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卻是從他數年前意外突破進入天境,性格就是大變,這也是城主夫人,作爲他的妻子,也是這般的害怕他,與他之生疏如此之大的原因所在。

想不通那些黑衣人這般做的原因,但是寶庫之中的東西也對他十分重要,所以城主也不再遲疑,騰空而起,追趕着葉封而去。

葉封此時卻並不好過,之前城主那騰空的身影,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那些供奉之中,也是有着數人衝了出來,雖然不知爲何,並沒有全力追趕他。

但是這一份壓迫,也是讓他很是難受。

他可以和長境修爲者一斗,但是想和這些地境的人拼鬥,就有些太嫩了一點。

全身修爲已被他發揮到了巔峯,星元步法更是全力展開。但是哪怕是這樣,也是隻能勉勉強強的將後面的追趕之人維持着固定的距離,這一份距離卻是如何也拉不開。

“看來,還真的需要大長老幫忙了啊。”葉封無奈的嘆息一聲,辨認了一下方向,向着之前和雲家大長老約定好的地方趕去。

可是這種情況,還沒有持續多久,當葉封這邊已快到達大長老那兒,心裏已是放鬆了一些之時。

葉封就是猛然發現,他艱難維持的距離竟然在迅速的被拉近着,這一發現,可是令得他心驚膽戰了一下。

快速的向後瞥了一眼,他的心都是靜止了那麼一瞬,因爲,他看到一個人影,正漂浮在空中,向着他這個方向趕來!

而漂浮在空中,正是天境修爲的一個特徵之處!

城主!

城主府中,能夠具備如此實力的,完全不用多想,只有此人。

苦澀的一笑,葉封之前不是沒想到城主會出現,但是聽了城主夫人的話後,他就默認爲城主已閉關,那怕出現,也不會在此時。

但是現在,沒想到的是,他雖然之前頗爲順利,此後卻是波折不斷。

而這時,葉封距離大長老所在之處,已是隻差些許距離。

看着前方,回頭看了一眼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城主,葉封瞳孔劇烈的收縮着,蘇潛的死,他不相信以這位城主的實力會沒有發現,但是現在城主的這份平靜,實在是有些太過駭人!

猛的一咬牙,葉封心知大長老不可能是城主的對手,此時將大長老拉進來,更是害了他,甚至會將雲家以後的日子更加的不好過。

索性之下,葉封突然向着右前方衝了過去,等到數息之後,已是和大長老所在的地方,有了許多的偏差。

愣愣的看着,之前還直奔自己這邊而來的葉封,突然的轉變方向,明顯是不可能看錯了方向。

察覺這葉封身上因爲這般猛烈的全力奔跑,已經消耗極大的氣力,看着遠處紛亂的人影,大長老那古井般的眼眸,泛起了一些漣漪。

他不知道這個少年做了什麼,爲什麼會引出這麼大的動靜,但是他明白,其這麼做,雖然扯出了很多別的原因,但是他卻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但是他沒有,他隻身一人將騰家老祖請來,隻身一人進入城主府中,此時被人這般追殺。

而這一切,他這個雲家的大長老,彷彿除了傳話外,竟然沒有起到半分的作用。

甚至是現在,這個少年明知道在劫難逃,卻也沒有向自己伸出求助的手,是怕自己被連累,或是不想拖累雲家?

可是,他這般對待雲家,雲家又怎麼能眼睜睜看着他被追殺?

多少年了,自己沒有了這種熱血的感覺。

維持了多年平靜的心,在這一刻,猛然的裂開。

隨後……

砰!

突然,一道熾盛的光芒在這片天地陡然亮起,這光芒之璀璨,生生的將這一大片地方,全部都是照亮了開來。

若有所覺,葉封也是回頭看去,看到天空中的那一幕之時,也是呆在了場中。

大長老此時竟然全身散發光芒,站立在空中,阻攔在追擊而來的所有人面前!

天境!

當看清這個事實,發現之前一直沉默寡言的老者,竟然是天境的實力之時,葉封突然愣住了。

這一刻,他才猛然反應過來。

當時,雲家老祖雲英帶他和雲凝走的時候,他們這邊出現在那兒,大長老就是緊隨其後的出現。

直到數十上百息之後,雲戰等人方纔趕來!

這份實力,怎麼可能平凡。

不僅是葉封愣住了,那怕是一直老謀深算的城主也是有些意外,其深深的看了一眼大長老。

“雲家竟然有着兩人達到了天境,這一點,隱藏的真深啊。”威嚴的聲音,在空中想起,轟隆作響。

而在城主身後,正在急速趕來的以城主夫人爲首的一羣人,卻是愣在了場中,表情有些呆滯。

她溝通了崔家,企圖藉助崔家老祖突破後的實力壓制雲家老祖雲英,然後藉助城主府和崔家的聯合將雲家一舉打垮。

可是現在,她突然悲哀的發現,那個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大長老,竟然也是天境的修爲。

這一刻,她終於明白,雲家那般退讓,不是不敵,而只是不想讓家族族人受到太多的傷害,即便是靠着兩個天境之人能夠取勝,那也只是慘勝,畢竟,城主府的實力,一點也不弱於雲家。再加上崔家,着實艱難。

而自己卻還在奢望打垮雲家,讓雲家受到教訓。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自己其實就是個小丑,多麼的悲哀。

不敢想象,若是她將城主府的精英排出,損失殆盡,城主是否還會留她?她此時還未曾得知蘇潛之事,倒是還有這份閒情思量着這一切。

大長老只是靜靜的站在空中,沒有說一句話,靜靜的看着前方的城主和其身後的所有人。

“當年你之才華驚豔全城,但是突然詭異間的沉寂下去,這麼多年來,你從不出手,竟然是讓衆人遺忘了你。沒想到,不知不覺間,你竟然也是邁入了天境。想必,雲家那位爲了掩護你踏入天境之劫花費了不少精力吧?”城主並不急切,只是漠然的看着大長老。一副胸有成竹之勢。

聽聞這話,葉封也是突然內心一暖,他反應過來,雲家老祖雲英一定是知道這事的,但是她卻將大長老派來幫助自己,與其說是他要來大長老,還不如說是雲英故意爲之。

雲英沒有企圖以爲他身後有葉塵,而將他的安危置身事外。而是分出了一個這麼大的戰力在自己身旁,這份情,不可謂不令人心暖。

“此事果然與你雲家有關,我還以爲你雲家真要坐等崔家欺辱呢。想必,現在雲英已是打上了崔家吧?”城主頭顱微垂,眼睛瞥了一眼大長老道。

對於大長老的不迴應,卻是沒有半分的在意。只是自顧的說着。

“我雲家,還不是小小崔家所能夠欺辱的。”至此,大長老方纔首次開口,聲音低沉,拖着一些蒼老,但是卻清晰的傳到了現場之中所有人的耳中。

“哦,那不知道,加上我城主府又會怎樣?”城主突然語氣一變,開口說道。

頓時,大長老的眼神就是變得凌厲了一些,他盯着城主,望了片刻,方纔說道:“此事你果然參與在了其中。難怪,她怎麼會有能力調動你的人!”

ωwш ●Tтka n ●¢o

如遭雷擊的頓了一下,城主夫人愣愣的看着城主,又偏頭看了看大長老,似乎不敢置信,但是事實擺在面前,卻又由不得他不信。不由得渾身無力,癱軟倒在了地上。

“你雲家暗藏了你這麼一個戰力,又怎能怪我呢?哈哈。”城主冷笑幾聲,突然厲聲道:“你身後的那小子,今天必須交給我!誰也阻攔不住!敢殺我兒,盜我寶庫,好大的膽!”

最後幾句,已是如驚雷一般,驚動了半個楓城。

一時間,大半個楓城的大小勢力,都是向着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而離城主府不遠的騰家老祖,也是突然轉身,看了過來。 “老祖,好像是城主的聲音。”雲戰退後一步,開口說道。

與城主府那邊的對峙不同的是,崔家這邊,卻要顯得混亂了許多,雲家來到這兒之後,二話不說就是動手,顯然是鎮住了崔家的人。

而遲遲不來的城主府的人,也是令得這份震懾變得越來越大。

有心想橫幾句,但是崔家家主卻是發現,他完全找不到任何的底氣,來說出此話。

雲家老祖雲英搖了搖頭,向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就如穿透了空間一般,直視在了大長老的身上,目中有着一些光彩流轉。

“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再說。”對着雲戰,輕緩的開口。

揮手間,雲戰喝道:“動手!”

“停!”還不待雲戰身後的衆人有所行動,一道聲音就是自崔家後方傳來。

而之前還有些混亂的崔家人,也是瞬間的安靜了下來,似乎是找到了靠山一般。


沒有任何意外的,雲英只是冷冷的看了那個方向一眼,就是淡淡的看了眼向其投來詢問目光的雲戰。

心領神會,雲戰沒有任何的停留,當先衝殺了上去。

在雲戰的身後,那些雲家族人,也是毫不猶豫的就是跟了上去。

面對着對面比自己家族強了許多的戰鬥力量,那一個個雲家族人的強橫氣息,之前還安靜下來的崔家族人,卻是神色劇變。

說到底,一個崛起時間太短的家族,力量還沒有積蓄足夠,就是企圖對雲家這等家族出手,簡直是不知好歹!

在這一刻,家族的信念就是體現了出來。雲家族人爲了家族的悍不畏死,崔家族人的慌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再也沒有廢話,在崔家衆人臉色極度難看之下,雲家之人如洪流之般,衝了過去。

遠超於崔家的力量,遠多於崔家的高層實力,這場戰爭,從城主府沒有一個人到來的那一刻,就已經斷定了結局!

尤其是,在數十息之後,從遠處極速趕來的一個老者,其臉色難看之極,當下就是一道氣力洪流揮擊而去。

轟轟作響的聲勢,也是令得崔家這邊所有人的心情變得振奮了一下、他們不知道天境實力是怎麼樣的。

但是他們卻知道,自從他們家族中的大長老邁入天境,成爲家族老祖之時,他們崔家人的生活就變了。

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變得張狂。

那怕是之前所懼怕的雲家,也是可以三番五次的上前欺負。

所以,最近這些天,老祖,就是他們心中最大的依仗。那怕之前雲家衝上前來,他們也是沒有太過的在意。

可是……

崔家老祖的那一式神通威勢確實很大,可是雲家之人,卻沒有一個人有所躲讓,他們只是盡力的和眼前的崔家之人廝殺着,似乎對於這足以將他們轟滅數次的攻擊,視而不見一般。

只因爲……

當那一式聲勢浩大的氣力波動即將靠近他們之時,雲家老祖,雲英出手了。

只是輕描淡寫的邁步走近,雙手輕劃,在胸前橫推而出,嘴中輕喝一聲,就是將那一式給徹底擊散而去。

這一幕, 秘密使命︰妃常用心 ,崔家之人心驚膽顫,雲家之人鬥志勃發。

場中的戰鬥更是開始了一邊倒的局面。

“你或許,有些太高估了你自己啊。你莫非以爲,你邁入天境,就是天下無敵?愚昧無知。”嘴中輕吐,一句不輕不淡的話語從雲英口中傳出。

面色難看之餘,重重的哼了一聲,不經意的,崔家老祖也是向着城主府的方向看了一眼。

“呵呵。你真以爲,城主府會真和你合作?”雲英卻沒有那麼多的閒情逸致,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本來就令得他心情不爽,此刻譏諷一聲,不再多說。

手臂一翻,突然一把軟劍從袖中抽出,氣力灌注之下,陡然筆直,裹帶着令人面頰生疼,帶起了空間撕裂聲的衝向了崔家老祖。

這一式凌厲的攻擊,也是將崔家老祖那到口的話生生逼回,看着雲英那一往無前的氣勢,心裏明白,這些日子崔家對於雲家的逼迫,令得這個不問世事多年的人,終於是怒了。

輕喝一聲,兩個人就是廝殺在了一起。

對於氣力的控制,和天境修爲的瞭解,兩個人在普一接觸之間,就是有了不小的差距,雖然同爲天境初期,但是雲英卻是將崔家老祖完全的壓在了下風。

反觀城主府,城主此時臉色冷漠的看着大長老,靜等着他的回覆,全身氣勢全面爆發,天境中期的氣力修爲如雷雲般,擠壓在了每個人的心頭。令得衆人心神皆顫,惶惶不可終日。


古井無波的眸子中,終是起了一絲波動,大長老身體輕移,從城主府這邊看去,正是將葉封給遮擋在了身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