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建渚一聽,頓時雙眼發亮,連忙側耳湊至對方臉龐,連忙催促:“快說!你知道他什麼?!”

“他、他在軍中……”

袁蓉喘着粗氣,雙眼無神,面色愈發慘白。

看着對方急迫湊近的臉龐,她眉眼低垂,繼續努力張嘴:“他在軍中……唔!!”

“啊!!!”

話沒說完,袁蓉突然雙目泛紅,猛然張嘴,竟是狠狠咬住對方耳朵,死不鬆口!

而龍建渚頓時疼得張嘴大吼,卻不敢硬扯,只能伸手用力反掐對方脖子,互相拼命傷害!

“三弟!!!”

見狀,龍建渚大驚失色,連忙衝上前去!

“濺人!快鬆嘴!!”

她雙目發狠,伸手用力掰着袁蓉腦袋,手指死死掐進對方肉裏,試圖讓對方鬆口!

砰!!!

隨即一聲悶響,三人終是紛紛摔倒在地。

只見龍建丹驚魂未定,跌坐地上不斷喘氣,其手指上還殘留着袁蓉臉上的新鮮血跡。

而龍建渚則是緊緊捂着自己右耳,劇烈的疼痛讓他仍在微微顫抖!

其受傷耳內的猩紅血液,正順着他的指縫不斷流出,一會兒便染滿了其整個衣領。

“呵……呵呵呵……”

此時,袁蓉和綁緊她的凳子一同側躺在地上。

她大口喘氣,臉上鮮血淋漓,半垂着眼皮,瞥着頭上破舊的天花板,不斷咧嘴瘋笑:“呵呵呵……”

“小風既然要報仇……那我就陪他……”

“不過沒想到他能殺掉龍建峯……呵呵呵,殺得好,殺得好啊……”

袁蓉聲音嘶啞,似笑非笑。

其滿是血絲的雙目中,不知何時,已然流下兩行濁淚,和血液混雜,蔓延在整張臉龐之上……

而龍建渚聞言,雙眼圓瞪,氣得渾身發抖!

隨即,他撿起一旁的鐵管,緩緩爬起,瞪着地上的袁蓉,猙獰怒道:“笑?”

“老子要你笑!!!”

突然,他雙目外凸,面色大怒,高高舉起鐵棍,大吼一聲,竟是朝對方腰腹狠狠插去! “唔!!!”

袁蓉猛然瞪大雙眼,渾身一顫,大大張嘴,喉嚨裏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只見一根鐵管徑直刺進她的腹部,血肉模糊,衣衫盡溼!

而龍建渚看着地上微微抽搐的袁蓉,雙目陰沉,輕輕喘氣。

隨即,他感受到右耳傳來的劇痛,不禁緊緊蹙眉,咬牙忍痛,怒罵道:“你們盛家之人都他麼是些講不聽的賤骨頭!”

“呼……呼……”

袁蓉不斷喘着粗氣,此時已聽不清對方的辱罵聲,只感覺雙眼模糊,精神恍惚,腹部的劇痛牽扯着她全身每一根神經。

這時,她微微擡起眼皮,好似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禁面色微動,努力張嘴道:“卓、卓……是你嗎……”

望着那個飄忽的身影,她已分不清現實與虛幻,勉強咧嘴笑道:“卓……小風幫你……殺了龍建峯……”

“呵……他長大了,幫你報仇……你不要怪他……”


“他是個好孩子……有他照顧小夏……我、我可以來陪你了……”

……

……

聽到地上袁蓉嘴裏發出莫名的嘟囔聲,龍建丹微微蹙眉。

異界重生之亡靈女王 ,略有擔心,剛準備開口,便聽到隔壁一個不滿之聲。

“你們在做什麼?!”

這時龍興巖走了過來,看到血泊中的袁蓉,面色一變,立馬斥道:“她還不能死,你們幹了什麼?!”

見對方一進來就沉聲質問,正在獨自處理自己傷口的龍建渚,不禁臉色一黑,轉頭陰沉道:“興巖你這話什麼意思?”

“難不成她傷我,我還不能反擊了?!”

“我們還需要從她嘴裏套出消息!”

龍興巖雙眉緊蹙,不悅道:“你們要是做不到,可以讓我來。但把她傷成這樣,我還怎麼問?!”

“呵,你來?”

聞言,龍建渚愈發慍怒,冷笑道:“龍興巖,你是覺得我們做不成事嗎?!”

“別忘了我們還是你的長輩!”

“你……”

龍興巖剛要反駁,龍建丹連忙伸手擋在兩人中間,好言勸道:“算了算了,都是誤會。”

“等會還要對付堯風,我們別窩裏鬥啊!”

說着,龍建丹不禁擠出一個笑容,走近龍興巖安慰道:“興巖,你小叔就是直性子,你別太在意了。”

“再說了,這袁蓉不沒死嘛,還是有機會問的。”

聞言,龍興巖瞥了眼血泊中的袁蓉,面色陰沉,冷哼一聲後,轉身離開。

而龍建渚見狀,雙眼冷漠,隨即背過身去,懶得再說。

見狀,龍建丹偷偷暗中觀察兩人神色,眼珠微轉,原本想安慰幾句的話,又重新嚥了回去,低頭站在一旁,不知在想些什麼。

……

……

此時,三人準備對付的堯風,正走進大型廢廠之中。

一進大門,便是一個廣場,兩旁草木枯黃,破舊建材隨意擺放在廣場之上。

堯風掃視, 重生八零之軍妻撩人

就連廣場綠地中的植被也已成片死亡,只剩下野草在黃土塊上,隨風微微擺動。

咔嚓。

一聲輕響,堯風突然步伐一止。

他冷眼低頭看去,只見腳下竟是一瓶碎裂的藥水。

看瓶子外觀模樣,並不像廠中原有的老舊之物。

“光明會……”

堯風雙眼微眯,看着地上瓶上的字體,輕聲喃喃。

當他正準備彎腰撿起時,突然旁邊石板發出一陣輕響,讓他動作立馬一頓。

隨即,他緩緩轉頭,剛將視線移至旁側時,猛然一聲巨響,瞬間震徹整個廣場!

砰啦!!

只見堯風身旁石板驟然炸裂,釋放出巨大能量!

堯風瞳孔微縮,迅速後退,雙拳緊握,將飛來石板盡數擊碎!

譁!!!

不待堯風反應,石板之後驟然伸出一隻人手,五指尖銳,直抓堯風面門!!

唰!

堯風雙目一瞪,低喝一聲,隨即猛然下蹲,險而又險地躲過對方攻擊!

而他也趁機看清了對方容貌,竟是一個帶着黑色面具的消瘦男子!

“嘿……”

攻擊落空,面具男子並未驚訝,而是在空中回過頭來,與堯風對視,眼中流露出一絲戲謔。

堯風見狀,內心一驚,剛想拉開距離,突然腳下再次傳出一聲巨響!

一股比剛纔還要強大的能量,瞬間從下方爆發而出!

堯風面色再變,風衣破裂,身體頓時被餘波衝上空中!

他來不及穩定身形,便瞳孔驟縮!

只見碎裂四射的石板後,與剛纔一樣,頓時衝出一隻手爪,直取堯風心臟!

唰!

與此同時,剛纔攻擊落空的男子,也已轉過身來,面露冷笑,驟然伸爪,朝堯風后心狠狠抓去!

一時間,被爆炸衝至空中的堯風,來不及反應,瞬間前後受襲!!

……

……

老區巷子內。

同樣陷入危機的盛夏,正神色驚慌,奮力逃跑。

她一邊時不時往後看,一邊順手將巷子內的垃圾桶和擺放材料紛紛推倒,以此阻擋後方追趕之人。

噠!

突然,她腳步一頓,面色微變,睜大雙眼看着前方!

只見巷子盡頭,竟是一面沒有出路的磚牆!

“呼……”

隨即,盛夏乾脆靠在牆壁,趁機休息,劇烈地奔跑讓其口乾舌燥,心臟砰砰直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