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劉茉兒則是瞥了陳鈔票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着那些東西。

柳媚並不是學醫的,只是將一些止血藥灑在了陳鈔票腰間的傷口上,隨後直接給陳鈔票包紮。

至於莫柔則是拿着牛奶和豆腐走到陳鈔票身旁喂着陳鈔票。

而劉茉兒則在講述着事情的經過。

陳鈔票爲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直接無恥的在莫柔與柳媚還有劉茉兒三人的胸上掃來掃去,更是在腦海中比較起來,當然吃豆腐喝奶什麼的自然沒有停下。

而且還是莫柔親手喂他。

“看來這傷還是沒有白受啊!得到三大美女的照顧,值!非常值!”陳鈔票心中說道。

他此時沒有不高興,沒有痛苦,反而覺得十分高興,整個人也不暈了,反而精神百倍,就像特麼打了雞血一樣。

但是臉色依舊蒼白……

因爲三女傲然的雙峯,直接把陳鈔票這個卑鄙無恥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傢伙給刺激了。

就在這時,樓梯口一串腳步聲傳來。

而就在此時,柳媚也把陳鈔票的傷口包紮好了。

陳鈔票精神一震,那腳步雖然很微弱但是他聽到了。

柳媚眉頭也是一皺。

陳鈔票直接看了莫柔和劉茉兒一眼,向房間指了指示意她們進房間。

莫柔皺了皺眉,看向柳媚,陳鈔票傷勢雖中,但從剛剛陳鈔票的表現看來精神還是不錯的。

柳媚點了點頭,示意兩人走進去。

劉茉兒擔憂的看了陳鈔票一眼……

陳鈔票直接走到廚房,拿出了兩把菜刀。

可是在他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傻眼了,之間柳媚提着兩把馬刀站在客廳裏。

尼瑪,太帶勁了吧?

一個身材妖嬈的女生扛着兩把馬刀。

這比特麼制服誘惑牛掰多了……

陳鈔票呆呆看着柳媚。

柳媚向房門的方向指了指,示意兩人到房門之後一左一右,隨後更是扔給了陳鈔票一根手電筒。

陳鈔票點點頭,把一把菜刀別在腰間,直接將手電筒拿在了手中,隨後直接走到了門框旁。

而柳媚更彪悍直接將手電筒咬在了嘴裏。

尼瑪哇,我好想變成那根手電筒哇。

陳鈔票看着柳媚咬着手電筒,不住心猿意馬,腦海中浮現一些不健康的東西。

而燈在剛剛就被柳媚給關掉了。

就在陳鈔票兩人埋伏好之後。

“叮噹……”門鈴聲響起。

陳鈔票兩人拿會開門,如果是柳風的人來早就給柳媚或者陳鈔票打電話了,而且就算他們要來時間也不夠。

“有人在家嗎?送快遞的!”一個男人溫和的聲音傳了進來。

你大爺,唬誰呢?

尼瑪三更半夜送快遞?

如果你真是嵩快遞的,那你這快遞公司也太特麼負責了。

二十四小時營業啊……

理由也不編好點。

“尼瑪的,你個煞筆啊,現在會有人送快遞嗎?不知道說是送外賣的?大爺的!我們組織怎麼又你那麼煞筆!”門外傳來一人的喝罵聲。

陳鈔票與莫柔心中一緊,知道危險來了,隨後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深呼一口氣,屏住呼吸。

“轟隆……”一聲巨響,頓時房門一陣顫抖。

“轟隆……”又是一聲悶響,房門被撞擊兩下之後,轟然倒塌,但是卻沒有人竄進來。

陳鈔票兩人也沒有急於動手,而是繼續隱藏在了房門旁,房內的燈也已經被關掉了,根本就不會出現影子之內的東西。

這時一個黑影竄了進來。

陳鈔票目光一凝,盯着那黑影一看。

尼瑪的,是個大黑口袋。

陳鈔票兩人都沒有動手,雖然神經緊繃,但是早就料到了有這種可能。

就在這個時候。

“嘩啦……”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

陳鈔票一驚,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黑衣人直接破窗而進,衝了客廳。

而就在陳鈔票二人分神之際,兩個身着西裝頭戴絲襪的大漢直接衝了進來。

兩個大漢衝進來之後,直接背靠背看向房門旁邊。

媽的,經驗真特麼的老道。

陳鈔票倒吸一口涼氣,他更加確定了這是一個很可怕的組織,經過專業訓練的,並不是牛青那種見錢眼開的混混兒。

衝進來的兩人直接看到了陳鈔票二人。

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這時候手電筒用上了。

陳鈔票兩人直接打開了手電筒。

頓時那兩個大漢雙眼受到強光的刺激,下意識閉上了雙眼,身體也出現了短暫的下意識反應。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這時候無疑是體現出了這句話的精髓所在之處。

就這短暫的時間內。

一把菜刀狠狠斬下……

一把馬刀狠狠刺出…… 刀刃入肉。

陳鈔票一上來就動了殺招,柳媚更是如此。

陳鈔票的菜刀斬斷了那人脖頸處的動脈血管和氣管。

而柳媚一刀直接刺穿了兩人的胸膛。

陳鈔票與柳媚心中都有些驚訝,他們驚訝的不是別的,都是驚訝對方的狠辣……

陳鈔票驚訝柳媚是個女生,手段如此之狠,在酒吧那一次他就看出了柳媚的不凡。

而柳媚則是驚訝陳鈔票年紀小,只是一個學生而已,居然也有如此狠的手段……

此時,陳鈔票也不住心跳加速,但他知道,自己不殺死這些人,死的只會是自己,他不得不壓下心中的恐懼殺掉這人。

雖然不是第一次殺人,但那種感覺在心中還揮之不散……

一個小時之內,他已經殺掉了五人,是的五人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中。

但是現在他們根本沒有多想的時間,這是那飛窗而入的黑衣人直接向陳鈔票兩人撲了過來,指尖寒光閃爍,兩柄小刀出現在手中,隨後用力一甩。

“咻!”兩把小刀閃爍着耀眼的寒光直接向陳鈔票兩人飛來。

雖然飛刀有些老套了,但不得不說這飛刀很可怕,雖然沒有槍那麼可怕。

陳鈔票身體向後一仰,直接避開了飛刀,而柳媚則是一個側身避開。

就在此時,陳鈔票一手將菜刀向黑衣人扔了過去,與此同時拔出別在後腰的手槍,扣動扳機。

“咻!”一聲輕響,黑衣人避過了菜刀,可是卻並未避過子彈,只見黑衣人身體僵硬了起來,隨後轟然倒地。

陳鈔票還不放心對着黑衣人又補了幾槍。

就在陳鈔票補槍的時候,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了大門之前。

柳媚直接向黑衣人一刀劈下。

黑衣人並未帶絲襪,只是帶着一副墨鏡而已,黑衣人嘴角翹起冷笑一聲,隨手一甩,頓時一塊手錶直接向陳鈔票握搶的手打去,而與此同時,閃身一避,直接避開了柳媚的一刀。

陳鈔票手掌一痛,手槍直接被手錶打掉了,而就在黑衣人閃身避開長刀的一瞬間,那黑衣人直接向陳鈔票衝了過來,兩個邁步間直接衝到了陳鈔票身後,緊接着對着陳鈔票的後背一腳踹出。

陳鈔票大驚,轉身提手格擋……

“砰!”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打在了陳鈔票的手掌,陳鈔票腳下一個不穩,直接撞在了冰箱上。

緊接着黑衣人一腳把槍踹飛出了窗戶。

而柳媚此時已經來到了黑衣人身後,一刀直接對着黑衣人的後心刺出。

黑衣人看也不看,轉身一腳直接直接踹了過去。

“當!”黑衣人的腳直接一腳揣在了柳媚的馬刀之上。

柳媚只感覺一股巨力從長刀之上傳來,手臂一麻,馬刀直接飛了出去。

“啊……”陳鈔票一聲大吼,這吼聲有些撕心裂肺,隨後對着對着黑衣人衝了過去,對着黑衣人腦袋一拳打出。

這吼叫聲不是爲了給自己造勢,而是爲了通知莫柔和劉茉兒兩人跑,陳鈔票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和柳媚根本就不是黑衣人的對手。

黑衣人身如魷魚,很是靈活,腳步一劃,一個側身避開了陳鈔票的拳頭,旋即伸出手直接抓住了陳鈔票的手臂,隨後一腳踹向陳鈔票的腰腹,手上用力一扯陳鈔票的手臂。

“砰!”一聲悶響,黑衣人的腳直接揣在了陳鈔票的腰腹之上。

陳鈔票腹部一痛,緊接着手臂“咔嚓!”一聲輕響,隨後一股劇痛傳來,他頓時感覺自己好像已經無法控制手臂了,他的手臂受到強大的力量拉扯,直接脫臼了。

柳媚拿過另一把馬刀對着黑衣人脖頸橫掃而出。

黑衣人早有所覺,向後一仰,隨後雙腿發力,猛然一縱,黑衣人的頭直接向柳媚撞去。

柳媚腰腹一痛,隨後身體不住倒飛,之後直接撞在了沙發上。

而陳鈔票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直接向黑衣人猛撲而來,左手再次打出一拳……

“你狠勇敢!”黑衣人開口說話,隨後不緊不慢的打出一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