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今,還有金人的五萬大軍阻攔,單憑岳飛一人之力,實在是難以抗衡啊。

“大哥,你看俺老牛給你帶誰來了。”

牛皋帶着林凡直接走進了岳飛的營帳,而岳飛卻是一臉的愕然。

別說是岳飛了,就是林凡也是懵逼的。聽牛皋這意思,好像他們應該認識一樣。可是,林凡顯然是不認識岳飛的,而岳飛也不可能認識林凡啊。這老牛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這位小兄弟是?”

岳飛看着林凡,開口詢問道。

牛皋神祕的一笑,說道:“嘿嘿,大哥,你還記得那位老神仙跟你說過什麼嗎?他說咱們會遇到一位姓林的高手前來幫助我們破陣。”


岳飛驚訝的看着林凡,問道:“難道說,這位小兄弟,就是老神仙口中的天命之子?”

天命之子,這個稱呼倒是讓林凡有些意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成了天命之子了。

“嶽帥,實不相瞞,我來這裏,其實是爲了找您幫忙的。”

林凡又將自己在江城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岳飛一遍。岳飛聽完之後,也是皺起了眉頭。

“看來,江城的老百姓,正在等着我們去解救啊。可是,現在我們被金彈子、銀彈子兄弟給纏住了,沒有辦法脫身啊。小兄弟,你有辦法幫我們除掉這兩個人嗎?”

岳飛心想,如果林凡真的是那個老神仙口中的天命之子,那麼他一定能夠做到這些。現在岳飛也想着去幫助江城,可是,只要金彈子銀彈子一日不除,他就一日沒有辦法脫身。所以,先幹掉這兩個傢伙,勢在必行!

關於金彈子兄弟,其實林凡也是多少有些瞭解的。相比起金兀朮來說,他們兄弟的實力也差上許多。不過,作爲金人有名的戰將,這兩個兄弟的實力還是蠻不錯的。

如今,岳飛身體抱恙,身邊也就只有一個牛皋可用。前幾天,牛皋也跟他們交手過。要說單挑的話,牛皋自然不會害怕他們。但這兩個兄弟,實在是太狡猾了。他們每次出戰的時候,都是一起出手的。所以,別說是牛皋了,就是岳飛也支撐不住啊。

現在,岳飛將這個棘手的任務交給了林凡,可想而知,這個任務的難度到底有多大啊。不過,完成這個任務之後,林凡的主線任務也就做的差不多了。到時候,自己的閉關也就可以結束了。說實話,自己閉關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他現在已經開始有些擔心外面的事情了。

尤其是自己的女人清幽,要是她出點什麼事的話,林凡是絕對不會饒過自己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過這金彈子兄弟,不過,我會盡量一試的。”

見到林凡同意了岳飛的請求,牛皋也是欣喜萬分。

“林凡兄弟,這一次我們可就都全靠你了。本來以嶽帥的實力,幹掉這兩個宵小之輩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可是你也看到了,連日來的奔波勞累,我們的嶽帥已經病倒了。他現在的這個狀態,根本不可能打得贏那兩兄弟聯手。”

“放心吧,牛將軍。”林凡信心十足的回答:“只要他們敢出手,我保證一定會取回他們的人頭的。我現在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時間就是生命這個道理。”

是啊,江城還有數以萬計的百姓在等着自己呢。一旦被金人的士兵發現了他們的藏身之所,保不住那些喪心病狂的傢伙就會屠城了。到時候,我們所做的一切努力,可都變成徒勞的了。

“那一切就拜託小兄弟你了。”

牛皋派人給林凡準備好了戰馬和武器,這些可都是作爲一個將軍,所應該擁有的標配。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騎馬,只充當個步兵。林凡自然不會去傻乎乎的走上前跟人家決鬥,這最起碼的馬匹,他還是得需要練習練習的。

金人的大軍一直在營帳外叫囂,因爲他們人多,所以可以輪換着看守。但是我們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發動一場戰鬥,主動去找他們的人去打纔是王道。

林凡決定,事不宜遲,自己馬上出發。但願,自己能夠順利的打敗這兩兄弟。不然的話,事情可就變得越老越麻煩了。 見到林凡打算披掛上陣,牛皋決定親自爲自己這位小兄弟壓陣。萬一林凡不是那兩個兄弟的對手,他也好出手幫忙。本來岳飛也打算出陣的,可是他的身體,實在是撐不住了。沒有辦法,他只能將這個任務交給林凡了。

這段時間,岳家背嵬軍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氣。他們雖然戰力很強,但那也是集體作戰的情況。要比起單挑來,他們之中可沒有任何一人是金彈子兄弟的對手。連日來岳家軍損兵折將,可以說是受盡了委屈。如今,林凡的出現,總算是能夠讓他們揚眉吐氣了。

出陣之前,岳飛還將自己的佩劍湛盧劍交到了林凡的手裏。這把劍可是跟隨着岳飛南征北戰幾十年,也算是有名的神劍了。岳飛希望,林凡能夠在這把劍的幫助下,旗開得勝。只要林凡能夠除掉金彈子兄弟,那麼他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馳援江城。

林凡手握着湛盧劍,這把劍分量可是不輕啊。

雙軍對壘,金彈子兄弟一馬當先,開始衝着岳家軍叫囂了起來。

“岳飛出來,今天老子就要殺殺你的威風。你們岳家軍不受號稱天下無敵嗎,怎麼你這個統帥怎麼連面都不敢露了。”

林凡剛想策馬上前,卻沒有想到,自己身旁的一個小將已經衝了上去。

“金狗,就憑你也想見識我們嶽帥的威風?做夢去吧,看我如何取你首級!”

“哼,不自量力的渣渣。”

金彈子手持雙錘,一下子將這位小將給錘落馬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你這金狗,怎麼敢傷我兄弟,給我納命來!”

糟糕,又有一位小將按捺不住,直接衝了上去。這可不行啊,林凡連忙策馬上前接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小將估計也是一回合的貨。

看到又有人上前,金彈子毫不客氣的又是一錘子。可憐的小將,倒是沒有被金彈子錘死,不過他胯下的戰馬,卻是直接被錘爆了腦袋。而他本人也是直接墜落馬下,險些直接摔死。

“哼,不自量力的傢伙,還是讓你們岳飛元帥親自出戰吧。”

“就憑你?”

林凡冷笑,已然是衝到了金彈子的跟前。


金彈子也感覺到了葉晨的鋒芒,他不得不認真的對待起了眼前的這個人。作爲沙場之上的宿將,金彈子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手段不一般啊。

金彈子緊握着雙錘,就等着林凡靠近自己了。只要他敢靠近,以金彈子的臂力,足以將林凡連人帶馬一起錘死。可讓金彈子吃驚的是,林凡竟然從馬背上消失了。

金彈子一臉懵逼,臥槽,這什麼情況?

下一秒,林凡已經高高的躍起,出現在了他的上方。

“金彈子,給我納命來!”

金彈子慌忙舉起雙錘格擋,然而,林凡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他根本就隔擋不住。就這樣,林凡直接壓着他的雙錘,讓雙錘落在了金彈子的腦袋上。可憐的金彈子,就這麼被自己的雙錘給錘死了。想來,他這一輩子錘死了無數敵人,可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是被自己錘死的吧。

“這……大哥!”

金彈子身後的銀彈子慌了,自己大哥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被林凡給秒殺了。這口氣,銀彈子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啊。

“混蛋,你敢殺我哥哥,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銀彈子手提大斧,衝林凡砍了過來。然而,林凡的速度那是何等的恐怖。他只是輕輕的一側身,便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嘿嘿,既然你這麼心疼你哥哥,那你們就一起給我下地獄吧!”

說完,林凡手上的湛盧直接刺向了銀彈子。銀彈子慌忙去擋,卻發現,自己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林凡手中的湛盧劍,就好像是毒蛇吐信一般,瞬息之間便刺穿了銀彈子的喉嚨。銀彈子噗通一聲,直接墜落馬下。

“給我殺!”

爲林凡掠陣的牛皋,一看這金彈子兄弟被殺,那金人大軍的士氣自然是一落千丈。這個時候,如果不趁機掩殺的話,那實在是對不起林凡的一番心意啊。

金人士兵依靠着金彈子兄弟作威作福這麼多天了,早就把他們兩個當成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可就在剛纔,他們心中的信仰瞬間崩塌了。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此時正衝在最前面,不停的屠殺着他們的兄弟。

“給我死!”

金人大軍徹底崩潰了,這一崩潰,便是兵敗如山倒啊。牛皋帶人趁機掩殺,直接追殺出去了二十里。這一戰,大獲全勝。

對於林凡來說,他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如此的順利。這金彈子銀彈子,要比傳說中的渣太多了。林凡這還沒有熱身呢,他們就已經倒下了。

實際上,還是因爲這兄弟兩個輕敵了。連日來的自信,已經讓他們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別說是林凡這麼一個無名之輩了,就是岳飛親自來,他們也不會將岳飛放在眼裏。於是,他們就悲劇了。

得知勝利的消息後,岳飛也是大喜。本來他還在爲自己身體抱恙的事情犯愁,要知道,自己這一病,真的是耽誤了太多的事情。尤其是聽說江城的事情之後,岳飛更是心急如焚。萬般無奈之下,他也只好冒險賭一把了。好在,林凡並沒有讓他失望。他真的殺死了金彈子兄弟,帶領大家取得了勝利。

“哈哈哈哈,真是痛快啊。怪不得林凡兄弟你能夠從金兀朮的魔爪中逃脫呢,以你的手段,恐怕就是咱們嶽帥也不是對手啊。”

牛皋對於林凡,可是絲毫不吝嗇藏讚美之詞。當然,主要原因還是老牛也被這羣金人給憋屈壞了。如今有了林凡的出現,可算是讓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林凡則是謙虛的回答:“牛將軍過獎了,我怎麼可能跟咱們嶽帥相提並論呢。我這充其量,也不過就是有點拳腳功夫而已,咱們嶽帥,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統帥,能帶咱們打勝仗的大元帥!” “哈哈,這你可是說對了。”

一提起岳飛,牛皋那是滿臉的自豪啊。

“嶽帥那可是咱們這羣人的主心骨,只要有他在,那一切就都有希望。我也相信,只要有嶽帥的帶領,咱們遲早能夠將失去的土地全部收回來了。”

“沒錯,一定會都收回來的。”


其實,林凡知道,岳飛立功越多,那麼他距離死亡就越近了。但是,這些事情,林凡都不能告訴牛皋或者岳飛。而且,即便林凡告訴了他們,想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進了營帳之後,林凡和牛皋看到岳飛已經在爲他們準備慶功酒了。岳飛平時的時候,是嚴禁部下飲酒的。只有在取得重大勝利的時候,他纔會允許自己的部下小酌幾杯。

“老遠就聽到你們兩個人的聲音了,這一次咱們能夠旗開得勝,全靠林凡兄弟了。來,咱們喝一杯。”

能夠讓大名鼎鼎的岳飛親自爲林凡倒酒,這要是說出去,那林凡真的可以吹一輩子了。只可惜啊,就算是林凡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林凡誠惶誠恐的接過了岳飛手裏的酒杯,跟牛皋一起一飲而盡。

“嶽帥,現在攔路的金人已經被我們打退,請問什麼時候才能出發去江城。雖然說江城的百姓被我安置在了地下城,但這地下城恐怕也絕非是長久之計。我擔心,金兀朮的人遲早會發現這個祕密的。”

岳飛點點頭,回答道:“林凡兄弟,你的擔心我很理解。這樣,今天我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前往江城,你看如何?”

林凡也知道,岳家軍今天打了一天的仗,大家也都相當疲憊了。要是這個時候,再強制讓他們急行軍的話,萬一遇到金兀朮的埋伏,那真的是要損失慘重了。所以,儘管這林凡心裏擔心的要死,但還是同意了岳飛的建議。

“牛皋,即刻傳我將令,准許大家小酌三杯。另外,要求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五更時分,我們開拔前往江城。林凡兄弟爲了我們殫精竭慮,我們也不能辜負林凡兄弟不是。”

牛皋點點頭,回答道:“好嘞,俺老牛這就去。”

“林凡兄弟,來,咱們再喝幾杯。”

林凡這心裏着實是擔心江城,這酒喝着也是索然無味。岳飛看得出來,林凡心裏的擔心,也就不再勸說林凡了。況且,岳飛自己的身體也不太舒服,要是喝太多的話,估計會耽誤明天的行軍。

翌日五更,岳飛準時帶隊朝着江城前進。實際上,此時的岳飛,依然處於病重狀態。但是,他已經答應了林凡,想去救江城之圍,所以,他也只能強撐着自己的身體了。

這一切,林凡都看在眼裏,他只能默默的在心裏對岳飛說了一聲謝謝。林凡相信,要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根本不會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險,前往江城這座孤城進行馳援的。

要知道,這江城內外已經全部被金人包圍,一旦岳家軍進入江城,那麼金人很有可能來一個裏應外合。到時候,這一萬岳家軍,就陷入了絕對的死地。可即便如此,岳飛還是沒有放棄江城的百姓。因爲在他看來,哪怕還有一個百姓活着,那岳家軍也有責任去拯救他。

如果連百姓都保護不好,那岳家軍存在的意義,還有什麼呢?

一天一夜的強行軍,這也就是背嵬軍了,若是換做其他的軍隊,恐怕早就累的不行了。而岳飛將軍,也是強撐着自己的身體,爭取不拖累任何人。

最終,岳家軍在距離江城十里外的地方紮營了。他們就是要讓金兀朮發現他們的存在,然後讓他們自己開始恐慌。要知道,金兀朮這輩子遇到的最大的敵人就是岳飛了。這些年來,金兀朮只要是遇到岳飛,就沒有取得過任何的勝利。

而如今,光是看到岳家軍的旗號,便足以讓金兀朮心生畏懼了。


林凡告別了岳家軍,因爲他實在是擔心城裏的狀況,所以他打算自己先行潛入城中。當然,他們也做好了約定。一旦岳家軍開始從城外展開進攻,那麼林凡就會帶着城裏的林家堡衆人做內應。到時候,裏應外合之下,拿下這裏的金兵,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林凡擁有墜星步,幾個起落之間,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看到林凡這等手段,岳飛和牛皋也忍不住發出了感慨。

“林凡兄弟果然是好手段啊,若是有這樣的人在我們軍中效力,那收復山河迎接二帝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牛皋也回答道,“是啊,只可惜,林兄弟註定不是跟我們一路人。老神仙也說過了,江城別過之後,我們就再也無緣相見了。”

“是啊,真是可惜了。”

這一邊,林凡順利的進入了江城之中。好在,江城的地下城還沒有被發現。也不知道,是金兀朮的人不給力呢,還是金兀朮迫於林凡的淫威,沒敢去找。不管怎麼樣,這個結果對於林凡來說,就是最好的了。

如今江城之中,到處都是金人的巡邏隊。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在提防什麼。要知道,這可是一座空城啊,就算是提防,那也應該提防城外的人啊。看起來,這金兀朮已經猜到,城中的人是被林凡藏了起來。他設下的這些巡邏隊,就是爲了預防林凡的。

只可惜,這些巡邏隊對於林凡來說,壓根就是形同虛設。就憑他們,這輩子也別想抓到林凡。

很快,林凡便來到了縣衙的後院。然而,讓林凡吃驚的是,地下城入口的廁所居然坍塌了。不僅如此,他還在一旁看到了林火的屍體。

這……

林凡一下子就猜出了事情的真相,林火應該是爲了預防這個入口被人發現,所以纔將廁所給拆了。但是,他自己卻沒有地方可跑,最終被金人殺死在了這裏。

可惡啊,這些混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林凡暗暗發誓,一定要給這些該死的侵略者好看。 林凡的墜星步擁有空間轉移的效果,所以他並不需要搬開這些廢墟,也一樣可以直接進入到地下城。這一點,就是他最大的優勢了。因爲如果這個時候,林凡就提前搬開廢墟的話,那可能就會暴露這裏的位置。一旦地下城暴露,那金兀朮就有足夠的籌碼來威脅林凡了。

按照林凡一貫的行事風格,他是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無辜的百姓死在自己面前的。所以,金兀朮一旦用百姓作爲籌碼,林凡就真的是無可奈何了。到時候,整個江城的百姓,可就都成了他的人質了。而城外的岳飛將軍,也絕對不會做出無視人質的事情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