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陳青從星空偷入星球內部,看到了目標,這戰爭要塞給了他更直觀的感受,不愧是戰爭利器。

戰爭要塞成不規則的多邊形,就如同一隻長滿尖刺的遠古巨獸恆古的趴伏在那裡,那些遠遠看過去像是尖刺的東西不是煙囪,而是一根根粗大的炮管,隨時能夠噴發出致命的炮火。

在戰爭要塞的周邊萬米之內,則是一片低矮的草皮,可以確保任何人踏上去就會立刻被幾座哨塔上的人發現。陳青就躲在遠離草皮之外的一處小樹林里靜靜的看著,旁邊站著一個身穿烈獅星系服裝的軍人,這軍人是喜鬼從一個村子里捕獲,已經閱讀了他的記憶。

「原本這傢伙每周都會去給戰中要塞的軍官們送一些瓜果蔬菜,可自從艦隊將首都星從星空包圍,整個星球也就進入了戰爭狀態,戰爭要塞已經封閉,禁制任何人進出,只要我們一踏上草皮,就立刻會遭到攻擊。還有啊,整個星球上共有戰爭要塞一千八百座,可以形成密集的火力網,艦隊想要下來難如登天。」

喜鬼的訴說讓陳青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他吐掉嘴裡的一根草莖開了口,「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命我們幹掉一座,這樣就能讓火力網出現一個缺口,可以將部隊源源不斷的送下來。」

說話間,兩人旁邊的地面裂開一個大嘴,地魔從裡面一臉喪氣的蹦了出來,看錶情就知道,這要塞也有限制遁地的陣法存在,想要進去很難。

「能不能強攻進去?」

對於這種情況陳青早有猜測,他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通過強攻闖進去,卻看到了地魔一搖頭。

「我試了一下,建造要塞的金屬可以隔絕魂力,更是堅硬無比不知道多厚,我是沒辦法打破。要不你去試下吧!還有啊,這草皮地下也有玄機,藏著不少地下暗堡,如果從地面攻擊,絕對會受到屠殺!」

天上不行,地面也不行,就連地下都不成,遇到這種難啃的刺蝟,任誰也會頭疼,陳青也撓了頭,許久后看向地魔和喜鬼。

「烈獅王室有錢建造這麼多的戰爭要塞,那他們儲備的元氣石我感覺應該不會太多,你們說咱們要是吸引他們不斷射擊,將要塞里儲備的元氣石消耗完了怎麼樣?」

陳青的話語喜鬼無所謂,卻讓地魔翻了大白眼珠子,那麼多的炮管對著一個目標齊射,誰也別想躲過,簡直是找死了!

「阿喜,你先去試試!」

喜鬼就像是慷慨就義的壯士,陳青一聲令下就沖向了戰爭要塞外的草皮,當它的腳一踏上草皮,兩人的心就提了起來。 喜鬼跑得很快,一百米沒事,五百米也沒事,可一千米時好運終結了,地面突然冒出來密密麻麻的好多射擊孔,重型元力槍一陣狂射。當槍聲停下,喜鬼控制的身軀只剩下一些冒煙的骨頭,本體也被打得消散了!

「看到沒,也就那些打不死的魔鬼能攻克下這裡,派咱們來簡直是把咱們當炮火!」

看到這一幕的地魔在一旁絮絮叨叨,陳青卻邁步向著樹林外走去,地魔無奈的沉入地下,他對戰爭要塞沒轍,幹掉些地下暗堡還是沒問題。

走出樹林的陳青立刻被發現,那些沒有收起的射擊孔立刻對向了他,像是在警告他不要靠近,可這時候陳青加速了,還立刻變身成了邪神,一身水晶骷髏甲在陽光的照射下徐徐生輝,閃過了一道光滑就衝上了草皮,立刻槍聲大作。

元力槍根本無法穿透水晶骷髏甲,可也會持續的消耗水晶骷髏甲的能量,陳青不能無視自己被射中,身體靈巧的開始躲避,可重型元力槍發出來的光束過於密集,總有躲不過去的時候,水晶骷髏甲被擊中后發出噼里啪啦如炒豆的聲響,陳青只能是再次加速,沖向戰爭要塞。地魔趁機對一些地堡發動了攻擊,殺掉了裡面的人搶奪了重型元力槍,讓裡面啞了火。

「轟隆!」

離戰爭要塞越近,槍聲越是密集,一些小型元力炮也開了口,整片區域被陳青一個人搞得雞飛狗跳。可陳青有苦自己知,這破地方不但不能用威壓,就連魂焰也被壓制的只能在體表流轉,也不知道烈獅星系從哪裡找來的陣法大師,設計的如此噁心!

「咔嚓!」

萬米之遙而已,以陳青的速度很快到達,戰爭要塞上也伸出了密密麻麻的射擊孔,打的陳青避無可避,陳青抽刀看在戰爭要塞表面上,邪神之刃將牆壁看開了一條縫,一個小型元力炮的炮口也被劈開,可想要進去根本不可能,更讓陳青想吐血的是,當刀抽出,那條裂縫竟然在緩慢的癒合!

「我艹你姥姥!」

陳青爆了粗口,雙手拿刀柄狠狠的插進金屬牆壁中,挖出一大塊金屬后就騰空而起,引得炮火又向天空中的他攻擊,直到他趴到了一根主炮的炮管上,怕元力炮傷到炮管,這才停歇下來,可重型元力槍的射擊仍未停止,陳青只好爬到炮口邊緣,躲過大部分重型元力槍的射擊,並且不斷變換位置,這才喘一口氣。

「管不了那麼多了!」

原本的命令是讓陳青奪取這些價值連城的要塞主炮,可如今這種情況,不將它們毀掉,除了個別人誰也別想下來。陳青抽刀開始瘋狂砍擊兩人多粗的炮管,各種副炮的炮火立刻將他淹沒,感覺到水晶骷髏甲的能量在瘋狂下降,陳青將炮管砍斷後立刻逃離。

「嗡……」

這麼個禍害已經毀掉了一根主炮,現在竟然還想跑,要塞的指揮官再也忍不住下令用其他主炮將他轟成渣,炮火合攏到一起形成一個恐怖的光柱,陳青也無法躲避直接被命中。

還好的是陳青現在的高度已經出了陣法限制的範圍,魂焰和威壓同是暴起護住周身,在炮火的打幾下向著星空飛去,水晶骷髏甲發出噼啪的脆響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當炮火消失已經處在碎裂的邊緣,趁第二輪打擊還沒到,陳青趕緊飛出了主炮攻擊距離,收起邪神後向著自己的星空母艦飛去,一邊飛一邊取出鬼玉吸收,好補充水晶骷髏甲的能量。鬼玉能夠代替靈魂被邪神骨骼吸收,這也是最近才發現的,陳青已經開始嘗試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代替品,這樣以後就方便多了。

人們在星空中能夠看到地面上發出的炮火,當陳青蓬頭垢面的返回,立刻被人們圍攏起來,陳青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對著罡烈就提出了要求。

「給我到拿些威力大的元力雷,我要把那些要塞炮炸掉,要不然咱們這點人死光了都夠嗆把那要塞奪下來,誰那麼腦殘下令奪取要塞炮的?」

罡烈腦門上的青筋直抽抽,他能說是國王陛下說了句最好繳獲那些要塞炮,軍部的白痴們為了拍馬屁,就沒在考慮傷亡情況嗎!只能是趕緊讓人去取元力雷,陳青若能炸掉那些要塞炮,簡直太好不過了!

數百枚元力雷被單獨裝在一個儲物戒指里,被陳青套在了左手食指上,一直吸收鬼玉,將邪神的能量補充滿后,陳青再次向著下方星球墜去。

一道流星劃破天際,地面上的敵人都知道有東西下來了,上次是感覺不值得動用要塞炮,可陳青一發威搗亂,這次地面的守軍不在留手,一輪齊射就將陳青再次打回了星空中。這貨也不氣餒,就在星空中又開始吸收鬼玉,將損失的邪神能量補充完,就又如同流星一般墜下。看得所有關注這一慕的人全都冒了冷汗,能夠抗住要塞主炮的攻擊,這陳青簡直就是個怪物!

又是一道流星劃破天際,地面上的守軍不認為有人能抗住兩次主炮攻擊都不死,這明顯是再用很小的代價引誘他們開炮耗費元氣石。這一次主炮沒在發射,而是等陳青下落到一定距離后,副炮開始開火。

各種型號的副炮雖然密集,可威力要比主炮差的太多,陳青在炮火的縫隙間穿插下降,偶爾被擊中他也不在乎,手裡不斷換著鬼玉再補充能量,鐵了心不管多大代價也要將下邊的戰爭要塞摧毀。

當下面的敵軍發現副炮無法殺死陳青時已經晚了,陳青快速的經過一個主炮炮口,元力雷直接就扔了進去,元力雷在炮管中爆炸,立刻扭曲變形算是廢了。其他主炮炮管立刻開始晃動,想讓陳青無法一下將元力雷扔進去,可一切都是徒勞的,又是一個主炮炮管被炸毀。

如果在平時,主炮的炮管就算毀壞,也是可以更換的,可如今大戰在即,哪裡有時間更換。主炮被摧毀后,星空中的艦隊絕對會落下,戰爭要塞同樣經不起對方主炮的攻擊,指揮官一咬牙,下達了一個最致命的錯誤。

一道隱蔽的門被打開,十餘人從裡面竄了出來,這些人是戰爭要塞中最頂級的戰士,他們的任務是殺死陳青,剛剛又摧毀一根主炮的陳青正好看到這一幕,咧嘴一笑就沖了過去。

前沖的身體突然被十餘道威壓疊加著覆蓋,陳青的身影一沉,直接墜落到戰爭要塞頂部,一道重型元力槍的光束正中他的太陽穴,把頭打的一歪,那十餘人更是周身冒著魂焰手提武器衝來要將陳青剁碎,對方竟然關閉了限制威壓的陣法!

「鐺……」

一把長劍直批陳青脖頸,卻發出金鐵交加之聲,被陳青覆蓋著水晶骨骼的手掌一把抓住,其他武器臨體之時,陳青頂著前面的猛的竄了出去,在人們驚恐的目光中沖向了還未關閉的那道門。當其餘人剛反應過來,他已經沖了進去,一股陰冷邪惡的威壓猛然爆發,這些還想追進去的人立刻雙腿開始不受控制的打顫,身體癱倒在地,這種威壓絕不是一個聖境強者能夠擁有的!

這些人剛剛要爬起身追進去,一個身材矮小的人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近前,他嘴上露著獰笑,拿著把很像根大爪子的兵器就是一陣狂戳,十餘人全都慘死當場。殺完這些人後,地魔邁著小短腿,飛快的也衝進了那道門,當了半天地鼠一直在敲地堡,他早就忍不住要大開殺戒了。

當指揮官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巨大的損失已經無可避免的發生,一大片區域的人被陳青的威壓生生震死,趕緊下令又開啟了陣法並且不惜代價擊殺進犯之敵。

為了防止敵人攻進要塞后展開大規模襲擊,這戰爭要塞內部故意設計成通道狹窄如若迷宮,儘可能的做到易守難攻,可如今卻便宜了陳青和地魔,還有剛被召喚出來的喜樂兩鬼,這種設計讓他們避免了遭受大規模襲擊。

更狠的是,陳青還把三匹魂力野狼召喚了出來,讓它們叼著元力雷就往人多的地方沖,通道里的敵人已經蜂擁而來,前邊的人都在被後邊的人推著前進,躲都沒處躲,劇烈的爆炸聲之後就是極其血腥的場面,通道的地面和牆壁上全都是血肉,很多地方更是炸開了大口子,露出裡面已經亂七八糟的房間。

「跟緊我,別被人幹掉了!」

「放心吧你,我也不是吃素的。」

看到地魔跟在身後,陳青不放心的囑咐一聲,雖然有魂力野狼和喜樂兩鬼開路,可想要前進也異常艱難。通過設計圖熟知內部構造的陳青沒有選擇攻進陣法中樞,因為那是很困難的事情,就算是戰爭要塞內部也極其危險,每個區域都可以被隔離開,而且陣法中樞深入地下被陣法保護,他也進不去,所以將目標仍是定向了主炮,在內部將其毀滅,要比外部安全得多。

所有的炮火控制室都在最上層,也就是陳青現在所在的一層,這也是指揮官急於殺死他的原因。陳青和地魔手拿金屬板頂著元力槍的攻擊,沿著通道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掃蕩過去,先是殺死房間里的人,接著不管主炮還是副炮,都將發射系統摧毀。

「轟隆!」

雖然兩人實力強橫,可不代表一直順利,烈獅星系的戰士也不缺視死如歸的人,當他倆衝進一個主炮控制室,裡面的人見無法倖免,一個傢伙乾脆的取出元力雷引爆了,讓這倆人也品嘗了一下滋味!

「咳咳……我討厭這些槍炮之類的東西,要知道誰發明的,我非弄死他!」

地魔的頭髮已經冒了煙,人也重重的摔倒在牆壁上,這還是陳青幫他擋下了大部分的爆炸。對於地魔的抱怨,陳青也深有同感,他對這些古怪東西也深為討厭。

「快點吧,咱們必須把三十二個主炮全部摧毀,還剩不多……」

「轟隆……」

陳青的話還都沒說完,一聲巨大的轟鳴就響了起來,接著就是地動山搖,整個要塞都在劇烈的抖動,措不及防下陳青差點摔倒,地魔更是習慣性的想鑽到地底,腦門卻被撞得生疼,他忘了地面全都是摻雜著厭魂金屬的厚重地板。 聽聲音陳青就知道這爆炸的威力自己前所未見,趕緊向前衝去,一拐彎就到吸一口冷氣。

只見面前的一切全部被撕裂融化,在戰爭要塞的中間部位,被炸了一個方圓千米深不見底的大坑,仰頭向著天空望去,只見星空堡壘正在冒煙,它粗大的炮管正在緩緩回收,周邊數不清的戰艦和運兵艦正在俯衝而下,竟然沒顧忌陳青和地魔在裡面,拼著被要塞炮擊中了幾下,直接用它無可匹敵的主炮開了火!

「你嗎的!」

星際堡壘的主炮可是連魂仙都扛不住,陳青立刻從牙縫中擠出來粗口,不用猜就知道是曹純的大兒子下令乾的,這座星際堡壘歸他管,更是這次戰役的總指揮官,自己可跟他沒仇啊!

「我一定要弄死他!」

地魔也被嚇得腿軟,嘴裡一直嘟囔著要弄死下令開炮的人。爆炸聲還在繼續,戰艦在攻擊殘餘炮火,武裝運兵艦上一邊開火一邊打開艙門,密密麻麻的人跳了下來,準備清剿戰爭要塞內部,打前陣的正是陳青的人,看到這一幕陳青扭頭看向地魔。

「你繼續戰鬥,我去看看到底是誰想弄死我!」

陳青說完怒氣沖沖的騰空而起,若有人說這是誤會,他絕對的不信。


星空堡壘之上,也破了三個大洞,人們正在緊張的滅火和進行修理,到處都是亂糟糟的場面,並且一直向著地面落下,也不知道是想作何打算。

陳青降落到星空堡壘制后,直奔作戰指揮部而去,侍衛知道他的身份,見到他殺人的眼神,攔都沒敢攔主動開門讓他進去。

裡面沒有陳青想象般那麼忙碌,一幫衣著暴露的美女還竟然在表演歌舞,一副歌舞昇平的樣子,旁邊圍著一些人一邊喝酒一邊談笑風聲,見到一臉殺氣的陳青走進來,笑聲這才戛然而止。

「掃興,你是誰?」

讓陳青意外的是,坐在上首的人竟然不是大王子,而是一個留著山羊鬍的男人,當他問出口,陪坐在一旁的大王子趕緊開口。

「啟稟國師,此人就是百公主駙馬,也就是他摧毀了下方大多數要塞炮,這才……」

「好了,就不要給他請功了,找地方坐吧,有事等一會兒再說。」

大王子無奈的又看向陳青,向他擠擠眼睛又一招手,「百妹夫快過來,陪我喝一杯。」

「喝你嗎!」

陳青心中地罵一句,邁步就向著那山羊鬍走去,見他竟敢這麼無禮的向自己走來,山羊鬍坐直了身體冷冷的盯著陳青,還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

「你想幹什麼?」

陳青沒有說話,而是從儲物戒指里取出一張一米見方,布滿神秘花紋和寶石的金屬板扔到地上,這是一塊以前繳獲而來陣法圖,可以限制威壓,接著揮刀竄起直劈山羊鬍。

「干你……」

充滿凜冽殺機的話語從嘴中發出,山羊鬍一伸手就要發出威壓將陳青壓癱在地,可威壓就像是上完床后男人那變成軟趴趴的物件,剛出手指就沒了,陳青毫無影響,邪神之刃仍是劈來。

「你敢……」

「咔嚓……」

電光火石之間,在想變招已經來不及了,山羊鬍只來得及快速吐出兩個字,一聲脆響后陳青已經重重的落了地,那山羊鬍和屁股下的座椅被一刀兩斷。

「妹夫,他可是天龍國現任的國師!」

事情發展得太快,眨眼間偽仙境界的山羊鬍就被幹掉了,來不及阻止的大王子尖叫出聲,而在下方陪酒的曹昂則是抹了把頭上冷汗,暗嘆自己幸虧打算跟陳青緩和關係,這傢伙實在也太狠了,連是什麼人都不問就敢殺!

「一個被滅國的國師又能怎麼樣?你應該清醒我答應過你父親不殺曹家人,要不然你以為你還能活著?」

囂張又目空一切的話語從陳青嘴中發出,卻無人敢反駁,所有人都受到過曹純的警告,不要招惹陳青。

被陳青如此訓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王子臉色扭曲,他知道陳青為何發怒,強擠出笑容指向山羊鬍的死屍。

「這都是誤會,是他下令發動攻擊,我已經命人找准還有主炮開火的地方打了。可你殺了他,知道會帶來多大後果嗎,他可是天龍國太子的舅舅。」

「就算是他爹我也殺,再有下次,你爹的面子我也不給,連你也殺!」

陳青的牙縫中擠出冰冷無情的話語,就算這次是個誤會又能怎麼樣,他就是在警告人們,別背後搞小動作,有關自己的事情多掂量一下,看能不能承受後果,說完之後拿起地上的金屬陣盤轉身就走。

「豈有此理……」

大王子抓狂的咆哮,伸手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在場除了曹昂還有幾個王子在場,他們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大多看向陳青的背影若有所思,這陳青絕不簡單,是一根可以抱下的大腿。

怎麼處理山羊鬍被殺的事情,陳青就不管了,一個滅國后的國師還敢那麼囂張,就是在找死,相信曹純自有辦法處理。

地面上,邪兵們已經衝進了殘破的戰爭要塞中開始清剿敵人,也幸虧星空堡壘那一主炮,竟然幹掉了動力系統,使得很多機關無法使用,大大的減輕了傷亡,雙方在通道內浴血拚殺,逐條的爭奪這些通道的控制權,敵人誓死不降,邪兵們也第一次碰到了正真的硬仗,一直在踩著屍體推進,而在腳下屍堆中,也有同伴的身影。

陳青一到地面,就看到不但邪兵參戰了,就連負責後勤的另外十萬人也參戰了,不光有他們,仙女國也派出了一支十餘萬人的強力部隊,可這龐大的戰爭要塞就像是吞人的怪獸,三十萬人扔進去都不待顯眼的,地下還不知道有多少層!

一些軍官打扮的人像模像樣的正在指揮後續部隊清理屍體,敵人的屍體被從通道里弄出來后就扔進了被星空要塞轟出來的大坑裡,自己人的則是被抬到了外面的草皮上,草皮上也是坑坑窪窪,那些地堡都被小型戰艦逐一炸毀了。

「誰能告訴我,下要塞里到底有多少敵人?」

陳青的詢問讓幾個軍官打扮的人面面相窺,這也是他們想知道的問題,自己人的屍體抬出來的越來越多,很多通往下一層的重要通道被搶過來搶過去,不時還有人亂扔元力雷,他們已經向上面求援了。

「媽蛋的!」

一看問了也白問,陳青咒罵一句就沖向通道中,他粗略看了下識海中邪兵的陣亡情況,已經突破一千大關直逼兩千,心裡心疼的要命!

戰爭死人難以避免,就算邪兵都是魂皇以上的高手也是一樣,駐守每一座戰爭要塞的敵軍同樣是精銳,而且都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就像一群瘋狗一樣沖了過來,根本就不怕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