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來幾張月票和VIP飄飄! 「那六名女人全部都是朱為昌的老婆,這個女人就是朱為昌大人第六個小老婆陳小英。」馬步長扭頭望著地面上的女人道。

「我靠,那個朱為昌竟然六個老婆,你們三百多人一個女人都沒有!這也太過分了吧!」納甲土屍搖頭道。

「就是,可是朱大人官職比我們大,我們也沒有辦法,加上我們平日不能離開這座寺廟,除了朱大人的六個老婆,其他女人肯本就見不到。」馬步長無奈道。

「你們是什麼時候霸佔這座寺廟的?」江帆驚訝道。

「大概八年前,我們霸佔這裡。」馬步長道。

「我靠,你們霸佔這裡都八年了,就沒有人發現這座寺廟不正常嗎?」江帆驚訝道,按道理寺廟都有香客來上香的,如果經常關門那就引起香客的懷疑的。

「平日空谷寺都開放,那些和尚就放出來維持寺廟的運轉,只是後院不允許香客進來。我們就呆著後院,一般不去前院,只是最近幾天朱大人突然接到密報,因此下令暫時關閉寺廟。」馬步長道。

「哦,那個朱為昌去了什麼地方?」江帆望著馬步長道。

馬步長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說是機密,我不敢過問,已經出去六天了,還沒回來。」

「哦,以前有過這種事情嗎?」江帆詫異道。

馬步長搖頭道:「以前也有過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兩三天就回來了,只是這次時間要長點。」

江帆點了點頭,「地牢在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地牢就在寺廟的西北角,那裡有一扇石門,有十幾人看守。」馬步長道。

江帆又問了一些有關寺廟的問題,他點了馬步長眉心一下,馬步長立即昏睡過去了,「傻蛋,把他們拖到樹背後隱藏起來。」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抓住馬步長和陳小英的腳,把他們拖到一棵大樹背後藏好。

隨後納甲土屍回到江帆身邊,「主人,已經把他們藏好了。」馬甲土屍道。

「嗯,我們去地牢尋找真空老和尚。」江帆揮手道。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來到了空谷寺廟的西北角,那裡果然有一扇石門,石門前站立十幾名護衛,他們在石門前走來走去。

「我們三人一起出手,把這些護衛解決掉!」江帆對著閆帥和納甲土屍悄聲道。

閆帥和納甲土屍一起點頭,隨即江帆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三人立即出手,那十幾名護衛全部倒下了。

江帆打開石門機關,他們進入地牢,地牢很少,原來是空谷寺裡面的地窖改成的。寺廟裡的和尚都關押在一間大的房間里,他們一個個都是帶著手銬,全部用鐵鏈穿在一起,以防他們逃走。


當江帆進入房間里的時候,突然他懷裡的那塊七彩符字震動了,發出紅光,併發出符咒的聲音。江帆大喜,他知道七彩符字的守護者一定在這裡面!

「請問誰是真空老和尚?」江帆望著那些和尚道。

「施主,我等了你好多年了!你終於來了!」那些和尚當中走出一位白鬍子,長眉毛的老和尚。

老和尚身子瘦弱,雙眼炯炯有神,眉心有一顆符印,花白的鬍鬚飄在胸前。他緩慢地走道江帆面前,雙手合十,「你們都出去吧,我有重要事情和這位施主交代!」老和尚緩緩道。

納甲土屍和閆帥解開鐵鏈,把那些和尚領出去,房間里只剩下江帆和真空老和尚兩人了。

「真空老和尚,你就是七彩符字的化身嗎?」江帆望著真空老和尚道。

真空老和尚點頭道:「是的,老衲就是第二塊七彩符字,你來了,老衲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你記住,第三塊七彩符字在北甲城!」

老和尚說完他渾身發出七彩之光,他的身體開始分解,就像沙雕像遇到水一樣,嘩啦啦解體了,釋放出耀眼的光芒。

片刻之間老和尚消失不見了,地面上只留下一塊橙色的符字,那符字和江帆手裡的那顆符字一樣,晶瑩剔透,就此了那個一塊橙色的水晶石。

「呃,老和尚,第三塊七彩符字在北甲城什麼地方?在什麼人的手裡,是不是和你一樣的老和尚?」江帆望著七彩的光道。

「我也不知道,一切隨緣吧,就像找我一樣,有緣我們就見面了!」七彩光很快消失不見了。

江帆搖頭道:「我靠,這簡直就是和我玩捉迷藏啊!只說一個城的名字,我就要去大海撈針!」

他彎腰撿起地上的那塊橙色的符字,兩塊符字放在一起,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那兩塊符字竟然自動融合了,變成一塊雙色的符字。

「呃,原來這兩塊符字可以融合的,我明白了,如果找到七塊七彩符字,那就融合成一個七角星的形狀,想必是去開啟什麼機關吧。」江帆驚訝道。

此時閆帥走了進來,他發現老和尚不見了,驚訝道:「老大,老和尚呢?」

江帆指著手掌上的符字道:「老和尚在這裡!」

閆帥望著江帆手掌,「呃,老大,你開什麼玩笑,這不是塊符字嘛!」閆帥詫異道。

「呵呵,天機不可泄露!你馬上准總兵軍營,通知你父親帶兵看來抓捕空谷寺廟的大甫國的餘孽,這可是你父親立功的好機會哦!」江帆微笑道。

閆帥大喜,點頭道:「老大,我這就去通知我父親。」他轉身就出了地牢。』


江帆、納甲土屍帶著那些和尚出了地牢,然後把那些和尚安排在一間禪房之中,他和納甲土屍守護在禪房之內等待閆帥的父親帶兵來圍剿。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閆帥和他父親帶著五千多士兵來了,他們包圍了整個空谷寺廟,然後閆帥的父親帶著士兵沖入了廂房之中,活捉的那三百多名大甫國的黨羽。

抓捕那些大甫國的黨羽,江帆、閆帥、納甲土屍都沒有出面,他們押著陳小英悄悄地離開了空谷寺廟。江帆之所以帶著陳小英是因為她知道朱為昌在什麼地方,要他帶著自己去抓捕朱為昌。

朱為昌是空谷寺廟聯絡處的頭目,抓住他就可以知道更多大甫國的機密,就可以順藤摸瓜,打擊大甫國的餘孽。

朱為昌的小老婆小英說朱為昌只這次出去是去了沙丘鎮,沙丘鎮的山裡有大甫國一個秘密基地,朱為昌從基地回來途徑沙丘鎮的時候必定要去他的相好杏花家裡住兩天。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沙丘鎮位於辰州城的西南大約一百多里,這裡之所以叫沙丘鎮是因為這裡地勢平坦沒有山,到處都是一片沙丘,這裡地理環境是辰州城的一大特色。

辰州城其他地方都是山林,唯獨這裡有一大片的沙丘,據說原來這裡是一片湖泊,後面不知為何湖水乾涸,就留下一片沙丘了。

黃昏的時候江帆、閆帥、納甲土屍、陳小英四人到了沙丘鎮,沙丘鎮並不大,街上行人稀稀朗朗的,「呃,這沙丘鎮海好小啊!」江帆驚訝道。

「老大,沙丘鎮一共才兩萬多人,四周都是沙丘,無法種植莊稼在,這裡的人都是依靠狩獵為生。」閆帥曾經來了好幾次沙丘鎮,因此他對沙丘鎮十分了解。

「哦,沙丘鎮的居民依靠狩獵為生?難道沙丘裡面還有符獸嗎?」江帆驚訝道。

閆帥微笑點頭道:「是的,沙丘鎮的沙丘裡面有沙棘符獸、沙馬符獸、沙蛇符獸,而且數量很多,這符獸渾身都是寶,肉質鮮美,皮毛可以做衣帽,價格不菲呢!」

「哦,原來如此啊!」江帆點頭道。

陳小英一言不發,她的胳膊被納甲土屍抓著,納甲土屍的手趁機吃她的豆腐,她對著納甲土屍飛媚眼。

江帆和閆帥一邊聊著一邊進入沙丘鎮,一路上他們看到不少人在路邊吆喝著出售捕捉來的符獸,江帆拉住一位行人,「呃,兄弟,請問杏花姐住在什麼地方啊?」江帆微笑道。

那行人望著江帆,「你們找杏花姐啊,她就住在鎮子東頭,門前有一棵大橡樹的就是。」那人手指著遠處道。

「哦,謝謝啊!」江帆微笑道。


「兄弟,你可要小心啊,杏花的相好回來了呢!他可不是好惹的主!」那人提醒道,他以為江帆是杏花的相好呢。

江帆笑了,「呵呵,我也不好惹!」江帆笑道。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到了杏花門口,這是一家獨門獨院的物資,大門是關閉的。江帆耳朵貼著門傾聽屋裡面的聲音,他隱隱約約聽到女人的嬌笑聲,還有男人的笑聲。

「我靠,朱為昌就在屋裡,我們進入!」江帆對著閆帥和納甲土屍悄聲道。

見四處無人,江帆、閆帥、納甲土屍、陳小英四人穿牆進入院子里,他們聽到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哦,朱大人,你真壞啊,天還沒黑呢,你就想要人家啦!」

「嘿嘿,我的小心肝,我剛辦完事回來,這幾天我可想你了!我們好好地親熱一番。」朱為昌笑道。

「朱大人,你就別騙我了,小六陳小英天天陪著你,你還會想我!」杏花笑道。

「嘿嘿,小英的皮膚沒有你水靈,她的腰也沒有你的腰靈活,身材就沒有你的好啊!」朱為昌笑道。

外面的陳小英聽到了她暗自罵道:「死朱為昌,你就在背後說我壞話吧,你馬上就要倒霉了!」

江帆等人在窗檯下面偷聽了一會兒,隨即江帆對著陳小英悄聲道:「你聽到了吧,你只是朱為昌的玩物而已,他遲早把你甩掉的!你去把朱為昌引出來!只要你配合我,我會從輕處罰你的。」

陳小英點頭道:「我配合你們!」她此時已經恨死朱為昌了,江帆帶她來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女人的嫉妒,讓她配合自己抓住朱為昌。

因為朱為昌十分狡猾,他的符咒境界是符聖境界了,而且他擅長逃跑。抓捕他的時候,萬一不慎就被他逃走了,有陳小英因他出來,讓納甲土屍偷襲他肯定一舉成功。

陳小英雙手叉腰站在院子里,「朱為昌,你給我出來!幾天都不見人,原來你躲到這裡鬼混來了!」陳小英罵道。

屋裡的的朱為昌大吃一驚,他看到是陳小英來了,驚訝道:「呃,小英,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哼,我要看看是什麼女人把你迷住了!騷女人,你給我出來!」陳小英大聲喊道。

屋裡的杏花不高興了,「朱大人,這女人是誰啊,這麼囂張!」杏花氣呼呼地打開了門,她沖了出去。

陳小英看見屋裡女人出來了,她立即沖了上去,「哼,我還以為是什麼漂亮女人呢,原來就會你這種貨色!我打你!」陳小英伸手就去打杏花的耳光。

杏花也不示弱,「你是什麼東西,你撒泡尿看看你自己吧,賊眉鼠眼的,簡直就是母夜叉啊!」杏花和陳小英扭打在一起了。

屋裡的朱為昌急忙跑出來,「呃,你們不要吵了,有話好好說!」朱為昌急忙道,他伸手去拉開兩個女人。

突然地面冒出一雙手抓住了朱為昌的腳,「嘿嘿,你跑不掉了!」納甲土屍笑道。

朱為昌大驚,「你,你是什麼人?」朱為昌吃驚道。

「朱為昌,你被捕了!」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到了他的背後,伸手點了他的肋下,他癱軟在地上。

接著江帆點了杏花和陳小英肋下,兩個女人都癱軟在地上,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把他們都抗到屋裡去!」

江帆和閆帥進入屋裡,納甲土屍把朱為昌、陳小英、杏花三人抱進屋裡,江帆望著朱為昌笑道:「朱為昌,你是不是納悶我是什麼人,對吧?」

「是的,你是什麼人?」朱為昌心裡十分震驚,很顯然陳小英和他們一起誘捕自己。

「我的身份很神秘,不會告訴你的,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們大甫國在空谷寺的秘密聯絡點被端掉了,所有人都抓了。」江帆微笑道。


朱為昌十分震驚,「你,你胡說!」朱為昌吃驚道,他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這麼隱蔽地方怎麼會被發現了呢。

「不信你可以問陳小英!」江帆手指著陳小英笑道。

「是的,空谷寺廟的人全部被抓了。」陳小英點頭道。

「陳小英,你竟敢出賣我!枉我對你這麼好!」朱為昌氣憤道。

「朱為昌,你就別扯了吧,你只是把我當你的玩物,你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陳小英冷笑道。

「我剛才說的是哄杏花的,我對你這麼你還不知道嘛!沒想到你竟敢出賣了我!」朱為昌搖頭道。

「大主,我可不想聽你們說話,朱為昌,你到沙丘鎮來做什麼?老實交代,免得遭罪哦!」江帆冷笑道。

「呵呵,你不是看到了嗎,我和杏花幽會啊!」朱為昌笑道。

「媽的,你敢說話話,你找打啊!」江帆對著納甲土屍一揮手。

納甲土屍走到朱為昌面前,壞笑道:「聽說你有六個老婆,你好風流啊,我知道都是他的錯,我幫你收拾他!」

納甲土屍抬腳對著朱為昌褲襠踩了下去,朱為昌立即慘叫起來,他的身子彎曲像一隻蝦子。納甲土屍還沒有結束,「嘿嘿,再格來個樹下拔草!」納甲土屍出手。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朱為昌又是一聲慘叫,「還不說真話是吧,我再來一個掏鳥窩!」納甲土屍的手再次出擊。

「哇塞,鳥窩裡有兩顆鳥蛋呢!我是不是把鳥蛋捏碎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朱為昌嚇得臉色慘白,「呃,不捏啊,我招了!」朱為昌妥協了,雖然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江帆一擺手,納甲土屍的手收回,「嘿嘿,幸虧你識相,要不然我後面還有更可怕的暴菊呢!」納甲土屍壞笑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