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不要著急,這只是剛剛開始!」

圖格爾再次揚聲說道,不過他此刻的話,已經沒有多少人留心去聽了,一個個全都被正在抖動尾巴的這具魔甲吸引了注意力。


「這具魔甲的主要性能是迅捷,以魔力為紐帶,以意念為雙手,可以靈活地操控它做各種高難度的動作。」

圖格爾說完意念一動,只見地面上的這具狸貓魔甲,頓時四肢彎曲,驟然發力之下彈體而起,在空中翻了三圈,然後身輕如燕地落到,竟然沒有發出太大的響聲。

一具沒有生命的金屬,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栩栩如生,可是讓圍觀的這些人大開眼界,一些人甚至還鼓掌叫好起來。

「下面我為大家展示一下它的實戰能力!」

圖格爾從納戒中取出了數樣水果,沒有任何猶豫地高高拋去。

「嗖!」

隨著一道白影閃過,剛剛落到地面上的狸貓魔甲,再一次躍起,只是這一次不再做翻轉運動,而是揮爪如風,向著那些拋到半空的水果攻去。

「唰唰唰~」

「唰唰唰~」

一些眼力不是很高的圍觀者,甚至看的眼花繚亂。

狸貓魔甲再次落地,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

靜,現場一片寂靜。

很多人都嗔目結舌地看著魔甲尾巴那薄薄的水果片,不敢相信所見到的這一幕。

看到這樣的效果,圖格爾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有些故意賣弄地道:「剛剛只是小小地表演了一下,讓大家見笑了。現在大家有什麼疑問么,在下可以詳細解答。」

很多人都還處於驚嘆之中,如果有疑問,也只是諸如「怎麼辦到的、怎麼會這麼厲害」等等沒有任何含金量的問題。

一切都在圖格爾的控制之中,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些沒有見識的煉器師,提不出什麼關鍵的問題,所以他此刻笑得格外開心。

這首場的表演秀,在他看來很成功,用不了多久,他的魔甲之名,將會被天火帝國的大街小巷熟知。

而他也將從中獲得豐厚的利益。

就在他滿心期待的時候,一個少年的疑問,卻是讓他為之一愣:「你的魔甲表演的很好,切水果這種遊戲,我三四歲的時候就可以玩得更好。我現在很好奇一個問題,為什麼你的這個魔甲是殘缺的?」

少年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都很好奇,這是哪裡跑出來的小孩,怎麼到這裡亂講話?

陸少霸愛荒唐妻 :「小兄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對我的這個魔甲有什麼不滿?」

「不滿談不上,只是不解而已。」東方修哲停頓了一下后,接著問道,「我很想知道,你的這個魔甲雖然外表看起來完整,可是它展示的動作卻是極其不協調,儘管你用華麗的表演極力掩飾,可稍微懂行的人還是能夠一眼識破。 奪吻99次:校草大人,太腹黑! ,還是另有含義?」

嚴肅的語氣,犀利的問話,再一次讓圖格爾愣住了。(未完待續。。)

… 王翠郁在家跟女兒日夜守了兩天,感受變了,敏感的覺得女兒開始不聽話了,這不是什麼好兆頭,關了電視,喊女兒過來談心:「寶萱,你要是沒有哪兒不舒服,就過來這邊喝水,我有話問你。」

趙寶萱無話可說,只能硬著頭皮過去:「說什麼?」

王翠郁道:「你看看你,都這麼大了,該懂事了!人家都說女兒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一起逛街買衣服還穿姐妹裝呢,我現在跟你說個話都還費勁。」

趙寶萱無語:「……」怪我咯!

王翠郁又道:「哎,好了好了,不是我不想陪你逛街,店裡那麼忙,一年到頭都沒得歇著,這次要不是你生病,我還沒在家裡連續呆過兩天呢。」

這是實情。

可是趙寶萱才不買賬呢,從小到大,只要王翠郁在家,就必定掌控家裡的一切。對她來說,爸媽在家還不如就自己獨自在家呢!

像姐妹一樣無話不談的母女關係,她還是保持沉默吧。

王翠郁道:「寶萱,你跟我說說,你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這樣我心裡有個譜,給你介紹對象就不會白費功夫,省得跟人家見了面就沒下文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介紹人打招呼。誒,你倒是說話呀!你要是不說話,那這個周末就別跟我別彆扭扭的整事兒!好好打扮,好好說話!」

說著說著,王翠郁的調子就高了。

趙寶萱本能的答應:「哦!」

不反抗但也絕不苟同。

王翠郁見趙寶萱的態度尚可,又放軟的語氣:「這回呢,我沒明著說是相親,但是人家會帶那個男孩子過來店裡,到時候你過去店裡幫忙,順便看一眼,你要是願意呢,就過去打個招呼,要是不願意呢,就不露面。這樣大家都不傷和氣。」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趙寶萱點頭:「好。」

話說到這裡應該就說完了,她等著王翠郁給她放行回屋去睡覺。

誰知,王翠郁又說:「這次要見的那個男的,是留學出去的,畢業之後就在矽谷上班,拿了綠卡,年收入據說是上百萬了,在那邊有房子有車子。如果你願意找他呢,結婚以後呢他可以幫你在那邊申請學校,孩子一生下來就是外籍,比綠卡還好……」

說著說著,王翠郁的調子就高了。

趙寶萱本能的答應:「哦!」

不反抗但也絕不苟同。

王翠郁見趙寶萱的態度尚可,又放軟的語氣:「這回呢,我沒明著說是相親,但是人家會帶那個男孩子過來店裡,到時候你過去店裡幫忙,順便看一眼,你要是願意呢,就過去打個招呼,要是不願意呢,就不露面。這樣大家都不傷和氣。」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趙寶萱點頭:「好。」

話說到這裡應該就說完了,她等著王翠郁給她放行回屋去睡覺。

誰知,王翠郁又說:「這次要見的那個男的,是留學出去的,畢業之後就在矽谷上班,拿了綠卡,年收入據說是上百萬了,在那邊有房子有車子。」 趙寶萱當然不能說親爹親媽相差十幾歲不合適啊,相反,趙青山王翠郁的恩愛程度在親戚朋友里還被當成了榜樣。

「又不是每個人都跟我爸一樣」,她故意舉反例:「叔公家的毅表叔,結了三次婚,他每個老婆都比他十來歲歲,每次都是打得鼻青臉腫離的。」


王翠鬱氣的不行:「哪壺不開你跟我提哪壺!趙家上下左右就出了這一個!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說了,你就說禮拜六你去不去吧!」

趙寶萱小聲道:「去了也是白去啊。」

照你們事先約好的,看對眼了才坐下來說說話,看不對眼就假裝沒見著。

現在已經知道差了十幾歲了,何苦非得折騰這一趟呢?

王翠郁把手裡的遙控器重重的放在茶几上:「白去也得去!」

趙寶萱腹誹:既然不得不去,何必問我有什麼想法!假民主!假大方!假和藹!

母女兩個不歡而散。

趙寶萱撅著嘴回到自己房間,打定主意非去上班不可——獨自面對親媽,且處處落下風的感覺太窩囊了。

她拿起手機,發現上面有三條新簡訊。

有兩條是張無為發過來的,先是問候[你感冒好些了嗎?],緊接著又發了一條工作消息[明天上午九點鐘去工地,你能吃得消嗎?]

趙寶萱欣喜得立即就精神了:[感冒已經好了,隨時待命!]

這就是所謂的情場失意事業得意嗎?

工地那裡她當然要去,最好接連幾天加班,沒時間休息才好呢。

再看另一條信息,是許諾顏發過來的:[小寶寶,我周末回家,周六上午十點在翡冷翠接見你!]

趙寶萱無聲的笑,這是皇上微服私訪啊,還接見!手指輕點,回了個信息:[非胖五斤不見!]

她幾乎能想象出仙女顏在電話那頭看到信息會怎麼回她,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姨媽笑,剛剛跟媽媽爭執的那點不愉快立即給扔到了九霄雲外。

果然,許諾顏回了個大問號:[?你媽又給你安排相親對象啦?]

趙寶萱:[睿智啊,小姐姐!!]

許諾顏:[不,我是有良心的小妹妹,在你受折磨的時候恰到好處的出現,供你傾瀉暴風雨般的苦水!]

趙寶萱笑:[你幾時到?我組團去歡迎你!]

許諾顏:[這年頭人紅是非多,我怕有狗仔隊給我弄緋聞,所以我只能悄悄回來,就不驚動各級領導前來夾道歡迎了,買鮮花和熒光棒的錢折現給我就好。]

剛才在客廳有多鬧心,這會兒趙寶萱就笑得有多開:[我去預支工資!]

許諾顏:[我們說的是不是一回事?你不是剛上班沒幾天嗎?你欠人家的乾洗費扣完了嗎?]

趙寶萱汗:[人艱不拆!]

上班的氛圍太好,她還沒來得及跟她老大說賠償的事呢!

許諾顏:[老子是拆牆專業戶,回來就給你畫個圈!]

[老娘是釘子戶!]趙寶萱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吃定你了!]

打完最後一個字從草稿箱里複製出來剛想發送,正好張無為的信息進來,她沒仔細看就粘帖發送。 此時的圖格爾,心中有如翻江倒海一般,久久無法平靜。

「這個少年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知道我這個魔甲的缺陷,他到底是什麼人?」

仔細地將少年打量了一番,圖格爾的視線在少年那枚黃階一品的徽章上停留了好一會兒。

怎麼才只是黃階一品的煉器師,難道說是自己太過多慮了?

可是,看他的樣子,為什麼胸有成竹的樣子,而且那雙犀利的眼神,也不像是一個普通少年該有的。

「小兄弟,你這個玩笑開的可是一點都不好笑,我的這個魔甲怎麼可能會有殘缺,剛剛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我這個魔甲的很多性能,限於場地的關係,無法全部展現出來。小兄弟你不買可以,但這樣詆毀就不好了。」


圖格爾一邊說著,一邊留意著其他人的表情變化,好在其他人都不相信少年所說,不然的話,他可就要白忙活了。

東方修哲冷眼注視著圖格爾,從對方眼中那一閃而逝的慌張,他已經猜出,這人是故意以次充好。

圖格爾的話,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大家原本正看得起勁,被這個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小孩給插了一嘴,結果破壞了氣氛。

「一個黃階一品,接觸煉器才多久,不懂還要裝懂,真是受不了。」

「還缺陷呢,你要是真能一眼看出來,還在這裡幹什麼。」

「真有意思,現在的少年,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什麼辦法都使得出來。」

「想看的話,就別胡說八道,我看這點陣圖格爾老闆是個實在人,不像欺瞞大眾的人,況且在場這麼多出眾的煉器師。他難道還可以隱瞞大家的眼睛不成?」

一聲接一聲的議論,直指東方修哲,可笑這幫目光短淺的傢伙,被人家利用了還不知道呢。

原本,東方修哲是打算點出那具魔甲的缺陷,可是聽到這些諷刺語。他突然改變主意了。

「既然你們那麼想上當受騙,就隨你們好了。」東方修哲選擇了沉默,只是嘴角的笑意格外突出。

圖格爾原本還在擔心這個少年會再說出點什麼來,現在見少年沉默了,他也不想再糾纏。

既然這第一具魔甲已經被人看出了缺陷。再展示下去很有可能會被更多的人看出來,為了安全起見,自己還是換下一具魔甲接著介紹好了。

反正這幫傢伙都是外行人,自己想怎麼說都可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好了,大家也不要再為難這位小兄弟,由我再給大家展示一下另外一具魔甲的能力。」

圖格爾說著,走向了那個猿猴外形的魔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