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逸倒是沒想到.段靈此刻思考的問題竟然這麼複雜.伸手取出一張數額五千仙靈幣的晶卡遞給面前女子:「我要一間.剩下的不用找了.」

「謝謝公子.」收了好處.女子越顯殷勤.「我叫龍怡.公子有什麼要求.直接和我說就是了.」

說完之後.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在前面領路.

隨著龍怡.一路走到內環的中央.秦逸看到前方.一根高大的石柱.五彩斑斕.至少要十個成人年手拉著手.才能合抱得住.

不少修道者走到石柱前方.頓時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但同時也有無數白光在石柱前閃現.白光之中.出現一扇小門.一個個修道者.從小門中魚貫而出.

「公子請隨我來.」龍怡領著秦逸和段靈走到石柱前.指尖一指.一團白光.立刻就將三人包裹.

下一刻.秦逸三人.就已經到了一間裝飾極度奢華的房間里.

房間兩邊.還有探出去的窗檯.透過窗檯.可以看到不遠處人流熙熙攘攘的廣場.之前他們行走的內環.也在腳下.

「公子只要在這貴賓室里.整個中環.都可以俯瞰得清清楚楚.不遠處那廣場.就是舉辦拍賣會的場所.

後天晚些時候.會有一次拍賣.公子要是有興趣的話.到時候可以來看看.說不定會有心儀的物品.」

龍怡為秦逸和段靈泡上香茶.接著道:「公子今天是想要來買東西呢.還是要來賣東西呢.一切需求.都可以向我提起.

對於我們龍龜海市的保密措施.公子也大可放心.

雖然在下面廣場和商鋪里.我們不敢有絕對的保證.但是在貴賓室里.我們可以用龍龜海市的名譽擔保.別人在外面.哪怕是達到了不滅級的絕世強者.都不可能窺探到貴賓里.」

「我今天來.的確是有一些東西想交易出去.同時也想看看有什麼適合自己修鍊的天材地寶.」說話之間.秦逸朝龍怡使了個眼色.

龍怡看了看秦逸.立刻明白過來.抿著嘴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等了一會兒.另一位長相清秀.身穿粉色薄紗的少女走了進來.在段靈耳邊輕聲說了點什麼.段靈立刻驚訝地睜大眼睛.轉身對秦逸道:「你在這裡交易吧.我去外面看看.不然再這裡我會無聊死的.」

「去吧.別走太遠就行.」秦逸點了點頭.不動聲色間.一股自己的氣息.化作一道烙印.印在了段靈的裙角上.這樣一來.自己很輕鬆.就可以找到段靈.

等到段靈離開了.龍怡笑著看向秦逸:「公子現在可以說了吧.」

「你能做主嗎.」秦逸沒有立刻回答龍怡.而是坐下來喝了一口茶.然後說道.

「公子之所以選擇我們龍龜海市.恐怕事先也已經聽說過.我們龍龜海市有這麼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收取物品.無論是什麼.都絕對不會追究來源.

並且公子的身份.我們也不去查問.所以如果公子有什麼好的法寶、丹藥.都可以交給我們.

並且我們雖然會有抽成.但是也一定是在公子的接受範圍內的.」龍怡沒有直接回答秦逸的問題.而是再次做出保證.

「你真的能做主.」秦逸笑了笑.再次問道.「這次交易數額有些大.所以想知道你能不能做主.」

「公子的意思是……」龍怡定定地看著秦逸片刻.

秦逸指尖一彈.一張兩千數額的晶卡.飛到了龍怡手中:「如果你不能做主.我想要一個真正能做主的.」

收了晶卡.龍怡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公子請稍等.」

說完轉身出門.

秦逸只再次喝了兩口茶.貴賓室的門再度打了開來.

這一次進來的.除了龍怡.還有一位皮膚白皙.面貌柔美的婦人.看上去三十多歲.目光望過來.帶著雍容富貴的味道.

風暴之眼一掃.秦逸心中暗暗吃了一驚:「這個女人竟然達到了界王級.」

但是秦逸臉上.依舊保持了平靜.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味道.

「蘇柳衣.龍龜海市負責人之一.」女人簡單直白地自我介紹.「聽說公子有一筆大生意.不知道是有多大呢.

按照龍龜海市裡的規矩.五千萬以上數額的交易.才需要負責人親自接收.」 蘇柳衣的話雖然聽著客氣.但是話語中.隱約是不相信秦逸可以做出達到五千萬數額的交易的.

秦逸聽出來對方話中的意思.不過他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辯駁.

畢竟他現在的境界.才是行星級下等.

一般的修道者.除非家世顯赫.或是有驚天奇遇.不然的話.在這個境界的時候.還是窮光蛋.

龍怡也是因為秦逸出手闊綽.這才將蘇柳衣請了過來.

「龍龜海市在整個仙界宇宙名氣這麼大.人氣實力.更是三大自由交易市場之首.裡面的規矩.我雖然只是一個散修.但是也很清楚.」秦逸笑了笑.手指一彈.一片金光.飛到了蘇柳衣手中.

「龍鱗.」蘇柳衣一把接過.臉色已然變了.

龍怡望著那一片金光閃閃的龍鱗.臉上也露出極為驚訝的神色.

龍鱗雖然不是打造法寶最高等的材料.但是絕對是最難得的材料之一.

並且這些龍鱗.上面湛然的.是最純正的金龍龍息.

金龍.是所有巨龍中.最高等的存在.

就好比是世俗中的黃金.而其他的龍鱗.只是銀幣、銅錢.根本沒有辦法比.

蘇柳衣身為龍龜海市負責人之一.一片純正金龍龍鱗的價值.她自然了如指掌.

「這一片龍鱗.氣息純正.鱗片完整.三百萬仙靈幣一片.」蘇柳衣望了秦逸一眼.「雖然這片龍鱗很難得.但是三百萬仙靈幣.距離五千萬還有很大距離.」

「那這樣子呢.」秦逸微微一笑.手指連彈.

緊接著.蘇柳衣和龍怡就看到.一片片金色龍鱗.像是雪花一樣.緩緩飄落下來.

數了數.一共有十六片.

每一片龍鱗三百萬仙靈幣的話.這十六片龍鱗.就價值四千八百萬了.

蘇柳衣此刻已經呆住了.

金色龍鱗的光芒.照射到她臉上.讓她此刻.看上去像是一個表情驚訝的銅像.

雖然價格上.因為距離蘇柳衣的要求轉眼之間只剩一絲.的確可以讓她驚訝一下.但是遠遠還達不到讓她獃滯的地步.

真正讓蘇柳衣此刻失態的.還是秦逸一下子拿出了足足十六片這樣的數量.

以往時間裡.來龍龜海市出售龍鱗的修道者.也不是沒有.

但是他們出售的龍鱗.要麼是一些低階巨龍.或索性就是幼龍身上的.要麼就是破損的龍鱗.切割之後.用處基本不大.

像是這種完整的、金龍的龍鱗.在蘇柳衣的記憶中.偌大的龍龜海市.還沒有收到過.

在每天吞吐貨物量達到驚人地步的龍龜海市.這種事情.幾乎是讓人難以想象的.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要知道.越是高等的巨龍.對自己的身體和寶藏.就越是愛惜.甚至到了病態的地步.

哪怕是拼著和你同歸於盡.也不會讓自己哪怕是一片龍鱗、一根龍鬚.甚至是自己收藏的一塊金磚.流失到外面.

所以能夠得到一片金色巨龍的龍鱗.就是格外驚人的事情了.而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片.並且還是完整的.就足以把人給嚇得暈過去了.

果然.就在蘇柳衣依舊保持沉默的時候.嚶嚀一聲傳來.站在蘇柳衣身後的龍怡.已經筆直地向後倒了下去.

秦逸掌心一推.一股無形的柔和力量.托著龍怡緩緩躺了下去.

又等了片刻.讓對方將眼前的信息消化了一下后.秦逸道:「蘇掌柜對這些還滿意.」

「這……」蘇柳衣回過神來.幾乎沒有遲疑.手掌一翻.一張巴掌大小.透著一股神秘氣息的卡片.已經雙手遞到了秦逸面前.

以蘇柳衣的身份和境界.一般的修道者.即便是贈送這張卡片.也頂多是一甩過去就完事.

但是像秦逸這種.讓她雙手遞交過去的場面.在蘇柳衣印象里.上一次發生.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

「這是我們龍龜海市的貴賓卡.只有達到我這種級別的負責人.才有權利發放.我蘇柳衣從當上這個職位開始到現在.兩百多年時間.這是發出去的第三張貴賓卡.

擁有這張卡.公子你在我們龍龜海市.入內環不需要費用.買賣物品都不需要抽成.貴賓室可以不需要任何費用使用.

過一會兒我會差人將之前收取的公子的費用.全部如數奉還.」

「蘇掌柜.十六片龍鱗.就值得你送出這千金難求的貴賓卡.」聽到蘇柳衣的話.秦逸的心臟.也像是漏跳了一拍.

這種程度的待遇.恐怕就是十大仙門的宗主來了.也享受不到.

不過他的臉上.還是保持了足夠的冷靜.

蘇柳衣顯然誤會了秦逸話語中的意思.解釋道:「其實說句實話.如果只看仙靈幣的話.四千八百萬的價格.甚至連讓負責人出面的資格都不夠.

但是這四千八百萬.買下的是龍鱗.並且還是金色巨龍的完整龍鱗.那麼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十六片龍鱗.我們龍龜海市買下來后.不會再販賣出去.而是作為鎮店之寶之一.用來彰顯我們的實力.

對其他客人來講.見到我們龍龜海市連金龍龍鱗都有.必然會增長許多信心.我們龍龜海市的聲望.也將會更上一個階梯.

所以給公子你貴賓卡.也是理所應當的.」

聽蘇柳衣說得激動.秦逸卻是笑了起來.

能夠讓見多識廣的蘇柳衣如此失態.甚至說出這樣接近龍龜海市核心秘密的話來.就已經可以體現出秦逸這十六片龍鱗帶來的震撼了.

不過秦逸的臉上.此刻卻是帶上了戲謔的笑意.


「我想你是誤會我的意思了.」秦逸笑著道.

「公子你的意思是.」蘇柳衣自問識人無數.但是此刻眼前這個三縷長須.風度翩翩的散修的臉上的表情.卻是讓她有些看不懂了.

「我的意思是.我才拿出十六片龍鱗.你就把龍龜海市價值連城的貴賓卡給了我.那過會兒你還能有什麼優待能給我呢.」

說笑之間.秦逸掌心一翻.

整個貴賓室里.一下子蕩漾起濃郁無比的龍息.

空氣彷彿都泛出了一層淡淡的金色.

蘇柳衣一下子變了臉色.

此刻空氣中的龍息.濃度比之前十六片龍鱗加起來.還要濃郁千倍.萬倍.

給她的感覺.彷彿就是一頭真正的龍.正從地平線下.緩緩抬起頭來.凝視這個世界.

「難道你..」剎那之間.蘇柳衣眼中滿是不可思議.身子都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

PS:下午出門.晚上更新可能會比較晚 「你猜得沒錯.」秦逸心念一動.頭頂頓時打開一片虛空.

一根根潔白的巨大骨頭.像是煮餃子一樣從天而降.噼里啪啦.貴賓室里.拼成了一整根巨龍的骨架.

龍頭、龍身、龍尾、龍爪.全部齊全.栩栩如生.幾乎將整個貴賓室都塞滿.秦逸和蘇柳衣落腳的地方.都快沒有了.

龍怡這個時候從眩暈中蘇醒過來.剛剛睜眼.就看到一個碩大的巨龍頭骨.張嘴對著自己.滿嘴尖牙.不怒自威.頓時嚇得她嚶嚀一聲.再一次暈了過去.

「這一頭巨龍的骨骼.你估個價看看.」秦逸笑道.

如果說之前一次性拿出十六片龍鱗.是讓蘇柳衣震驚了一下的話.此刻這盤踞在貴賓室內的巨龍骨架.就讓她整個腦子裡一片空白.甚至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過了好一會兒.蘇柳衣才回過神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