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只能旁敲側擊地找人打聽了一下,但根本打聽不到什麼結果,反而卻收到了一個讓他崩潰的消息:京城方面,警察部已經對遼瀋市李長遠這個案子高度重視,專門派了調查組下來處理這件事。而據說,在幕後督辦這件事的,竟然正是新任的副國級領導蘇國軒!

接到這個消息,省城這個領導頓時都嚇軟了。他沒想到,這件事竟然都捅到京城那邊了。但是,他很清楚,這件事如果由一個副國級的領導親自督辦的話,遼東省這邊必然要發生大地震。而他是李長遠的最大靠山,這一次他也絕對在劫難逃了。不管他找什麼關係,結局都是一樣,畢竟李長遠這個案子實在太嚴重了。涉賭也就罷了,但賣毒品那可就是死罪了,而最關鍵的是,這裡面還有軍火,這簡直就是威脅國家安全的大罪,根本不可能從輕處理的。

這個領導也絕望了,沒有再幫李長遠這些人跑這件事了,而是跑到京城找關係,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這邊,李長遠這些人失去省城這個靠山的支持,結局就不用多說了。反正,這麼多事情,總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李長峰和李長遠已經死了,那麼,剩下那些人,就要分擔這個責任了,誰也跑不了干係。

外面風起雲湧,李家內部也是暗潮湧動。李長遠李長峰死於李長山之手,他們兩人的家人和子嗣,大部分也都被警察抓走了,十有**都回不來了。而跟李長遠李長峰走的近的那些人,也基本都被抓走了,剩下的基本都是李長山這一脈的人,李長山算是徹底接管了李家。

李長山雖然掌管了李家,但李家的實力已經遠不如從前了,這一點讓李長山很是著急。還好,葉青已經幫他,把李家那些犯事不嚴重的人保了下來。這些人罪不至死,就沒必要再追究他們的責任了,而是先把他們送回到李家。畢竟,如果這些人都被判了刑的話,那李家就不剩下什麼了,李三爺一手創建的李家,豈不是真的完蛋了嘛!

下午的時候,葉青一邊幫李長山跑關係,留住那些罪行不嚴重的人,一邊則開始協助徹查李家那些有重罪的人。胖子作為人證,被葉青送到了軍隊,開始指控李家的這些人。

由軍隊出面,這個案子很簡單,根本沒有任何難處理的地方。只不過,現在最麻煩的便是遼瀋市這邊的警察,大部分警察都摻合了李長遠的這個案子,要處理他們可就比較麻煩了。

當然,處理這些警察,那就是警察部的事情了,根本不需要葉青操心。忙了一下午的時間,葉青總算忙完,這才回了李家,準備明天和李秉恩一起回深川市。

(再還兩章,還剩兩章。)

… 葉青回到李家的時候,李家這邊也整頓的差不多了。那些被抓走的李家人,家眷基本也都被帶去調查了,而他們之前住的別墅也都被封了起來,所以現在的李家顯得格外的冷清。

李家剩下的人全部集中在李長山的那套別院當中,連李秉恩都在這裡。儘管李秉恩現在看起來還是痴痴傻傻的,但李家現在卻沒人敢小覷他了。眾人都知道,這個痴傻的李秉恩才是李家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當然,也有不少人很是惋惜,如果李秉恩不是個傻子,那他現在的實力該強到何種境界?恐怕他都能重現北拳王李長青鼎盛時期李家的輝煌了吧!

有人惋惜,自然也有人慶幸。李秉恩在李家這些年,始終都是個傻子,眾人也沒少欺辱他,縱然李長山這邊的不少子弟也是這樣。如今看到李秉恩的實力,他們本身心裡就很是不平衡了,想不明白自己的智商,練武怎麼會輸給一個傻子。還好李秉恩還只是一個傻子,在這些人看來,不管李秉恩實力再強,始終只是一個傻子,始終都比不上他們。

葉青趕到李長山的別院的時候,剛好趕上李家的會議結束,李長山身為家主,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提出了對李家人的約束。首先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以後李家的人,絕對不允許再摻合任何有可能犯罪的事情,之前李長遠所做的一切,要徹底斬斷。

單這一點,葉青就很滿意。他盡全力保住李家,就是想要留住李三爺當年一手創建的李家,但也不願李家再摻合這些犯罪的事情。李長山能夠明令禁止這一點,李家縱然如今實力大損,但至少已經走上了正途,說不定以後還能恢復李三爺在時的鼎盛了。

見到葉青過來,李長山便讓李家的人全部散掉,留葉青在這裡,跟他一起商議了以後管理李家的事情。李長山對葉青的意見很聽從,但凡葉青說出來的事情,他都要仔細考慮一番,大多都採納了,可見這是一個很謙虛的人。

事實上,葉青本來是很敬佩李長山的。但是,李長山下午殺了李長峰和李長遠的事情,讓葉青對他的看法有些變了。若非是因為那兩個人的死,葉青肯定把他視為李長青同等的地位。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知為何,葉青心裡對這李長山總有種警惕的感覺。

對於李家的情況,葉青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提了最關鍵的一些意見,那就是不要讓李家再摻合那些涉黑的事情了。畢竟李家是一個武林世家,摻合那樣的事情,遲早都會把整個李家全部坑進去的。

談了李家的這些事情之後,葉青便又跟李長山談了要帶李秉恩去南六省的事情。下午的時候,李長山還有些不願意讓李秉恩去南方。不過,這一會兒他倒是再沒有反對,而是一再叮囑,讓葉青照顧好李秉恩。

兩人並沒有坐多久,葉青在李長山這裡喝了兩杯茶,談完李秉恩去南方的事情,便直接起身告辭,下去休息了。

葉青今晚便住在這李家大院當中,他特意去了李秉恩隔壁的房間,便是要在這裡照顧著李秉恩。白天李秉恩表現出那樣的實力,嶄露頭角,葉青心裡總有種不踏實的感覺,害怕有人會對他不利。畢竟,李秉恩是北拳王李三爺的親孫子。他是個傻子的時候也就罷了,雖然經常有人戲弄他,但沒人會覺得傻子是個威脅。可是,他現在有如此的實力,那就不一樣了,葉青住在他隔壁,便是要防備任何意外情況發生。

趕到別院,李秉恩那房間還在亮著燈呢,葉青只聽到裡面不斷傳來嘻嘻哈哈的聲音,這讓葉青很是奇怪。他走到李秉恩的房門口,推門進去,只見李秉恩正坐在床上,嘻嘻哈哈地看著床上,也不知道究竟在樂什麼。

「秉恩,玩什麼呢?」葉青走進房間,往床上看了一眼,面色頓時一變。

李秉恩的床上,竟然盤踞著一條蛇。而最讓人震驚的是,這條蛇,竟然有兩個頭,不斷地吐著芯子,看上去很是恐怖。而且,舌頭呈三角狀,蛇身布滿鱗片,一看便是那種非常危險的劇毒之蛇,怎麼會出現在李秉恩的床上呢?

「秉恩,小心!」葉青連忙跑過去,伸手便去抓那毒蛇。但是,這毒蛇好像受到了他這動作的刺激似的,突然便張開嘴,直接咬在了李秉恩的腳踝上。

「哎呀!」李秉恩頓時驚叫起來,連忙伸手想去扯那毒蛇。但是,毒蛇是有兩個頭啊,他這手剛伸過去,毒蛇另一隻頭便直接咬在了他的手腕上,嚇得李秉恩更是一聲慘叫,連忙從床上跳起來,亂蹦亂跳想要把那毒蛇給晃下去。

儘管李秉恩實力高強,但他畢竟還是一個傻子,跟人打的話沒有任何問題,但被毒蛇咬住,這就頓時失去了分寸了。

葉青疾步跑到旁邊,眼看如此情況,也是心中大驚。他伸手想要去扯那毒蛇,但李秉恩跳的實在太厲害,他根本抓不住。

「秉恩,不要動!」葉青緊張喊道,伸手按住李秉恩的肩膀,急道:「我來幫你!」


葉青本來是想把李秉恩按住的,但是,李秉恩的實力比他還要強得多,葉青根本按不住他。這李秉恩被雙頭蛇咬著,疼倒是不疼,但嚇得都快尿了,根本都聽不到葉青在喊什麼了。

葉青試了幾次,始終都沒法將李秉恩按住,更沒法過去將那雙頭蛇扯下來了。便在葉青焦急萬分的時候,李秉恩的動作終於慢了下來,面色都變得烏青,看樣子已經是身受劇毒了。這雙頭蛇的毒性,絕對不簡單!

見李秉恩如此模樣,葉青更是大吃一驚。還好此時已經有了機會,他疾步跑了過去,一把將那雙頭蛇扯了下來。

這雙頭蛇也算兇悍,被葉青扯住尾巴,便立刻扭頭過來想要葉青。但是,葉青畢竟不是李秉恩,扯下雙頭蛇之後,便直接撒開手,雙手齊出,正好抓住了雙頭蛇的兩個頭。

抓蛇抓七寸,葉青抓的位置,正好是雙頭蛇七寸所在的位置,雙頭蛇頓時沒了力氣。而葉青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用力在地上摔了幾下,直把那雙頭蛇摔死,這才鬆開了手。

看著地上血淋淋的雙頭蛇,葉青也是滿頭大汗,這種東西,他哪裡見過啊。單頭的毒蛇都很難見了,雙頭毒蛇,這根本不是天生的東西吧?

再抬頭去看旁邊的李秉恩,他已經倒在了地上,雙唇緊閉,面色烏青,渾身不斷地打著哆嗦,額頭儘是冷汗。看得出,這雙頭蛇的毒性,還是非常猛烈的。

眼見李秉恩如此情況,葉青也是嚇了一跳。他手忙腳亂地從身上拿出了紫玉沉香丸的瓶子,餵了一顆給李秉恩。但是,這紫玉沉香丸,對這雙頭蛇的毒性好像沒有多大的效果,李秉恩吃了一顆,依然沒有多大改變。

葉青沒想到,連紫玉沉香丸都沒法解這雙頭蛇的劇毒,不由更是擔憂,急得團團亂轉。便在著急的時候,左手卻不小心碰到了背在身後的木盒子。

這木盒子,正是葉青裝七星古劍的木盒子。而在這木盒子里,還放著另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便是葉青從苗疆拿出來的木靈。

葉青從苗疆離開的時候,木抻蠱師給了他兩樣東西。一樣是天地人三門那七把鑰匙之一的霸王槍,一樣便是這木靈了。木靈可是整個真木侗的鎮侗之寶,號稱能解天下所有劇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葉青之前聽木抻說過這件事,但從苗疆出來之後,身邊的人也沒有中毒的,這木靈也一直沒有派上用場,葉青幾乎都快忘了這個寶貝了。現在見到李秉恩身中劇毒,葉青方才突然想起這個寶貝。

沒有任何的遲疑,葉青直接把木盒子打開,從中拿出了那木靈。

這木靈其實便是一顆荔枝大小的珠子,聞上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很是好聞。但是,誰能想到,這一顆小小的木珠子,便能解盡天下所有劇毒呢?

葉青將木靈拿在手上的瞬間,不知為何,自己的體內突然有了些異動,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木靈吸走了一般。

葉青很是詫異,他之前也拿過木靈幾次,卻沒有這種感覺啊?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此時葉青也沒時間去思索這些問題了。眼見李秉恩已經奄奄一息了,葉青連忙將木靈塞進了李秉恩的嘴裡,壓在他的舌頭下面。這樣的話,就可以防止一會兒李秉恩不小心把木靈吞進肚裡了。

葉青拿出這木靈塞在李秉恩的嘴裡之後,耳邊卻突然聽到一聲異響,正是在這房間後面傳來的,好像是有人突然離開了。

葉青不及多想,順手抄起地上的七星古劍,直奔到房間後面。這裡有一扇窗戶,不過窗戶都是用護窗擋著的,除非打開護窗,不然根本出不去。

… 葉青衝到窗戶邊,直接拔出七星古劍,一聲蒼涼的劍吟之後,接著便是一聲清脆的金屬斬斷的聲音,那護窗被葉青一劍斬開,破了一個巨大的洞,剛好夠葉青沖了出去。

「什麼事?什麼事?」

聽到這邊的動靜,旁邊的院子里也跑出來了幾個人,正是李家的人,他們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呢。

「有人來襲,快去保護好秉恩!」葉青大喝一聲,眼角卻已經掃到,在西北角的暗處,有一個黑影正急速朝著遠處狂奔而去。

葉青不及多想,轉身便朝那黑影追了過去。毫無疑問,剛才那雙頭蛇,肯定便是這黑影放在李秉恩床上的。

這樣的動靜,把李家的人都給弄起來了,聽到葉青的喊聲,紛紛跑去照看李秉恩了。這邊李秉恩的情況,根本不需要葉青擔心了,他就全力追了出去,要看看究竟是誰下了黑手,想要殺了李秉恩的。

那個黑影的速度並不慢,不過,在這雪地當中,他想奔走卻也不是那麼容易。而且,他的實力明顯比葉青弱一些,跑出李家,剛跑到一個小樹林當中,便被葉青追上了。

「哪裡跑!」葉青一聲大喝,劈手便是一劍,朝著黑影的後背便刺了過去。

黑影知道跑不了了,就地一個翻滾,躲過葉青這一擊,轉身便撒了一捧白煙,將葉青籠罩在其中。

葉青聞著那白煙,卻有一股熟悉的味道,赫然正是之前遇見過幾次的刺骨軟筋散。這是寧千術的獨門毒霧,威力非同小可,只要皮膚沾上一些,就會讓人渾身酥軟,提不起一絲力氣。

不過,這刺骨軟筋散對葉青卻是沒有絲毫效果,畢竟他體內還積攢有那麼多紫玉沉香丸的藥性。他衝出白煙,剛好看到那黑影正想逃跑,葉青已然沖了過去,抓住他的肩膀便將他扯了回來。

直到此時,這黑影算是徹底跑不開了,他乾脆轉身,接連兩拳朝著葉青打了過來。

看到這人的瞬間,葉青卻是一愣,沉聲道:「陳永昌!」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差點害死葉青的那個陳永昌。上次他在葉青身上中了雙生蠱,若非葉青跑到苗疆,加上苗疆蠱母現世,只怕葉青早已死於那雙生蠱了。而葉青去苗疆的路上,他還到處阻攔,當時葉青還真的是九死一生。

不過,在京城之後,陳永昌便被劉慕白一直攔在了京城裡,之後便一直沒能跟上葉青了。葉青從苗疆回來,在京城跟劉慕白會和,一直回到深川市,這麼長時間都沒見過陳永昌,葉青還以為他已經放棄了呢。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又見到了陳永昌,而且,他竟然下此毒手想要殺了李秉恩!

陳永昌咬牙不說話,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拚命一般地朝著葉青進攻。他很清楚,自己被葉青攔住之後,想逃跑基本是不可能的了,就是想跟葉青拚命了。

但是,陳永昌的實力跟葉青相差實在太遠。而且,他手裡的匕首又不是名器,怎麼跟葉青斗呢?

葉青躲閃了幾下,抬起手裡的七星古劍,直接將那匕首斬斷,而後揚手一劍便朝著陳永昌砍了過去。

陳永昌哪裡敢硬接七星古劍,連忙在雪地里一個翻滾,勉強躲過了七星古劍。但是,他雖然能躲過七星古劍,卻躲不過葉青的拳腳,被葉青重重一腳踹在胸口,痛得他一聲悶哼,差點嘔出血來。

葉青沒有繼續追殺,而是抬起手裡的七星古劍,遙指陳永昌,沉聲道:「說,你為何要害秉恩!」

陳永昌咬緊牙關,根本沒有說話,而是站起身,突然便往後奔去。

「還想跑!」葉青一聲大喝,疾步追了上去,抬手便是一劍,朝著陳永昌的後背刺了過去。

便在葉青這一劍快要落下去的時候,突然,他頭頂的樹上傳來一聲異響。

葉青連忙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黑衣蒙面人從樹上跳落下來,正朝他撲過來。


葉青沒想到這裡還藏有人,見這黑衣蒙面人出手的氣勢,深知這絕對是一個高手。葉青也不敢有絲毫大意,顧不上前面的陳永昌,收回七星古劍便朝這黑衣人劈了過去。

七星古劍的威力非同一般,但是,這黑衣人卻沒有絲毫驚惶,竟然突地在空中扭轉了身體,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避開了葉青的長劍。同時,伸手一掌拍在了七星古劍的劍身上,直接把長劍拍出甚遠。

葉青再想抽回七星古劍來反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他連忙抬手一拳打了上去。而這黑衣人這次卻沒有閃避,也是一拳打了下來。雙拳相撞,葉青雙腳頓時踩入地面,一陣氣血翻騰,可見這黑衣人內勁之強。

葉青深吸一口氣,將翻騰的氣血壓制住,緊皺眉頭看著這黑衣人。看得出,這黑衣人應該是跟陳永昌一夥的,但是,此人的實力卻比陳永昌強的太多了,簡直跟葉青以前在京城遇到的歡喜和尚有一拼呢,這人到底是誰呢?

見到來了援兵,陳永昌頓時大喜過望,連忙轉身折了回來,急道:「殺了他!殺了他!」

黑衣人眼中精芒閃爍,死死盯著葉青,而陳永昌也不懷好意地走到了葉青的後面,與這黑衣人呈合圍的姿勢,將葉青攔在中間。

葉青緊皺眉頭,單單一個陳永昌的話,他根本不放在眼裡。但是,加上這個黑衣人,這一戰他就根本沒有獲勝的希望了。所以,他根本沒有戀戰的心思。

黑衣人好像看穿了葉青的心思,突然一個箭步便朝葉青躥了過來。見黑衣人來勢洶洶,葉青也不敢怠慢,舉起手裡七星古劍,一招橫掃千軍,攔腰朝那黑衣人砍了過去。

黑衣人動作極其靈活,眼見七星古劍過來,便直接縱身一個起跳,竟然直接跳過了這七星古劍。同時,腳尖在葉青的胳膊上點了一下,借力再次跳起,朝著葉青的肩膀便踩了過來。

「哈!」葉青一聲大喝,突然扔了手裡的七星古劍,伸手便抓住了黑衣人的腳踝,用力一下甩了出去。這黑衣人縱然實力高強,但沒料到葉青竟然會有這麼一招,直接被葉青扔了出去,差點摔倒在地。

旁邊陳永昌見葉青扔了七星古劍,還以為有了機會呢,急忙跑了過來,想去搶走這七星古劍。便在此時,葉青又突然從身上摸出了一些東西朝著陳永昌便甩了過去,大喊道:「看我的食心蟲!」

聽到這話,陳永昌嚇得連忙一縮手,就地翻滾躲避開。他是王天安的師弟,當然知道食心蟲的威力,要是被這蠱蟲沾到身上,那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然而,等他站穩身體的時候,方才發現,葉青其實什麼都沒有扔出來,剛才那一下知識嚇唬他而已。不過,他也錯過了最佳時機,葉青已經沖了過去,將那七星古劍撿了起來。

此時,黑衣人也從後面疾步沖了過來。不過,還沒跑到葉青身邊,葉青已經舉起手裡的七星古劍,並沒有朝黑衣人劈過去,而是用力一劍砍在了旁邊的松樹上。

這松樹大概碗口粗細,被七星古劍一劍劈斷,巨大的樹榦直接砸了下來。而剛好,這黑衣人也跑到了這邊,松樹幾乎是徑直朝著他砸了過去。

黑衣人嚇了一跳,想要躲避都來不及了,連忙沉腰站穩,大喝一聲,雙手同時朝著樹榦推了過去。

葉青卻根本沒有戀戰,用這松樹攔住了黑衣人,便拿著七星古劍徑直往李家那邊奔去。

「哪裡跑!」陳永昌大喝想來阻攔,葉青毫不客氣,抬手一劍便劈了過去。

陳永昌連忙想要閃避,但他終究還是受了內傷,根本無法全部避開,被葉青一劍將左臂整個砍了下來。

「啊!」陳永昌一聲痛吼,抱著斷臂拚命跑開了,根本不敢再靠近葉青分毫了。而葉青卻也沒有再追趕他,拎著七星古劍便疾步朝著李家大院那邊奔去。

這邊,黑衣人將松樹推開,剛好看到陳永昌被葉青砍斷手臂。眼見葉青朝著李家大院那邊跑去,他也皺起了眉頭,並沒有朝葉青追去,而是轉頭朝陳永昌擺了擺手,示意他趕緊離開。

陳永昌此時痛得都快痙攣了,更是不敢戀戰,連忙拎著斷臂便跑了。而這黑衣人也沒有逗留,直接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了這個小樹林。

葉青知道自己不是那黑衣人的對手,所以用那松樹給自己拖延了時間,急忙跑回了李家。李家這邊至少還有一個李長山,實力縱然不是很強,但那黑衣人也絕對不敢追殺進來的。畢竟,李家人還不少呢。

果然,葉青跑到李家門口的時候,那黑衣人早已沒影了。葉青長舒一口氣,但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連忙進了李家大院。

此時李家大院當中已是一片慌亂,眾人都知道有人進來偷襲的事情了,所有人都在警惕著。見到葉青跑回來,李秉宇帶了幾個人匆忙迎上來,急道:「葉師兄,怎麼樣了?有沒有追到那個人?」

… 葉青緩緩搖了搖頭,沉聲道:「是寧千術的人,對方實力很強,很難對付!」

「啊?」李秉宇瞪大了眼睛,急道:「閻王愁寧千術?竟然是他?」

李家其他人也都震撼不已,李家這個武林世家,家族的成員自然都聽過閻王愁寧千術的名號。可是,李家畢竟是在北方,而寧千術這些年一直在南方活動,所以李家的人對他並沒有多少警惕。誰能想到,寧千術的手竟然伸得這麼長,已經伸到了李家這裡。

其實,葉青更懷疑的是,這兩個人根本就是沖著他來的。畢竟,之前陳永昌可是一直追著想殺了他的。只是,那個黑衣人究竟是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