一覺醒來就跟我的弟弟央陽我們就身處在了這個地方,而且怎麼也找不到出路。如果你可以告訴我出去的方法的話,我想我就不會在這裡打擾各位了。」

原本還喜滋滋的西亞聽到這話整張臉都垮了,原地蹦起來低頭看著漠狼滿臉的難以置信:「什麼?你想離開這裡嗎?!為什麼,這裡不好嗎?」

「……你那麼激動幹什麼,我想從這裡出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畢竟我不屬於這裡。」漠狼無語,她只是說想離開這裡而已,為什麼那麼震驚。

伊亞看到自己兒子那蠢得要死的模樣扭頭吐了一口唾沫然後回頭咳咳的兩聲丟給西亞一個你要冷靜有我在媳婦不會跑的眼神后,繼續溫柔面對漠狼:「嗯,事實上我並不知道怎麼出去,畢竟如果能出去的話我們早就出去了,你也知道,這裡的水資源還有食物非常的稀缺,而且在捕獵的過程中很容易受傷,但是我們能出去的話就不需要如此,可惜的是我們並不知道如何走出這裡,而這裡幾千年來也沒有外界的人走進來過——你,你們,是唯二者。」

「那樣的話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既然我們到了這裡那麼一定有可以出去的道路對嗎?」漠狼不肯死心,即使有一點點的希望她也想抓住,而不是一輩子都待在這裡過著野人的生活,就跟從前一樣,說不定哪天就會為了狩獵而失去生命。

伊亞嘆了口氣,若是知道出去的路他們還怎麼可能待在這裡嘛!雖然就是這種道理,她的出現也讓他們看到了希望,可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幾千年了都沒找到的出口怎麼可能讓你一個剛來沒多久的人發現?

「嗯,差不多吧,如果你能找到的話歡迎去尋找,畢竟這對我們也是有利的。在此之前呢,歡迎你在這裡住下,有什麼不懂不會不了解的都可以問西亞,可以了嗎?」

漠狼滿意了,起身對著伊亞鞠了一躬道謝:「非常感謝您,族長大人。」

「嗯,好了好了,西亞你帶她們先下去吧,給她們單獨打個洞出來,至於洞的具體位置你看著辦罷。」伊亞揮揮爪子,哈了口氣,疲憊的揉了揉眉心,此刻他的心神已經變得不寧靜了。

幾千年了,他們無翼龍一族生活在這個地方几千年了,他身為無翼龍第三百八十一代族長,繼承著前代族長的傳統,那就是尋找著出路,可是不困他們怎麼尋找,派出去多少龍,都無果,除了一望無邊的塵土就是那猶如血色般的天空,怎麼也看不到盡頭。

本以為他這一代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希望了,但是沒想到的是竟然會有外界的人進來,雖說不知道到底是怎麼進來的,不過既然能夠進來那就說明一定有出去的道路,至於到底怎麼出去這還是需要尋找一番才能知曉。

伊亞抬起頭,看著那厚厚的黃土層,這裡困了他們那麼多年了,何事才能看到祖先的言語中所描述的湛藍天空呢?……但願,不遠了吧……

因為父親說了漠狼的住處由自己安排,索性西亞就直接將漠狼兩人帶到了自己洞穴——的旁邊,當場上演了一場龍開洞!徒手拆了一個洞穴出來……

站在外面等待的漠狼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當你眼睜睜的看著一個龐然大物霸氣凜然德生物,呲著牙,伸出爪子,拍向牆面然後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開出了一個供她們住宿的山洞時,你就會發現這個世界果真是萌萌噠……萌的她不要不要的。

等著西亞挖好洞,拖著滿是灰塵得身體走到漠狼的身邊,羞澀的低下頭划拉著腳尖等待著她地誇讚。

「……謝謝,我很喜歡。」

「吼!!!!」哦哦哦!我太開心了,哦哦哦!媳婦說喜歡了!哦哦哦!果然我還是最喜歡媳婦了!

西亞瞬間興奮的旋轉跳躍,帶著地動山搖,以及其父親的怒吼再次安靜了下來,說到:「那個,那你就住在這裡吧,有什麼不懂得不會的都可以找我,我隨時都在,記得哦有什麼事情一定要找我哦!」

「好,我知道了,謝謝。」漠狼無語,但還是禮貌的點點頭道了聲謝。

央陽在一旁看著兩人,不爽的嘟起了嘴,嘟囔道:「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大哥哥,才不需要你呢!在這裡裝什麼好人,黑煤球!」


站在央陽身邊的漠狼第一時間就聽到了他的嘟囔,但是因為聲音太小了而沒聽清到底說了什麼,以為是有什麼事情,就皺了皺眉頭問到:「怎麼了,央陽?」

央陽被嚇了一跳,愣了一下然後瘋狂的搖頭,雙手纏住漠狼的胳膊,抬起頭沖著漠狼露出標誌性燦爛笑容:「我沒事大哥哥,就是有些餓了。」所以黑煤球你快點去給我們準備食物吧,別再纏著大哥哥了!

聽央陽這麼一說,漠狼也感覺到了飢餓,畢竟除了那一頓肉之後她們就沒有在吃過別的食物了。

抬起頭,看著西亞,有些為難。

西亞也是看出了漠狼的為難,但是為了追妻可以臉面都不顧的他可不在乎這些小問題,既然媳婦說她餓了,那就去找吃的給媳婦填肚子,吃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一律無視!

央陽:拜託,是我說的餓了好嗎!你那什麼眼神!討厭!

「那,那個我去給你找些吃的。一會我在讓人送些生活用品過來,你洗個澡換個衣服歇歇,等吃的來了我叫你?」西亞有些小心翼翼的,因為他對追雌性這點真的沒什麼擅長,也不曉得怎麼追,不過一般的話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謝謝,麻煩了。」漠狼依舊是客客氣氣的道謝,畢竟西亞跟自己也沒有多大的關係,人家願意幫她這麼多忙已經是大恩,想了想又說到:「以後我會還你的。」

「不不,不用!我不麻煩的!剛好我也要去狩獵,可能會吃不完,我也就是分給你一些罷了。」西亞臉色有些發白,因為他從沒有想過讓媳婦還給自己什麼,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的東西就是媳婦的東西,媳婦的東西就是媳婦的東西,這麼生分的意思是看不上自己嗎?怎麼可能,他明明那麼受歡迎,那麼帥!

看到西亞的臉色有些不好,漠狼也意識到自己的說話語氣有些太過客氣,愣了愣忍不住笑出了聲:「噗,抱歉,我習慣了不欠別人人情,愛並沒有討厭你或者嫌棄你的意思。」

這次倒換西亞有些不好意思了,傻笑了兩聲說到:「嗯,沒事的,你不用跟我那麼客氣,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就好。」

「好,我知道了。」漠狼點頭道。

「嗯,既然那樣的話我,我去捕獵,你去收拾一下吧……」話說剛落,西亞就四爪生風飛奔出去了,刺溜一下就不見了人影。

看著離去的西亞,漠狼鬆開了眉頭嘴角忍不住的勾起:這個傢伙看起來也是挺好的不是嗎,最起碼……比他好。

……

走進西亞給自己打好的洞穴,裡面大的不像話,看起來不像是她的,反而更像是西亞的住處。裡面空空蕩蕩得還什麼都沒有,牆壁很光滑不知道他是怎麼挖出來的效果,不過說實話感覺還是不錯的,沒有想象中的塵土飛揚。

帶著央陽走到山洞的小角落,抬起頭打量著這個大大的洞穴,思考著要怎麼去收拾才能讓它看起來不要那麼的空缺。

嗯,都可以做一個小庭院了……

在漠狼思考的功夫,地面又開始顫動了起來,一隻灰色的怪獸走了進來,然後咚的一聲扔下了東西,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又走了出去。

看著那頂自己十個大的,被團成一團完全看不出來都有些什麼的雜物團,漠狼抽了抽嘴角。

還有,如果剛才沒有看錯的話,那個獸是在找她的吧,可能是因為她的體積對於他們來說太小了,東西又擋住了他的視線,所以沒有看到有些疑惑吧。

……雖說很感謝他們能送些日常用品,可是這些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她這個體積可以用的了的啊!

漠狼無奈的嘆了口氣,安頓好央陽走上去翻找著可以用到的物品,等待著西亞的回來。 因為東西太大的緣故,漠狼只能從小的開始觀察起來。特別值得慶幸的是因為這裡的獸都擁有人形,而人形的體積並沒有他們的獸身那麼龐大,所以衣服之類的東西倒是可以用的,只是款式略微奇怪了些,露的有點多,但這都不是問題。

等收拾完了衣服,再看看這一大團東西,好像……都用不了。

伸出手揉了揉眉心,漠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口濁氣。

央陽見到漠狼不在忙了,咕嚕咕嚕的就爬過來然後蹲在她的身邊,露出燦爛的大白牙看著漠狼,臉上是滿滿的依賴之情。

漠狼見到央陽坐過來后也沒說什麼,只是靜默的看了他一眼就閉上了眼睛思考著問題。

她們來這裡已經三天了,而在未來她們還會在這裡一直的生活下去,至於到底需要生活多久這是沒法知道的,有可能一年,有可能五年,有可能十年,也有可能是一輩子……

其實,這裡挺好的不是嗎?那麼,為什麼她要出去呢,為什麼她會來到這裡呢?是那個狼牙嗎,它又為什麼要將她帶到這裡來……


思維漸漸地飄遠,漠狼將手伸進懷中那潔白光滑的狼牙就映入了眼底。

無論看了多少次,在直視著這個狼牙的時候都會感覺到心底有一種莫名的情感正緩緩的涌動著,彷彿隨時都會迸發出來似得,讓人心慌卻又期待。

漠狼像是痴迷了,雙眼變得無神,手中的狼牙光芒越來越盛,央陽在旁邊恐慌,因為那奇怪的白光將大哥哥包圍了,好像隨時都會離開他!

不,不可以!他只有大哥哥了不是嗎,如果連大哥哥都離開他了,他還擁有什麼!

「大哥哥!你怎麼了!!」

焦急的聲音喚醒了漠狼的神智,狼牙的光芒也弱了下去。

漠狼愣了一下,震驚的看了一眼狼牙然後將其塞進自己的懷裡,摸了摸額頭,不知何時已經布滿了汗珠。

見到漠狼恢復了原樣,央陽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上前拽了拽漠狼的袖子問到:「大哥哥?你,沒事吧?」

「沒事。」漠狼搖了搖頭,還沒有從剛才的感覺緩過神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有那麼一瞬間她似乎看到了狼牙里的世界,那是一片雪白的,遍地都是尖銳鋒利的巨大狼牙的地方,在哪個地方的中心……似乎,有什麼東西存在。

氣氛變得有些沉默了,央陽看著漠狼蒼白的臉色沒敢在說話,只是靜靜地蹲在一旁,皺著臉嘟著嘴看著她,隨時準備扶住大哥哥以防暈倒在地上。

然而,漠狼還沒有弱到那種地步,她只是吐出一口氣然後從地上爬了起來,繞過大包裹向著外面走去。

央陽看到后,果斷跟上。

洞口的龍並沒有阻攔漠狼,反而是很友好的點點頭低吼了一聲打招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