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估計他纔剛到他們住的旅館,我等會兒就給他打電話!”楊世傾急忙說道,穆婉伊這才遲疑不決的點了點頭。

楊世傾一大肌肉男硬是被穆婉伊這等嬌弱女子坐在身下治的服服帖帖,眼看其姿勢很是搞笑,在穆婉伊的陣陣催促聲下楊世傾急忙撈出電話打給了衛強,把該交代的交代好便掛斷電話,穆婉伊也並沒當着電話這頭給楊世傾掉臉面。

“真是噁心!”穆婉伊罵道,楊世傾並沒接話裝好手機想起身,穆婉伊急忙揪住他的耳朵,兩條玉腿順勢一張便以坐爲騎改爲駕馬的姿勢。

“你幹嘛?不許起來!”

楊世傾有些憋屈說道“我不做了,累了想休息!”穆婉伊底下腦袋望了望楊世傾“汗都沒出累什麼累,繼續做!”

“你……”

“你什麼你,快點兒快點兒,駕駕駕!”穆婉伊擺動着雙腿很像騎馬,楊世傾嘆了口氣只好作罷,急忙一起一臥做起俯臥撐來,只求能快點做完,快點脫離穆婉伊的魔爪。

楊世傾的體力可以說超出常人不止一個檔次,兩千個俯臥撐下來連點虛汗都沒有,這讓楊世傾很是驚訝不已,以前的自己可沒有如此強悍,看來老婆婆的傳承不止把他的實力提高了,他也能感覺得到自己的持久性也有所提高,也不知道那方面是不是也有所增長……

“哎呀我家世傾可真厲害,來我給你捶捶!”穆婉伊自楊世傾背上跳下,把楊世傾給強行拉到了牀沿坐下,自己則是一臉乖巧可愛的蹲在楊世傾的大腿旁,開始爲楊世傾捶起大腿來。

楊世傾明想說是不用的,可剛低下頭想要叫穆婉伊起來,可眼看穆婉伊那白嫩脖頸下的春光,眼球卻再也沒有挪開了。

也不知是不是穆婉伊的刻意爲之,在家裏穿的很是性感妖嬈,而且還有些暴露的行爲摻雜着,至少楊世傾從來沒見過穆婉伊穿這件衣服出去過,是一件黑色的短袖帶領低胸衣,而且款式是網狀露背型的,下身則是一條超短褲,把她那兩條丰韻筆直的玉腿給毫無遮掩的顯露出來,更讓楊世傾爲之動容的,便是穆婉那兩座高聳的雙峯了。

“世傾舒不舒服?”穆婉伊問道,楊世傾條件反射的嗯了一聲,眼神始終沒離開過穆婉伊胸部,本來就是男兒本色只不過楊世傾能忍,他正在與自己內心之中的那個壞傢伙做着鬥爭,因爲他有那隻寫輪眼只要他願意,穆婉伊那妖嬈的身姿,以及那令無數男人爲之而癲狂的內表,便會毫無遺漏的展現在他的面前。

“不,不能這樣!”楊世傾閉上了眼睛,因爲他爲自己找了個藉口,心裏想着只看穆婉伊的內內一眼,瞬間穆婉伊便只穿着個黑色蕾邊的內內蹲在自己面前了,但他有賊心想卻沒賊膽看。

穆婉伊有些疑惑擡頭問道“怎麼了?”楊世傾乾笑兩聲說道“沙子迷到眼睛了!”穆婉伊聞言便起身,想要拉開楊世傾擋住眼睛的右手。

“不不不婉伊,你讓我躺會兒,躺一會兒就好了!”楊世傾急忙說道,順勢就躺到了牀上。

“我房間又不通風,哪來的沙子,無聊!”穆婉伊說道,自認爲楊世傾就是想找理由拋開自己,便氣鼓鼓的向外走去,到得客廳看起電視來。

楊世傾耳聽穆婉伊走出便鬆了一口氣,躺了將近十來分鐘情緒也穩定了許多,這才慢慢走出房間來到客廳之中,穆婉伊就像沒看見他似的繼續看着電視。

“那個晚上我有點事情要辦,所以想提前跟你請個假!”楊世傾說道,穆婉伊連想都沒想便開口否決了。

楊世傾無奈皺眉,自己這女大老闆脾氣就是這樣,心情好什麼都好說心情不好直接想都別想,眼看實在是真沒辦法了,他便把應傳明女兒的事情給穆婉伊敘述了一遍。

“又要去那種花天酒地的地方!”穆婉伊沒好氣的說道,楊世傾攤開雙手說道“沒辦法都是一個地方的老鄉,我總不能答應了人家又出爾反爾吧?”

穆婉伊瞥了一眼楊世傾,便把自己的玉腿搭到了大理石桌上,臉上故作疲倦的對着自己大腿敲敲揉揉,楊世傾見狀二話不說便挪到了穆婉伊的身邊,爲其按捏起大腿來。

“幾點回來?”穆婉伊有些鬆口了,閉上眼睛靠在了沙發上,很有一家之主的架子,楊世傾嘆了口氣說道“很快,不出意外的話差不多十二點!”

穆婉伊猛的睜開眼睛“十二點?去要個人從六點要到十二點?你給我把話說清楚,到底要去幹嘛?”

楊世傾再度懇求好話說盡,爲穆婉伊捏大腿捏了近十來分鐘,也苦苦哀求了十來分鐘,穆婉伊全程都沒接話,這次眼看終於睜開眼睛了,楊世傾心想怕是有戲。

“十二點之前,回不來你今天就在外頭睡一晚上!”穆婉伊指着楊世傾腦門說道,楊世傾點了點頭,自房中換過衣服便自樓下走。

楊世傾先是打電話給了衛強,詢問片刻倒也掛斷電話了,便是叫他來接自己順便交代他去辦點事,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差不多五點,算一算到得詹姆斯哪裏也差不多六點了。

衛強是從一不知名的酒吧哪裏出發,用了將近三四十分鐘便到了,楊世傾上車聞了聞車內氣味,並沒有他意料之中的香水味,這讓他很是放心多了。

“哎喲我說楊老弟啊?我衛強給你保證的事情你就儘管放心吧,我衛強也是有節操的!”衛強單手搭拉着方向盤說道,楊世傾並沒與其囉嗦,向前仰了仰頭便道“北城酒吧!” 衛強的車技有些讓楊世傾出乎意料,可能是一開始沒有太熟悉這車,一路上動感音樂相隨,不斷刺激着兩人的音樂細胞,衛強車技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基本上是有空子就鑽前面有車就超,這讓楊世傾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楊世傾按照出發時間開始計算,到得北城酒吧的時候才過了二十來分鐘,一看衛強就是江湖老油條了,基本上繁榮市的大道東南西北他都能摸得清,輕車熟路自然是彪得很快!

年輕人喜歡刺激這點倒是沒錯,不過還是得以安全爲主,楊世傾下了車一再叮囑衛強開慢點,畢竟這車是新買的刮花了穆婉伊八成得要了他的老命。

衛強自車窗伸出手比了個OK手勢,便駕車離去,楊世傾進得酒吧耳聽便是陣陣勁爆的音樂,眼見便是個個不斷在舞池之上搖擺着身軀的男男女女,他這纔剛進門眼看兩位美國佬便向他走來。

“楊先生,我們老闆在二樓包房,請您隨我來!”其中一名美國佬說道,楊世傾點了點頭,便跟隨那名美國佬向酒吧盤旋式梯子走去,他也並不驚訝兩位美國佬猜出了自己心中意圖,因爲他來時提前給詹姆斯發過信息。

到得二樓經過陽臺,自右邊行走百餘米到得一道門前,包間的編號是201,那名美國佬向楊世傾做了個請的手勢:“楊先生,請便!”

楊世傾衝着美國佬點了點頭,美國佬便自來時的路走去,先是敲了敲門因爲包廂內並沒傳來音樂聲,他心想詹姆斯應該是能聽得到的,自己這番行爲不是處於禮貌問題上,而是怕誤入房中看到自己不該看的那些東西。

咯吱……門打開了,陸續走出三名性感女郎,穿的很是暴露妖嬈,最後走出的那一名是華裔,眼看站立門外的楊世傾愣了愣,那雙水靈靈的美眸與楊世傾對視之時有些閃躲,愣了半許,便用手背擋住側臉跟隨那幾名美國女子走去,時不時還回頭用眼睛餘光瞟楊世傾。

“怎麼了傾?看上了嗎?”詹姆斯不知何時到得門口,楊世傾望着那名女郎搖搖頭,雖然他不是一個尖酸刻薄之人,對於那名女子的職業不會有什麼偏見,但他也不會對一名酒女產生多少的好感。

詹姆斯笑了笑:“那可是個大美人啊,是剛從繁榮大學畢業出來的實習生!”楊世傾瞥了一眼詹姆斯:“女大學生?大學還有陪酒這門課程嗎?怎麼會到你這裏來實習?”

詹姆斯打着乾笑轉身:“是她們自己怕苦怕累,不願意去那些事業單位應聘工作,而且還覺得一個月拿哪點兒實習工資太憋屈,所以纔來我這兒的,畢竟我這裏工資高啊!”

“美籍女在繁榮市也不少吧?你爲什麼偏偏要招些華夏的?”楊世傾跟着詹姆斯走進包間,詹姆斯坐到了沙發上搖搖手指頭:“美籍女對於華人來說就是麻辣燙,吃膩了自然還是喜歡點家鄉菜,對於我們美籍男子來說也是一樣的道理。!”

楊世傾冷笑兩聲搖搖頭便沒在接話,他最看不慣的就是外籍人玩華裔女子,但這話又說回來詹姆斯一沒逼二沒強,怎麼也怪不到人家頭上去,現在這個社會都是賣着良心賺黑錢,那有遞到嘴邊的肉不吃這種說法,更何況詹姆斯這種行爲也並不算黑,只能算是商業上的關係,倒你都不潔身自愛那也別怪別人把你當做商業用品。

“傾,大家都是爲了生活,顧客需要什麼服務我就得引進,至於她們想要拿我的錢,那就得按我的規矩來辦事,都是你情我願情理之中的事。”詹姆斯說道,順手撈出衣袋之中的雪茄盒。

楊世傾接過雪茄:“詹姆斯你想多了,我並不是什麼大英雄,更不是什麼正義的化身,我明白什麼事該管什麼事不該管!”

詹姆斯笑着點頭,把桌子上的菸灰缸挪到楊世傾面前:“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喝兩杯就走!”

楊世傾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看了片刻明顯發現杯口有個淡淡的脣印,要知道酒吧這種地方最忌諱的是什麼,那就是艾滋病的傳播。

詹姆斯笑着打開啤酒蓋,自然明白楊世傾心中所想,倒也沒見氣的意思也沒拿起酒杯,而是把啤酒整瓶的遞給了楊世傾。

嘭!

兩人拿起酒瓶碰了一下,楊世傾承諾過穆婉伊十二點之前回家,很趕時間因爲他等會兒還有點事情要去做,與應傳明女兒的事情不相干,便仰面一口氣喝了個底朝天,詹姆斯見狀怕輸了臉面,也是一飲而盡。

兩人喝完酒便出得包間,楊世傾有些疑惑米歇爾去那了,但並沒有開口詢問詹姆斯的意思,下到酒吧一樓楊世傾感覺有人在盯着自己看,如果有人刻意盯着自己,這等感覺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他的洞察力很強感官很靈敏,很快便判斷出了那人的所在之處,是左邊舞池之下的一位漂亮女郎,正一個人坐在吧檯喝悶酒。

楊世傾只是淡淡望了她一眼,便自酒吧大門走去,那名女郎不是別人,正是一開始的那位華裔女子。

……

非你莫屬和詹姆斯的酒吧雖然同坐北城,但並不在一個區域,一個在北城中央一個在北城邊境,所以兩人是駕車去的。

“詹姆斯,你能說服你那位朋友嗎?”楊世傾望着窗外說道,眼看距離那家夜總會還有兩個紅綠燈,可老遠就可以看到非你莫屬這幾個大字牌坊了,規模很大是圓頂型別墅形式的,遠比詹姆斯的酒吧大得多,有錢人都是心高氣傲,楊世傾難免會有些擔心。

詹姆斯左手搭拉至車窗,嘴上叼着一根大雪茄,冷笑兩聲:“傾你放心,那傢伙指定賣我面子!”


楊世傾點了點頭:“這北城那麼大,今天我刻意觀察過,爲什麼就只有你朋友這家夜總會?”

詹姆斯吐出一個菸圈:“因爲那小子玩黑吃黑,他手下馬仔有很多,北城的娛樂場所都是他一個人開的,以前也有很多夜總會,只不過場子都被他叫人給砸了!”

“那些人不報警?”楊世傾問道,詹姆斯望着楊世傾笑了,彷彿大人笑話小孩子的天真無邪一樣。

楊世傾倒也不爲所氣,不知者無罪嘛,詹姆斯開動車子繼續說道:

“報警就得掉腦袋,那小子在北城搞死的人可不少,他小子上頭有關係的,不然你以爲北城那麼大的地方,他能把娛樂場所都通吃?”

楊世傾點頭笑了笑:“你那酒吧我看着也挺不錯啊?”詹姆斯笑着搖搖頭:“傾,你也太小看我了,那小子敢惦記我的酒吧,我就敢惦記他的夜總會!”

“人家有錢有勢手下人也比你多,你拿什麼和人家比?”楊世傾正旁敲側擊,想要讓詹姆斯說出他和那家夜總會老闆的隱祕關係,兩人不可能只是普通朋友關係。

明顯詹姆斯也不是傻子:“傾,這可不像你啊,我當初說過你是個實在的朋友,想問什麼你就問。”

楊世傾有些尷尬扔掉菸頭,跟別人玩腦子他還真是玩不過:“那他爲什麼不把你的酒吧也砸了?”

詹姆斯好似早料到楊世傾會這麼問,笑着用手指抵住自己太陽穴,嘴裏發出嘭的一聲,這很明顯是在告訴楊世傾他有槍。

這表達的已經很透徹了,是個人都怕死特別是有錢人,雖然詹姆斯的那位朋友混江湖的時候也夠狠,但他狠歸狠還是怕死的。

兩人對話完畢便到得非你莫屬大門前,詹姆斯直接把他的路虎停在了哪裏,眼看站立大龍馬柱之下的兩名保鏢不樂意了,大黑墨鏡筆挺西裝身高與詹姆斯不相上下。

“這位先生,這裏是不可以停車的,直走右拐有個地下停車場!”其中一名西裝保鏢說道。

詹姆斯自己點燃一根雪茄,又遞給了楊世傾一根,開門下車繞着車身轉了一圈,笑了笑:“我這車就這麼大點兒,也沒擋行車道啊?怎麼就不讓停了?”

“先生,請您配合我們的工作,停車場就在前方右拐,我們不想爲難您但也請您別爲難我們!”那名保鏢語氣明顯加重了一些。

詹姆斯面無表情走到車旁,與那名保鏢零距離對視:“你算什麼東西?老子這車想停那停那兒,有種你就把它給砸了,正好老子想換一輛新的!”

楊世傾有些蹙眉,明想上前制止勸解,但眼看詹姆斯揹着的手在不斷擺動,意思是叫楊世傾別管。

那名保鏢很是鎮定從容淡定,應該是遇到過很多這種類似的情況,伸手自腰後撈出對講機:“003,003!”

“這裏是003,007聽到請回復!”那名保鏢明顯是007,望了望扯着大鬍子,抽着雪茄的詹姆斯:“這裏有位美籍先生不配合我們的工作,他把車停在了夜總會大門口,請幫忙問一下老闆,下一步指令該怎麼執行!”

“老闆現在很忙沒有時間處理這些事物,老闆娘說了直接把車砸爛拖走!”對講機那頭說道,那名保鏢回了句收到,便把對講機塞回褲頭。

楊世傾瞥了一眼詹姆斯,他用第三隻眼偷偷搜查過這兩名保鏢,眼看應該是兩個硬茬子,至少在平民之中算是,肌肉碩大程度不亞於他和詹姆斯,後背褲頭還藏有一根電棍,但要是真動起手來,楊世傾可以分分鐘把他倆打成殘廢。 “先生,您是從外地來到繁榮市消遣的嗎?”那名保鏢繼續問道,詹姆斯單手抱住了自己碩大的胸肌,另一隻手指向了車牌:“自己不會看嗎?繁C.B8888!”

那名保鏢上前看過車牌,確實是繁榮市本地車牌,在望了望詹姆斯的這輛霸氣路虎,他們職業更是這家夜總會的保鏢,見過的豪車自然是多之又多,這輛路虎眼看怎麼也得百七十萬,太貴了一時還真不敢砸。

“怎麼辦砸不砸?”那名保鏢走到另一名保鏢面前小聲問道,那名保鏢望了望那輛路虎,咂砸嘴便撈出對講機:“003,003!”

滴……

“這裏是003,007還有什麼事情需要詢問嗎?那輛車砸了沒有?”對講機那頭再次傳來剛開始那名男子的聲音。

保鏢也是有些膽寒的,畢竟老闆娘已經下過命令了:“這位先生氣度不凡,還有他的車子很貴,麻煩通報一下老闆娘要不要下來看一看,萬一是老闆的朋友在和他開玩笑,我們砸錯車那就麻煩了!”

對講機那頭沉默片刻,畢竟非你莫屬在北城的名氣可是響噹噹的,如果背景不是很硬的人來這鬧事,那無異於是在找死。

“好的007,稍等!”對講機那頭說道,那名保鏢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詹姆斯有些想笑邊抽着雪茄邊笑視楊世傾,自己這番作爲還真被那小子給猜對了。

“喂喂喂,007,007?”對講機再次傳出那名男子的聲音,保鏢急忙拿起對講機:“這裏是007,收到收到!”

“老闆娘叫你報一下那小子的車牌!”對講機那頭說道,保鏢可能是太緊張了,一時都忘記了詹姆斯的車牌號,急忙上前觀望:“喂003,車牌號是,繁C.B8888!”

對講機那頭答應道:“好的007,請稍等!”

楊世傾有些無奈望了望手錶,已經六點半了,也不知道詹姆斯想玩到什麼時候,詹姆斯嘆了口氣攤開雙手:“他孃的沒得玩了,傾,走我們進去吧!”話落詹姆斯便扔掉雪茄屁股向夜總會裏走。

那兩名保鏢急忙擋在路中央:“先生,在您的身份還沒被確認之前,您是不能走進我們夜總會的,除非您把車開走!”

詹姆斯呼出一口氣:“把對講機拿過來!”那名保鏢搖搖頭,也有些詫異爲什麼老闆娘現在都還沒給出答覆。

詹姆斯爆了句粗口便想動手,那兩名保鏢雖然不知道詹姆斯是什麼身份,但也不會站着當沙包讓別人打,急忙伸手想要撈出電棍。

嘭!

“你倆給我住手!”正當三人剛想動手之時,夜總會的豪華大門被一把推開,兩位保鏢被一女子的嬌呼聲給呵斥住了,眼看竟被嚇得面無人色,急忙摘下墨鏡低下了頭。

“老闆娘!”兩位保鏢規規矩矩喊道,可詹姆斯卻大叫着喊疼,假裝倒地抱住了其中一名保鏢的大腿。

“哎喲瑤姐,你家保鏢好厲害啊居然敢打我,哎呀瑤姐啊你今天可得替小弟做主啊!”

兩位保鏢被詹姆斯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蒙了,不是他們害怕詹姆斯耍賴皮,而是聽到詹姆斯叫那名女子爲瑤姐。

楊世傾瞥了那名女子一眼,長得很是水靈漂亮,眼看其相貌應該比自己大一兩歲,氣質柔雅但其中卻帶着一股威嚴,是一張小巧可人的瓜子臉很是惹人憐惜,但讓人看上去又不是單純的可愛那麼透徹,而是帶着一股妖嬈嫵媚的氣質摻雜其中,右臉搭拉着一柳藤蔓型的秀髮,微微輕拂於精緻的右臉表面,隨着陣陣捂嘴嬌笑的動作所飄動着,身材更是沒得說,被一條黑色緊身長裙晚禮服給緊緊包裹着,她那妖嬈圓潤的大臀順勢就被毫無遮掩的顯露了出來。

“小斯斯,你就別跟姐姐裝了,鄭老闆現在還有事情,你們還是先進夜總會玩會兒吧!”那名女子說道,詹姆斯這才笑着起身,還不忘推一把那名保鏢:“老子的車停在這,現在你應該沒什麼意見了吧?”

那名保鏢急忙陪着笑臉:“是是是沒意見,這位老闆您想停多久就停多久,咱倆在這給您守着!”

“不行兒,趕緊給姐姐開進地下停車庫去!”那名女子否決道,詹姆斯笑着轉身攤開雙手:“瑤姐連你也不給我面子,行啊,要開去地下車庫也可以,自己開!”詹姆斯撈出車鑰匙。

那名女子邁着輕巧的一字步,嘴角含笑緩緩向詹姆斯走來,很是魅力動人令人喉結涌動,此等尤物就連詹姆斯這種天天泡在女人堆裏的江湖老油條都有些爲之動容了,他有些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向一旁。

“小斯斯?下次繁榮市掃黃可別怪姐姐不幫你喲!”那名女子用白嫩玉指戳着詹姆斯的胸口說道。

詹姆斯眉頭緊皺,便是被那名女子捏到把柄了,打着乾笑撓撓頭:“嘿嘿那個,我也覺得這車停人家大門口怪不合適的,瑤姐我這就開走這就開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