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炎笑道:「我在想,從我們認識起,你一共訛了我多少紫晶。」

「你……」

德羅全身一震,似乎明白了什麼。

「炎!你是有意放黑暗軍進來的,你究竟想幹什麼?」德羅怒吼時,教廷四巨頭其他三位也趕來。莫里西焦急的說道:「大部分黑暗軍都已進入光明之門了,而且他們好像知道空間長廊的路一樣,怎麼辦?」

聞言,趙炎暗想奧瑪科的確有本事。他開始還擔心大部分黑暗軍會在空間長廊中迷路,被永遠困在那裡進入不了俅迪,但現在這個問題卻不用擔心了。

德羅喝道:「所有人圍住門口,不停的對門口轟擊!你們三個快去,那裡需要你們!」

「去不了了!」

四人聽到趙炎聲音的同時,眼前紅光一閃,那道紅光頓時進入了每一個人的體內。

混亂!仇恨!炙熱!燃燒!

三兒在趙炎體內神武大,四個火系詛咒術那幾乎不存在的間隔時間彷彿是瞬一樣,分別落在了教廷四巨頭上。

趙炎的等級和四巨頭一樣,都是ss級別,而且四巨頭是上位ss級,比趙炎還要高一點。。這四個詛咒術能在倆個人身上揮效用已經很難得了。

德羅和莫里西雖然躲避掉了,但葉爾羅和哥哥菲拉姆斯一個中了混亂,一個中了仇恨。倆人對視一眼,雙眼頓時變得血紅,竟互相廝殺起來。

見狀,德羅驚道:「住手!」當下就準備用聖術為其化解,但從兩邊同時飛來的炎龍讓他清醒了一些。

畢竟還有趙炎這樣一個恐怖的敵人就在身後。


趙炎笑道:「別先急著救人,管好你自己吧!」

德羅轉過身,咬牙怒喝道:「炎!你居然和黑暗軍聯手!你居然勾結惡魔!」

「別說得那麼難聽,尊敬的德羅大人。什麼是黑暗?什麼是惡魔?你說,是黑暗生物這種能夠殺死的惡魔好對付,還是那些存在於心中無法磨滅的貪婪惡魔、**惡魔、自私惡魔要好對付?而你,背著光明教廷賺取紫晶幣的樞機主教,又和哪些惡魔勾結了呢?是貪婪,還是**?」

「你,你……」突如其來的一連串變化讓德羅幾乎無暇去整理思緒,趙炎的激將讓他的憤怒升至頂峰。短短的瞬間,那建立偉大功績,成為大主教或教皇的美夢不但破滅,自己的老底還被趙炎給掀了出來。。

兩團白sè的月亮從德羅的掌心中冉冉升起,此刻他那憤怒的樣子已完全不像是一位樞機主教所具備的。

「我會殺了你!」

趙炎不敢有一絲怠慢,三兒的詛咒術雖然厲害,但缺點便是詛咒術所需要的魔力和她所擁有的魔力比例讓她不能盡情的揮霍,出四個詛咒術已經把她給掏空了。要想再繼續的話,至少得恢復個幾個小時。

不過儘管如此,趙炎也不慌亂。德羅雖然處於上位ss,他在下位ss,但他還有阿大和阿二倆個幫手。對付起德羅來應該不成問題。

莫里西環顧左右,左邊德羅和趙炎打了起來,右邊葉爾羅和哥哥菲拉姆斯殺的不可開交,從倆人攻擊力度上來看,分明是要至對方於死地,哪還有平rì里親兄密弟的感覺。

權衡左右,莫西里放棄去光明之門增援,而是施展聖術,先把這倆人的詛咒術解除了再說。

他微閉雙眼,小聲吟唱著冗長的聖歌。

只是他這驅除所有負面效果的聖歌終究無法唱完。

查克斯和夢啦夢以及「夢幻守護」已微笑著在他的面前出現。查克斯抱著夢啦夢的小蠻腰,夢啦夢靠在他的懷裡,她嘴角帶著微微的笑容,彷彿還在為剛才聊到的話題意猶未盡。。

看見這對新婚夫婦在戰場上還如此恩愛的模樣,莫里西無比惱火,但當六個丘陵巨人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視線內的時候,他那股惱火多少有些沒有底氣。

查克斯淡道:「夢,還記得上次受到的痛苦嗎?報仇的機會來了。」

夢啦夢伸出手,撫摸查克斯的臉,哀傷的說道:「查,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天你為我的擔憂。你的憔悴,你的心傷。」

莫里西完全聽不到倆人在說些什麼,沃伏托帶人夜襲地jīng部落的事雖然不是什麼高級機密。但這只是教皇對沃伏托的一個簡單的任命,知道的人也並不多。

容不得莫里西多想,丘陵巨人已率先一步朝莫里西撲去。

查克斯和夢啦夢心裡清楚,對付莫里西,完全用不著他們倆個出手。有了夢幻守護,就算是sss級別的人,他們也不會畏懼。並且真正戰鬥起來,還有很大的懸念。可他們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這不但可以報仇,還能練習和丘陵巨人的配合。對於一個戰鬥組合而言,默契的配合能讓實力成倍的增加。

在趙炎等人陷入激戰的同時,艾瑪婭和狂龍帶領夜郎殺手混入光明教徒中,拚命的刺殺光明牧師。。專業的夜郎殺手對命令的服從向來只會高于軍人,就算有光明法師和武士從他們身邊掠過,他們也全當沒有看見,只將匕刺入牧師們的心臟。

一時間,光明之門陷入一片混亂。而此刻,有少數的黑暗軍先鋒已從魔能波動中探出頭來。但馬上,無數的火球、冰錐、損石、風刃、聖光波、箭矢,飛鏢就會呼嘯而去。

在實力相當的時候,趙炎總會選擇讓阿二會他加上龍麟。畢竟同級別的人,釋放出摧毀力最大的技能或魔法並不是靠火焰防護盾就能抵擋住的。

加持上龍麟後身體雖然也會受到傷害,但只是百分之二十而已,總比火焰防護盾被打破受到全部的攻擊要強。

而且,有了龍麟護體的趙炎,猶如是一頭瘋的猛獸,其動作神態完全不像是一個法師做具備的。在一些非常時刻,他甚至抽出佩劍,像武士一樣去刺砍德羅的重要部位。

當然,這只是非常時刻而已。在大部分時間下,趙炎還是一名合格的魔法師的。

激戰幾個回合,被德羅或躲或擋住幾個三才螺旋波后,趙炎也知道了德羅的斤兩。心下頓時有了主意。

德羅戰的十分痛苦,他想破腦殼也想不到這個曾經脆弱的魔法師居然成長的如此之快。。原本對於這次的較量他有十足的把握將趙炎輕易殺死,但卻沒想到事情總是如此的出乎意料,就和光明之門被趙炎打開一樣。

這是他做夢都不曾想到的。

他想到過失敗,但也是黑暗王的魔威,黑暗軍的勢大導致光明神的容光黯然失sè。但他絕對沒有想到竟是自己內部的人,堂堂愛櫻國王和黑暗軍裡應外合,將他們放了進來。

這究竟生了什麼?這個世界難道瘋了嗎?

崇尚光明的人類,王國的君王,居然和黑暗勾結?

這實在讓人無法相信。恐怕教皇此時,也在納悶吧!只是德羅清楚,一旦光明之門被破,他便更不會離開光明主殿半步了。

俅迪光明大神殿,光明教廷,最後的希望便是教皇和三個大主教了。那些樞機主教和大長老們,在如此強大的黑暗勢力面前,其能揮出的作用也只是和那些骷髏將軍、殭屍領主、暗影殺手斡旋而已。

趙炎的魔法攻擊度太快了,德羅眼明手快,在趙炎全身上下四處打量,也沒能參透他為何能用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shè魔法的秘密。

然而在躲避趙炎魔法攻擊的同時,德羅又還得多留個心眼防止他的詛咒魔法。。儘管他不明白這個火系魔法師究竟是怎麼不需要頌念詛咒就釋放出詛咒魔法的。只是他此刻不想弄清楚這個道理了,時間也不允許他繼續憂人自擾下去。

吼吼吼!

三聲龍嘯,yīn險的火系法師又帶著由炎龍互相纏繞形成的螺旋波撲面而來。德羅已深知這招的厲害之處和躲避要點,當下也不驚慌,巧妙的向後退去。

沙!

螺旋波傾然消失。

火焰在空氣中消散,並沒有造成特別大的聲音,但在德羅的心中,彷彿有巨濤在翻滾。

吼……

下一刻,果然幾聲怒嘯在黑夜中響起,彷彿沉睡的猛獸睜開了眼睛。

「古烈斯的奧義——**升龍無雙華!」

德羅愕然篤定,臉上的神sè由憤怒轉為驚恐。他環顧四周,旋轉身子,無論他面朝哪一個方向,瞳孔的火紅炎龍都在由遠至近的放大。

突然間,他全身麻木,彷彿被從六條巨大的炎龍的怒吼中產生出的威壓給熄滅了靈魂。

六條炎龍同時撞擊在德羅的身體上,但在靠近他的時候卻偏轉龍頭,用身軀將他牢牢的裹住。德羅身系保護術,雖然不怕炎龍那燃燒的身體所帶來的炙熱,那卻無法從炎龍的身軀里掙脫。。

或許,是已經絕望。

炎龍們用身軀將德羅包裹,帶著一聲長嘯席捲長空,在夜夜的夜空下,猶如是一條衝天而起的流星。

德羅被炎龍帶上天空,他面sè木然,突然間,他那平rì里有神的眼珠悄然褪sè,剎那間彷彿蒼老了許多。

轟轟轟轟轟!

火雨,在黑夜中徐徐下落,是永恆的燦爛,還是瞬間的輝煌。

樞機主教德羅,雖然如趙炎所言勾結了貪婪、**一類的惡魔。但,最終還是在捍衛光明教廷的戰爭中損落。

若干年後,他的名字依舊會在史冊上出現……

早在趙炎打敗德羅之前,莫里西就在丘陵巨人的踐踏和查克斯夢啦夢的魔法下喪生。他死的並不無辜,他心裡很清楚,就是多幾個自己,也不夠這變態的組合殺得。

然而時間的充足,讓這對將戰爭當作遊戲的小倆口又把戰的筋疲力盡的葉爾羅和哥哥菲拉姆斯順便給解決了。

光明之門的主將陣亡,光明牧師們死傷無數,黑暗軍突破光明之門,大範圍的湧進了俅迪神殿。這意味著,光明之門已經失守,徹底被黑暗軍攻陷了。

普西雷多扒開被自己的匕捅個對穿的長老,這已經是鎮守光明之門的最後一個職位在主教上的教職人員了。。他的身影漸漸的隱入黑暗,並沒有繼續屠殺,而是專註的朝那些身手敏捷的夜郎殺手們望去。

在黑暗中,夜郎殺手猶如魚入大洋,許多光明教徒在死前都不曾看清那張結束他們生命的臉。但在普西雷多眼中,他們是動作卻非常的清晰。

但儘管如此,普西雷多yīn森的臉上還是掠過一絲異樣。

能讓存活於黑暗世界幾百年的暗影殺手普西雷多停下來留意的人並不多。但眼前每一個夜郎殺手,都值得他細心留意。

殺手與殺手之間,方知其中的厲害程度。

普西雷多甚至在小聲的自語道:「人類社會裡,何時出現這麼一批了不起的殺手了?是誰把他們訓練成這個樣子的?難道……」他在黑暗中搜尋趙炎的身影,卻始終沒有找到,「難道是他嗎?」

「普西雷多先生,我還在納悶為什麼黑暗軍能突破門邊的攻擊,原來是您老人家到了。」

普西雷多一愣,看來剛才自己的確是分心了,以至於後面來了個人都他沒有覺。他轉過身,看見是趙炎后,不禁在心裡感嘆。自己雖然是分了心,但他卻能來到自己身邊不被現,這和上次見到的他比起來,的確進步不小。。

怪不得黑暗王說,這個是一個不可小覷的人。

普西雷多的聲音yīn冷無比,輕描淡寫的說話聲,卻也能讓趙炎的靈魂瑟瑟搖拽。他只是丟下一句話,便消失在黑暗中了。

「炎國王果然是人類社會的jīng英,身邊高手如雲,這批殺手讓我眼饞啊!」

趙炎細細品位普西雷多的話,暗想他對會這批讓他眼饞的殺手做些什麼。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就算他有什麼動作應該也不會現在行動。

偏過頭去,黑暗軍爭先恐後蜂窩的從光明之門湧出,光明之門微微顫動,彷彿會被撐破一般。

夜郎殺手的任務已經完成,趙炎急忙命令狂龍,讓他們去和愛櫻炎字第一軍匯合,接受和他們一樣的命令。

接下來的戰爭已經不需要他們了,無論要死要活,那都是黑暗軍的事。他們在此,本就是充當花瓶。現在花瓶已經揮出了作用,甚至來要做的,是保證花瓶不會被打碎。

安頓好夜郎殺手后,趙炎和艾瑪婭等五人站在光明之門處,等待著奧瑪科的到來。

艾瑪婭感嘆道:「我真沒想到,原來黑暗王就是奧瑪科。」她偏過頭,朝趙炎看了一眼,道:「炎,你早就知道了吧?」

趙炎點點頭。

艾瑪婭深深的看著趙炎,疑惑道:「我實在弄不懂,我們究竟在幹些什麼?和黑暗勢力勾結?」


趙炎淡道:「艾瑪婭,你千萬不要這樣想,也絕對不能用到勾結二字。」

呼!

他深深吸了口氣,面向光明大院的盡頭,那遠在千米之外的光明主殿。此刻,主殿正向外放shè出柔和的白光。

但在趙炎的眼裡,從光明主殿shè過來的光芒恰是一片血sè,一片充滿骯髒、卑鄙、貪婪的血sè。地jīng部落的災難,那些死去的地jīng,和受傷的人們一一在趙炎的腦海里浮現。堆積許久的仇恨在趙炎體內燃燒,似乎感應到趙炎的憤怒,火元素也活躍起來,尤其是三兒,更是在烈焰中翩翩起舞。

「你們記住,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光明神的存在,也不會有黑暗神的存在。所以,無論是正義還是邪惡都和光明教廷與黑暗勢力扯不上關係。我們並非和黑暗勢力勾結,我們只是和我們的好朋友奧瑪科聯盟,消滅這個披上正義和憐憫的外衣,實則貪婪邪惡、厚顏無恥的光明教廷!」

「為了威懾,它殺害我們的兄弟!為了利益,它摧毀我們的家園!光明教廷絕不是救贖眾生的聖地,它同樣是一個充滿**與野心的組織。」

「我們必將要它毀滅!」

眾人靜靜的站在趙炎的旁邊,感受著從他嘴裡鏗鏘有力吐出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詞語。查克斯和夢啦夢互相攙扶在一起,面sè濃重,彷彿想起了那一次的夜襲。

光明之門突然間寬闊了許多,被黑暗籠罩的大巫妖和滾滾燃燒的火焰骨皇從魔能波動中踏出。他們在門前篤定,下一刻,威風凜凜氣勢恢弘的火焰戰馬帶著他的主人洶湧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神聖的俅迪光明大神殿,彷彿突然間被無數的黑暗所充斥。

所有的黑暗生物都惡嚎、怒吼、咆哮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