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有這個意思,咱不是說大哥出軌的事情嘛。”

“什麼出軌,就是幾張兩人一起進酒店的照片,能說明什麼?”

陳明忍不住在心裏翻了翻白眼。

自己就是照片的拍攝者,要是說林家棟沒出軌,打死自己都不信。

可就這樣林婉馨竟然還爲林家棟辯解,可真是…

陳明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難道要像她和許玉峯那樣,被自己拍到在牀上尋歡作樂的視頻纔是出軌嗎?

“都一起去酒店了還不是出軌誰信?這都不是,那什麼纔是?非得發現兩個人在牀上不知羞恥的樣子纔算是出軌?”

說話時,陳明的態度悄無聲息的發生了變化。

陳明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但林婉馨卻發現了陳明的異樣。

“你怎麼了?大哥的事而已,你不至於這樣吧?”

“沒事,就是感覺婚內出軌都該死。”陳明的語氣很重。

如果林婉馨能夠看見陳明的眼神,肯定能發現其眼中的怒火!

回到家,陳明跟林婉馨說幾句話後就直接進了書房。

而林婉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書房緊閉的門,思索一番後還是起身走向書房。

書房內,陳明沒有想到林婉馨竟然會進來,稍稍詫異後道:“怎麼還不去睡覺?明天不還要去醫院嗎。”

“老公,你都多久沒回房間睡了,要不工作明天再處理,今天晚上…”

林婉馨走到陳明身後,伸手從後面抱住坐在椅子上的陳明,低頭趴在陳明耳邊。

感受着林婉馨的挑逗,陳明的身體立馬有了反應。

但下一秒陳明的腦海中就忍不住浮現出了監控中的畫面。

身體的欲求頓時被怒火所吞噬。

想到林婉馨在許玉峯身下那婉轉承歡的模樣,陳明起身直接將林婉馨一把推倒在書房的牀上,然後開始撕扯林婉馨的衣服。

“陳明,你幹嘛,溫柔點啊。”林婉馨連忙大叫道。

而林婉馨的叫喊也讓陳明恢復了一些理智,不過卻對林婉馨失去了興趣。

“快去睡吧,我繼續忙一會,工地上事情多,股票也需要看。”


說着陳明轉身做到電腦前,自顧自打開股市繼續研究起來。

林婉馨見狀,心裏頓時不由升起一陣失落,神色變換幾下,默默起牀走出了書房。

旋即陳明點根菸,靠在椅子上,看一眼電腦旁邊擺放的小陳澤的照片,不由開始自責起來。

一直到現在陳明都沒有放棄過對小陳澤的尋找。

可小陳澤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樣,沒有任何消息。

坐在電腦前足足發呆了兩個多小時,陳明這才上牀,可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

一夜無眠,第二天。

陳明一早就出門去了工地,在辦公室坐一會後,去旁邊的商場買了一些生活用品還有被褥,順便又買了鍋碗瓢盆和一些食物,準備在工地上常住,偶爾自己動手做點飯。

簡易房有空餘的房間,而且辦公室也可以住,無非就是環境差點,不過倒是比回家看見林婉馨強太多。

不過陳明倒是沒有停止對林婉馨的監視。

出了家裏的監控外,就是車上的定位了。

中午時分陳明在工地上吃過飯,回到辦公室睡了一覺。

半下午醒來時,習慣性的拿出定位軟件看看,只見寶馬車的位置又出現在了廬江別墅區附近。

陳明微微皺眉,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看見寶馬出現在這裏了。

林婉馨去那裏能幹什麼?

就在陳明心裏充滿疑惑時,耳邊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房門打開,王鵬急匆匆的進來。

“怎麼了?”

“李副總來了,就在樓下。”

聞言,陳明一怔,李金福來工地幹什麼?而且提前也沒打聲招呼。

走出辦公室,陳明就看見樓下西裝革履挺着大肚子的林金福。

而那兩名施工員在李金福身邊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些什麼。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絕對跟自己有關係。

“李副總,你看你怎麼還親自來工地了呢,有什麼事你吩咐一聲不就完了嗎。”

陳明沒有下去的意思,居高臨下道。

李金福本來就不高興的臉上,頓時更加低沉了。 他堂堂大地地產的副總經理,竟然需要仰視一個項目經理?

越想李金福就越氣,忍不住大吼道:“陳明,你給我下來!”

“李副總,實在不好意思,我也想下去,可屋裏煤氣還開着火呢,要不你上來?”陳明渾然不在意,笑笑道。

“你…你開什麼火,少你吃的?趕緊停掉給我下來。”

“李副總,你這就有點強人所難了,我這人比較挑,喜歡自己做着吃,再說停掉火一鍋飯就壞了,錢不錢的不重要,可浪費可恥啊,相信李副總你應該也不是一個喜歡浪費的人吧?”

一時間李金福臉色發紫,顯然是氣的不輕。

蹬蹬瞪。

李金福那肥胖的身體踩在簡易的鐵質樓梯上,發出一陣吱吱呀呀的聲音。

來到樓上,李金福怒目圓瞪的看着陳明,喝問道:“誰讓你停工的?工期趕得緊難道你不知道?”

“李副總,我是這工地的項目經理,難道連停工的權限都沒有?”

“但你也要考慮工期吧?耽誤了工期,責任你擔?”

“李副總,你還真是辦公室坐久了,工期的問題可不在我考慮範圍。”

“就算不是你,那你也要考慮到吧?耽誤了工期就耽誤了公司下一步的規劃,你得爲公司考慮吧?”

“當然, 我大概听了假的睡前故事[綜童話] ,反倒是他們倆,不服從命令配合王鵬整改就算了,還試圖阻止王鵬整改。”

“你什麼意思?耽誤工期就是爲公司考慮?”

“李副總,之前的工地現場你是沒有看見,比這可亂多了,根本就不符合施工規範,工地一切看上去井井有條才能給工人們一個好的工作環境,試問如果你辦公室裏垃圾遍地,你能好好工作嗎?”

陳明說的句句在理,李金福一時間無言以對。

於是陳明繼續道:“既然心情不好,算不算是最大的安全隱患工人們大多都是高空作業,如果出事了,是人命重要還是工期重要?而且李總你有沒有想過,一旦發生這樣的事,對咱們公司會有多少影響?準備上市的關頭出現這樣的問題,李副總,你擔得起責任嗎?”

“如果你願意承擔,我無話可說,現在就開工,我也不會繼續留在這幹項目經理了。”

李金福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陳明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說什麼?

擔責任?

他雖是大地地產的副總,但也沒有那麼大的能耐能擔下這麼大的責任。

就算是沒事發生,但這些話要是傳出去,他也沒好果子吃。

“行行,那就按你說的,不過要是耽誤工期,我饒不了你!”

與君相思 ,李金福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陳明突然喊住李金福。

“你還有什麼事?”李金福臉色低沉的回頭道。

“李副總,這回是不是可以讓我換施工員了?”

“你狠,咱們走着瞧!”李金福咬牙切齒道。

走到樓下,一臉憤怒的朝那兩個施工員吼道:“收拾東西滾蛋,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們!”

說完坐進旁邊的奔馳S600,捲起一陣灰塵揚長而去。

而這時陳明居高臨下的看一眼那兩名施工員,淡淡一笑轉身回到辦公室。

隨便吃點東西,然後再次打開了定位,位置顯示林婉馨已經回家了,又打開監控看看,沒有什麼情況後,才放下手機打開股市。

轉天一早,陳明起來洗漱一番,就前往了大地地產。

手下沒人使喚,所以陳明得招兩個住手。

路上,給李濤打個電話,讓他給推薦兩個人。


畢竟李濤做過幾年項目經理,認識一些施工員,而且他推薦的應該更靠譜一些。

陳明剛到大地地產,李濤就發過來兩個手機號。

然後陳明打電話聯繫一下,不久後那兩人就一起來到了大地地產。

辦公室裏,陳明看着坐在對面的兩個年輕人,羅陽和吳宇。

兩人都還麼沒結婚,羅陽小一點,剛入行一年多,吳宇則多幹一年,他們倆以前都在李濤手下幹過。

簡單的跟兩人聊一會,陳明便帶着他們辦了入職。

剛準備帶他們去工地時,陳明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掛上電話後,陳明跟羅陽和吳宇交代一聲讓他們先去工地後,便乘坐電梯前往了六十四樓。

六十五樓是許玉峯的辦公室,而六十四樓則是高茹辦公的地方,並且和六十五樓一樣,只有一間辦公室!

剛纔陳明接到的電話正是高茹打來的。

這也正是陳明爲什麼到六十四樓的原因。

電梯門打來,陳明就看見一個體格壯碩的女人出現在自己眼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