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超滿臉笑意,有些猥瑣,他自己正看着妹子看得正爽,那還有時間吃東西,所以就說道,“沒事,我有錢呢,你吃吧?”

那知道這一句話一出,那妹子直接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陳超,“有錢了不起啊?有錢就可以浪費可愛的白菜嗎?我告訴你我可不是不敢吃,我只是最近在減肥,所以想少吃點菜。”

“額…陳超想吐槽自己燒烤中的那些肉都去哪了,但是又不敢看她的眼睛只能報以苦笑…“好吧,其實,我挺喜歡吃白菜的,嘻嘻。”

“恩,沒錯嘛!就應該這樣子!”那妹子看見陳超將白菜吃進去,站了起來,拍拍他的背,說道,“可別說我虧待了你,你也有吃東西的對不?”

陳超欲哭無淚…就一根窮酸的白菜!被炸得連葉子都快掉光了,這還不虧待我。姐啊,你在消滅我烤肉的時候怎麼就沒想起我呢?

但是陳超不敢這樣子說,就算他不懂得泡妞,但是在女孩子面前男人一定要有風度…這是他爸爸每次被他媽打得時候不還手的理由,陳超覺得也對。

...

“額,好吧,今天就放過你了!以後注意啊!我因爲要減肥,所以要會宿舍睡覺了…”

“哎哎…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呀?”看見那妹子想走,陳超連忙出聲問道。

“傾玖兒,你叫我玖兒就行,朋友都這樣子叫。”

傾玖兒頭也不回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唉,玖兒 ,我叫…”

“就叫你胖豬吧?!”還沒等陳超說完,傾玖兒就已經搶先一步給他定了個外號,“算了,胖豬不好聽,對了,你姓什麼?”

“額…我姓陳…”陳超滿臉黑線。

“那就叫你.陳,小,胖吧,恩這個名字不錯,好了我先走了。”傾玖兒踩着輕快地步伐離開了食堂。

陳超都快要石化在原地了…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坑的妹子,吃了自己的燒烤就算了,怎麼還給自己取一個那麼難聽的名字!至少也應該是好哥哥,再不行叫個陳超哥也好啊,他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

“喲,這不是我家小胖嗎?陳小胖…”黃劍華說道。宿舍的一夥人此刻都面帶笑意的走過來。


“陳小胖,人家想吃燒烤,快給人家買。”林天說道。

“陳小胖,這個名字不錯”和尚和東陽很有默契的一起說道。

陳超滿臉黑線,一把推開黃劍華,眼淚啪啪地都快要掉下來了。

“哥,你說有那麼玩人的嗎?”陳超問道。

黃劍華摸摸陳超的頭,表情突然嚴肅了,幾分,“我的好兄弟,至少你今天賺到了呀,知道了女孩子都不是好惹的..而且,你不是也得到了一些東西嗎?”

“什麼東西?”陳超饒有興趣的湊了過去。

黃劍華咳了咳,然後貼近陳超的耳邊,用一種很是溫柔的聲音說道,“陳!小!胖!”

“黃劍華,我TM要和你絕交!別跑”陳超直接面紅耳赤進入暴走狀態,可見這句話對他威力不小阿。

兩人一前一後相互追趕,速度很快的出了食堂,留下了林天,東陽,和尚三人。

“那咱們怎麼辦?”東陽問道。

“燒烤吃完了嗎?”林天說道。

東陽和尚兩人嘴上還有些甜辣醬。和尚拍拍肚皮說,“剛纔你們都顧着看好戲,我吃了很多,現在飽死我了!”

“那咱們回宿舍,不管那兩個活寶了。”

林天算算時間,也該回宿舍生火熬藥了,這一下子就又要回到小時候那種狀態了…對於第一帖藥的藥效,林天還是有幾分期待.要是不出意外的話,林天有把握至少能增強這幅身體百分之五的強度,雖然不能說是全部增強,但要是持之以恆的話他遲早會恢復到最早之前那麼巔峯狀態。

回到了宿舍,黃劍華和陳超兩人的嬉戲打鬧並沒有結束,看起來好像更加激烈了。兩人都站在牀鋪上,拿着枕頭互相砸對方,可憐的陳超因爲手比較短,總是被黃劍華給爆頭...

“天兒,娘娘,和尚。快加入我的陣營,抓住黃劍華這混蛋,我一個泰山壓頂坐死他!” 重生之相公別跑 ,彷彿看見了希望一樣。

嚇得黃劍華一身冷汗,立馬說道,“你們三個誰也別聽他的,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等哥解決完這個死胖子,咱們一起去天台上抽菸!”

和尚和東陽都是屬於那種比較隨和的人,所以也沒有聽誰的話加入戰局,直接讓他們兩人自己去鬧騰,而他們兩個則是坐在一邊牀上觀戰局。

林天倒是自己一個人坐在牀上開始搗鼓起來,他還記得小的時候老和尚嫌麻煩,就幫他做了一兩次藥材之後就讓他自己記住比例,以後自己去抓,這也他師傅敢那麼做,叫一個小屁孩自己抓藥給自己喝,要是不小心喝出一個好歹,那就不會有現在的林天了吧。

不過小時候的林天倒也是懂事,知道老和尚是對他好的人,雖然藥很難喝,但是他還是很努力的記住老和尚說的比例,因爲老和尚說這個藥方有大用...

半個小時以後,林天終於搗鼓好了一切,而黃陳大戰最終以陳小胖心力憔悴而落終。

黃劍華和陳超都留了很多汗,直言要去天台上去抽根菸,通風,而林天正好也需要一個寬廣的地方。

“額,天兒,這是啥?”黃劍華問道。

林天笑了笑,“沒啥,體質弱,所以要喝藥…怎麼樣你要不要來點?”

黃劍華點了點頭,看了看林天那憔悴的臉龐,說道,“兄弟,以後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所謂的天台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上的,宿舍的天台都是沒有樓梯的,只是在天花板上開了一個正方形的口子,一般是維修工人拿着專用的樓梯才能爬上去維修地板什麼的,普通的學生根本不能爬上去。

而黃劍華不知道從哪個地方生出了一架梯子,用他的話說,“那都是妥妥的。”

這個梯子看起來很簡易,就是幾塊木頭對接着,就兩個坎子釘着,要是身高不夠根本上不去,而且這個地方是宿舍樓的最高層,沒有學生住,只有三四個人,剩下的都是黃劍華宿舍的幾個了。

黃劍華先上去,然後結果林天手中的藥罐子,然後林天,陳超,和尚東陽依次爬上去。

上面的景色還是不錯的,這裏畢竟是七樓,還是有衆山小的感覺,看到的都是迷離的燈光,和模糊的人影,還頗有幾分詩意,樓頂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大大的,用石頭坐的水塔。等衆人都爬起來了,黃劍華將整個梯子直接拿了上來,這樣就沒有人可以上來了。

不過樓頂上還能看見一些菸頭,看起來這裏還是有人上來過的,在這裏抽菸肆無忌憚的,根本不怕生管。

黃劍華分給沒每人一根菸,自己率先點起來,和尚和東陽兩個人一上來就躲在水塔後面看起了動作片…惹的小胖子一直往那邊擠過去,讓黃劍華鄙視不已。

“有時間哥哥帶你去破處,不過錢你出!”

“真的?哥?你是我親哥!”

“死開,看你那德行…”

林天搖搖頭,然後直接坐在了地上,也不管髒不髒,手中招呼起了藥罐…他點燃藥罐的底部根本不需要紙,那家藥店裏就有在賣木炭,所以,林天順便買了點,這種東西可以慢慢熬,這樣才能熬出藥效。

僅僅只是熬了一會兒,一壺子很難聞的藥味就散發出來,很難聞,還好這裏通風,不然直接臭死幾人,東陽直接連看片的心情都沒有了,收了手機,滿臉都是嫌棄。

林天扇扇風,笑着說道。“你們繼續看吧,這味道過一會兒就好了。”

東陽靦腆的搖搖頭,說道,“陳超的口水都流到我衣服上了,還是算了,回家再慢慢看…”

“喂!”陳超紅這個臉,手上拿着一根菸…都說了那是水塔上的水,纔不是我的什麼口水,超哥是那種人嗎?”

“是”東陽認真地點點頭。

和尚神色如常的說了一句,“東陽,晚上我們再自己看,不和沒素質的人說話。”

當林天熬完藥已經接近十二點了,雖然疲憊,但是他還是非常開心的,看自己熬的成色還是相當不錯的,就是不知道功效怎麼樣。

...

而此時另外一處地方,出院的陳博起坐在一輛轎車上,手中把玩着手機,看他這神色手應該完全恢復了。

給他開車的司機看了他一眼,說道。“博少,老爺叫你轉告你,到了學校先儘量低調點,別做那些沒有頭腦的事情,現在是特殊時期…”

在後座的陳博起玩着手機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沒有。

司機瞥了一眼,然後搖搖頭,並沒有說什麼。

時間推移,第二天早上到來了,當林天睜開惺忪的時候,感覺自己身旁臭臭的,他立馬做起身來,看見宿舍衆人還睡得像是死豬一樣,看來只有自己一個人是被臭醒的,林天苦笑,這味道他太過於熟悉了,是從自己身體內排解出來的雜質…裏面幾乎什麼都有,黑色的看起來有些噁心。

掀起被子,林天下了牀,他握了握拳頭,旋即滿意一笑,他沒有想到才才第一帖藥就讓他的身體恢復到了這種狀態,再看看牀上那麼黑色臭臭的雜質,就連林天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排出那麼多…或許是以前的林天身子骨本來就弱,也可能是什麼別的原因。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他強了不少,再加上他的殺人技巧,自保之力勉強沒有問題了。

這一貼藥效的效果讓林天有些驚喜,不過驚喜歸驚喜,他還是將杯子拖到廁所裏面去,簡單的過了一次水,拿出去外面晾乾,然後才簡單的洗漱一番。

帶上負重,繼續每天的運動,現在除了每天跑步以外,林天還加了一系列的強化訓練,在這個的基礎上喝藥或許會更有效果。

一早上下來,林天神清氣爽的,完全沒有了昨天那種吃力感,今天只用了平時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訓練,而且這接近四十斤的負重在他的腳上也適應了不少,直到快上課,林天才不捨的放棄了訓練,汗流浹背的,感覺很舒服。

匆匆回宿舍洗了個澡,才發現黃劍華了陳超正要起牀…兩人一副快要死的樣子,兩個典型的賴牀綜合症。

“哥,你起來了沒有?”陳超裹着薄薄的毯子,眯着眼睛問道。

久久才聽到黃劍華幽幽地說了一句,“我昨天晚上找班主任請假說我發高燒。所以今天睡到自然醒!妥妥的!”

“臥槽,你妹”陳超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坐了起來,指着黃劍華有些吐血的衝動,他彷彿看到了班主任在他面前笑着的那種神情,連話都懶得說了,抱上毛巾就往廁所裏跑。

“天兒,快,快點出來,我不想要跑步啊啊啊!”

林天正在裏面擦拭着身子,聽到陳超那殺豬般的吼聲,只是一笑但是並沒有加快速度。

“我覺得你應該去跑跑的,這樣對你好。”

“臥槽,天兒難道你就不怕遲到嗎?”

“額,今天我們是自習課,抓得比較鬆,所以沒事~”

...

陳超頹廢的想要拿起手機,問道,“哥,你說我要是現在去請假說我肚子疼你說班主任會信嗎?”

“他會到宿舍來抓你的。”林天開了門很認真的說道。

“哎呦!你們都是我親爹!”陳超一股子就往裏面衝。

林天穿上校服,和黃劍華打了個招呼就出了宿舍門,他估摸了一下,昨晚那一貼藥應該讓他增強了百分之十左右的力量,這一點無疑是可怕的,難道這幅身體吸收力驚人?林天一邊走一邊想道。

但是容不得多想,畢竟操場上已經沒有人了,就算是上自習課也會有老師點名,所以林天還是一路小跑到了班級。

進了班級,還好,這次值班的是英語的李老師,這個老師對林天的印象很好,因爲他被林天忽悠過...

看見林天晚來了,李老師還是一臉和顏悅色地衝他點點頭,“林天以後可別通宵學習,老師知道你勤奮,好了回座位吧。”

那輕聲細語嚇得林天一地的雞皮疙瘩都快要起來了,但是他還是笑了笑,回到座位中。 早上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四節課就已經過去了,又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林天依然是獨來獨往,今天比較讓他在意的事情也只有一件事,就是陳博起回來上課了,林天也是下課的時候才發現,張偉豪在那裏獻媚,他能很明顯的感覺到陳博起身上的怨氣,但是既然陳博起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行動,那林天就懶得去自找麻煩。

收拾了出了教室,林天剛沒走多遠,就感覺有人在跟蹤他,而且技巧相當粗糙,所以林天沒有去在意。

又走了一會兒,林天感覺自己後面的衣角被扯了一下。


轉過頭去,原來是歐陽時雨,敢情剛纔跟蹤他的是這小妞,林天苦笑,最近這小妞怎麼總喜歡跟着自己呢?

“時雨副班長,這回又有什麼事情嗎?”林天問道。

“難道沒有事情就不能跟着你嗎?”歐陽時雨出聲狡辯道。

“那…你扯我衣角幹什麼?難道想讓我請你吃飯嗎?”

歐陽時雨搖搖頭,盯着林天的眼睛,她總感覺最近林天變得不一樣了,不像以前那麼頹廢和瘦弱,而且雖然是一樣的臉,但是不知怎麼的歐陽時雨感覺精神的林天還有幾分帥氣。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了。

“到底怎麼了?”林天看見歐陽時雨沉默不語問道。

ωwш⊕тTk án⊕C ○

歐陽時雨看了看周圍,然後說道,“走,和我去食堂,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等我哥哥來。”

“你哥哥?”林天還沒理明白是什麼情況就被歐陽時雨直接拉到了食堂。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話說爲啥要等你哥哥來?” 戰國問鼎 ,有些不解,今天這個小妞怎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