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回去!” 孫藝珍生氣的說道,不滿的瞪着高宇。從來自己都是對他的話,言聽計從,但這次,自己要按自己的想法來。

“孫藝珍XI,你還是回去吧,你待在這,不能給他絲毫的幫助。” 一旁的韓敏英提醒道。

“真的嗎?!”孫藝珍聞言看向高宇,後者笑着點點頭。

“那行,我回去,但有任何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孫藝珍也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不能給予這個男人任何的幫助,反而會成爲

累贅,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覺得自己離開比較好。

直到親眼看着孫藝珍上了車,高宇才鬆了口氣,回到了別墅。

沒想到,李恩哲,醒了。 李恩哲那幾個小弟寫完罪行,讓他們咬破指頭畫押之後,便讓他們滾了。

不過,面前這個廢物怎麼處理啊。

李恩哲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廢了?下體毫無知覺,已經疼得沒有感覺了。

最爲李家的呼風喚雨的大少,一個以時間美女爲樂的男人(曾經),這對他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張大着嘴巴,看着高宇。

“嗷嗚……”

緊接着,淒厲的哀嚎聲充斥在整個別墅,李恩哲面**可怖的盯着高宇,掙扎爬起來,向高宇衝去,在乎下體的一片血肉模糊。

高宇嘴角噙着一絲冷笑。

“李恩哲,你已經是個廢人了。”

聽到這句話,本來還向前衝的李恩哲,瞬間停下了腳步。猙獰的面容瞬間變得一片茫然。

“我是廢人,我是廢人!”

說完兩句,“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竟然,昏死了過去。

高於見此情景,微微有些錯愕,旋即也是有些理解,從一個男人變爲太監的那一刻神經系統的膨脹。不過高宇絲毫不會爲自己今晚的乾的事感到後悔。

在動他女人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他的結局。話說回來,無論什麼社會,什麼時代,到哪都是弱肉強食。

要不是自己的實力在對方之上,現在躺在地上的一定是自己,自己的女人也是無法保護了。

不過現在首要的,是要迎擊接下來的情況。

高宇知道,李家已經在趕來了路上。

出了這麼大事,李家作爲韓國NO.1的勢力,不可能得不到消息,高宇也沒想着瞞對方。

只要靜靜坐在這裏,等待便可。

……

李家。

當放下電話的那一刻,李正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

憤怒?失落?或者還是意料之中?!

只是不管怎樣,這次自己也不能就這麼算了,無論對方是誰!

這不僅僅是仇恨恩怨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這已經關係到李家作爲韓國巨頭的尊嚴問題。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付他們李家,從來沒有!!

在韓國,哪怕只是他們旁系子弟,都是橫着走的角色,現在,自己的親孫子,被打殘了。

饒是李正道再怎麼不喜歡這個孫子,但那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子啊!


而旁邊的婦人早就哭成了一堆,嚷嚷着要把兇手挫骨揚灰。

“準備一下,跟我走!!”

李正道沉聲喝道,身上也難得有了一絲凌厲的氣勢。

李佑澤早就陰沉着臉,自己跌兒子被人打成重傷(他們還不知打已經太監了),自己這個當爹的再不吭聲,李家以後將成爲韓國的笑柄!

不得不感嘆資本主義家族的冷漠,都這會了,還想着家族的利益,面子。

……

“孫藝珍XI,自己可以上去嗎?!”

公寓門口,韓敏英將頭伸出窗外,問道。

“可以的,今天真是麻煩您了。”

孫藝珍感謝着,似乎忘了,正這是眼前這個女人,將自己迷醉的。

“呵,還是不要感謝我了,那你自己慢慢上去吧,我先走了。”

韓敏英聞言自嘲的笑了笑,這傻女人還真是善良啊。旋即,揮了揮手,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宇,你可一定不能能出事啊。”

孫藝珍嬌軀掩在夜色之下,悵然的看着漸漸遠去的汽車,擔憂着。

……

中國首都。

已經睡下的金秀雲,心底沒有來得一陣恐慌,發悶,就要喘不過氣來。

“小宇!”

一身疾呼,金秀雲睜開眼,醒了過來。

睜眼,開燈,卻是空蕩蕩的房間,丈夫有任務,回不來,所以,又是一個人。自己也曾開玩笑問過丈夫,打算什麼時候退伍,好好陪陪自己。

記得丈夫還笑了笑,說道:“等小宇有孩子的時候,我就退下來,咱幫他帶着孩子。想玩,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

那樣的日子確實是自己一直所向往的。自己也一直堅信,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只是剛剛,自己竟然夢到了自己的兒子,被人殘害。雖然只是一個夢,但把這位母親嚇出來一聲冷汗。

“不行,我給給兒子打個電話。”

就秀雲思前想後,剛剛夢中的那一幕,猶歷歷在目。

移到牀邊,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

韓國別墅內。

高宇看着面前突然闖進來的十幾個彪行大漢,不覺啞然失笑。這陣仗,還真不小啊。

緊接着,拄着柺杖的李正道在四個保鏢的守護下,走了進來。身後跟着自己兒子,李佑澤。

首先看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孫子時,李正道寒着臉擡起頭,而李佑澤早就衝了上去。

不過,帶看強坐在沙發上人的笑臉時,李佑澤則腦袋瞬間當機。

“是你?!” 話語裏滿是震驚與不可置信,更多的是憤怒!

李正道也發現了自己對面的高宇,身體不可察覺的顫了顫。犀利的目光緊緊的盯着高宇,似乎要將他看穿的似的。

“我早就該想到的,除了你,誰還敢這麼做!”

李正道冷笑一聲,十幾個保鏢一哄而上,圍住了高宇。

“這要感謝你有個好孫子,讓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高宇譏諷的看着面前的這十幾個人,毫不在意的笑道。

“哼,本來還打算讓聖賢認你這個大哥的,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李正道柺杖在地上重重一磕,怒聲道。

“高宇,老子跟你沒完!”

這時,一身怒吼,自身旁響起,李佑澤狀若瘋狗,朝着高宇撲了過來。

只不過,高宇可沒打算心慈手軟。

“嘭……”

拳頭與身體親密的接觸,李佑澤橫着飛了出去,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怒視着高宇,說不出話來。

眼見老闆受傷,周圍這是幾個大漢那還能站得住,紛紛向着高宇招呼起來。

當隨行的醫生把孫子的傷勢告訴自己的時候,老頭兩眼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把他給我廢了,廢了!!!“

恢復過來的老頭,使勁的戳着柺杖,怒吼道。他實在沒想到,高宇竟然敢對孫子下這麼狠的手。

現在不管對方有什麼驚人背景,把他制服再說!!

只不過,結果恐怕要讓他失望了。

不愧是李家的保鏢,水平就是不一樣,應該是韓國的退伍特種兵。

但那只是韓國的退伍特種兵,在高宇眼裏,也只是一羣稍微能給自己帶點麻煩的雜魚而已。

軍隊裏的特種兵,無非就是一些高級點的擒拿格鬥技巧而已,更何況是韓國這樣被美國軍事殖民的國家。在自己這個格鬥王面前,秀那三腳貓的格鬥技巧。

就算是自己前世,他們也只是一羣渣而已。

以高宇的腿功,最不怕的就是這種羣毆,只不過這次高宇並沒有下狠手,只是讓他們斷一肢,失去行動能力而已。

每次出腿,都伴隨着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只是片刻,十幾人邊有一般倒在了地上,捂着四肢,哼哼唧唧着。

李正道旁邊的四人此刻早已是一副驚駭欲絕的表情,原本覺得老闆有些小題大做,沒想到還是自己這些人太嫩了啊。

不過眼看自己這方就要處於劣勢,四人相互看了看彼此,決定出手。

“住手!”

李正道一聲斷喝,僅剩的幾人如獲大赦,趕緊停手,遠離高宇。高宇也並未追擊,只是笑看着李正道。

李正道不愧是李家的掌舵人,雖然對高宇的身手感到無比震驚,但表面上,已趨於平靜。

“一羣廢物!”

李正道看着自己平時重金養活的一種保鏢,罵道。

衆人羞愧的低下頭,自己這麼多人都搞不定一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實在是沒臉混了。

但看了看還在地上哀嚎的同伴,這種憋屈,只能默默的忍受了。

“高宇,這件事,你要是不給個說法,就別想走出韓國!!”

李正道雙目噴火的看着高宇,怒喝道。 “老頭,這句話應該我來所纔對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