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箇中年人站了起來,唐天兒既然準備混跡服裝界,當然知道他是誰,青海服裝界的老大黃峯,姓黃,名峯,是山峯的峯不是蜜蜂的蜂。很有背景,是青海市長黃全的表弟,是黃全而不是"黃泉"。

不過,這知道歸知道,但是講到他們的名字時,有些人總是會抑制不住的笑起來。沒辦法,他們的名字太奇葩了,一個就算了,居然兩人都是這樣。黃峯(大黃蜂),黃全(黃泉路)。

"是這樣的,唐總,我們想要你生產的雷氏神奇服裝交給我們出售,你的集團負責生產行了。"黃峯一副高高在上的說道。

唐天兒笑了,笑地很大聲。但是黃峯沒有一點感覺,倒是其他人感到不好意思。讓唐天兒將神奇服裝交給他們出售,胃口太大了。本來其他人的意思是,要和唐天兒一樣,要有出售神奇服裝的權利。但是黃峯卻不這麼認爲,顯然是在青海當服裝界的老大當慣了,在青海誰出售服裝他說了算。

接着道:"黃峯,這就是你們找我來的原因,好了這個笑話不好笑,說出你們的底線吧。如果我能接受,我會退步。"畢竟在青海,唐天兒還只是剛進入服裝界,不想和服裝界的人對立。

但是唐天兒的這種退步,在黃峯的眼裏就是懦弱,弱者只能被欺負。現在唐天兒就證實了: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的效果。

只見黃峯說道:"我說的就是我的底線。”

"送客。"聽到這裏,唐天兒也知道這件事不能善了,用冰冷的聲音回答道。

本來說,唐天兒對於這些服裝界的人也是有點愧疚的,畢竟是自己害得他們的生意下降了。但是現在,唐天兒終於明白了林辰冰姐妹告誡他的話,商人重利,商場危機重重,要學會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自己變得果決。做任何事不需顧忌別人的心情,在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

優柔寡斷,心存善良是不能在商場存活的。的確啊!唐天兒都說了退步了,但是他們卻是不讓。

就在這時黃峯的生音突然冷了起來:"唐總,你確定要我們離開嗎?後果你知道嗎?”

唐天兒怒極反笑,商場如戰場,唐天兒的話語也凌厲起來,自己怕得罪人嗎?看來,在商場中我還需磨練啊!心態善良了。狠下心道:"後果,有什麼後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貪得無厭不會有好下場。”

"那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黃峯怒道,想自己在服裝界說一不二,誰敢頂撞過自己。雖然這跟他有個市長的表哥有關係,但也和他的實力和手段分不開,因爲他和青幫的關係較好,得罪他的人都沒有一個人是完好的。

"哦,不好意思,我忘記告訴你們,我什麼酒都喝就是不喝罰酒。"唐天兒與黃峯針鋒相對道。

"好,很好,希望你不要後悔。"黃峯面色猙獰道,然後憤怒的離開了。那些服裝界的人也跟着黃峯離開了。黃峯那是個氣啊!本來以爲是個黃毛丫頭,自己出馬還不手到擒來。沒想到卻是碰壁了,自己很想給唐天兒兩下,但是奈何這裏不是自己的地盤啊!唐天兒後面的保鏢不好惹啊!從他們那彪悍的氣息就能知道。唐天兒看向自己身後的虎三和虎四歉意的道:"這段日子就要麻煩你們了。”

虎三迴應道:"大嫂,你是對的,如果剛纔你視弱的話,那纔會讓我們看不起。你就放心吧,有我們在不會讓人傷你一根頭髮的,保護你是我們的職責,沒有什麼麻不麻煩。”

唐天兒點點頭。 回到自己公司的黃峯氣不過唐天兒對自己的態度,直接撥了一個電話。


“你好,我是黃峯,請問是龍哥嗎?”黃峯恭敬道。

“哦,是黃峯兄弟啊!有什麼事啊!打電話給我有事嗎?”色龍迴應道。

色龍,青龍的三大將領之一,與力龍和紅龍並稱爲三將。都是青龍的心腹,其中力龍留在青龍的身邊,另外的兩人被青龍分出去管理青幫的分部。這色龍人如其名,就是色中惡魔,和黃峯認識就是因爲黃峯經常給他弄女人過去。

本來憑他色龍,堂堂青幫的二號人物會沒有女人嗎?但是,沒有黃峯的好啊!你想想黃峯做的是什麼,服裝啊!那什麼最不缺啊!女人啊!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女人卻是遠超男人。

“是這樣的龍哥,有一個絕色美女得罪了我,我想讓龍哥收拾一下她。”黃峯如實說道。爲什麼不說唐天兒的身份呢?因爲一說出來,怕色龍不敢去啊!色龍是色中惡鬼不錯,但是不是傻子,身份較高的人他不會惹。黃峯先說出了是一個絕色美女,以黃峯對色龍的瞭解,如果被看上了,那他會管你是什麼身份嗎?

“真的是絕色美女,你沒有騙我。”色龍對着另一邊話筒的黃峯說道。

“真的,龍哥,絕對是美女,等一下我把她的資料給你,不是很有背景的人。我也很想對付她,但是今天我威脅她了,所以不敢下手。”黃峯對着電話裏的色龍道。

“好,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我今晚就會行動,放心,我會好好教訓她的,讓她以後不會和你爲敵。”色龍說道最後,一臉的淫邪。

“那就謝謝龍哥了。”隨後,兩人又閒扯了幾句就掛線了。

而那個色龍在得到唐天兒的資料後,那是大笑啊!他沒有想到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神奇服裝是自己要的那個美女在經營的,怪不得黃峯會找他,要知道沒有大事情的話,黃峯是不會找他的。

現在色龍已經在幻想了,只要拿下唐天兒,那自己不是可以成爲富翁了嗎?至於雷氏集團的董事長他直接無視了,因爲不知道是誰啊!雷風根本就沒有現過身。他認爲肯定是一個很有名的人物,不敢現身怕被人識破了身份。所以這個集團基本是唐天兒在打理,那拿下唐天兒就相當於拿下了雷氏集團啊!

色龍已經想到,唐天兒這個絕色美女被他壓在身下蜿蜒的啼叫,自己征服她後,自己成爲了人人羨慕的大富翁。

然而,無論是色龍還是黃峯都不知道,在唐天兒身邊的虎三已經向雷風彙報了黃峯到來的所以事情。所以,關於黃峯的所有一切,已經被虎幫和四合幫聯手,徹徹底底的查出來了。

雷風已經設計了一系列的計劃,將未發生的危險扼殺在搖籃裏。

……

深更半夜,唐天兒終於忙完從工作的狀態脫離出來,帶着虎三和虎四回別墅區。

但是沒想到的是,一到停車場就被人給圍住了。領頭的赫然就是青幫的色龍,看到色龍,虎三和虎四當然知道是大魚上鉤了,虎幫與青幫有過摩擦,所以對於雙方的人也比較熟悉。

色龍大大咧咧的喊道:“虎三、虎四,你們兩個給我滾吧。這個女人我看上了,我給你虎幫一個面子就不爲難你們了。”

而看到一羣凶神惡煞的人出現,唐天兒被嚇了一跳,但是畢竟是經歷過的,所以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想明白自己的處境後,對着虎三兩人道:“虎三、虎四你們先離開吧!”

兩人沒有回唐天兒的話,虎三對着色龍喊道:“色龍,這個女人你不能碰,碰了誰都保不了你。”

“哦,是這樣嗎?難道說她有什麼背景,還是他是某位大人物的女人。”色龍嘲諷道。

虎三還沒有回答。

色龍又哈哈大笑道:“無論她是什麼人,總之今晚她就是我的了。既然你們兩個不走,那這月黑風高的,你們說,我把你們殺了的話,誰會知道。”不要看色龍大大咧咧,但是能做到青幫的三將之一,會是一個頭腦呆板的人嗎?

自從虎三說出唐天兒是個自己不能惹的人後,他就決定今晚將他們三人都留在這裏。畢竟,讓他們逃離一個,那自己都麻煩。現在放了他們,傻啊!人都得罪了,放了他們,那就是縱虎歸山啊!以後更麻煩。

聽到色龍的話,唐天兒不由的更加的急了,她已經想好了,讓虎三和虎四走,去告訴雷風,至於自己,大不了就是一死。至少還有人可以爲自己報仇,而且虎三和虎四是雷風數一數二的屬下,在虎幫的地位也比較高,所以唐天兒也不希望雷風的勢力受損。

看到唐天兒你驚慌的神色,虎三對着唐天兒道:“不用怕,我這就通知老大他們過來。”

“嗯。”聽到虎三的話,唐天兒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通知風哥,難道風哥就在附近,不會這麼巧吧。

但是就在唐天兒思考,色龍準備動手的時。虎三的手一揮出現了一枚信號彈,對着天空就是一揚。轟,一隻雄壯的猛虎出現在半空中。

“不好。”色龍大吃一驚,知道自己中計了。大喊道:“先抓住他們三個,動手。”色龍知道,既然陷阱已設下,那自己等人能走的出去嗎?唯有挾持人質。

聽到色龍的話,青幫的一羣人嘩啦啦的一擁而上,而虎三和虎四將唐天兒護在了身後。

未完待續、、、 夜色如水。

青幫的人在色龍的大喊下向着唐天兒三人衝去,但是顯然的已經晚了。

黑暗中一羣人衝了出來,擋在了唐天兒三人的面前,每個人面色猙獰,一把把長刀在夜光的照耀閃爍着令人膽寒的冷光。

面對這青幫的人,狂喜的迎了上去。

而這時在唐天兒三人的身邊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人,赫然就是雷風。虎三虎四連忙向着雷風行禮。

雷風微微的擺擺手,對着兩人道:“速戰速決,處理乾淨。”

聽到雷風的話,虎三虎四不在唐天兒的身邊逗留,大喊一聲加入了戰場。

面對這血腥的戰鬥,雷風不敢讓唐天兒看到。拉着唐天兒的手離開了這混亂的局面,而且還惡狠狠的盯了唐天兒一眼。

唐天兒心中忐忑,但是卻不敢說話。因爲她記得雷風跟她說過,一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或者比較難解決的問題要想他報告,但是唐天兒沒有。

話說就在虎三虎四這一邊大戰的時候,另一邊的虎九也帶着幾個虎幫的兄弟潛入了一撞豪宅,是黃峯的住所,目的可想而知。

然而這時的黃峯卻是不知,還在自己的房間裏努力的耕耘着,一聲聲驕啼聲和濃厚的喘息聲交雜在一起,激起一首首令人熱血沸騰的歌曲,卻不知道危險已經離他越來越近。

畫面轉移,色龍看到虎幫的人不比自己的人還多,而且還有虎三虎四在的時候,他怕了,如果說是對付虎三或者虎四一個人,他有把握自己處於不敗;但是虎三虎四聯手那自己就只有溜啊!

道上的人都知道,虎幫二十個頭領,那是排號越靠前越厲害啊!但是真的是這樣嗎?錯了,只有雷風和虎一等人才知道,最厲害的應該是十人,虎一、虎十一……虎九十一,接下來纔是虎二、虎十二……這樣排列,要不然雷風會傻到把自己最強的人留在這裏,把那些弱的派出去建造幫派嗎?那不是讓他們出去找死,增加別人的實力嗎?

看着那混論的場面,色龍來了一個混淆摸魚,快速的在衆人裏穿梭,慢慢的接近戰場的邊緣,而此時滿是高興。甚至嘴裏還叨唸着:“回去以後一定要找黃峯算賬,他媽的不是他的話我會被虎幫的人伏擊嗎?如果這時他計劃的,那他死定了,就算不是也要他大出血,媽的,那麼個絕色天仙的美女得不到,還惹得一身騷。”

不過,就在他衝出戰場的時候他傻眼了,你妹的,耍我啊!這是怎麼回事,虎三和虎四在人羣裏,這外面怎麼又冒出了四個人,虎十二、虎十三、虎十四以及虎十五,我還用逃嗎?靠!

虎十二戲謔的道:“哎喲喲,這不會青幫的三大將領之一的色龍嗎?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狼狽啊!”

虎十三也道:“色龍,後面的人不是還在戰鬥嗎?你跑到這裏來,難道是?”

“哈哈哈,肯定是臨戰脫逃啊!沒想到青幫的將領這麼窩囊啊!”虎十四接着虎十三的話道。

色龍怒道:“廢話就不要說了,你們說要怎樣才能放我離去。”


“哈哈哈,放你回去,我們沒聽錯吧,你認爲你能逃得了嗎?你當我們四個是紙糊的。”虎十五大笑道。

“哼,做人留一線,以後好相見。要不然,大不了就來個魚死網破,我想你們不會讓虎幫和我青幫硬碰硬吧!”色龍大聲道。顯然是想要用青幫的名氣喝住虎十二四人,自己好溜走。

畢竟青幫乃是青海的第一黑幫,不是那麼好惹的。

就在虎十二等人躊躇時,虎三怒吼的聲音響起:“廢話少說,兄弟們,先廢了他再說。那個混蛋居然想殺我和虎四,這還可以容忍,畢竟是敵人。但是,他居然想對天兒大嫂下手(雷風的女人太多了,這是虎幫的人爲了區分所叫的稱呼)。好在我們先有佈置,要不然不堪設想啊!”

一句話驚起三層浪啊!虎十二他們這時哪會理青幫啊!你丫的,管你青幫是什麼,你想害死我們嗎?如果今天大嫂出事了,那就是虎三和虎四保護不力,那就是我們虎幫的人沒用了,那老大的怒火誰能承受的了。

他們只是接到老大的任務,說去救援老三和老四,具體什麼事情不知道,老大也說了,只要對方的領頭人沒死就成。現在看來,老大是生氣了,怪不得那麼說,本來還不知道的衆人潘然醒悟,一擁而上。

五打一,後果可想而知,乒乒乓乓,虎三等五人下手是有多狠就有多狠啊!想到自己老大發飆的表情更是恨透了色龍,於是色龍悲劇了,自己一對二都沒有把握,更何況現在是一對五。

沒多久,色龍整個人軟躺在地上,手腳皆廢,臉也腫的跟豬頭一樣,滿身是血,進的氣多出的氣少。

就在這時虎四幫助自己的手下襬平了青幫的衆人後,衝了出來,但是看着自己五個兄弟一臉戲虐的看着自己,再看看躺在地上的色龍就知道,自己沒戲唱了,本來還想盡快出來,把色龍K一頓的,現在色龍這個樣子自己哪裏還有下手的機會啊!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這時一個小弟走了過來,在虎四的耳邊嘀咕了幾句後,虎四哈哈大笑,拍了拍那個小弟的,那個小弟是一臉的興奮啊!看的衆多的小弟一臉的嫉妒。

虎三五人那是一頭霧水,那個小弟跟虎四說了什麼,能讓一臉鬱悶的虎四居然變得這麼開心。

虎四迅速的跑到了五人的面前問道:“老大有沒有說對色龍怎麼處理?”

虎十二不知道虎四爲什麼這麼問,但是還是答道:“老大說,他只要不死就成,至於其他的他沒有什麼要求。”

虎四爲什麼這麼問呢?因爲剛纔那個小弟告訴他,自己的老大很生氣。顯然,這個小弟善於察言觀色。

“真的嗎?哈哈哈,太好了,這下子我可以出手了,甚至是大功一件啊!”虎四說完,在五人摸不着頭腦的情況下來到了色龍的身邊。大喝道:“敢動我老大的女人,我讓你成爲我們現代中國的第一個太監。”話一畢,那威猛的一腳迅猛踩在色龍的下體處。

其實虎四不知道,色龍是成不了現代中國的第一個太監的,要知道他的老大已經在他的前面製造了中國新一代的N個太監了。

“啪”的一聲,紅白液體從色龍的下體流了出來。以此同時,“嗷嗚~~~”一聲慘絕人寰的聲音從色龍的口中發出,嚇得衆人不自覺的捂住了自己的下體。

就在衆人會過頭來的時候,發現色龍的頭一歪就沒有動作了。

虎三五人一驚,趕緊查看了一下,發現色龍只是暈過去了,心裏一鬆,這要死了,那麼他們就慘了。

於是五人狠狠的盯着虎四,虎四大感不妙,溜。 路燈下,一對男女一前一後走在寥寥幾個人的大街上,燈光將他們的身影拉得的很長很長。

一股寒風吹來,那男的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哎呀。”那女的一頭撞在了那男的身上,剛要說些什麼,但看到你男的一臉嚴肅的樣子,撇撇嘴。不理他,大步向前走去。

“你幹嘛?”那女的嬌喝道,此時的他被那男的抱住了。

那男的沒有說什麼,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披在了那女的身上,摟着那女的道:“是不是該說一說你錯在哪了,不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那女的被那男的摟在懷裏,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後,就乖乖的任由那男的摟住自己了。

聽到那男的說話了,心裏鬆了一口氣,他不生我氣了,於是笑嘻嘻的道:“風哥,我知道了,我錯了,以後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一定告訴你。”顯然這一男一女就是剛纔離開戰場的雷風和唐天兒。

“真的是這樣嗎?你不知道那黃峯威脅你嗎?你不知道自己有危險嗎?你的心裏是不是在想,他是在唬我的,不用怕。這事自己能解決對不對?”雷風大喝道。

唐天兒沒想到雷風會知道自己的想法,沒錯她就是這樣想的,畢竟她纔剛進商界,不知商場的殘酷。被雷風這樣一喝,立馬眼淚就在眼珠裏滾啊滾的,差點掉下來了。

看到這,雷風無語了。於是柔聲道:“好了,這件事就這麼過了,我不怪你了。不過,不要有下一次,要不然我就把你鎖在家裏,讓這神奇的服裝給別人經營。”

聽到雷風的最後一句話。唐天兒慌張了,給別人經營那還得了,要知道林辰冰姐妹可是經營着美食。如果自己在家裏吃閒飯,那她們會怎麼想。作爲一個很要強的人,唐天兒馬上立馬保證,以後一有什麼不對勁的事一定告訴雷風。

另一處的地方,黃峯的住所。

“哦,啊!”在一個房間裏傳出了令人熱血沸騰的聲音,然後就安靜了下來。

這時在牀上妖嬈的女人從牀上下來,爹聲爹孃道:“親愛的,我先去洗個澡了。”

躺在牀上的黃峯點點頭,然後就響起了今天的事情。在他的眼裏唐天兒是很美,但是那又怎麼,他的心裏只要有錢要什麼女人沒有,不會像色龍那個色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