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楊怡,我想見一見我們的柳夢澤柳大聯盟分部長,不知道他有沒有空。”

楊怡想了想後說道:“柳部長嗎?我剛纔還見他帶着炎鱗先生和端空明先生個上了頂樓,好像是在商量着新人大比的事情。”

“頂樓嗎?我知道了,謝謝你啊楊怡,以後再找你玩,我今天還有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洛霜華對着楊怡一笑,然後拉着劉零向電梯那裏走去。

這個電梯是要身份認證的,必須要擁有修真者聯盟內部辦理的卡才能使用。

不僅如此,根據辦理的卡的等級不同,坐電梯能到達的樓層權限也不同,像劉零擁有的那張代表一星級戰鬥力的f級卡片就只有去修真者聯盟地下一層的權限。

而像洛霜華這樣較爲珍貴的較強三星級成員的權限就大了很多,可以直接去頂樓二十一層面見分部部長柳夢澤。

劉零見到洛霜華在電梯裏的刷卡器上刷了一下自己的d級卡片,然後按了一下頂層的按鈕,之後電梯就開始穩定的向上升起。

“劉零,你記住了,等會見到了柳夢澤部長之後我會爲你解釋,爭取爲你得到一個比賽的名額,不過你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要惹事,知道嗎?”

洛霜華看着電梯的樓層數就快要逼近代表頂層的二十一,有些緊張的向劉零叮囑道。

“我知道的,又不是小孩子了,到了頂樓之後我絕對不會主動惹事的。”劉零笑着對洛霜華說說道。

只是洛霜華有些緊張的原因,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劉零把主動兩個字的讀音讀的比較重。

她也並不知曉,劉零所在的地方,無不是腥風血雨和麻煩交織。

如此這般的劉零又怎麼可能乖乖聽話呢。

(未完待續,今日第一更,眼皮都睜不開了,大家來支持一下殺劍吧。) 叮叮叮咚

電梯穩穩的停在了二十一層,然後電梯門緩緩向兩側打開。

“跟我來。”

洛霜華因爲來過上面幾次,所以率先出了電梯給劉零帶路,劉零也出了電梯跟上。

在洛霜華的帶領下,劉零走過了幾條過道,隨後,兩個人來到了一道紅色金屬門前。

洛霜華拿出自己的d級身份卡對着紅色金屬門右邊的內置感應器一刷,只聽到了“滴滴滴”的聲音響起,紅色金屬門便自行彈開了。

握住紅色金屬門的門把手,洛霜華推開了大門,露出了門後的景象。

剛入門的位置似乎是個玄關,在紅色金屬門被打開後,一個大大的屏風印入眼簾,透過屏風似乎還能隱隱約約的看到幾個人影。

“就是這裏了。”洛霜華對劉零說了一句,然後敲了敲門提醒有人來了之後便走了進去,劉零揹着小提琴箱緊隨其後。

繞過屏風,劉零發現,這裏面是一間約莫一百多平米大小的辦公室,顯得十分寬闊,地上鋪着價值不低的紅色地毯,右邊擺放着幾個沙發,最後方是一張帶電腦的辦公桌,對面兩個角落上分別擺放着兩個書架,書架上放着排列整齊的文件。

此時,這間辦公室裏已經有了人,三個男人。

三人中的兩個氣質非凡的青年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兩人年齡都不如劉零和洛霜華年輕。

靠左坐着的男青年頭髮被染的花花綠綠,看起來就好像是個黑社會的小混混,身上穿着一身現在很潮的骷髏裝,左手拿着一根銀色長棍,右手不停的刷手機微博,表情看上去不是很耐煩。

在他對面的青年氣質和他相反,雖然長相有些普通,但氣質十分沉着,看上去就和左邊的青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此時穿着絲綢質地的寬鬆服飾,閉目盤坐於沙發上,一柄入鞘寶劍平平的放在沙發上離他不遠處。

經過之前洛霜華的介紹,劉零差不多認出來了這兩人的身份。

兩人是三星級中除了洛霜華以外的最強者,左邊拿銀色長棍的叫炎鱗,右邊閉目盤膝的叫端空明。

他們兩個都是本聯盟分部裏的精英。

就在劉零打量着沙發上的兩個人時,炎鱗和端空明也饒有興趣的打量着這個年齡雖小卻氣質十分銳利的少年。

“小洛,你來了,我們正等着你呢。”

看到洛霜華來了,坐在辦公桌前的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起身向她走來。

這個男人的身材挺拔,威武昂藏,顯得孔武有力,明明身高也就一米八五左右,比屋內的幾人也高不了多少,但是他站起來的那一刻氣勢微微流露,卻讓他身材更加高大起來,形同巨人。

這就是和異能者公會分部部長同爲四星級極限戰力的聯盟分部部長柳夢澤?

劉零眼神有些凝重的看着柳夢澤,從他的敏銳感知中,柳夢澤反應過來的信息是極度危險的,劉零覺得自己如果和他戰鬥的話,哪怕是施展了緋焰狀態也很難從其手上脫身吧。

“嗯?小洛,這位是?”

柳夢澤彷彿感覺到了劉零的窺視,有些感興趣的將視線越過洛霜華看向她身後的劉零,然後問道。

“啊,柳部長,這位是我的弟弟劉零,也是我們聯盟的成員,前不久他得到了一個高手的醍醐灌頂,正好邁進了三星級戰力……”

洛霜華趕緊把劉零也想參加新人大比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柳夢澤。

“十四歲的三星級!”

當柳夢澤知道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震驚了,他實在是沒想到劉零能夠在如此之小的年齡下修煉到這一步。

雖然有洛霜華說的那什麼醍醐灌頂的幫助,但達到了三星級就是達到了,這個結果是不會改變的。

但柳夢澤聽到劉零想要參加新人大比的時候不由的眉頭一皺,感到有些爲難。

他看着劉零說道:“劉零小兄弟,你的天賦自然是很好的,能在這個年齡就修煉到三星級是很厲害沒錯,說不定十幾年之後就能超越我呢。”

“但是這次新人大比並不是靠天賦的,而是靠真真正在的實力才行。”

柳夢澤指了指坐在沙發上的端空明和炎鱗對劉零說道:“這次的新人大比是每個分部給三個比賽名額的,坐在沙發上的兩位和你的洛姐都是我們這個分部裏面三星級的最強者,你要是想拿到一個比賽的名額就必須挑戰並打敗他們之中的一個才行。”

“挑戰嗎?那我只要打敗他們之中的一個就可以了?” 將女神醫

“如果你能做到的話。”

柳夢澤攤開雙手說道,他的本意是讓劉零知難而退,畢竟新人大比不是鬧着玩的,而是實打實的刀劍對決。

再者劉零的天賦也不錯,讓柳夢澤起了愛才之心,所以才說了個自以爲劉零達不到的條件來勸他放棄。

不過劉零可不是那種按規則出牌的人,他的存在就是打破那些規則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挑戰一下這位拿棍的炎鱗先生吧。”劉零的手慢慢放到了身後的小提琴箱上。

“哈!”

“什麼!”

“你要挑戰我?”

洛霜華和柳夢澤都被劉零的話給嚇了一跳,炎鱗則是稍微有些惱怒,他本來就是暴脾氣的人,一聽劉零說要挑戰他,當即站了起來。

這小子難不成以爲自己僥倖達到了三星級就能上天了不成,還是說看我是個軟柿子好捏。

今天正好不是很爽,就拿這個小子出出氣好了!

劉零緩緩從包裏抽出了淡藍色的冰清劍,看着炎鱗說道:“沒錯,我很想挑戰一下炎鱗先生,請柳部長批准。”

“這……大家還是好好相處吧,沒必要打打殺殺的。”

柳夢澤有些爲難的說道,他剛纔的提議只是個幌子罷了,並不是希望劉零真的挑戰的,但是現在說出去的就如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姑娘,收不回來了啊。

“柳部長,我看這小子既然想挑戰我,那就批准吧,我知道這個小子的天賦很好、潛力巨大,所以不會下重手的,你儘管放心好了。”

炎鱗拿着自己的銀色長棍說道,他現在巴不得柳夢澤同意這個挑戰,不然自己就不能不下“重手”了啊。

“那就點到爲止吧,我會在旁邊隨時阻止意外情況發生的。”

柳夢澤見兩人的戰鬥之心很熱,也就不再阻止,退後幾步給兩人留出了一些足夠戰鬥的空間。

洛霜華和剛纔就已經起身的端空明也讓到一旁,看着亮出兵器的兩個人隔着一段距離互相看着對方。

其實洛霜華是不建議劉零如此衝動的和炎鱗戰鬥的,但是她也知道劉零的性子,她根本就阻止不了這個強勢的人誒。

所以就只能由着他了,但願他能贏吧。

洛霜華看着劉零嬌小的背影,如此祈禱到。

(未完待續,今日第一更,來支持一下吧。) “小子,不要以爲你的年紀小我就會放水,畢竟參加每個參加新人大比的人都是代表着每個分部的榮譽,不是鬧着玩的,所以你要想得到我的比賽名額就必須證明你的實力比我高才行。”

炎鱗把那根很長的銀色棍子抗在肩頭說道。

“要打就打,別瞎bb。”

劉零右手握住冰清劍,直接向炎鱗快速斬去,淡藍色的劍刃劃過空氣,形成了一道長長的淡藍色劍影。

“丫的,小子你夠狂!”

炎鱗見劉零一句話不說,一上來就撥劍,不由的怒極反笑,說道:“吃我一棍!”

伴隨話音,炎鱗的雙手就握住了自己的銀色長棍,自上而下的掄起,狠狠的向劉零砸去。

雄渾的力道讓棍身擦過的空氣全部發出了類似小摔炮爆炸的聲音,同樣的在空氣中留下一道棍影,然後撞擊在冰清劍上。

碰!

響亮的金屬在敲擊聲在整個房間內不斷迴響着,久久不散。

好大的力量!

劉零的劍和炎鱗的棍身一觸及分,但是炎鱗棍身上的強悍力量還是透過了冰清劍震到了劉零的手臂上,讓右手有些發麻。

看來這個炎鱗的三星級戰力的一大部分是力量構成的啊,劉零的頭腦在短短的時間內告訴分析着現在的情況。

劉零的三星級戰力主要是由三星級初期的速度構成,力量屬性卻只有二星級左右,遠遠不是炎鱗三星級初期的力量能相比的。

那就只能避重就輕,用速度碾壓他!

拿定主意,劉零瞬間爆發,化作一道黑色的殘影消失在原地,向後退去。

“別想跑!”

炎鱗見劉零一跑就知道了他的想法,趕緊向前衝了幾步,再次一棍橫掃而出。

“我可沒有想跑的打算哦。”

身體向後飛快移動的劉零猛地一停,眼中的銀色光華徒然爆裂。

“衝劍式!”

一道道淡藍色的劍影交合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推動力,爲下一劍做好了鋪墊。

“什……”

炎鱗感覺到眼前一花,然後看到了一個帶着淡藍色的黑影飛快的來到了自己的身前,一把閃亮至極的淡藍色劍狠狠的砍在了自己的銀色長棍上。

“不好……”

蹬!蹬!蹬!蹬!蹬!

炎鱗被劉零這一劍的衝擊力衝擊的倒退不止,戰鬥的節奏也一下子被打亂了。

“接劍吧。”

劉零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爽快的笑容,手中的冰清劍飛快的向炎鱗的周身刺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