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姜浩天捏住了昕兒的小手,把昕兒的小手貼在了耳邊,他已經用靈力把昕兒的耳朵給封住了,聲音不太大,如果要是在昕兒聽起來的話肯定就是噗噗的,就好像真的像放鞭炮一樣。

姜浩天就這樣坐在了昕兒的身前,將他抱在了自己的懷裏,擁有這厚實的肩膀,昕兒不會看到那餐廳裏面被打碎的樣子,這就已經夠了。

等到槍聲結束之後,姜浩天摸了摸摸摸的頭,“昕兒,我們玩個遊戲吧。”

“什麼遊戲?”昕兒眼神亮了起來,“我最喜歡和爸爸做遊戲。”

“你閉上眼睛數數,爸爸將昕兒的眼睛蒙上,你看一看數幾個數之後,我們就能到看見大黑和小黑了。”

“好。”昕兒甜甜的一笑,有些事情大人覺得無聊的事情,孩子未必會這麼覺得。

姜浩天直接就在衣服上面扯下來一條布,把昕兒的眼睛給圍上了,然後小聲的說道,“好了,我們可以開始數了。”

昕兒那邊就傳來了,“1,2,3,4,5。”

屬於小女孩兒的奶聲奶氣的聲音,如果要是讓最硬的硬漢聽到了估計都一下子能軟化了下來。

而姜浩天的眼神一下子就凝固了起來,這裏是自己的地盤,看在自己地盤上做這樣的事,下場只有死。

他們甚至都動用了槍械,無視整個社會的秩序和法律,那讓自己來處理,剛一出門,他就看到了躺在地面上的石傑,他的身體還在那裏抽動,嘴脣也在一開一合的,好像在說了些什麼。

姜浩天就把耳朵貼在了石傑的嘴上,“你想說什麼?”

“逃。”

逃?爲什麼要走?姜浩天眼神變得更加凜冽了起來,抱起了石傑,打開一旁他的商務車把石傑放在商務車的後座。

姜浩天抱起了昕兒,開着車向着岐山出發了。

這一路上,姜浩天沒有打開隨身的收音機,只聽到耳邊所傳來昕兒的聲音,“36, 37。”


二十幾分鍾之後,他們就到了。

姜浩天是一手拎着石傑,一手抱着昕兒下來了。

因爲石傑的身體上有血液,大黑小黑聞着血腥味就出來了。

看到這石傑這個樣子,他們兩個嚇了一跳。

姜浩天把石傑的身體放在一旁,大黑和小黑在姜浩天的指示之下,跑向了另外一邊的寵物區。

“好了,我們到了,爸爸給你摘下來。”

姜浩天說了一句,就把擋住 昕兒眼神的布條給拿了下來。

昕兒眨了幾下眼睛,看到了大黑和小黑便開始玩耍了起來。

大黑心中一哆嗦,不知道究竟應該怎麼處理好,因爲他覺得是姜浩天給石傑打成這個樣子了。

而姜浩天則是摸了一下昕兒的額頭,“你在這和大黑小黑他們玩,我還有點事情。”

大黑小黑立刻就和昕兒玩的起來,而莫言則是走在了樹下,蹲了下來查看這石傑此時的情況,嘟囔着,“這一次也就是我。”

石傑重傷,身體上中了多少子彈都說不清楚了,換個其他人看,這石傑肯定是死,但是姜浩天就不一樣了。

姜浩天覺得應該給石傑救下來,因爲石傑最後就算是沒有意識了,別在嘴裏面嘟囔着說,“快走。”

至於說讓誰快走就不需要想了,而且這石傑的實力也算是不錯,只不過就是現在的情況比較麻煩。

猛然之間,姜浩天閉上雙眼,雙手蓋在了石傑的胸口和額頭之處,他把自己身體之中的靈力全灌注進入到石傑的身體之中。

與此同時,他在自己的身下吸收着這片天地的力量,陰陽之力,九一之開,變成瓊漿玉液,流於姜浩天之身體之中。

這裏面的能量太強了,姜浩天必須得進一步煉化,然後才能給石傑使用。

“開天門。”他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掐了一個劍指頂在了石傑的額頭之上。

與此同時,“通天道。”他第2指指在了胸口之處。

“環天手。”

“開天路。”

“看天明。”

“九曲合一。”

“靈犀之念。”

最後一個字吐出來的時候,姜浩天的雙手搓着石傑的身體。

接着就在石傑身體之中多出來了一絲又一絲的血液,只聽得砰砰之音,那十幾發子彈全部都被姜浩天的能量給頂了出來。

九指通天術,這是姜浩天的獨家法門。 這一次其實說實話,姜浩天挺冒險,他用的九指通天術,所爲的事情,就是幫助那石傑開了天門,因爲只有開天門的情況下他才能活下來。

可是,冒險就冒險在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開天門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必須得是築基期的修煉者,再加上另外寶物的配合纔可以。

但是姜浩天畢竟是一個曾經渡劫的強者,他就生生地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石傑開了天門,踏入到修煉者的範圍之中。

這也就是石傑自己本體的力量比較強。

姜浩天才能做到這一切,如果要是石傑的力量不搶,那麼他也是死。

姜浩天曾經比較過,如果要是石傑不用武器,小黑不使用牙齒和爪子緊靠着力量的話,他們兩個人能打上一陣子,不過石傑不會是小黑子對手。

但是現在石傑就脫胎轉變了,同樣的局面之下,小黑未必會贏,但是小黑可不是依靠的力量,在大黑來之後他們之間互相的戰鬥,多多少少也掌握了一些戰鬥技巧。

這也是讓姜浩天感覺到奇怪的是他們本來是獸,現在做到了人才能做的事情,而除此之外的話,小黑那必殺的殺器就是他那一口的牙。

他那一口獠牙實在是太過於鋒利了,如果要是咬在其他人的身上可是非死即殘的。

除了大黑小黑的未來是風光無限的,姜浩天覺得這石傑也同樣是如此,他是要把石傑收爲小弟的,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都救了他的命了。

想到這裏的姜浩天就離開了,他能把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沒有必要在這裏看着石傑了,向着那邊走的時候,姜浩天拿出了手機給周彤打了一個電話。

九點多鐘,周彤還在睡覺,所以他接起了電話的時候,嘟嘟囔囔的,語氣之中充滿了不滿,“姐夫,我還沒睡醒呢,你就給我打電話,太煩人了。”

“餐廳被人攻擊了。”

“什麼?”那邊的周彤聲音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呀?”

“你去看一眼就知道了,現在去吧,反正一片的混亂,你去把那些壞的東西都換好了,錢我出,銀行卡在吧檯左手邊的櫃子裏面,密碼是我的生日。”

“等會,等會,姐夫,我去倒是沒什麼問題,但是怎麼一回事啊,誰襲擊的我們呢?我去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不會有危險,你放心吧。”

說完話,姜浩天就把手機給掛了。

“唉,喂,怎麼給掛了?搞得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周彤在邊上白了一眼。

只好穿好了衣服,洗了一把臉,之後匆匆的出門。

而陳雲這邊所帶來的報復,也被各方各界給知道了。

第隨後餐廳的事情就傳到了董天鵬的耳朵裏面,石傑被人幹掉了,那家餐廳被人拿下了。

董天鵬點着自己的額頭,點燃了一顆煙,帶到把煙吐出來的時候,他才喃喃自語,“這是要動狠手啊,不只是他,還會有更多的人受到波及的。“

其實陳氏集團家大業大的,臥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董天鵬也知道不只是自己的人,夏寒兩家的人也都在那邊。

只不過董天鵬不清楚的是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了,而這個時候邊上有個聲音響起來,”老大,石傑死了的事情咱們先不談,那個餐廳被人攻擊了,沒有人員傷亡,那老闆的脾氣,我估計啊,陳雲有夠受的。”

“你這邊覺得呢?”董天鵬摸着自己的下巴。

“你覺得他們兩個人如果要是硬碰硬的話,究竟誰會贏呢?”

聽聞董天鵬的問話,手下愣神了一下,“我覺得這小子可能對付不了陳雲,在陳雲的身邊可是有他重金請來的保鏢,很難。”

“是這樣沒有錯,不過我們得考慮一點外界的因素。”董天鵬又點燃了一顆煙在嘴裏面嘟嘟囔囔的說着。

“老大,什麼外界因素啊?如果那家餐廳的老闆要是對陳雲動手,你認爲夏家會不管不顧嗎? 豪門小逃妻:走錯總裁房 ?”

“你的意思是那些人?”

“他們兩個人可能會動手,推波助瀾吧。”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幫他。”董天鵬在嘴裏面吐出了兩個字。

“老闆實力本來就強,如果要是我們三個市裏對他進行幫助的話,拿下團戰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可是老闆,這個人的脾氣可不小,而且性子來得比較硬,我們是不是得提前跟他溝通好啊。”

“說的沒錯,那這件事情你去吧,我就不出面了,你去找吧。”

此時不只是董天鵬和手下的商議,這其他兩個勢力和手下也在商議着這樣的事情。

這個香江雖然看起來還是一片榮華富貴,但是在下面卻風起雲涌,即將有大事發生了。

程平緊捏着自己的雙拳,因爲他剛聽完手下的人的回報,石傑死了。

哆哆嗦嗦的,他在自己的口袋裏面把手機掏了出來,就連按號碼的時候也因爲緊張按錯了兩個數字。

嘟的一聲電話響了,他深吸了幾口氣之後才說。“喂?”

“石傑死了。”

“什麼?”電話那邊的語氣有些焦急。

“他今天從警局走了,然後去了一下常去的餐廳,被人在那裏亂槍打死,不過屍體不在我們手裏。”

“屍體在哪?”

“被那餐廳的老闆帶走了,他們兩個人好像有什麼關係。”

那邊略微一沉吟,“查出來是誰幹的嗎?”

“還在查,如果我要是推斷的話應該是陳雲。”

“只是沒有證據對嗎?”在那邊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來。

“是的。”

“我不管你用什麼樣的辦法,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手段,不管你下手有多黑,一個月之內,我要見到陳雲繩之於法。”


嘟的長長的一聲電話被人掛斷了,程平是滿臉的苦澀,抓陳雲哪有那麼輕鬆啊。

石傑都折在這裏面了,自己手下真沒有人了,三年了,那局長苦嘆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面,一顆又一顆的抽着煙,這屋裏面的煙霧報警器都響了不知道幾次了。

三年苦心經營,最後落得如此結果,石傑,死了,就兩個字就完事了。

可是他卻無能爲力,就好像伸出了這個拳想打那個人,但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面,難受的只有自己的手。

而陳雲可能是這佈局裏面當中最開心的了,聽着手下的人一個一個的向他彙報的這些消息,他從面無表情到微笑到最後哈哈大笑,所有的人都是一鍋端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