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站在十幾個小弟的最前面,嬉笑着說道。

麻雀一聽,直接就在地上吐了一口:“後你媽逼,老子給你辦後事!!”

麻雀說完提起手中的看到就向着獨眼砍了過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麻雀剛動接着獨眼的那些小弟都動了,宿舍裏邊又一下子喧鬧了下來。

有兩個人就拿着棍子向着秦康砸了下來。

這一下,秦康也顧不上別的了,猛然間往後迅速退了一步就躲過了兩個人的棍子,同一時間,自己手中的棒球棍子往前一揮就砸到了其中一個人腦袋上,那人一捂腦袋就往後退了過去,秦康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連着第二棍子就向着另外一個人砸了下去。

另外的那個人一棍子撲空了,接着第二下就要上來呢,但是還是比秦康遲了一步,那人的棍子還沒有到秦康的身邊,秦康就已經把棍子招呼到了那人的胳膊上邊,那人只感覺自己胳膊處一陣劇痛傳來,接着雙手就抱住了胳膊,同一時間,棍子就掉到了地上。

說起來挺長的,但是整個過程從秦康砸了第一個人,接着第二棍子招呼到另外一個人的胳膊上,還不到十秒時間。

這樣,兩個人就被秦康消滅了,秦康看了看麻雀的動作,麻雀也比較瘋狂,拿着生命在戰鬥。

只見一個光着腦袋的人一棍子向着麻雀砸了過去,但是麻雀沒有往後退閃一點的意思。

直接拿起手中的看到就招呼到了那個人向着麻雀咋過來的胳膊上邊。

只聽見一聲慘叫,就把手中的棍子扔到了地上,抱着胳膊就在地上打起滾來,面部表情看起來非常的痛苦,神色非常的猙獰。

接着秦康也不再看麻雀的那個方向了,因爲又有兩人向着自己衝了過來。

秦康手腕處一用力就捏緊了棒球棍子。

“啊!!!”

秦康大吼了一聲就向着那兩人衝了過去。

“媽了個逼的,老子從你們去西天。”到了那兩個人的身邊,秦康就一棍子砸到了那人的身上。

接着另外一隻腳就踩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褲襠處,兩人同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同時就臥倒了地上。

不一會的時間,秦康弄掉了四個人,麻雀也砍了四五個人,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躺在了地上,房間裏邊本來就很擁擠,這一下就變得更加的擁擠了。

秦康麼了麼腦袋的汗水就到了麻雀的身邊,跟着麻雀站到了一起。

“秦康,往外殺!!”

麻雀現在已經也有點招架不住了,臉上全是傷痕,眼睛處不知道是誰招呼了一拳,一個黑黑的熊貓眼。

秦康點了點頭:“恩恩!!”

接着兩人就開始跟着門口的人開始進攻。

“想跑?”

整個過程中一直是獨眼的小弟在打,獨眼一直沒有動,但是一看到兩個人往外跑,接着從身邊一個小弟手中拿起了一把棍子就把秦康和麻雀堵了起來。

“碼了隔壁的,你以爲老子的宿舍是菜市場啊?你想來就能來,你想走就能走的。”獨眼說完就揮着棍子向着兩個人回了過來。

麻雀一看,就使勁的吧秦康的腦袋往下拽了拽,直接躲過了獨眼橫過來的一棍子。


“秦康,不要管別的了,對付獨眼一個人!!!”

麻雀看了看秦康說道、

“嗯!!!”

秦康說完,兩個人就全都向着獨眼衝了過去。

獨眼離着秦康和麻雀不是很遠,就一米左右的位置,秦康拿着手中的棍子就向着獨眼砸了過去。

麻雀也不手軟,拿着刀子就看向了獨眼,但是獨眼的身手非常的敏捷,很輕鬆的就躲過了兩個人的襲擊,往後退了一步,接着往前一躍,一腳就踹到了秦康的臉上。

“啊!!”秦康只感覺臉部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差點就往後倒了過去。

獨眼一腳踹到秦康的臉上,並沒有停下來,接着第二腳就又踹了過啦。

“秦康小心!!”

這一下麻雀急了,邊大叫了一聲秦康的名字邊向着獨眼的後背一刀砍了過去。

“嘭”的一聲,秦康本以爲獨眼會再踹到自盡的臉上,但是就在讀研的腳和秦康的臉還差那麼兩釐米的時候,只聽見獨眼“啊!!”的一聲,接着就倒在了秦康的前面。

什麼情況?

秦康看了看獨眼的後邊,原來麻雀的刀子已經看到了獨眼的大腿上,獨眼的腿上已經紅了一大片。

麻雀把砍刀從獨眼的身上拔了下來,接着將上面的血跡用衣服擦了擦,接着就又要往獨眼的身上砍去,就在這個時候,兩個獨眼的小弟就衝着麻雀後背用棍子砸了下去!!

“麻雀!!!”

秦康一看就急了,想要往前衝去阻擋那兩男生,但是已經遲到了,那兩個人的棍子已經招呼在了麻雀的身上,一個人砸到了麻雀的腦袋上,一個人砸到了麻雀的後背上,秦康就聽見了悶疼的一聲。

麻雀被兩個人砸的就直接趴在了地上,臉色變得非常的猙獰,看起來那兩人下手挺狠的。

那兩個人吧麻雀打趴在了地上,接着就要打,秦康就着急了,連忙站起來就往那兩個人的那邊衝過去。

但是就在秦康剛站起來的同時,自己的身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一個人就直接砸到了秦康的後背。這一下別說沒能救得了麻雀,就連自己,都已經受傷了。那兩個人的棍子還是狠狠的砸到了麻雀的身上,麻雀就被砸趴下了。

同一時間,秦康的身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秦康轉身,就已經有三個人向着自己衝了過來,秦康已經來不及了,就被三個人的棍子招呼在了身上,秦康身上傳來一陣劇痛,就要提起棍子還手了,接着手腕就被人一棍子砸了過來,秦康的戶口一震,接着就把棍子扔到了地上!就在棍子扔到地上的同時,腦袋上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

接着秦康就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也沒有了還手的力氣了。

這一下,獨眼的很多小弟就向着秦秦康衝了過來,每個人在秦康的身上輪流一腳,秦康就臥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獨眼已經被小弟扶了起來。

獨眼看了看秦康和麻雀兩個人,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上的傷口大喊道:“給我弄死這兩個狗孃養的!!” 第一百一十八章

獨眼的聲音剛落,接着秦康的渾身就傳來了一陣陣的劇痛,獨眼的那些小弟一點都不慣着秦康,就往死裏招呼秦康。

拳頭,棍子,腳!

放什麼的都有,就招呼在秦康的身上,渾身男都疼,秦康想還手,但是已經沒有了機會了,三十幾個人吧秦康圍在中間,把秦康的四周圍得水泄不通。

挨着痛 ,秦康就看了看麻雀的方向,麻雀也是一樣,剛纔被那個小弟一棍子砸到地上之後,就已經失去了還手的機會了,那些獨眼的小弟蜂擁而上,麻雀也跟着秦康一樣的遭遇。

至於關勇,早就在麻雀和秦康的前面被獨眼的小弟註銷在了地上了。

至於麻雀其他的小弟,那就更不用說了,早在關勇的之前就被獨眼的小弟弄在地上,到現在還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秦康就被獨眼的小弟在全身上下胡亂的拳打腳踢,秦康全身已經沒有了一點力氣去反抗,就靜靜的任憑那些人的招呼。

就這麼過了好一會,秦康的眼前就黑暗一片,渾身哪哪都疼!

接着又過了一段時間,秦康就沒有了感覺,眼前一片漆黑,渾身 已經沒有了知覺,就像是睡着了一樣,腦袋裏邊暈乎乎的。

眯着眼睛,秦康就使勁的吧眼光轉向了麻雀的方向,麻雀跟着自己一樣,雙眼緊閉着,臉色很猙獰,看的出來很痛苦的樣子。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於,秦康就感覺腦袋中一陣暈眩,直接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就聽到了一聲:“住手,別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接着秦康渾身就瞬間變得輕鬆了下來。

身上一下子就變得舒服了許多,就像孫悟空在五指山下邊被壓了五百年,最後被唐僧救了一樣,秦康感覺就像是獲得了自由,獲得了重生一樣,接着就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就好幾個人擡了起來,擡着走了很長很長的路,接着就被扔到了一個箱子裏面,接着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又被人擡了起來,最後就被扔到了一個很堅硬的地方。

秦康雖然昏迷着,但是有人擡着自己的身體還是能夠感覺出來的,多次, 秦康想嘗試睜開眼睛,但卻睜不開。

索性秦康就不掙扎了,直接暈了過去,這次暈了過去,就像是死了一樣,已經沒有了直覺了,什麼都感覺不到,就像是死了一樣。

不知道這樣的時間過了多長,秦康就感覺是過了好多年一樣,非常的漫長,接着秦康就被一個人拉了起來。

突然,秦康的身上就冰涼了一下。

獨眼站在秦康的面前,手中拿着一個臉盆,盆裏邊全是水,非常冰的水。

現在是在初冬了,wh市的天氣就冷,而獨眼把一整盆水倒在了秦康的身上,秦康被冷的突然打了一個冷顫,但是還是沒有醒過來。

獨眼看着秦康沒有醒過來,接着對着自己的小弟招呼了一下:“去再給我拿一盆水過來,要最冰的。”?

小弟聽了,接着點了點頭就出去了一下,不一會的時間小弟的手中端着一盆冰涼的水就到了獨眼的身邊。

“獨眼哥,水來了。”

獨眼看了看小弟端過來的水,就那手指在裏邊試了試溫度,接着嘴角就掛起了一道邪笑。

獨眼從小弟的手裏邊接過水盆,按準了秦康的臉,接着就往秦康的臉上破了過去。

小弟給獨眼端來的水是在冰箱裏邊經過冰凍了的,非常的冷,潑到了秦康的身上,就傳來了一陣刺骨的寒冷。

本來剛纔被打秦康現在渾身哪哪都疼,再加上這種刺骨的寒冷,秦康就被弄醒了過來。

秦康慢慢的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模糊,什麼都看不清楚,就像是高度近視的人沒帶眼鏡一樣,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前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但是看不清是誰。

“你們要幹嘛?”秦康警惕的看了看前方模糊的人,問道。

“哈哈,你丫的終於醒了啊?”獨眼看着秦康醒了過來,很囂張的笑了笑說道:“我還以爲你死了呢,尼克不能死,你是祕特的老大啊,要是死了我獨眼做一輩子的牢也不能償命啊。”

秦康一聽就聽出了獨眼的聲音。

“獨眼,你他媽的要幹什麼?”經過一分鐘的緩衝,秦康的眼睛就能看清楚了,確認了眼前的人就是獨眼。

“麻雀呢?我其他的兄弟呢?”

秦康邊大聲喊了喊就要起身衝着獨眼衝過去,但是……

秦康剛起來就渾身一陣痠痛,渾身痠痛的身體告訴他已經沒有力氣和獨眼做鬥爭了。

“哈哈哈哈,你過來啊,幹嗎不過來了,別聳啊,要是是個男人就過來啊。”獨眼囂張的笑着對着秦康說道。

“你 ……”秦康想大罵一頓,但是剛開口,肺中就傳來了一陣劇痛。秦康咳了兩聲“獨眼,你最好今天弄死我,要是我能活着走出去,我一定會取下你的人頭的,你要相信我。”

“哦哦,是嗎?”獨眼冷笑了一聲:“那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啊,你說要是讓祕特的精英取了我的腦袋那不是我的榮幸嗎?”

“草泥馬…………”秦康一聽,就衝着獨眼大罵道:“你他媽的快點告訴我我的兄弟們都在那裏?”

獨眼一聽,接着往前走了兩步,到了秦康的邊上,用手拍了拍秦康的臉:“哎喲歪,祕特的精英就是不一樣啊,自己都成了這個樣子還關心着自己的兄弟,真是讓我獨眼刮目相看啊,要是我是你的兄弟那該多好啊。我又這麼一個兄弟常常想着自己那活起來會不會太幸福了啊?”

“呸!!”秦康一聽就在獨眼的臉上吐了一口:“腦子被驢踢了了纔會跟你做兄弟呢,別尼瑪墨跡,快點告訴我,我的兄弟們呢?”

獨眼被秦康吐了一口,心中突然一怒,但是並沒有發作出來,而是緩緩的走到了門口。

“看你這麼在意你的兄弟,我今天就滿足你的心願,讓你們兄弟們一起死。”接着獨眼就拍了拍手。

獨眼剛拍過手,接着房間的門就被打開了。

兩三個人就擡着麻雀和關勇走了進來。

後邊是麻雀的小弟,一個個拉攏者腦袋,緊閉着眼睛,無精打采的樣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