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以前沒發現呢?也許……自己來這兒的時候,眼中只有文馨這個性感辣妹,其他都視而不見了。

回到公司時,葉細細已經忙完所有的活,正在辦公室等他呢。

“怎麼去了那麼久,不會搞什麼小動作吧?”葉細細看見楚南進來馬上調侃起來。

“葉姐,你可以懷疑我的車技,但是不能懷疑我的人格哦,再說要下手也不會找一個高中女生下手啊……嘿嘿”楚南說完,故意目不轉睛地盯着葉細細的雙峯。

“來吧,我隨時向你敞開着呢!”葉細細好不閃避楚南的目光,反而微微一挺,扭動了一下,伸了一個嫵媚的懶腰,辦公室裏登時充滿了曖昧的氣味。

楚南不禁心中一蕩,但是馬上想起自己進雙雙滕遜集團的目的和原則。

楚南翻個白眼,瞄着葉細細的胸,撇撇嘴:“我雖然很想下手,但是……還是想再等等,等B罩杯長成C罩杯!”

“你說什麼?!”

葉細細怒目瞪着楚南,這個傢伙欺人太甚了,竟敢往她傷口上撒鹽!

“咳,沒啥,我說你既年輕又漂亮,一切都充滿潛力……”

“潛你的頭啊!”

葉細細飛起了一腿,踢了一個空,人呢?只見車鑰匙已經放在桌面上了,去!有色心沒有色膽的傢伙,佔了佔口上的便宜,竟然連我的車都不敢坐了,活該!

楚南迴到情人居時已經快12點了,屋子裏面漆黑一片,文馨獨自一個人在練功。

“聽說又沒去晚自習,跑去哪裏了?”文馨似乎有點不高興了,雖然只是未婚妻,但是也應該管管早出晚歸的老公啊,他似乎越來越不像話了。

“放心,那些功課,我上課的時候稍微留神,就理解得透透徹徹,也記得一清二楚。”

“別臭美了,真以爲自己是天才嗎,聽說我們學校雖然平時點名制度不怎麼嚴格,但是期末考試相當嚴格,不及格就要補考,補考不及格就要重修,重修不及格就要留級,推遲畢業……”

“知道了,我只是去尋找雙修宮公主了。”楚南只能實話實說。

“哦,有眉目了嗎?需要我幫忙的說一聲哦。”文馨美目微亮,不冷不熱地說,雖然楚南失去了功力,但是並沒有影響他們擁抱修煉。

“嗯,有一點點了,我們練功吧,需要你幫忙時,我不會客氣的。”

連師傅都幫不上忙,文馨能幫什麼呢,既然自己已經知道了林夢夕就是雙修宮公主,楚南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搞定的。

第二天中午,楚南的中文尋呼機接到葉細細的留言,讓他下午2點臨時去加個班。他的大哥大暫時留在了情人居,說好去勤工儉學的,怎能帶上一個大哥大呢,又不是富二代去體驗生活。

這個時候,楚南纔想起來今天又是週五了,晚上還要主持非誠勿來的節目,於是又給嫣嫣老師打一個電話,準備請她代爲主持。

“你一個大一的學生,好像比我A市龍組的負責人還要忙啊!”陳嫣嫣揶揄了起來。

“嫣嫣老師,爲了恢復功力,沒辦法啊。這樣吧,週末我去幫你炒菜,去幫你抓蟑螂……”

“炒菜可以,應該沒有蟑螂了吧……這樣吧,在你沒有恢復功力之前,我幫你主持好了,我覺得我喜歡上這個角色了,呵呵。”

“那太謝謝老師了,只要我有空,每個週末都去幫老師炒菜……”

掛了電話,楚南鬆了一口氣,其實自己也喜歡主持這個節目,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想辦法和林夢夕兩情依依的雙修。

想在武林中混下去,沒有功力,就如做生意沒有本錢一樣,一切都是空談。

他這幾天也嘗試過修煉紫霞神功,在修煉的時候,的確能凝聚一點點真氣,可是修煉結束了,功力就不知不覺溜走了,可能進入了師傅說的所謂的神祕空間。

就如他每晚和文馨修煉情人體的功力一樣,當天晚上,他的功力照常可以遊走大小週天,可是第二天修煉結束了,中下丹田就空空如也!

想到這裏,楚南心頭就憋屈不已,難道自己天生的情人體功力,就這樣做了別人的嫁衣?

不,去!我一定要恢復功力。他不止一次暗暗發誓。 下午2點,A市下起了濛濛細雨,江南的雨絲絲如弦,串串似曲,亦霧亦煙,亦真亦幻。帶着一絲神祕,一絲溫暖,一絲多情。

如果換做以前,楚南恰遇如此的秋雨,可能要賦詩一首,但是失去了功力的楚南沒有心情了,特麼的,詩歌難道能殺人?又不是在21世紀玄幻小說裏。

因爲是臨時加班,楚南沒有去保安部報到,直接到了葉細細的辦公室。

“葉姐,昨晚是不是惦記着我,難以入眠啊,今天那麼早叫我來加班,如果耽誤了我的學習,你可是在扼殺國家未來的棟樑之才哦。”楚南看見四下無人,習慣地調侃起來。

葉細細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不是我惦記你,是你的李部長惦記你啊!”

“什麼情況?”楚南一愕,難道李天朝明的不行,想來陰的?

“其實……也沒什麼,我呢?下午要出去收筆難收的舊帳,想叫兩個保安部的人去,李部長就推薦你和一組組長王大力了。”

王大力?楚南想起來了,是個挺善良的傢伙,但是也許就是太善良了,才偏偏任李天朝呼來喚去,這樣的人的人生觀,肯定是明哲保身,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竟然要葉助理親自出馬?”楚南眉頭一皺,要知道在雙雙滕遜集團,葉細細不但能力突出,更是林總裁的嫡系,很多時候都是代表着林總裁,在這個集團任誰都要給她三分薄面。

“這筆舊賬有點棘手,財務部協調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林總在高層會議上已經大發雷霆了,我下午想親自去試試。”

“多少錢?”

“不多,300萬而已。300萬對咱們集團來說,其實真不算大數目。就算打了水漂,林總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可咱們林總出了名的軟硬不吃,誰敢當面坑她。就算玉石俱焚,同歸於盡,林總也不會善罷甘休。”

葉細細說起林夢夕總能侃侃而談,她知道自己下午之行務必成功,不然就是在給林總裁抹黑。畢竟林夢夕接手集團不到一年,很多老董事看她年輕,正等着看她的笑話呢。

譬如公司財務總監兼財務部部長李豔秋,林夢夕母親林紫玄的結義妹妹,也就是李天朝的親戚,就經常對林夢夕的指令陽奉陰違,林夢夕礙着母親的面子,一忍再忍,但是這次她不能再忍了。

公司能否成功上市,財務部的工作可謂至關重要,如果稍有差池,將會功虧一簣,公司上上下下幾年的努力也許就會付之於東流。

林夢夕這次派葉細細出馬的目的很明顯,一追回300萬舊賬,二給李豔秋顏色看,再找個機會把她換下來,讓葉細細接手。

楚南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葉細細,溫柔嫵媚的她能搞什麼外交呢?難道要去搞什麼美人計……

“要不要多帶幾個保安去?”楚南問。

“你以爲外交是動粗嗎?”葉細細斜睨着楚南,冷冷一笑。

“哦,差點忘了,咱們葉助理冰雪聰明,口才智商更是一等一,有您出馬,那羣大老粗肯定兩三個回合就敗下陣來。還帶那麼多保安做什麼,其實我和王大力都是多餘的!”

楚南口上這樣說,心裏卻道:弱國無外交。對方要是不怕雙雙滕遜集團,就算葉細細說得天花亂墜,只怕也不好使吧?

“你和王大力雖然都是李天朝李部長推薦的,但是你和王大力不一樣,他就是一個濫竽充數的,而你呢?畢竟是我們公司的首席,也是首位心理諮詢師,當談判中場休息時,你可以幫我分析分析。”

“謝謝葉姐賞識!”

看來葉細細把保安部包括李天朝看得挺透的,可是爲什麼任由李天朝在保安部一手遮天呢?看來他真是什麼財務總監的親戚。楚南暗暗想,而李天朝在打什麼算盤呢,楚南心裏更是清楚,無非就是找自己的把柄,讓自己滾蛋。

“下午如果我們把300萬收回來,晚上下班後,我們好好慶祝一下,到時候可是雙喜臨門啊!”看來葉細細挺有信心的,已經準備搞晚上的慶祝活動了。

“雙喜臨門?難道同時慶祝葉姐定親?”楚南笑嘻嘻問。


“定你的頭啊,整天不正經的樣子!”葉細細笑罵,“同時慶祝公司開發部順利攻克一個程序補丁!”葉細細說完不露痕跡地看了看楚南。這個有可能是上帝之眼集團間諜的他,聽到這個重大消息,會是什麼表情呢?

驚喜還是淡定呢?

驚喜的話,也許還是一隻嫩狐狸,淡定的話就是一隻老狐狸了!

“什麼,攻克一個程序補丁也要慶祝,那你們集團豈不是天天有慶祝活動。”楚南嗤之以鼻。

果然挺淡定的,只是輕描淡寫地嘲弄一番而已,看來真是一隻老狐狸,怎麼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就成了老狐狸,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葉細細也不解釋,只是笑了笑:“時間差不多了,你去叫上王大力,我們車庫見面。”

楚南來到保安部,一組組長王大力早就在久候了,一身嶄新的保安服,皮鞋亮蹭蹭的,一副精神煥發的樣子。

這時李天朝也走了出來,看見楚南他們,邪魅一笑,揚聲說:“恭祝你們馬到成功,如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到時別怪我不客氣哦。”

“我們只是負責葉助理的安全,關於舊賬能否收回,就不關我們的事了……”王大力在李天朝面前說話,總是戰戰兢兢的,能說出這番話,也算是鼓足了勇氣。

“是,是,保護好葉助理。”李天朝說完似笑非笑地走了,連葉助理都親自出馬了,收不回舊賬的話,總得有人暫時扛扛責任吧,難道林總裁會責罰她的嫡系姐妹,也許心情一不好,就讓他們倆滾蛋了,嘿嘿。

敢得罪我,我讓你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小子!

還有你王大力,別以爲我看不出來,你在我面前戰戰兢兢,客客氣氣的,背後卻敢結黨營私,說我的壞話。 李天朝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得意洋洋地坐在自己的座椅上,轉動了起來,他思考東西的時候習慣眯着眼睛,並常常以此自嘲,老狐狸總是眯着眼睛的!

今晚又是該出手的時候了!

領一份1000塊左右的工資過日子哪是自己想要啊,天生我材必有用,只是未到關鍵時。

上一次自己已經把握住了機會,賺了20萬,這次對方出的價格是40萬,如果把握好了,老子就辭職走人了。當什麼破保安,老子自己也去搞樣生意做做,弄一個個體戶老闆噹噹……

以老子的手段,不出三五年,一定也是一個大集團的總裁,林夢夕你屌什麼屌,竟然從來沒有正眼看過自己一下,還有那個葉細細,雖然是屬於接地氣的美女,依然對自己不屑一顧。

只是……上次開發部晚上根本沒有人值班,自己破解密碼後取走了那份軟件,然後刪除了那段錄像,可謂神不知鬼不覺。

當時葉細細也來查錄像視頻了,也查不出什麼啊,後來就不了了之了,她們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如果軟件失竊的事情張揚出去,肯定對她們集團什麼上市的計劃會產生不良影響。

這叫什麼,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嘿嘿

可是聽說,今晚起開發部值班室每晚都有人值班到天亮,今晚不知道輪到哪位值班呢……

李天朝在打如意算盤的時候,楚南和王大力已經到了車庫,葉細細還未到。

“小子,你行啊,一上來就派你去執行重要的任務,並且保護的人還是我們集團最接地氣的大美女……等會也許會上演一段英雄救美哦。”王大力嘿嘿一笑,然後掏出一包中華煙,“抽不?”

楚南微微一笑說:“謝了,我沒抽。”

“葉大美女要來了,你想保持形象?你如果這樣想就錯了,不抽菸怎麼會有男人味呢,職場上的女強人哪個不喜歡有男人味的男人啊!”王大力似乎很有經驗一樣。

可是他爲什麼不想想,在李天朝面前低聲下氣,算不算有男人味呢?

“我們要去什麼公司?”

“千納科技公司,你不知道?”

聽說話海納百川,還沒聽說千納的!

王大力繼續解釋道:“這個千納科技公司也算是A市的大公司了,資金雄厚,但底子不太乾淨。仗着道上有人常常欺壓合作伙伴,也不止有一次欠錢不還的前科。”

“那我們公司怎麼還和這樣的公司合作呢?”楚南聽後眉頭一皺。

“這還不簡單,肯定是公司裏有高層人員貪心拿回扣,揹着林總促成了這次金額頗大的合作。小子,這行的水深着呢!”王大力說完拍了拍楚南肩膀,“你的功夫雖然不錯,但是經驗呢……嘿嘿,不過你放心,我會盡量罩着你的!”

閒聊間,葉細細身穿職業套裝出現在停車場內,一頭烏黑秀髮高高盤起,露出雪白滑嫩的修長脖頸。

略施粉黛的嬌美臉蛋上洋溢出既嬌媚又幹練的氣息,一雙靈動聰慧的美眸宛若兩顆黑寶石,閃閃發亮。

楚南心中一顫,私下裏葉細細也許嬌媚多一點,公開場合幹練卻多了一點,畢竟是公司裏出了名的女強人,林總的一號心腹,沒有兩把刷子怎麼成呢?

而王大力看見葉細細看來,趕緊把菸頭丟進了垃圾桶,然後嘿嘿地笑着。

“王組長。這次真是麻煩你們保安部了。”葉助理快步而來,舞動起與生俱來的淡淡體香,惹人遐想。

“葉助理您太客氣了。咱們保安部的存在,不就是爲各部門排憂解難嘛。”王大力做人地道圓滑,一張還算小帥的臉龐上堆滿人畜無害的微笑。

真要有哪家姑娘被他睡了,指不定還溫柔的幫他提褲頭呢。

“我們出發吧,小楚你來開車。”葉細細幹練地說,本來王大力想過去接葉細細的鑰匙的,聽她這麼一說,只能尷尬地把手縮回,然後屁顛屁顛地跑去給葉細細開車門。

難道葉助理瞧上了這小子?即使沒有瞧上,能開一回葉助理的寶馬也算是享受了一場了,那真皮座位是葉助理性感的臀部坐過的,那真皮方向盤是葉助理芊芊玉手握過的……

肯定處處殘香依舊,體溫可感……王大力想想都醉了,可惜不是自己開車,倒是便宜了楚南這個傢伙。

“王組長,快上車啊!”葉細細催促了一下,王大力一愕,看見葉助理早坐在副駕駛座了,又是尷尬一笑,趕緊鑽進了後排。

一路上,葉細細更詳細地介紹了雙雙滕遜集團和千納科技公司交易的情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