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問勇儀,她在地下世界居住了那麼多年,應該對這些很清楚的吧。」

「嗯,舊地獄還沒被廢棄之前,我還聽說這些金子都還是地獄資金的來源。」

星熊勇儀點點頭,肯定了茨木華扇的話。

「只不過,華扇你是從哪裡聽說到這些的?」

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也只是從一些年紀很大了的地下妖怪口中得知的,可是茨木華扇來到地上都沒多久,為何卻會了解得那麼清楚?

「嗯,是我去中有之道的時候,一位在三途川擺渡的死神告訴我的。」

為這個她還付出了三串糰子的代價,連那塊她在這個地方發現的,本來想帶回去研究一下的金子都被那位叫小野冢小町的死神拿走了。

「這個地方對普通人而言太過於危險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呆在這裡太久。咦,在下放在這裡的牌子呢?」

游目四顧,茨木華扇卻發現她『插』在這裡留作jǐng告的木牌不見了。

「什麼牌子?」

「就是那塊,寫有『只有嫌命長的人才可以靠近此處』的牌子啊!」

「這個……」

魔理沙和靈夢相視一眼,都不禁有些尷尬。

「真是不好意思。」

看到她們莫名其妙向自己道歉,茨木華扇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你們啊……」

她忍不住搖頭苦笑了,不用說,自己那塊jǐng示牌肯定是被這兩個傢伙扔掉了。

「放心好啦,我經常有鍛煉,不會有問題的。」

魔理沙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實她開始是想說「我們」的,只是考慮到另外一個傢伙基本都沒有修鍊過,就不好意思捏造事實了。

「在下擔心的是其他人。」

茨木華扇搖頭嘆了口氣。

「好了啦,扇子你擔心的太多了。靈夢,拜託你等下把牌子找回來,重新『插』回這裡好嗎?」

伊吹萃香無奈的聳了聳肩,換成是她,才不會關心這裡是安全還是危險的呢!

「知道了。」

靈夢也沒有推脫,如果這個地方真如茨木華扇所說的那麼危險,那就確實需要立一塊jǐng示牌了。

「我們走吧。東方,今晚我們會在大天狗那裡舉辦一個宴會,你和靈夢幾個記得早一點來哦!」

「哦,盡量吧!」

「什麼盡量,要是你敢遲到了,我們就讓你被人抬著回去。」

對於男人這種敷衍式的回答,伊吹萃香感到大為不滿,她就不相信,聯合三位鬼族天王的力量,還沒有辦法灌趴下這個傢伙。

「走了,扇子。」

「告辭了,東方公子。」

「再見。」

四人一一和東方遙她們道別,離開了這個地方。

「萃香,你真的覺得放任她們在那裡不管沒有關係嗎?」

走出很遠了,茨木華扇還是不時的回頭張望,神『sè』十分擔憂。

「安心安心,東方這個人雖然不怎麼可靠,但做事還是很有分寸的。」

伊吹萃香擺擺手,一臉的不在意。

「況且靈夢也跟他在一起呢!她可不是那種見到金錢就會『迷』失自我的白痴。」

「但願如此。」

對她的話茨木華扇持有很大的保留意見,那位巫女,很明顯就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傢伙啊!

「好了啦,我們鬼族什麼時候變成那麼會為人著想的善良種族了?」

發現自己說了那麼多,茨木華扇還滿是忐忑不安的樣子,伊吹萃香忍不住笑了。

「去去去,看你說的我們就像是很邪惡一般。」

「有什麼差別嘛,反正鬼族跟人類向來就很不對頭。」

「是嗎?」

茨木華扇斜眼看著她,輕皺了下鼻子。

「那我怎麼聽說,你好像一直都跟剛才那位巫女住在一起的啊?」

「嘿嘿嘿……」

被對方這麼一說,伊吹萃香立刻不自然的笑了起來。

「那麼久沒見,你的口才好像進步了不少啊!」

「彼此彼此。」

茨木華扇也臉帶微笑望著她。

「看看我們誰先到山上。」


「正合我意。」

兩人同時臉『sè』一變,沒有任何預兆的就快速朝著妖怪之山飛去了。

「這兩個傢伙……」

星熊勇儀和靈鳩伊凜都不禁笑了起來,即使過了數百年的時間,她們兩個在互不服輸這方面還是半點都沒改變過啊!

良久,靈鳩伊凜才慢慢收起了笑容來。

「關於矜羯羅大人的那封信,您打算怎麼做?」

她看著星熊勇儀,眉頭微皺。

「不清楚。」

星熊勇儀臉上的笑意也頓時消失了。

「現在還要我們離開這裡,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嘆了口氣。

「不說我和萃香的意見,就是族人們都不會同意的。」

對於幻想鄉中的鬼族而言,地下世界已經是他們的根基了,沒有人會願意在這種時候選擇離開那裡,搬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去。

即使茨木華扇說過,御伽之國很適合鬼族居住也不行。

「可是,那樣子的話你們不是還要繼續維持這種四分五裂的狀態了嗎?」

靈鳩伊凜也覺得很是頭疼,就她的想法,鬼族當然是留在幻想鄉更好,可是從前離開了這裡的那一部分,似乎也沒有回來的意向啊!

星熊勇儀『揉』了『揉』眉心,望向天邊,眼睛的焦點卻延伸到更加遙遠的所在。

「我看,也是時候去見見矜羯羅那個傢伙了……」

··············································

「回去了。」

伊吹萃香她們一離開,靈夢也立刻呆不下去了。

「這就走了嗎?那這些金子怎麼辦?」

「你自己在這裡慢慢挖吧!」

她沖我做了個鬼臉,真的走人了。

「哦,東方,現在我身上的衣服也都全濕了,那我先回去換件衣服再回來啊!」

魔理沙看見靈夢走了,眼珠一轉,舉手大聲道。

「等下你不用來了。」

「真的可以嗎?」

聽對方這樣說,魔理沙頓時是一臉的驚喜。

「你不就是這樣想的嗎?」

「嘿嘿。」

少女立刻訕訕地笑了起來。

儘管少了靈夢和魔理沙,不過並沒有產生什麼影響,她們兩個在這裡本來就屬於幫忙跟添『亂』效果對消的存在。

要不是主動要求,我才不想讓她們來呢!

從地下噴出的熱泉已經停止了,但是那些同時鑽出來的大量怨靈卻花了不少的時間才終於抓完了。天狗們都被泉水淋得全身濕透,河童卻光鮮如舊,她們身上衣服的防水『xìng』能還是挺不錯的。

不過這一次收穫還真夠大的。

看著數量不知有多少的「拘魂瓶」和那大半罐金子,我不禁一樂。

「師父大人……」

米斯蒂婭和莉格『露』忽然來了,每人的手上還提著兩個大型的竹簍。

「你們怎麼來了的?」

我迎了上去,問道。

「光姐姐讓我們送午餐來了。」

女孩們拿著竹簍的手都有點累了,可是見到地面那麼臟,又沒有放下來。

「哦。」

我望望天,看不到太陽,沒想都到中午了啊!

「好了,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吧!」

我拍拍手,叫住了那幫正在遍地搜尋金子的年輕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