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望著古玉卿的臉,無論眉毛還是鼻子、嘴唇都是江帆喜歡那種,江帆突然有種想吻她的衝動。

江帆伸出劍指,默念茅山咒語,「天大,地大,饅頭最大!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道白色光飛入古玉卿的乳中穴,江帆的白色食指快速點了她的乳中穴,微微震動一下,她的乳中穴被打開。

古玉卿之所以胸脯發育不好,就是因為乳中穴受堵了,只要打開乳中穴,以乳中穴四周的地方就重新生長發育,體積就會變大起來。

乳中穴被打開的瞬間,古玉卿感覺到胸脯發脹,身體本能地反轉成側身,腳把被子蹬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褲頭。

「我靠!你這是在誘惑我啊!」江帆的手忍不住在她的腿上摸了一把,也許是大腿受到刺激,古玉卿再次翻轉,變成了大字形狀。

「我靠,有豆腐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江帆的嘴唇吻向古玉卿的櫻桃小嘴,哦,如同果凍般的潤滑。古玉卿也迷迷糊糊地迎合著,她雙手本能地抱住了江帆的背。

「行了,任務完成了,再呆下去就要犯錯誤了!」江帆輕輕地爬起身來,替古玉卿蓋好被子,輕輕地關上寢室的門。

施展茅山千里急行術,眨眼間就到了樓下,接著穿牆出去,黃富正在焦急地望著天空,已經在下零星小雨了。他看到了江帆笑嘻嘻地回來了,「帆哥,事情辦妥了?」

江帆點頭道:「完全搞定!只要六天時間,古玉卿的機場變炮樓,估計學院會流行吃西瓜的潮流。」

「帆哥,剛才我看到教師宿舍有一家燈亮了,這麼晚還亮燈,這家有問題。」黃富指著不遠的教師宿舍道。

「那會是誰的宿舍呢?」江帆疑惑道。

「我們就到這家去看看!」黃富道。

「嗯。」兩人立即朝教師宿舍走去,轟隆隆!天空突然打了一個響雷,雨滴逐漸加大。江帆和黃富快速奔跑,很快到了教師宿舍樓下,黃富指了指三樓的一家窗戶道「就是這家燈亮了,大約兩分鐘后熄燈了!」

「走,我們從陽台上爬進去!」兩人順著水管爬到了三樓的陽台上,江帆輕輕地推下門,門鎖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章到! 默念茅山開鎖咒,門被打開,陽台直接連通客廳,客廳旁邊就是卧室,進入客廳后,江帆悄聲道:「卧室里睡了一個女人,你猜是誰?」

「難道是喻主任!」黃富猜測道。

江帆點點頭,「是的,她就在卧室里,還沒有睡著。我們要等她睡著了才能進入卧室里。」

在喻主任沒有睡著前,兩人在客廳、浴室、衛生間等地方搜查了一遍,什麼也沒有發現。此時卧室里的喻主任已經睡著了,卧室的門是虛掩著的,江帆悄悄地推開門,兩人悄悄地走到衣櫃旁邊。

輕輕地打開衣櫃的門,裡面全都是衣服,黃富拿出條男人的褲頭,悄聲道:「你看,這是條男人的褲頭,會是誰的呢?」

江帆對著褲頭聞了聞,味道很陌生,既不是方院長的也不少黃局長的,那會是誰的呢?除了黃局長和方院長和她有一腿外,誰還和喻主任有一腿呢?

用茅山追蹤術察看是誰的短褲,江帆默念茅山追蹤咒,劍指點褲頭,然後收回劍指,點在自己的眉心上,嗖!一道白色光沒入眉心中。嘩啦啦!江帆的眉心的天眼穴屏幕上立即出現了一個陌生男人的影像,是一個五十多歲,中等身材,肥頭大耳,肚子挺挺著,很有官相,這傢伙是誰呢?江帆不認識。

「帆哥,查出了是誰的褲頭了嗎?」黃富悄聲道,他望著床上的喻主任,聲音極低,用手掌擋住聲音傳遞。

江帆搖了搖頭,「不認識的男人的,應該是一個當官的,看來這個喻主任嫌疑最大,和這麼多男人都有一腿,極有可能她就是那個東烏國安插的間諜黑玫瑰!但是我們要找到她的發報機才能確定她是否是間諜!」

兩人在卧室里搜索,除了些性感的衣褲、避孕套、唇膏、脫毛膏、香水、化妝品外,還真沒有發現發報機。

「帆哥,沒有找到發報機,看來這個喻主任不是間諜黑玫瑰啊!」黃富悄聲道。

江帆望著床上睡著的喻主任,現在整個卧室里就除了床上沒有尋找瓦外,其他的地方都翻過了,「小富,我們到她的床頭上去看看吧。」江帆指了指喻主任的床頭。

「恐怕不行吧,如果她是黑玫瑰,肯定受到過特別的訓練,十分警惕的,我們去搜,她很快就會發現我們的。」黃富擔心道。

「嗯,我就讓她睡死點,就算打雷她也不會醒過來!」江帆立即伸出白色的食指,閃電般地點了喻主任的背部。

「好了,她已經完全睡著了,現在就算你把她扛到外面去,她也不會醒過來,我們可以去搜查她的床頭了。」江帆立即走到床頭,手伸到枕頭下,摸到了一根棒子拿了出來。

「按摩棒!我靠!她有這幾個男人還要按摩棒來排憂解難啊!」江帆驚訝道,這根按摩棒又粗又長,表面上還有很多顆粒,根部還有根電線插頭。

「我靠!喻主任真有情致,這東西還是電動的,還帶有震蕩的動能,用起來真是爽哦!」黃富笑呵呵道。

「是啊,看來她的那幾個情人還是滿足不了她,否則她也不會用按摩棒了!」江帆把按摩棒塞回了枕頭底下,又在枕頭下摸了一陣,只摸出了兩個避孕套,再沒有什麼東西了。

黃富打開可床頭的隔板,裡面除了些文胸和褲頭外,再也沒有其他可疑的東西,最後兩人都搖了搖頭。

「雖然喻主任嫌疑最大,但是沒有找到任何間諜的證據,那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她不是間諜黑玫瑰,二是她是黑玫瑰,但是她十分狡猾,每次發報后,把所有的證據都銷毀了。」江帆一邊說著一邊走出了卧室,恢復原開門的虛掩狀態。

「那我們到其他的老師家裡去看看吧。」黃富道,他現在很想去的教師家裡就是胡莉家裡,很想看看她睡覺的樣子。

江帆點頭道:「好啊,我們就從四樓開始,一直往下到一樓結束。」因為整座教師大樓,一個晚上是不可能搜索完的,一次最多也就搜索幾十家。

兩人出了喻主任家,到了隔壁一家搜索,隔壁一家是夫妻兩人帶孩子,孩子還很小隻有一歲多。江帆和黃富兩人直接進入卧室,一看夫妻兩人的睡相就可以斷定,這兩人絕對不會是間諜黑玫瑰。

因為男的都睡歪了,腳把被子都蹬道地上,小孩子也掉在地上,沒有醒還在呼呼大睡。女的睡相更離譜,腳都架到男人的胸脯上,頭擠到床沿便,枕頭掉落地上,瞧這一家子睡相,可能是間諜黑玫瑰嗎!

江帆和黃富兩人立即出了大門,轉到另外一家,兩人一口氣看了三十多家,沒有發現一個像間諜的樣子。要麼睡覺呼嚕聲跟打雷似的,要麼說夢話的,還有一個是夢遊上廁所的,這些人完全可以排除掉,因為作為一個高級的間諜,這些不良的習慣是不可能存在的。


天空中已經開始下大雨,不停地發出轟隆隆的雷鳴聲,江帆看了下手錶,此時已經是早晨四點半鐘,還剩下一樓最後兩家沒有搜索。


「帆哥,我們分開搜,胡莉家由我去搜,這一家你去搜。」黃富指了指胡莉隔壁的一家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的,你應該以懷疑的態度去搜她家,在黑玫瑰沒確定之前,誰都有可能哦!」

「嗯,我知道!」黃富點了點頭,指了指胡莉家的大門道:「帆哥,還是你的開鎖咒來得快,省得我掏弄。」

江帆手握門把手,默念茅山開鎖咒,門開了,黃富悄悄進入客廳。江帆立即穿牆進入隔壁的一家,這家也是一個退休的女教師,年齡都七十多了,睡覺還撂被子。手和腳都露了出來,喉嚨里不是發出呼嚕聲,江帆聽聲音就知道這位退休的老師患有老支氣管炎。

這種老人一看就可以確定不是黑玫瑰,江帆輕輕地幫她蓋好被子,打開眼穴發現她的氣管部位有很多黑色病氣,還有肺俞穴上也有黑色病氣,只要把這些病氣拔除了,老人的老支氣管炎就痊癒了。 「既然碰到了,就幫她把病治好吧!」江帆伸出手掌,五指徐徐抓拔,片刻之後將老人的肺俞穴和支氣管部位的黑色病氣拔除了。接著默念茅山滅陰咒將黑色病氣消滅掉,然後收手,老人的呼吸聲立即變得順暢、均勻起來。

江帆滿意地點了點頭,悄悄地出了門,發現黃富還沒有出來,立即穿牆進入胡莉家,黃富正在胡莉的卧室里,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胡莉。

床上的胡莉睡姿倒是很雅,是右側卧的姿勢,但是睡衣的扣子脫落了,衣領打開,裡面峰景迷人。難怪黃富看傻了眼,他現在很衝動,很想伸手進入觸摸那塊峰景,正在猶豫的時候,江帆進了卧室。

「我靠!小富,你在看什麼好東西我也來欣賞欣賞!」黃富聽到了江帆的聲音,立即轉過身,擋住江帆的眼睛。

「不準看,她那裡是我的,只能我一個人看!」黃富用身體擋住江帆的目光。

「哈哈,峰景迷人呀,高山流水,哈哈,她的高山,你流的口水!」江帆嬉笑道。

黃富老臉一紅,把江帆推出了卧室,「帆哥,搜查完畢,完全可以排除胡莉,我們回去了!」

「小富,你沒有摻個人的感情吧,是不是一進卧室就看峰景了,我靠!你看你的褲子,真是雄赳赳氣昂昂啊!」江帆指了指黃富的褲襠。

黃富渾身冒汗,善笑道:「帆哥,你就別嘲笑我了,天快亮了,我們快點回宿舍吧!」黃富急忙朝大門跑去。

江帆笑了笑立即跟著出了胡莉的家,此時外面雨正大,雷聲夾雜閃電,「帆哥,這麼大雨,怎麼走啊!」

「我帶著你走吧!」江帆立即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嗖!兩人如同一溜煙一樣,眨眼間就到了寢室里。黃富身上只有一點點雨滴,江帆身上是滴水沒沾,因為他使出了避水咒的原因。

兩人回到床上休息片刻后,天逐漸放亮,雨逐漸變小,閃電和雷鳴也停止了。醫學院的早餐號角聲想起了,江帆和黃富兩人拿著飯盒去食堂吃早餐。

剛進食堂門江帆就看到了亭亭玉立的校花古玉卿,她正拿著飯盒排隊呢,江帆立即走到她身邊,笑嘻嘻道:「古玉卿,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古玉卿望了江帆一眼,「睡得好不好管你屁事!」昨天晚上她很早就醒了,因為胸脯很脹,簡直跟要爆炸似的。

江帆望了一眼古玉卿微微隆起的機場,微笑道:「好像有變化了吧,是不是感覺好脹,有種脹得欲裂的感覺呢?」

古玉卿臉立即就紅了,她看到周圍有人在聽她和江帆說話,立即對江帆道:「等我買了早餐我們再說!」

江帆立即把飯盒放到古玉卿的飯盒上,「你就幫我買早餐吧,省得我去排隊!」

「你,哪有女聲幫男生買早餐的,都是男生幫女生買早餐的!」古玉卿噘著嘴巴道。

江帆嘿嘿笑道,「你現在的樣子像女生嗎?你看機場之間都可並排開大客車了,等你變成女人的時候再說。」江帆眼中露出齣戲虐神態。

「你!」古玉卿氣得直跺腳,她眼睛一轉,突然微笑道:「你就到那邊等我吧!」她指了指不遠處的桌子。

江帆點了點頭,坐到桌子旁邊等古玉卿買早餐,一旁的黃富羨慕道:「帆哥,真羨慕你,有校花幫你買早餐,什麼時候有美女幫我買早餐啊!」


「小富,我幫你買早餐吧!」旁邊傳來聲音,黃富回頭一看,差點沒有暈倒,說話的人是大胖子章瑜,正聽著大肚子笑呵呵地望著他。

「哦,章瑜,謝謝你,看到你我就沒有食慾了!幸虧我沒有吃東西!」黃富皺眉道,要是吃了東西就要吐出來!

章瑜湊到黃富身邊,低聲道:「你是不是看我長得性感,沒了食慾有慾望了!如果你喜歡,我這身肉就交給你了!」還對黃富擠眉弄眼的。

黃富差點就吐了,我靠!連食慾都沒了哪有慾望,你臉皮還真厚!你這身肉我哪敢要,只有拿到菜市場買了!表面上不露聲色,微笑道:「其實有一個男生暗戀你好久了,他一直不敢告訴你,怕你拒絕他。」

章瑜眼睛瞪的大大的,臉上的肉突然開了花,「還有人暗戀我,他是誰啊?」興奮的小眼睛冒出駭人的光,沒有男朋友好多年!寂寞的時間變成了肉,我靠!

黃富忍住笑,指了指不遠處一個正瞧這邊笑的男生道:「就是他!」

那男生長得還不錯,是醫學院校籃球隊的,章瑜就像發現了寶貝似的,立即晃著肥胖的身軀跑了過去,對著那男生道:「你暗戀我好久了?」

那男生頓時一頭霧水,驚訝地望著章瑜,「暗戀,我暗戀你!」

章瑜頓時理會錯了意思,以為男生承認了暗戀她,興奮地一把摟住那男生,用肚子把他頂了起來,「太好了,你就是我的男朋友!」男生頓時被嚇暈了。

黃富與江帆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小富,你真夠損的,你讓那男生以後怎麼抬頭!」

「呃,沒辦法,只能對不住那傢伙了!」黃富無奈道。

此時古玉卿買了早餐過來了,江帆看到自己飯盒裡只有一個饅頭,驚訝道:「怎麼才一個饅頭?你想餓死你男朋友啊!」聲音有點大,所有的人都扭過頭來看著古玉卿。

古玉卿頓時十分尷尬,她臉紅道:「江帆,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女朋友了!」

江帆嘿嘿笑道:「你不是答應做我一天女朋友嗎?」

「我只答應你做你一天女朋友,但是那是六天以後,你怎麼現在就亂說呢!」古玉卿不悅道。

「怎麼樣?是不是大了點?」江帆突然改變話題。

「我那裡狠脹,好像要爆炸似的,不會出什麼事吧?」古玉卿擔憂道。

「脹是要變大的徵兆,每天都在變化,你吃多大西瓜,她就變多大!」江帆笑道,他昨天晚上看到古玉卿吃的大西瓜了,有籃球那麼大。

給讀者的話:

晚點還有一章! 古玉卿吃了一驚,「吃多大西瓜就長多大,那我昨天吃了一個籃球那麼大的西瓜,那我的要變成籃球那麼大,那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啊!」

江帆笑道:「這可是好事啊,如果你胸前掛兩個籃球,你上街要吸引多少眼球,有多少男人的愛慕,有多少女的嫉妒!」

「難看死了,我又不是奶牛!要那麼大的幹什麼!那該怎麼辦呢?」古玉卿憂慮道。

江帆呵呵笑道:「就是奶牛也沒有你迷人!」廢話,奶牛能兩條腿指著身體走路嗎?因為只有直著身體走路,才有吸引力!

古玉卿立即就明白了江帆話里的含意,她臉緋紅,「你就知道瞎說,不理你了!」扭過身子,不再理會江帆。

江帆抓起饅頭三下兩下就把小饅頭吃掉了,趁古玉卿扭著頭,古玉卿碗里還有一個肉包,江帆把她碗里的肉包抓了過來。古玉卿感覺碗動了一下,回頭髮現江帆把她碗里的肉包拿去吃了,「你,你怎麼吃我的肉包?」

江帆眨眨眼睛笑道:「我喜歡吃你的肉包,雖然小了點,但是皮薄,肉汁多!」雙眼望著古玉卿的正在發育的機場。

古玉卿臉立即就紅了,手本能地擋在胸前,「你,你無聊!你那雙色眼亂看,我就挖了它!」

江帆十分奇怪,古玉卿為什麼那麼緊張地用手擋在胸前,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我靠!古玉卿沒有戴文胸!

「呵呵,你今天發什麼騷啊!怎麼沒帶文胸了呢?」江帆調笑道。

古玉卿臉上發燒,驚訝地望著江帆,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沒有穿文胸的呢?因為早上起床,胸脯脹得難受,戴上文胸后更加脹,所以無法戴文胸,這件事就連室友都不知道。

「你,你胡說什麼!我戴了文胸的!」古玉卿立即矢口否認,她才會承認自己沒戴文胸呢!

「呵呵,看來你可以申請專利了!」江帆笑道。

古玉卿疑惑道:「什麼申請專利?」她看到江帆笑,就知道他沒有安好心。

「申請隱形文胸專利發明專利啊!而且還是透明的,我代表所有的男士感謝你,是你讓我們大開眼界,哈哈!」江帆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古玉卿明明沒戴文胸,卻說戴了,太搞笑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