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京城就是十大家,等一下問一下這翩翩公子的名字就知道是那家的公子哥了。

而自己這些人都想做這樣人家的媳婦,那怕是做小的也心甘情願。

“公子你好,我叫宋雅辭是這次一哲酒吧開業負責招待的人,請問公子貴姓。”

“周玄哲,一哲的好哥們,你們在這裏吧,不用帶路了,我自己進去就好了。”周玄哲見這一羣美女圍了過來,頭有點痛,連忙道。

早知道這樣,自己就打車來了就好了。

現在到好,這一裝,那些蝴蝶就多了。

想雖然還是這樣想,但依然微笑的對着她們,讓她們感覺到沐浴春風。

周家的公子,那可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啊,別說做小,就算做小小,她們都願意,一想到這,這羣人就興奮了。

她們站在這門口乾什麼?就是把自己推銷進入豪門啊,因爲他們知道一哲有許多豪門的朋友,所以才心甘情願當個門童角色。

不然以她們高傲的性格,別說門童,就算經理她們都不會考慮的。

“這怎麼行呢、是一哲的好哥們就是我們姐妹們的超級好朋友,這是一定要帶的,小云啊,你們在迎接好其他客人,我帶玄哲哥進去。”

雲蘭雲一聽這話,心裏一百個不高興,其她人也是,不過不好表現出來,只好微笑道:“好的。”但這微笑沒有任何感情。

“我還是自己去吧,我比較…………”周玄哲臉色有點變了變,他最不喜歡別人強行對他,可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他。

“周玄哲,你怎麼這麼早啊,剛好,我們一起進去吧。”鬍子嫺大大咧咧的走了過來道。

“子嫺,你來了啊?你們肯定不認識路,我帶你們進去吧。”宋雅此時的心裏已經恨死鬍子嫺了,不過依然爭取微笑道。

“辭姐,小云姐…………真不好意思,沒看到你們,不用了這裏我熟悉,一哲裝修的時候,我就經常來,今天一哲的酒吧開業你們一定很忙,所以謝謝啦,我們自己去。”

語言非常平淡,她可記得這宋雅辭對李煙非常不友好,對李煙不好那就是她鬍子嫺的仇人,她對仇人可從來是不客氣的。

鬍子嫺說完就拉着周玄哲進入了酒吧。

等兩人完全消失在酒吧門口後,宋雅辭臉色立馬變得陰沉起來,旁邊剛好有一瓶香檳,她想都不想就拿起來往路上一砸。

只聽“碰”的一聲,酒,玻璃撒得到處都是。

“你,神經病啊?”一個過路的男子剛好從旁邊經過,立馬被濺了一身,憤怒道,當看到是宋雅辭立馬閉嘴,迅速離開。

清江真正的一姐,可不是納蘭慕雪那種自封的,這樣的一姐大部分來大世界的人都認識,也害怕,所以男子離開這裏後跑得飛快。

“辭姐,別理鬍子嫺那個死三八,她跟那醜八怪李煙是穿同一條褲的。

她這樣對你,你別生氣,等一下李煙和她都會乖乖的爬着出去。”雲蘭雲立馬勸道。

“我知道了,我只是一時間氣不過而已。”宋雅辭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微笑道,完全看不出她剛砸酒瓶的事情。

這些姐妹都知道她性格也明白她,所以見她不生氣了就過來和她說說笑笑。

“煙兒,這是我的好哥們,楊曉翔,楊總。

翔子這是我的妻子李煙。”方凡走到一個身材修長,長相英俊的美男子面前介紹道。

男子20多歲樣子。

卻一副老城模樣坐在那裏,給人一種成熟的感覺,這樣的模樣可以迷倒那些小妹妹,對於李煙經歷了大風大浪的人沒有一點吸引力。

況且這個前世後來可是跟納蘭慕雪勾搭在一起,把方凡在清江的公司做空的存在,所以對於這樣的人她是一點好感也沒。

今晚方悅被套的一個局好像也跟他有關係,只是自己一時想不起來。

李煙只是微笑點頭,然後不再說話,弄得楊曉翔的手尷尬的伸在那裏,放回去也不是,不放回去也不是。

方悅見了立馬伸出手握了握道:“今天得把一哲灌醉哦。”

楊曉翔立馬道:“那是,那是,那大家要努力哦。” 同時也仔細打量了李煙,他想記住這個不給他面子的女人,以後有機會會好好的教訓一頓。

本來沒在意的,這一打量就不得了,漂亮,美麗那只是膚淺的詞來形容他見到的李煙。

用仙女下凡那絕對不爲過,那出塵的氣質,那吹彈可破的肌膚讓人忍不住想親近,想摟在懷裏好好的疼愛。

方悅見自己的好朋友楊曉翔正盯着自己的媳婦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心裏頓時怒火起來,難道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嗎?

“哼,哼。”方悅猛哼了兩聲才讓楊曉翔才反應過來,臉立馬紅了道:“悅子,你這個女朋友我怎麼沒見過?”

方悅聽了當時就想給他一巴掌,剛自己不是告訴他是自己的妻子李煙,感情你剛纔完全沒把自己當兄弟,現在見自己老婆漂亮就想來打聽。

本想說滾的,但還是笑了笑道:“翔子,我那邊還有事就不陪你了。”說完就拉着李煙走了。

方悅一走,楊曉翔眼裏就出現了寒光,方悅,容你現在囂張一下,等我們的計劃成功,我要你淪爲乞丐。

想到這就微笑的繼續和旁邊的幾爲朋友喝酒,他旁邊的幾位也沒問,這一氣氛實屬詭異。

“煙兒,你剛怎麼那樣對楊總?”方悅在離開那裏後有點不解的問道,畢竟那是自己的朋友,李煙不應該是那種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她可是從小在豪門長大的,那樣對楊總那一定是有其他事情。

“方悅,你相信我的話嗎?”李煙沒有回答而是看着方悅認真道。

方悅被這一問有點摸不着頭腦道:“我不相信你,那相信誰呢?你可是我最可愛的妻子哦。”

李煙表面沒什麼,但心裏可是異常甜蜜的,她認真的看着方悅的眼睛道:“這個人不可靠,你小心點就好了。”


“嗯,我聽媳婦的,剛他那樣看你,他就在我心裏劃掉了。”方悅認真說道。

“那就好。”雖然表面說好,但心裏還是有點擔心的,前世,一哲酒吧的開業,因爲臉上的傷疤自悲沒有來,這裏具體發生了什麼,自己並不知道。

只是後來聽方悅說,他上別人的當,清江這邊一半產業恐怕要成爲別人家的了。果真,後來方家在清江的一半以上的產業都劃給了楊家,她依然記得那天楊曉翔在方悅面前得意的拿走這一半以上的財產。

不過當天具體發生了什麼,自己當時無論怎麼問方悅,方悅都沒告訴自己,並且半年禿廢在家,是自己細心照顧他才挺過來。

然後迅速崛起,最後成就了億萬資產的大富翁。

“方悅,你旁邊這位美麗的姑娘你不介紹一下。”一個溫和好聽的聲音打斷了李煙的思考。

元明,這個一直把方悅當作好朋友的元明,就算方悅後來禿廢也沒改變,並經常過來安慰。

方悅能那麼快崛起也是元明的幫助,那時候他對自己這個毀容的人也是非常好。

這就讓李煙對元明印象特別好。

“元明,你來了啊,我還以爲你要晚點過來嗯,這個是我的妻子李煙。”方悅和元明擁抱後笑着道。

“什麼?方悅你說什麼?李煙?她是李煙?怎麼可能?你別欺負我老人家近視啊,我看世界依然是看得清楚的很。”元明不敢相信的道。

“哈哈,都兄弟那麼多年了,這點你都不相信我?她真是李煙,你再仔細看看?”方凡心裏高興的哈哈大笑。

雖然楊曉翔看李煙他想上去打他,但也讓他心裏高興,自己老婆那麼漂亮,能迷倒那麼多人,能不高興嗎?

這可能是一個男人的通病,自豪,嘚瑟,都有吧。

“元明,難道我長得太醜讓你不認識我嗎?”李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責怪道。


“那有,那有,我想起了,你現在這樣好像你高中的時候,你可知道你高中的時候,我經常躲在你們校門口偷偷看你呢。”元明仔細看了看李煙道。

同時心裏十分震撼,因爲自己也是當年李煙的愛慕者之一,剛說在李煙高中的時候天天去校門口偷看那是真實的。

只是自己沒想現在的李煙比在高中的時候還要漂亮無數倍,用一位大詩人的話那就是一笑傾城,二笑傾國,三笑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以前感覺這話誇張,現在感覺一點也不誇張,多麼現實的描寫。

“哦,元明你?你小子那時候就喜歡看偷看我媳婦,找打。”方悅聽元明的話鬱悶了,伸出手就把元明給抓了過來,做裝就要打。

“打,方悅給我狠狠打,竟然敢偷看我。”李煙做出憤憤不平道。

這一說方悅就樂了連忙把元明放了道:“這小子皮賤,怎麼打都沒有用,所以不鳥他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

而心裏卻是樂滋滋的,如果李煙幫元明求情,他一定會打下去,同時心裏也會傷心,現在這一切都沒了,只剩下高興。

“悅子,等一下楊曉翔叫你去參加牌局,你別去,小心有詐。”元明見方悅要走連忙道。

“我知道了,我有分寸的,謝了元明。”方悅笑着道。

元明見自己勸解沒什麼用,對李煙眨了眨眼,李煙立馬會意,微笑告訴他,自己會勸。

同時也明白了前世的當年在這裏發生了什麼,牌局,方悅輸得掉了一半多的家產。

還好他當年及時控制,不然真是傾家蕩產,而這一世,這事情似乎沒有改變還是按照原來的軌跡發展了。

“在想什麼呢?煙兒。”方悅見李煙在沉默不由得問道。

“沒什麼呢,方悅,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李煙見方悅這樣問道,立馬面露微笑道。

“好。”方悅說完就拉着李煙去別處走走,新的酒吧總有新的玩意,但方悅沒有心情欣賞這些,而是心裏在想等一下怎麼贏楊曉翔那一羣人,似乎還有納蘭家參與進來。

如果這次贏了,他就可以徹底擺脫納蘭家的影子了,而那個該死的納蘭慕雪也沒有任何理由來找自己了。

想到這就想到納蘭慕雪叫自己去咖啡廳的無力感,這是他最不喜歡的。

同時也希望他和李煙的生活不讓別人來控制和打擾,這也是他爲什麼一定要參加今天晚上的牌局了,就算元明告訴他這是一個騙局。

自己也必須參加,而且他也很有信心贏得這場比賽,這是源自於他小時候跟一位賭神學得一生本領的自信。 自信是好的,但很多東西往往是自信帶來毀滅,認清現實才是最好的,李煙沒有特別告誡方悅,而是隨口提提。

“方悅,做什麼事情要小心,那怕絕對的把握面前。”說到這就適可而止就好了。

到時候具體事情具體處理就好了。

“嗯,煙兒,這我知道,爲了我們的幸福,我會的。”沒有激情的誓言,只有平淡的承若。

有這個就夠了,李煙就沒有再說而是跟着方悅跟着各方朋友打招呼,當他們看到李煙都不敢相信這是李煙。

李煙不是那個醜八怪嗎?現在的李煙那裏醜?誰敢說她醜,我就甩他一巴掌,讓他清醒清醒。

李煙這時候其到好處的推銷他們公司即將出售的絕世容顏面膜。雖然現在還還要等一段時間才上市,但讓他們知道有這一款產品就好了。

先在他們的心裏留下一點印象,等到時候推廣的時候就很容易就敲開他們心裏的那扇門。

蘇薇此時正跟忙完的一哲在聊着蘇薇寫的那本圍棋歪解,納蘭慕雪帶着唐胖進來,一哲都沒過去打招呼,這讓納蘭慕雪的臉色有點變。

但爲了把唐胖介紹給一哲認識只好委屈了自己,就拉着唐胖過來跟一哲打招呼,並沒有管一哲跟蘇薇正聊得正開心的時候。

“Hi,一哲哥,沒想到你在這裏,我正到處找你呢?你旁邊這位?你女朋友嗎?不介紹來認識下。”納蘭慕雪微笑的看着一哲,雖然他認識蘇薇但也裝着不知道。

他現在的做作淑女味十足,讓旁邊的唐胖崇拜和羨慕不已,心想如果自己那天達到小姐這高度,那自己的人生一定達到了巔峯。

同時也學着納蘭慕雪做出淑女狀態,這一做作讓人覺得十分奇怪,一哲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種想吐的感覺。

只是他忍住了不再看這個胖子。

“慕雪妹妹,找我有什麼事?我旁邊這位是蘇薇蘇妹妹,現在不是我的女朋友。”一哲這話一說完,蘇薇眉頭皺了皺,有點不喜。

一哲卻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而引起了蘇薇不高興,如果知道一定會打自己兩巴掌。

納蘭慕雪聽一哲這樣一說,心沉了沉,不過現在蘇薇還不是他女朋友,那唐胖還有機會於是連忙把唐胖推到自己面前道:“一哲,意思你還沒有女朋友哦。

那好,我家唐薇薇也沒男朋友,我感覺跟你很般配,不如你們試着交往一下可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