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啊,怎麼不想但是我沒什麼能夠給你的。”小乞丐說道。

“呵呵,不用你給我什麼東西,我叫你武功不過是想讓你幫我做事罷了。”雲天說道。

“我還有些小夥伴,他們也能跟你學武嗎?”小女孩問道。

雲天想了一下,這是個重情重義的小姑娘,在自己能夠一步登天的時候,卻沒有忘記從前的夥伴,“你還有多少小夥伴呀?”雲天問道。

“十三個人。”她小心的說道。她是害怕雲天嫌他們人多不收他們。

“那你們跟着我好不好呀,我最少能保證讓你們不餓肚子。”雲天說道。

“真的嗎?太好了,你跟我來!”小女孩驚喜的說道。急忙拉着雲天的手向他們住的地方走去。

雲天任由小女孩把自己拉進了一處破落的院子,這裏已經不能說是院子了,只有一面牆而已,而且地上長滿了雜草,一排簡易的草屋依牆而建,從裏面露出一個個的小腦袋。


“兄弟姐妹們,快出來呀!這位小兄弟說要帶我們走,並且還要教我們武功,快出來呀!”女孩喊道。

一聽到這話,那些小乞丐不由心動,統統跑了出來。向雲天看去。

“你說你能教我們武功,那你總該露兩手讓我們看看吧。”一個小男乞丐說道。

雲天知道他們不相信自己,看來不露一手是鎮不住他們了,雲天手運龍神功吸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接着兩眼精光一閃,大喝一聲“雷龍破風”正是盤龍八劍中的一劍。

“嗷”一聲響亮的龍吟響起在小院中,一條金色的巨龍飛舞在小院內,頓時飛沙走石,遮天蔽日,待到一切風平浪靜之後,小院中出現了一條長五米深半米的溝壑。

那些小乞丐們紛紛睜大了眼睛,驚呆了。

“現在相信了吧,只要你們跟着我,我就可以把你們都培養成一代強者。”雲天說道。

“願意,我們願意!”他們爭先恐後的答道。

“好。我就收下你們了。”雲天說道,雲天說完就帶他們離開了小院,自己剛纔用龍神功是爲了震住這些人,但是高出這麼的動靜,當然是要趕緊離開了。

經過一番詢問,雲天知道了他們的年紀都在十四和十歲之間,十三個人,七女六男,而且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雲天只好又給他們取名字,女的從小到大依次是:紫霜、紫雪、紫霧、紫雨、紫雲、紫霞、紫璇。紫霜就是帶雲天來這的小乞丐。

男的從小到大依次是:葉風、葉雲、葉開、葉明、葉星、葉辰。

雲天還領着他們十三人去洗了一個澡,洗澡的錢都沒有付,因爲老闆看到雲天就已經倉皇而逃了,生怕雲天殺他。

雲天看見人都被自己嚇跑了,心中想到:看來自己要低調些了,畢竟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洗完澡之後,雲天就領着他們向小河走去,雲天打算先回望月花谷,讓他們在那練功,

雲天這時正在目不轉睛的盯着紫霜她們,因爲經過一番梳洗,衆女的容貌都清晰的擺在雲天面前,雲天心中第一次讚美老天:老天謝謝你把這七個女孩送給我,看來你還不是特別壞呀,呵呵,兄弟以前誤會你了啊。這七個女孩,沒有一個不是美人坯子,長大後絕對是一等一的美女。

“少爺,你怎麼啦?”正在雲天出神的時候,葉風的話不合時宜的在雲天的耳邊響起。

衆人都看向雲天,要不是有這麼多人的話,雲天真想過去踢葉風幾腳“沒看見本少爺正在欣賞美女呢嗎?真是沒有眼力價,唉,可惜本人絕世聰明,怎麼會收了你這個笨蛋。”雲天卻沒有想到他已經收了兩個傻徒弟(曾風、曾雲)。

雖然雲天心中不舒服,嘴上卻說“沒事,我們繼續走吧。”

“少爺,我們這時要去哪呢?”紫霜問道。

“等會帶你們去一個世外桃源,一會就到了。”雲天答道。

大約走了三四個時辰,雲天他們來到了河邊,雲天轉身對身後的衆人說道:“我不能一下吧你們都帶過去,只能一個一個帶,所以你們不要走動,我先把紫霜她們帶過去,你們先在這等會。”

(今天第幾更送到,我也忘了,呵呵,多多推薦,多多收藏,多多點擊。小弟快沒有動力了)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乾上乾下,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九宮縛天,以逆為逆,諸法散,五行正!太玄三一,守其真形!破滅逆五行,化為虛妄!」

這可是河圖洛書之中記載的五行正法訣,在奇門江湖之中已經消失了兩百餘年,即便是陳白庵都是在林白傳授下,才修習會此術,而且按照陳白庵所說,當時奇門之中,還能夠知曉此術的,除卻他們兩人之外,再無另外之人,現在這古大師又是如何知曉?!

眼看著古大師在養蠱地周遭遊走不定,林白已經徹底迷糊了,他發現自己現如今居然完全看不透這古大師的手段!舉手投足之間,居然連續施展出來三樣不傳之秘,這人身上究竟是藏著怎樣的秘密,難不成也是得了河圖洛書的傳承之人?!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河圖洛書舉世之間就只有一份,而且都有來歷傳承可考,此人絕對弄不到另外一本,也許是另有奇遇!不過不管怎麼樣,此時此刻,這古大師在林白眼中都已不是江湖術士,而是一個真正的高強相師!

此人來這裡所要做的究竟是什麼事情,為什麼要藉助養蠱地行這些詭異之事?!林白心中思緒如天際狂風吹拂的雲朵,舒捲不停,但卻看不到絲毫真相。

就在此時,一陣陰冷寒風卻是撲面而至,叫林白身上徑直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思也悠悠醒轉過來!猛然一回頭,卻是看到那些苗女以及陳白庵和張三瘋等人已是往後退出老遠,雙手緊抱著肩膀,雖然頭頂烈日照射,但還是瑟瑟抖動個不停!

「操!這老傢伙到底是個騙子還是大師?」林白朝著古大師所在的方向掃了眼,卻是差點兒叫他眼珠子瞪出來。這古大師現如今做的居然是藉助五行正法訣、七星罡步以及陳摶老祖傳下的桃木劍法門生生將這養蠱地內的煞氣盡數給拘禁了出來!

這養蠱地在苗寨之中不知道已經存在了多少年,又培育出過多少蠱蟲!毒蟲積年累月在此間搏鬥,那股煞氣和陰氣已經浸潤入這裡的每一寸土壤,早已經到達了一個不可估計的數量,現如今居然被這古大師盡數拘禁出來,該造成如何可怕的下場!

而且林白現在分明看到,這古大師面色已是青白一片,雙唇不停顫抖,顯然他自己也是被這股陰冷煞氣給侵襲得夠嗆,他這模樣讓林白心中就更是不解,按照此人剛才的手段,怎麼會施展術法時被陰煞侵襲,若是繼續下去,恐怕要將性命隕落在此處。

這麼一位施展出來如此多詭譎手段的大師,怎麼會犯下這種連奇門江湖中的小白都不會犯的錯誤,林白實在是想不通這人心裡邊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p>

不對,他媽的,這人是要坑這個苗寨里的人!就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林白卻是突然想起一種可能。眾所周知,毒蟲喜陰避陽,所以劉軍武等人才會以火炬牆阻擋毒蟲攻勢,若是此地的陰煞氣機被十萬大山裡的那些毒蟲感知到,恐怕會馬上趕到此處!

等到那個時候,苗寨內的這些苗女怕都是要葬身於毒蟲腹中!不過這也說不通啊,此人若是有這種心思,完全可以偷偷摸摸施為,何必要把自己的性命也交代在此處,而且之前交談之時,他的那股貪婪勁兒可是絲毫沒有作假!

管他娘的是什麼,這事兒得趕緊攔下來才行!不然的話,毒蟲先一步到達此處,劉軍武的布局就要盡數落空,而且毒蟲佔據此處之後,更是可以輕易而舉的繞到劉軍武帶領的那些士兵背後,等到那個時候,這些鐵骨錚錚報效家國的漢子,怕是要枉死此處!

「天地分五行,金木水火土。又分陰陽。五行之中既有陰陽!」林白手上印訣輕輕掐動,口中咒語念誦不停:「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

此時的林白神情肅穆到了極點,精神力也是高度集中,雙手更是懸在胸前,右手之中托著河圖洛書,在半空之中閃現出淡淡的光芒,然後以詭異的線路開始向這養蠱地的四下奔襲而去,等到達之後,更是轉化為八卦符文,將此處徹底封堵。

雙眼微眯,天目大開,緊緊觀測著此處天地元氣的波動,而後左手在空中緩緩舞動,吞吐之間勾勒出一道道玄奧符文,而後一道道以天地元氣組成的符籙更是繞著林白身周呼啦啦開始轉動,增持著他體內法力的波動,以八卦將養蠱地躁動的陰煞氣息徹底封印!

光華流轉,風聲呼嘯,以及那些詭異出現的符籙!白鷳和一眾苗女此時已經驚得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們怎麼著都沒想到林白居然還是個隱藏的高手之中的高手!

不過越是這樣,白鷳心中便越是憤恨!此人現在突然出手攔阻,鳳凰姐姐回來之前定然是無法將陣法完成,那時候自己又該如何向她表現自己的能力!

而且不少苗女此時看著林白的目光中灼熱之色又增加了不少,若不是畏懼於白鷳的聲威,恐怕這些奔放的女孩兒都要給林白加油助威了!

這八卦圖紋乃是河圖洛書在麥加晉陞之後出現的新形狀,代表著的更是宇宙之間的至理,此時被林白使出,彷彿是將周遭天地間的一切都帶動了起來,而且若是這些苗女也能夠開天眼的話,定然會發現這些符文恰好將養蠱地的陰煞封住,不讓溢出絲毫!

手勢轉動,林白雙目陡然閉上,河圖洛書在手中滴溜溜轉了個圓圈,而後從他口中突然輕叱出一句:「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陰煞,封!」

話音落下,原本呼嘯的風聲頓時停止,冷厲氣息也是完全消散,養蠱地仍舊如先前的模樣,彷彿剛才的一切都完全沒有出現過一般! 雲天說完之後,就抱起紫霜跳入了河中,在入水的時候,雲天用龍神功在兩人的周圍做了一個避水罩,雲天是不必理會這水的溫度,但是紫霜就不行了,她沒有深厚的內力,抵擋不住水中的嚴寒。

在水中游了一段時間,雲天就看見紫霜的臉色有些發紅,頓時就明白了,這是缺氧的原因,雲天看紫霜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就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人工呼吸了。雲天把用內力逼出的氧氣渡到紫霜的嘴裏,紫霜因爲缺氧時間過長,意識變得有些模糊,只是突然覺得口中又有了氧氣,就貪婪的吸了起來。等到意識恢復時,看到雲天用嘴給自己渡氣,臉羞得通紅,打算推開雲天,可是雲天卻抱的越緊了,沒辦法只好任由雲天抱着。

過了一段時間,雲天和紫霜終於到了谷中,雲天也就放開了紫霜,但是雲天剛把紫霜放開,突然,“啊”的一聲尖叫從雲天的耳邊響起,紫霜大叫道:“少爺快跑,老虎!老虎呀!”

“小杰,呵呵,幾天不見又長胖了,呵呵,當心胖的走不動路呀。”雲天笑說道。這隻老虎正是小杰。

看着雲天和老虎挺親熱的樣子,紫霜的心也放下了。

“小杰不要嚇唬她啊,等我一會兒,還有人要來。”雲天對小杰說道。

“嗚嗚”小杰低聲叫了兩聲,好想再說“放心吧。”

紫霜十分驚奇,好通人性的老虎呀!

雲天衝紫霜笑了笑,就又跳入河中接其他人進來,紫霜則羞得臉通紅低頭不敢看雲天。

接着雲天又把其他人接進來,衆女見面相視一眼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看來都遇到了相同的待遇。

等到雲天運男生的時候,就不這麼做了,見他們呼吸困難就向他們身體裏打一道真氣。雲天其實在運女生的時候也這麼做的,但是有便宜不佔是傻蛋,如果葉風他們知道雲天這麼對他們,不知會不會說雲天重女輕男,着重說一下葉風,雲天在抱衆人進水的時候都事先做個避水罩,在葉風入水的時候卻沒有做,這下葉風可慘了,凍得他渾身打哆嗦,雲天這才慢條斯理的撐起罩子,到他快要出谷的時候,就用內力把他的衣服弄乾了,葉風還對雲天產生了感激之情,認爲雲天這是給自己留面子,不讓自己在衆人面前出醜,其實雲天心裏在想:要你丫的打擾本少爺,這是給你的一個小小的教訓。葉風如果知道雲天這麼陰險,不知道會不會找雲天拼命。

在葉風他們進來之後,看到站在旁邊的幾個女孩,覺得十分好笑,爲什麼呢?因爲那幾個女孩從紫霜到紫霞都低着頭看着地下,而且臉都紅得和蘋果似的,頓時葉風等人心中一陣得意:看看同樣是從水中出來的,看看我們臉不紅氣不喘,看看她們一個比一個紅,哈哈哈。

葉楓就走過去嘲笑她們道:“衆位姐妹好呀,呵呵,一個時辰不見,沒想到還沒有換過那口氣來,沒有憋壞吧,呵呵,看你們的臉,哈哈”

衆女看到葉風笑自己,心中大怒,紫霜則向葉風走去,然後一腳把葉風跺到地上,又向葉風身上踹了好幾腳,便揣還邊說:“我們就臉紅了,怎麼了啊,還敢笑我們,哼,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說着又往葉風身上踹了幾腳“叫你笑,叫你笑,還笑嗎,服了沒,啊。”

“大姐,啊,我錯了,嗚,別打了,在打我就死了,啊,救命呀,啊”葉風慘叫道。

雲天正在和小杰他們打招呼,聽到這些話,就回頭看了一看,雲天看了一樣就“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太強悍了吧,紫霜也太強悍了吧,這還是剛纔那個紫霜嗎?

紫霜看見雲天被自己雷倒在地,也不去管葉風,忙跑過去把雲天扶了起來。“少爺,你沒事吧?”語氣十分柔順,要不是雲天親眼所見,打死雲天也不會相信剛纔打人的那個是她。

雲天艱難的從地下爬起來,沒有先回答紫霜的話,而是吐出嘴裏的兩片樹葉,這才說道:“沒事,我沒事。”

紫霜見雲天看自己的目光十分奇怪,就惡狠狠的瞪了葉風一眼,都怪你,讓我在少爺面前保持的淑女形象,被徹底打毀。以後別落到我手裏,要不然···哼哼···

雲天說道:“別鬧了,我現在給你們說正事,在這裏我會把你們訓練成絕世高手,以後世人都會仰望你們的存在,但是我不敢保證和我在一起你們都能活着,很可能隨時都會喪命,我不強求你們,是以後轟轟烈烈的活段日子,還是想和現在一樣看別人的臉色,乞討一生。”

“少爺,不用再考慮了,我們願意跟你在一起,不想這一生都碌碌無爲,哪怕只能轟轟烈烈的活幾年,甚至是幾天,我們也願意。”衆人說道。他們誰不想成爲舉世聞名的人物,由於這些年的乞討生活讓他們都厭煩了,在遭遇了衆多的白眼之後,也明白了自己實力的重要性,所以他們必須抓住每一次使自己變強的機會。

雲天知道他們會答應,他也是這麼過來的,所以明白他們的心理。

雲天深呼了一口氣,整理一下情緒,說:“好了,現在我就傳你們武功。”接着雲天就把純陽神功、純陰神功、玄天極風劍法、幽冥鬼影寫了下來交給紫霜和葉風兩人,

紫霜她們領了功法就看了起來,臉色卻無驚無喜,好像看到這些功法沒什麼大不了的。

“嗯”雲天暗暗點了點頭,是做大事的人,自己的眼光真是不錯。

其實衆人心裏已經是翻江倒海了,這可是絕頂功法呀,如果練成了就可以縱橫大陸,藐視衆生了,要不是他們怕雲天說他們沒出息,真恨不得大笑幾聲,翻幾個跟斗或者在地上的幾個滾,來發泄心中的激動。

這事雲天就不知道了,雲天現在正在想等什麼時候興華城的風聲不那麼緊了,就去找老闆的麻煩。

由於雲天收了紫霜他們十三人,幾年之後,大陸上出現了十三個蓋世殺神,他們出手毒辣,殺人手法之殘忍令人髮指。當然只是後話了。

(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 場內涼風頓止,明亮的陽光重新照耀四下,讓諸人身上感到了一分久違的暖意。

「你這是做什麼?!」但就是在這樣的溫度下,白鷳卻是跳腳不止,雙肩更是不斷顫抖,臉上陰霾得幾乎要滴下水來。別說是她,就連陳白庵和張三瘋等人也有些不解的看著林白,不明白這小子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要出手打亂這什麼古大師的手段。

古大師此時也是徹底傻了眼,他以為這種手段只是自己一人獨有……但看剛才林白那架勢,使起這些手段比自己不知道得心應手多少倍,而且威力更是在自己之上,最重要的是看那小子的模樣,之前似乎完全沒做準備,信手拈來便如此,也太恐怖了吧!

「古大師,你的師門傳承究竟是源自何處?」林白也沒去理會白鷳,轉頭盯著一側的古大師,面上雖然不動聲色,但手上印訣卻是已經掐成,如果此人心下惴惴,對自己貿貿然動手的話,那就要出手給他略是一點兒薄懲,好讓他知曉華夏奇門江湖的一些規矩。

聽著林白這話,先前表現的八風不動的古大師,眼中那抹驚慌之色重又出現,但很快便掩飾了下去,沉聲叱道:「沒想到,實在是沒想到,原來你小子也是咱們奇門江湖中人,而且這手段倒也還不錯,也算是我看走了眼,讓你小子給鑽了空子……」

「少說這些廢話,師承何處,你擺布這陣法為的又是什麼?」林白語氣之中的冷厲之感陡然增加。此人手段古怪無比,諸多手法雜糅,偏生又像個對奇門相術一竅不通的小白,實在是叫人心中生疑,如果不搞清楚此人的來歷,委實不能叫人心安。

「老夫已經說過師承龍虎山正一天師門下!」古大師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寒意壓制,雙眼緊緊盯著林白,寒光四射:「至於我要做的手段,說與你又何妨!我要將此處陽煞引出,勾動房屋布局,使得毒蟲從此地避散開來,順陽煞引導搏鬥,為她們培育出一代蠱王!」

聽到此言,林白心中便是一凜。此人恐怕是在市井間行走已久的江湖術士,他這話一來是在警告林白不要多事;二來則是在提醒白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和寨子,若是貿貿然被打斷,就前功盡棄,到底該怎麼處置這件事情,就看白鷳的了!

雖說看到林白表露出手段之後,他心中有些驚慌,但這麼些年在市井摸爬滾打的經驗,他心裡更明白明白,越是這樣便越不能輕易鬆口,尤其是當著白鷳這個金主的面。苗女性格剽悍,下蠱手段百出,自己若是灰溜溜認輸,這娘們說不得要怎麼對付自己!

「用陽煞引導毒蟲一說我是前所未聞……但此??但此地鎮壓的恐怕不是陽煞而是陰煞吧!還有白鷳你們,也動動腦子想想,蠱蟲屬陰,所以你們只能在九九重陽之時,引導陽氣施展,這養蠱地積年累月下來,能有幾分陽氣,怎麼會出來陽煞?」

「而且若是按照你的手段繼續施為下去,將陰煞盡數釋放出來!蠱蟲本就喜陰避陽,陰煞一出,這十萬大山內的毒蟲怕是馬上就要奔赴此處!你施展這些手段,到底是要替苗寨還有這些苗女避禍,還是要讓她們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葬身於蟲腹?!」林白冷然呵斥道。

聽著林白的話,白鷳眼中滿是驚色,顫聲道:「你說什麼?這是要引毒蟲前來此處?」

「狗屁不通,一派胡言!」古大師見狀怒瞪林白,沉聲吆喝道:「我可是正一天師嫡傳弟子,修習的更是華夏相術最正宗的龍虎山一道!你這小娃娃就算是通些相術,就你這麼大點兒年紀又懂什麼,也敢在那裡亂嚼舌頭根子,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張三瘋聞言實在是再無法忍受,冷笑呵斥道:「假佛還要真佛跪拜,笑話,真是笑話!你可知道林白先前問的明石真人是何人,他乃是正一天師的師叔祖!龍虎山在林白威壓之下,封山十年,任何弟子不許外出,你若是正一天師嫡傳弟子,怎麼會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

「你胡言亂語,龍虎山是何等神聖之地,怎會受到你們的威逼……」聽到張三瘋這話,古大師面色大變,而且臉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怯色,有些不可置信的盯著林白和張三瘋等人,心中暗忖,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口氣大到這種模樣!

難道他們這些人才是真正的華夏相師高手,也才是真正的奇門江湖中人?!

「是不是胡言亂語,想要證實也簡單!只要你能說出龍虎山的鎮山法器是什麼,再說出山門位置在何處,就當我先前的話是放屁好了!」張三瘋臉上露出一抹哂笑。

張三瘋這話可以說是一點兒都不過分,身為師門弟子,對自家門派定然得有所了解!若是連鎮派法器和山門位置都說不出來,那還算什麼嫡傳弟子?!

站在一旁的那些苗女,看著張三瘋和林白咄咄逼人的氣勢,以及已經有些露怯的古大師,心思也是轉動不停。難不成這幾個人所言非虛,他們做出的事情就是那般可怖,要不然的話,怎麼會將這古大師逼到了這種地步。

「無知之徒,狂妄小輩!」古大師心中一顫,但還是對即將到手的利益不肯捨棄,朝白鷳看了眼后,冷笑道:「女娃娃,既然你已經找了這種高手過來,我又何必待在此處!古某就此告別,若是以後貴寨出了什麼事情,切莫再來找我,咱們就此後會無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