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還未落下,阿修羅王身邊的兩位半神依然出手,那來自陰陽殿的萬姓半神手中一個陰陽大輪盤施展出來,這輪盤一出,帶著一股腥風血雨而來,似乎這天地之間,僅剩下了灰白兩色一般。

而那一位來自霸天社稷殿的風姓半神更是殺意無邊,手中一柄社稷寶印施展出來,頓時從陰陽大輪盤中奪下了半壁天空,讓這片天地中變成了一片金燦燦的光芒。

兩道半神之力憑空而出,一瞬間沖入了宮殿之中,轟在了那一道白色的光影身上。

「哼!找死!」

半神出手,宮殿內的白光中傳出了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在聲音還未落下的時候,出手的兩位半神忽然一震,緊接著他們的攻擊和武器竟在這一聲之下寸寸斷裂。

噗!

接著,兩位半神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抵擋的天威之力,而後他們兩個人竟在瞬息之間吐血飛出。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待旁邊的阿修羅王將要出手的時候,前方的碰撞已經結束,宮殿完好無損,那一道白光也已經消失,而他身邊吐血的兩位半神則是獃獃的立在了原地。

「人呢?」

李道王一步踏出,愣愣的看著前方的一切,來到了兩位半神的跟前凝重的問道。

砰!

話音落下,還不等他穩住腳步的時候,他身邊的兩位半神已經爆體身亡。

從始至終,兩位半神才出了一次手,對方也才說了一句話,就是這一眨眼的時間,兩位半神身死道消。

而身為旁觀著的阿修羅王和李道王竟不知道他們的同伴到底是因何而死。

一時間,一個恐怖的想法在兩人的心中浮現開來,令阿修羅王和李道王不由一顫,兩人對視在了一起。

「神……」

這個字一開口,兩個接著閉上了嘴巴,不敢在多說一句話,且做賊心虛的兩人,紛紛朝著周圍看去,生怕一句話惹惱的對方,他們也將死在此處。

這一刻,白蓮子和那風姓女子更是一震,她們心中泛起了一團滔天巨浪,這一股巨浪竟讓她們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嗡!

「不要驚慌!那樣的強者不會對你們這些後輩出手的!」

這個時候,李道王忽然走來,將兩女從恐慌之中拉出,將他們徑直送向了側殿之中。

而這個時候,阿修羅王則是轉過身來,看著空蕩蕩的宮苑,眉頭皺起:「他竟走了……莫非是追那一道白光了……」

想到這裡,阿修羅王神色之中竟露出了一抹輕鬆。

「咦?阿修羅王,你的那個後輩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為和會不見了呢?」

這個時候,李道王也發現陳影消失了,不由扭頭看著阿修羅王沉聲問道。

阿修羅王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看著李道王心有餘悸的說道:「李道王,真不知道是你的運氣好,還是你太幸運了!實話告訴你,現在的陳影並不是我的晚輩,他和那道白光……」

此話一出,那李道王臉色蒼白無比,心中忽然生出了一團急切想要離開這裡的想法。 第六百六十七章我等你許久了

太昊刀神殿前,眾武聖嚴陣以待,他們組成了一套極為厲害的殺陣,此陣可以硬抗半神武者。

嗡!

這個時候,殺陣之中光影浮現,一道道清濛之光正在飄溢出來,化作了如夢幻泡影般的泡泡,朝著九霄的天外飛去。

在陣外,一群由數百武帝組成的海族大軍正在外面搖旗吶喊,入陣廝殺的正是他們的半神老祖,無垠龍宮的那一條青龍。

而在這些海族之中,正有一貌不其揚的中年遠遠的觀看著,他和其他的海族不同,眼中沒有那種狂熱,反倒是帶著一股鎮定,一股屬於上位者所獨有的鎮定。

正待前方吶喊聲更為濃烈的時候,中年忽的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感覺,扭頭朝著身後看去。

忽的一道白光從遠處電射飛來,還不等這中年人看清白光中的人影時,他周圍的數百武帝已經成了一片碎肉,而一側數十位武聖和那海族的半神已經橫屍當場。

「小泥鰍,你家的老祖宗還活著嗎?」

中年人眼中露出了一抹驚恐,他本能的就要逃走,可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正被一個光頭的少年抓在手中。

少年一身白衣,帶著一股清秀的氣息,臉上蒙著一張無面面具,看起來頗為詭異。

可他並不覺得這少年就真的是少年。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中年人膽顫心驚的說著,眼神裡面滿是疑惑。

少年淡淡一笑,輕輕抬手在這中年人的眉心印下了一枚心形的印記,接著抬手一拋,將那中年人拋出了玄龜島去。

周圍的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少年看著滿地的血污,眼神裡面泛起了一抹厭煩,抬手一揮,滿地的血肉竟在一道輕柔的風下,化成了地上的塵埃,最終消失在了少年眼前。

這一片宮苑似乎什麼都未曾發生過一般。

嗡!

少年走到宮殿前,看著阻擋在身前的禁制陣法,眼中泛起了一抹回憶的笑容:「傻小子,你還是那般的天真,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禁制不是這般用的……」

略帶滄桑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少年眼前的禁制竟寸寸斷裂,化為了灰飛,消失於無窮。

大殿之中,那憑藉禁制保命的玄龜一顫,眼神裡面露出了一抹驚恐,身形一動,就要衝入大殿中那一枚金色的光團之中。

嗡!

「小烏龜,見了老朋友,怎麼還要躲起來?……這就是太昊那小子留下來的東西吧?嗯,有點意思!可惜啊,他太自負了,要不然自我之後,他當是第一個成神之人!」

少年一把將玄龜之魂抓住,看著宮殿中正在一道青色風元氣凝聚的光柱內上下起伏的金色光團,評頭論足的說著。

玄龜之魂從一個蒼老的老年變成了一隻巴掌大小的黑色烏龜,安靜的躺在少年的手中,隱約可見那變成烏龜模樣的魂體,正在瑟瑟發抖。

「你怎麼怕成了這樣?……也是,當年……哎!那段歲月的事情太久了,說起來也無味!……念在你我相識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答應幫我一次,我就幫你重塑肉身,甚至讓你進階成神,這個交易如何?」

少年徑直走到了宮殿最中央的那一個王座之上,他坐在了上面,看著手中的烏龜問道。

烏龜一嘆,搖頭說道:「誓言已出,不可反悔!」

「也罷!我就知道你會這樣!你也一大把年紀了,想必死在小輩手中,定會讓你憋屈無比,我就幫你一把吧!」

說著,少年的手掌微微一震,那玄龜之魂忽然一顫,竟在這個時候瞬間化成了點點光芒,消失於無蹤。

「不好……」

這個時候,剛剛殺到太昊刀神殿所在的院落中的李浩然猛然一震,他忽然察覺到體內似乎有什麼熟悉的東西消失了一般,心神一動,這才發現玄龜留在他體內的印記消失了。

玄龜死了……

想到這裡,李浩然也不敢停留,徑直朝著前方電閃而去。

啪嗒!

大約十個呼吸后,李浩然來到了太昊刀神殿中,待他踏入宮殿的時候,整個宮殿中忽然泛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這道光芒將跟著李浩然飛馳而來的眾人阻擋在外。

「你是誰?」

走入宮殿,李浩然看到的是一個白衣少年,這少年給他一種熟悉且又陌生的感覺,他並不記得他從哪裡見過少年,可少年身上的氣息卻極為熟悉,這讓他一時間陷入了一種疑惑之中。

「呵呵!算起來,咱們應該是師兄弟,不過若是按照太昊這邊來算的話,你卻是我的徒孫!」

少年呵呵一笑,眼中沒有任何錶情的說著,他坐在王座之上,淡淡的看著李浩然,沒有過多的動作,說話更是乾淨利落,不帶任何的拖拉和感情。

李浩然聞言眉頭皺起,他從未聽說過太昊有師承,這讓他心中更為疑惑,看向少年的眼神更為仔細,他並不認為這少年比太昊還要大。

莫非他在糊弄我?

一個想法在李浩然的心中泛起,這讓他隱約有些微怒。不過接著他又從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這一股氣息極為隱晦,卻讓他隱隱有些顫抖。

他不明白,這種顫抖來自何處。

「你也不必胡思亂想!且我的確是太昊的師父,當年我化身刀道狂徒行走四方,尋找突破的契機和有緣人,而太昊正是我看重的一個人,他雖然沒有絕世的資質,卻擁有絕世的毅力……若非他得到了我的指點,現在也不會出現這些事情……」

少年有著一雙能夠看穿世事的眼睛,他知道李浩然心中在想些什麼,這才頗有耐心的說著。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李浩然看著少年,眼中滿是疑惑的問道。

少年哈哈一笑,忽的從王座上站了起來,他眼中閃爍著一團火熱的說道:「李浩然,你在冰火神宮之中想必也知道了我的一些事情吧?」


「冰火神宮……你不會是盤神帝吧……」

李浩然聞言,臉色大變,不敢置信的看著前方,他覺得自己快要無法呼吸了,心中盤神帝的形象,怎麼也不可能和眼前這個少年聯繫起來。

少年見李浩然信了幾分,接著說道:「李浩然,成為我的弟子吧!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文明的氣息,你有資格成為玄黃境的第二尊神帝!只要你答應成為我的弟子,我可以幫你渡過神劫,證道為神,更可以幫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呼!條件是什麼?」

李浩然感受著少年身上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息,他腦海中屬於魔界之神的記憶復又回歸,這才知道這少年雖不是神,卻更有一個神的靈魂,且少年身上更有冰火神宮所獨有的天道氣息。

他已經相信了眼前少年的話。

少年一笑,接著說道:「在玄黃境的萬氣長河之中,有一道紫氣化生而成的宇宙世界,那裡是玄黃萬界的起始之地,孕育著一顆天道至寶,我要你在成神的那一刻,將我帶入紫氣化生的宇宙世界中去,幫我得到天道至寶!」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仍舊還是想要掌控天道嗎?」

李浩然心頭一冷,這才發現盤神帝經過了這麼多年,心中的觀念似乎並未有任何的變化,這讓他為那冰火神宮的主人感到了一絲悲哀。

他也忽然明白,為何太昊要讓他許下如此的諾言。

少年停止了說話,他認真的看著李浩然,似乎要將李浩然看個明白一般。

大殿裡面陷入了沉默之中,李浩然心中卻是一片哀愁,他在想自己要如何才能夠從這少年手中逃走,他在考慮著少年為何要和他說這些話,難道就真是為了那一個目的么?

這其中有許多李浩然想不明白的問題,這些問題讓他十分難受呀。

「掌控天道不好么?一個有規則的天道,總比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要好上千萬倍吧?只要有我掌控這方天道,我足可以讓玄黃境變成諸天萬界之中的王者之境,甚至讓玄黃境中人人為神!……晚輩,你沒有資格來質問我這些問題!」

少年眼中露出了一抹狂霸之氣,他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瞬間衝刺滿了整個大殿。

就在他的氣勢要碰觸到李浩然的時候,位於宮殿中的那一團金色的光球忽然一震,竟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將那一股強大的威壓割裂,生生的來到了李浩然的面前,將李浩然保護在了裡面。

嗡!

這一刻,李浩然腦中嗡然一震,接著他的意識一晃,竟在此刻魂游天外,進入了一種奇妙的意境之中。

「嗯?太昊,都到了這般的境地,你仍舊還是要和為師做對么?」

少年並未阻擋金光的變化,他看著前方金光之中凝聚出來的那一道身形,淡淡的問道。

金光中太昊分身走出,他對著前方的少年行叩拜之禮,這才起身說道:「我不是和你為敵,我只不過是在讓你看清現實,別忘了當初咱們之間的諾言!」

「看一看你的道是對的,還是我的道是對的么?無盡歲月來,也唯有你敢和我這般的說話……好吧!既然是我答應過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出手干預你的傳人!」

少年一嘆,眼中帶著一抹回憶的說著,話音落下他復又坐在了王座上,整個宮殿又一次陷入了安靜之中。 第六百六十八章萬物可為刀

「咦,這是一個完全由刀組成的意念世界,在這裡萬物皆可為刀,這當真是草木皆兵的手段啊……」

神遊天外,進入奇妙意境之中的李浩然,正站在一片完全由刀組成的世界之中,這個精神世界極為廣闊,他正位於一座如同祭壇般的高塔之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