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蕭龍立刻安靜了下來,然後說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畢忠言道“死人了!南區一家六口全部被殺,死狀非常詭異,你馬上到現場一趟,地址是,福海小區!”

“好!我馬上趕過去!”蕭龍掛斷電話後,知道畢忠不是那種小題大做的人,一定是發生了很詭異的事情,不然會給自己打電話。

金靈兒暫時是不能帶回家的,於是乎蕭龍便帶着金靈兒一起去了案發現場,福海小區。到了小區之後,蕭龍發表現,整個小區都已經被封鎖了,蕭龍掏出自己的證件之後,才被放了進去。蕭龍證件是最近才發下來的,跟市警察局長一個級別,但是沒有所屬靈警的字樣,因爲現在外界靈警屬於AAA級祕密組織。

蕭龍剛剛剛進入小區內部,第四支隊的小海就把蕭龍引了一棟居民樓裏面,直到第八層,進入案發現場,裏面只有兩個人,畢忠,唐雨迪!

見到蕭龍來後,畢忠眉頭一鬆,然後上前說道“你可算來了!快進來看看這家裏面有沒有靈體的存在?”

聞言蕭龍進到房間裏面,先是四下張望了張望,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不用看了,我敢肯定這家裏面不會有靈體敢進來!”

“你怎麼知道?”畢忠驚訝的問道

蕭龍微微一笑,指着房間客廳的正天位說道“你看,那裏供奉的是什麼?”

畢忠順着蕭龍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張八仙桌上,供奉着關公像,貢品四樣,左右各有兩節燃燒了一半的蠟燭,香爐之中還有許多香灰可見,明顯這家人經常燃香貢奉關公!不過畢忠仍然不解的問道“這又怎麼樣?”

“怎麼樣?這家人貢奉關公非常誠心,案上關公像有一靈氣加持,這就是證明了,這一家人受到了關公爺保護!所以這一家裏之中根本不會有陰魂鬼邪之類的靈體敢進來!”蕭龍悠悠解釋道

對於這方面的事情,畢忠知道,自己加起來十個,也不比上蕭龍,畢忠面露疑惑說道“如此說來,這家人不是被靈體所害的了?”

蕭龍點了點頭說道“如果他們是在家裏死的,我保證他們不是被靈體所害!”

“那…這就怪了!這家一家六口所都是死在家中!蕭龍!你跟我來!”說着畢忠帶着蕭龍來到帶着口罩兒穿着白大褂兒的唐雨迪向後,只見唐雨迪婀娜多姿的背影讓蕭龍一陣口乾舌燥,定了定神,走上前去,只見唐雨迪正聚精會神的檢察着一具有六十多歲的男性屍體,只見屍體都被抽乾了似的,乾癟乾癟的。但是臉上卻沒有半點痛苦的樣子,相反死的卻很安詳。

唐雨迪頭也不擡的講述檢察的結果“死者,男!年齡應該在六十四到六十六歲之間,身上沒有發現任何外傷和中毒之類的特徵,死者的死因應該是,身體內的所有體液(身體內所有液體的總稱)被全部吸乾所導致的!不過我檢察了他身上下,都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傷口,體液是從那裏被吸走的,是最大的疑點!”不單單是這一具屍體,其他五具屍體,全都是這樣。這讓從事法醫的唐雨迪,萬分難解,沒有明顯的傷口,死者體內的液體是去那裏了呢?

蕭龍也是一陣不解,疑惑的情緒涌上心頭,地上一家六口,兩個老人,兩個中年男女,一對十來歲大的孩子,無一例外,身上的體液被吸乾了。這種死法不可能是人爲的。突然蕭龍腦海當中閃過一個念頭,然後頓時吃驚不已。

言道“該不會是他們吧?”蕭龍臉上露出了驚世駭俗般的表情!

“你想到了什麼?”唐雨迪和畢忠同時問道

蕭龍並沒有直接回答她們兩個的問題,然後說道“唐雨迪你馬上切開屍體來的腹部,看看死者的肉髒有什麼問題!”

“爲什麼?”唐雨迪不解的問道

蕭龍言道“沒有時間跟你解釋了,等以後再慢慢跟你解釋!”

“你給我記着!”對於蕭龍的態度讓唐雨迪非常惱火,平時只有別人向她問爲什麼,自己今天破例問蕭龍一次,這傢伙竟然敢不回答,唐雨迪心想,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讓蕭龍好看!雖然很惱火,不過她還是按照蕭龍所說的,切開死者的腹腔,頓時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只見死者的腹腔裏面竟然空空如也,內臟的蹤影根本就沒有蹤影。

“這…這是怎麼回事?”


“內臟去那了?”

唐雨迪和畢忠同時驚問道。這時只見蕭龍神情無比嚴肅的說道“他們的內臟都被吃掉了!”

“啊?吃掉了?這怎麼可能?”唐雨迪大吃一驚問道“好好的內臟在腹腔裏面,怎麼可能被吃掉呢?”

蕭龍言道“是蟲!是一種蟲子將死者的內臟吃掉的,並且吸乾了死者的全身的體液!” “這…這…”唐雨迪驚呆了,對於蕭龍解釋,她簡直不敢想象這是真的!於是反駁道“不可能,正常人的內臟及腸子足有十幾斤重,蟲子怎麼可能吃得下?”

蕭龍聳了聳肩冷靜道“吃內臟的蟲子不代表只有一隻!那是很多很多的蟲子!”多到讓人噁心!後面的蕭龍話沒有說放出來。

唐雨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學識豐富,然而此時她卻想不出有那種蟲子能將人的內臟吃個精光,而且還能恐怖的把人的體液吸食乾淨?

“這!這不可能!正常人內臟如果被蟲子咬的話,一定會痛的死去活來,而這六名死者相反卻非常安詳,顯然死前沒有受過痛苦的折磨…你…你該不會弄錯了吧?”此時唐雨迪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蕭龍所說的話,因爲蟲子吃人內臟,吸食體液,這也太駭人聽聞了!

蕭龍知道唐雨迪一時間無法接受,所以也不生氣,耐心解釋道“死者表情安詳,是因爲蟲子在吃他們內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死了!”

“等等….蕭龍都快暈了,你慢慢的把你知道一口氣說出來行嗎?”畢忠言道

蕭龍點了點頭說道“在靈異界當中,有道士,和尚,陰陽先生,神婆,趕屍人,降頭師等等…所會的東西也包羅萬象,如道士會法術!和尚會念經避邪驅災!神婆能請陰間鬼上身,來與陽間親者相會!趕屍人會控屍體!而這當中的降頭師最大的能耐就是給人下降頭,施巫術,降頭師多以蟲子做爲施展巫術的材料!而且降頭師在訓養蟲子方面很有一套,相傳曾經有一個降頭師訓養出一種名萬桑其怕的蟲子,萬桑其怕是巫語,如果翻譯過來就是昇仙的意思!昇仙蟲小如黃米粒大小,可以通過人的七竅進入人體體內,昇仙蟲最大的特點就是能釋放出一種神經毒素,可以讓人感產出美妙的幻覺,然後昇仙蟲會在人沉醉於幻覺之時,先吃光人的腦髓,然後再吃光人的內臟,吸食掉人體內的每一滴液體,而且在這種過程中,昇仙蟲可以不停的繁殖,速度非常驚人!一隻昇仙蟲可以在人體體內繁殖將近一千隻昇仙蟲。


由於昇仙蟲釋放出來和毒素的原因,死者死時根本就感覺到不痛苦,相反會非常安詳!昇仙蟲被訓養出來之初,是降頭師用來幫助一些身患不治之症,被病痛折磨的人脫離痛苦結束生命。相當於現在的安樂死。不過由於昇仙蟲及爲難以訓養,金貴的很,一般只有早先大戶地主,富豪名流[家庭才能用得起。所以民間對於昇仙蟲的傳說很少有人能知道!由於能讓在人安詳之中將人殺死,故而被稱作昇仙蟲!

而就目前來看,這一家六口,十有八九就是被仙升蟲害死的!唐雨迪你可以打開死者的顱骨,看看裏面是不是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聽了蕭龍說了這麼多震驚的事情,唐雨迪早就腦袋一片空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照蕭龍所說的,她拿來開顱器,打開死者的頭骨,果然裏面也是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見到!

“這…真是太不可思意了!可是那些昇仙蟲又是怎麼在吃完人腦,內臟,液體之後,離開人體的呢?死者的腹腔,胸腔,顱腔裏面卻什麼都沒有留下?連一點細微的痕跡都沒有?”唐雨迪驚世駭俗的說道

蕭龍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就是昇仙蟲的奇特之處,它們會在‘吃飽喝足’之後,再從人體體內爬出來,然後回到訓養它們的降頭師身邊,然後會根據降頭師的指引,把它們吸食的血液從體內排出來,昇仙蟲別一大特點就是,它自無法消失人類的血液,需要排泄出來,不然血液凝固之後,昇仙蟲就死定了!”

畢忠嚥了咽口水,然後百思不得其解的說道“我已經查過家人了,這家只是一家普通的人家,沒有任何的不好的記錄,而且是工薪家庭,一家人感情非常好!仇殺,財殺,情殺等等可能都被排除掉了!是什麼樣的人,非要殺害這樣普通人?而且還是滅門,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蕭龍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這家人究竟有沒有仇家!不過我敢肯定,這並不是一樁普通的滅門慘案,能訓養出昇仙蟲的降頭師都些法力高深之輩,一般而言想請這種級別的降頭師出山,不單單只是錢的問題!我想也不會有人願意花個上千萬請降頭師來殺這麼普普通通的一家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畢忠現在一愁莫展,對於這種類型的案件,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蕭龍冷冷一笑說道“我看事情沒那麼簡單!降頭師控制昇仙蟲殺人,絕對不會離昇仙蟲超過一千米的距離,老畢,你現在最好帶人,把周圍一千米的地方通通地毯式的搜查一遍,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線索,那怕是最細微的線索!

畢忠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情就包給我了!如果有發現我會給你打電話!”說完畢忠轉身離開房間,組織人員。準備開始地毯式搜查!畢忠走後,唐雨迪饒有興趣的盯着蕭龍,然後問道。

“你是不是已經有懷疑的對象了?”

“你怎麼知道?難道你是我肚子裏的內個?”

“我是肚子裏的內個?”

“大便唄…還能是什麼?”

“蕭龍,你找死!”

唐雨迪手拿開顱器,頓時抓狂,衝上來就要跟蕭龍撕打,蕭龍連忙舉手投降“別…別打,我算了…哎?你還真打啊?哎喲~~~你這是謀殺親夫嗎?哎喲~~~不是謀殺親夫,不是謀親夫,我錯了我錯了!哎哎?你還打啊?我還手了啊?我可真還手了啊?哎呀呀~~~痛死我了,哇呀呀,看招,仙人採葡萄…”

“唔嗯~~~”

蕭龍的鹹豬手快速的在唐雨迪的巨波波上面捏了一下,當下唐雨迪全身如電流襲過,輕嗯一聲,呼吸也微微有些加速,口罩此時也意外的掉了下來,只見她滿面紅暈,如一朵醉人的嬌花,眼睛之中閃爍着,驚訝,憤怒,意外,害羞還有那麼一點點兒的期待…

四分之一分鐘之後,唐雨迪眼眶裏涌出委屈的淚水,然後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見狀蕭龍傻了,如果說唐雨迪抓狂跟他拼命,他到不怕,蕭龍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了,而且尤其像唐雨迪這麼美貌的女人。

“哎…你別哭了行不?算我錯了行不?要不你打我吧?”

“嗚~~~嗚~~~”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哭?要不我給你講個笑話?從前….”

“哇~~~哇~~~”

“姑奶奶別哭了成不?要不…要不…我讓你摸過來行不行?我們算是兩清了!”說着蕭龍拉起自己的上衣,露出結實的胸膛,閉着又眼,一副要英勇獻身似的。見狀唐雨迪撲哧一下,破涕爲笑。然後冷冷的白了蕭龍一眼,嬌哼道“鬼才要摸你呢,這筆帳,我們今後再算!哼哼…”

看到唐雨迪不再哭了,蕭龍這才鬆了一口氣,接着唐雨迪紅着眼又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該死的,快說!你是不是已經有懷疑的對象了?”

蕭龍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懷疑這件事情跟一個靈異界當中的邪教有關係!”

“邪教?”唐雨迪一下子就被蕭龍話勾起了興趣。

蕭龍言道“是邪教,而且還是存了很久的邪教!”

唐雨迪被蕭龍說的越來越好奇了,接着問道“那究竟是什麼?”

蕭龍非常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我只說一遍,你要聽好了!他們的名字是….邪教!”

“什麼?”

“我說了,我只說一遍的,你沒聽清楚,不怪我,拜拜…”

“該死的,你給站住,別想跑!” 高級降頭師的出現讓蕭龍心情一下子變的沉重起來,降頭師下降頭的手法千奇百怪,任何情況下都有可能被施法下降頭,蕭龍開着車,滿世界轉悠,卻不知現在該往那去。家是不敢回了,因爲有金靈兒,如果帶她回家去,蕭龍知道自己非得被白雪依給揍成二級殘疾不可!

金靈兒是一個非常安靜的女孩兒,一般不主動說話,由於很困,所以就在蕭龍車裏睡着了。金靈兒睡的非常安靜,柔順的秀髮貼着臉頰,長長的眨毛微微顫抖一下,高高的嬌胸聳立傲軀,勾勒出一副絕美的畫面。

正在蕭龍不知所向之時,電話又響了,蕭龍看了一下,又是畢忠打來的。

難道畢忠找到了什麼線索?蕭龍急忙接通了電話,不過事情不是蕭龍所想的那樣,畢忠並沒有找到線索,而是在南區另一處小區裏,又有一個人家被滅門殘殺!死者的死法跟上一家一模一樣,唐雨迪已經趕過去了,畢忠讓蕭龍趕快也過去。

蕭龍趕到現場之時,唐雨迪已經對每具屍體都進行過檢查,然後得出的結論是,體液,大腦,內臟及腸子全都沒有了,結論是昇仙蟲所致。

還不到一個上午就發現兩家滅門慘案,而案發的時間,唐雨迪推測可能是昨天晚上。

到了下行又接邊接到三起這樣的報案,一天之內先後接到五起報案,五家被滅門。死法完全相同。這五家的距離很遠,有的根本就不在一個區域之內,可見這些不是單個降頭師能幹出來的,一定是多個降頭師同時出動的結果。

蕭龍腦子裏的問號更大了,是什麼的原因讓多個高級降頭師集中到一起?不惜冒着風險來做這麼大的案子?想不明白!雖然蕭龍心中已經有一種猜測,不過蕭龍卻非常不願意把事情往那方面想。

五起滅門慘案的發生,而且是在同一天發生的,畢忠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把事情報告給了上級,沒有多久公安總部下達指令,讓蕭龍的靈警大隊儘量查清真相,鑑於靈警大隊纔剛剛成立,上面將派來三個神祕人物來幫助蕭龍破案!

當日夜,晚上一點左右,蕭龍與畢忠兩人正在帶隊,在第五起案現場在進行地毯式搜索,可惜卻連個屁也沒有找到!

“老畢,讓兄弟們收隊吧,這些降頭師都是高手,看來他們不會在現場留下任何對我們有用的線索!我們再找下去也是白費!”蕭龍滿頭大汗,阻止了,仍想繼續探索下去的畢忠。蕭龍那變態的體力都已經冒汗了,那些普通警員有多累就可想而知了。

畢忠言道“也只能這樣了!那些傢伙想幹什麼?”盡殺些普通人家,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蕭龍言道“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老畢現在事態已經可以升級到實發事件了,你現在應該要使用你的權力了。馬上回警察局,組織新的警員和警察力,片兒警,巡防隊員,整個晚間不間斷的巡邏,告訴下面的人,看到有可疑的人,立刻呼叫大隊人員,千萬不要單獨行動,打草驚蛇!這些降頭師利用昇仙蟲殺人,只能在晚上進行,白天他們沒有那麼大的膽子!”

畢忠聞言點了點頭說道“看來,目前也只有這樣了!我現在就回警局!蕭龍,你也趕快找個地方休息吧。明天還指不定會亂成什麼樣呢!”說完畢忠急急忙忙帶人離開了現場。

而蕭龍回到汽車上,準備發動汽車給金靈兒找個地方住先,然而發現車上又多了一個人,唐雨迪,此時金靈兒跟唐雨迪正相互凝視着對方,如果兩隻發狂的小母貓,見狀蕭龍樂了。問道

“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金靈兒指着唐雨迪,問蕭龍,言道“相公,這個女人是誰?”

噗~~~相公?蕭龍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不是蕭龍不願意當金靈兒的相公,而金靈兒這個稱呼太突然了,讓蕭龍都沒有準備。

唐雨迪咬牙切齒,冷冷注視着蕭龍,冷道“蕭龍!快給我一個解釋,這個女人是誰?”

等等…蕭龍掏了掏了自己的耳朵,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金靈兒理論上講算是自己的未婚妻吧!吃醋是情有可原的。這唐雨迪那樣貌似也在吃醋,這是爲喵?難道是看上俺咧嘛?蕭龍無恥的想道。

不過這次蕭龍貌似猜對了!唐雨迪心中就是對蕭龍這個,總是能把她氣的火冒三丈的傢伙有好感!

“哎呀呀,你們看你們兩個這是幹什麼?不要吵了,靈兒妹紙,這位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美得冒泡的美女唐雨迪唐小姐!”接着蕭龍又開始介紹道“唐雨迪妹紙,這位是本人未婚妻,純潔與美麗的化身,金靈兒妹紙!”

“你有未婚妻?那上次跟你在警察局裏的趙燕燕和白雪依又算什麼?”唐雨迪驚訝並憤怒着。

“相公?趙燕燕和白雪依是誰?”金靈兒瞪着眼睛問道

“這個…你們兩個聽我給你們編…哦不,聽我跟你們說,恩…你們兩個餓不餓?要不我們吃點東西先?”蕭龍此時的臉難看的跟豬肝兒似的。

雷神閣

副閣主,雷風,一身素衣青袍,鬚髮皆白,無風自動,仙風道骨,站在那裏不怒自威,雷風聲如洪鐘,言道“剛剛接到消息,鄭州市出現了大批降頭師聚集,以昇仙蟲殘害無辜平民的事件,目前已經造成了五家二十八口滅門慘案!剛剛雷神閣主已經下令,派雷劍,雷道,雷火前去鄭州市,與剛剛成立的靈警大隊長一起破案,至於那些降頭師儘量活捉!如若無法活捉,便就地格殺!”

雷劍,雷道,雷火,三人上前一步,齊聲喝道“是!”

次日上午,金池大酒店包間裏面,白雪依,趙燕燕,金靈兒,還有將前兩人找來的發起這次會議者的唐雨迪。四個各有千秋的美女,此時正並排而坐,冷冷的注視着雙手抱頭蹲在牆角兒裏的那個男淫—–蕭龍! “雪依,燕燕,我真是看不下去了,才把你們都找來的!這個蕭龍也太花心了!竟然在外不停的沾花惹草,金靈兒姑娘不遠千里來找他,他居然連句實話都不給人家…真是太可惡了!”唐雨迪氣呼呼的數落着蕭龍的不是,好像對她做了十惡不赦,滅絕人性的事情似的。

蕭龍對於唐雨迪多管閒事兒,恨的牙根癢癢,心想,下次在沒人的時候,非得好好的捏捏她的大波波不成,要襲胸,襲臉,襲嘴…總之全身上下都襲個遍!

正在蕭龍意.淫之時,包間裏面的四個國色天香,各有千秋的美女倒是沉默了,最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白雪依身上,白雪依纔是蕭龍大婆的地位,無人能憾動。

只見白雪依不驚不喜,淡淡的說了一句“蕭龍是我的男人,做錯了事情我會處理他!燕燕!金靈兒姑娘,你們兩個是怎麼樣想的?”白雪依這句態度非常明確,她是不會因這件事情跟蕭龍感情破裂,相反白雪依還是在變相維護蕭龍。白雪依的話,軟中帶火,讓發起這次會議的唐雨迪頓時臉上有種火燒的感覺,她本來以爲,白雪依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後,會哭,會鬧,會跟蕭龍拼命,屆時她就可以站在白雪依身邊然後一起討伐蕭龍,跟白雪依搞好關係,這樣有利於她跟蕭龍日後關係的發展。

不過現在她顯然是錯了。她沒有想到白雪依會這麼大度,能這麼包容和維護蕭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