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姓中年人的身體一下僵硬了起來。

此時他已經好不懷疑,只要對方的手指微一用力,自己的喉結便會被他擰斷。

不過,他臉上同時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蕭羽何時轉到了他後面,他竟一點也沒察覺到。

「閣下既然打算教訓我們,那在下也就禮尚往來的回敬一下了。」蕭羽尚未等封姓中年人反應過來,另一隻手則閃電般的抓住了其小手臂,接著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靈巧的一拉一扯之下。

頓時「嘎巴」之聲傳來,這隻手臂竟被蕭羽利用不可思議的巧勁,輕易的折成了兩截。

「啊!」中年人雖然堅韌異常,但也因手臂的突如其來的劇痛,悶哼了一聲。

不過此人也的確不是普通人,臉上已經豆粒大的冷汗飛滾而下,但悶哼過後,竟強忍著再也不出聲音來。

「記住!若是再敢踏進此屋,就不是只斷一隻手臂了。我會連你的性命一齊收下的。」蕭羽強忍著心裡的一絲殺機,放開了,緊扣住對方的咽喉,身形一閃后,出現在了原來的地方,這才神色平靜的警告道。

雖然制住了對方,但蕭羽總不能真的殺了對方。天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知道此人到了自己屋裡來。他可不想才剛一到這陌生地方,就再次被人追殺起來。

不過對方的手臂被他折斷之後,想必半個月內,身手是無法回復如初了。

有了這段時間的緩衝,他是不是還留在此村,這還是兩說的事情!

因此明知道就此放過對方,以此人的堅忍性情多半還會有麻煩,但他也只小懲一下后,暫時如此了。不過,以後若有其它恰當的機會,他也不會介意,神不知鬼不覺的真滅掉對方。

「在下真是走眼了。沒想到閣下竟也是絕頂的武功高手。封某認栽了。」封姓中年人臉色鐵青的留下此話后,就二話不說的托著手臂離開了屋子。其背影看上去,頗為的狼狽不堪。

「多謝蕭兄出手相助!」雨凝見封姓中年人離開了屋子,總算送了一口氣,這才臉上微紅的給蕭羽斂衽施禮一下,口中稱謝。

「算了。你若真的對此人無意的話,就盡量避開他一下吧。不過,雨姑娘若是想留在此村子,答應此人的求親,倒也不是什麼壞事。」蕭羽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嫁給他!我絕不會答應的。自從和家兄一齊踏上修鍊之路以來,我早就過誓言,此生非強者不嫁的。他一個無靈的武夫,我怎會答應此事?」雨凝搖了搖頭,毫不遲疑的說道。

聽到此女這番話,蕭羽神色沒變,但沒有接什麼話語。而是自顧自的走到了屋內的椅子上,不慌不忙的坐下來,閉目養神起來。

「蕭羽,是不是對從此脫困,有什麼好主意。」此女經歷了剛才的事情后,顯然無法做到和蕭羽一樣的從容。她雖挨著石床邊然同樣坐下,但沒多久,就心神不定的向蕭羽問道,臉上滿是期望之色。

「從此脫離的方法,大長老並未明說?我還能有什麼更好主意!」蕭羽默然了一會兒,重新睜開清澈的雙目,望著此女,不冷不熱的說道。

「蕭道友,莫哄騙我。我當時一聽到那為長老說的方法,就知道;離開之事,絕非不可能。而蕭兄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一直都顯得從容不迫,分明對離開此地,頗有幾分自信的樣子。難道蕭兄覺得小女子礙手礙腳,打算獨自一人行動嗎?」雨凝聽了蕭羽的話語,明顯不信,結果明眸微紅的說道。

聽了此女的言語,蕭羽沒有馬上說什麼,只是輕微的一皺眉。

「雨凝,我和你能一齊傳送到此處,也算是有些緣分了。但現在既然如此說了。那我也不必遮遮掩掩了。離開此地的方法,我確實有幾分把握!無論是這險惡的地形,還是此界的魔獸,在下自付有一些小手段可以應付過去的。這也指的是我獨身一人而已。若是再帶上其他人,在下可沒有這麼大本事,能夠照顧周全。真要是危險來臨,我可是自顧都不暇,我想雨姑娘年紀輕輕,還是留此地的好。也許以後另有什麼機緣可以離開這裡的呢……」 蕭羽最後的話明顯是安慰之言,就連蕭羽自己聽了,都覺得有些虛偽。但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雨凝聽到這些話,臉色「唰」的一下,重新蒼白起來。貝齒半咬紅唇,一時無言。

蕭羽見此女無語應對,輕嘆一聲,就重新閉上了雙目。

說實話,蕭羽對雨凝的印象還不錯。若不是能力不夠,他說不定真會出手相助對方一把。

但現在,蕭羽可不會冒然增加自己的負擔,也只有硬起了心腸。將此女留在這裡了。好在即使滯留在這中陰界,這位佳人一時也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頂多就是斷了進一步修鍊地念頭而已。

他倒不至於因此。而心裡有什麼不安!

屋內寂靜無聲,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就在蕭羽以為此女已經死心了,打算稍微小憩一下時,雨凝的話語聲卻又傳來。

「我若能知曉離開的方法。你可願意帶我離開此地?」

「什麼?」蕭羽原本的睡意一下飛到了天外,睜大可雙目,朝對方不可思議的望去。

雨凝不知何時,雙手抱腿地捲縮在石床上,神色有點躲躲閃閃,彷彿剛才的言語並非從她口中出一樣。

就在蕭羽也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的時候,此女身子略一伸展身子。一抬,美目中閃過毅然之色的說道:

「我知道離開此地的辦法。不過作為交換。你除了要帶我離開此地外,還要另答應我另一個條件才行。」

雨凝說完這些話后,神色卻顯得有些不自然起來。讓蕭羽愕然之餘,心裡更有一絲疑惑。

「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話。而是你我同時到達此地,你怎麼會知曉離開的方法?」蕭羽盯著雨凝,口氣凝重的問道。

此刻他面上除了滿是懷疑之色外,還摻有一絲地期盼。

「你難道忘記了,我和我的哥哥可是有圖謀而來的。」此女微露遲疑之色地低聲道:「對於離開此地的方法,我自然是略知一、二!」

「如果真是這樣,那除了讓在下帶你離開外,還有什麼條件,一塊說了吧。」想罷,蕭羽抬起頭來,在此女秀麗的臉龐上一掃,平靜非常的問道。

「很簡單,我希望韓兄能將我兄長一齊找到,然後一塊離開這中陰界。」雨凝略一猶豫后,才正色的說道。

「這個條件,我恐怕只能答應一半!」蕭羽沒有一口答應,而是思量了下后,搖搖頭的說道。

「一半?」雨凝美麗的面孔上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顯然有些不解。

「是的。我自己因為另有一些原因,決不能在這中陰界待得太久。我只可以答應姑娘,在三個月內儘力去尋找令兄,若是過了此時間仍未找到。那我就不會再耽誤時間,必須馬上離開此地。」蕭羽毅然的說道,話語里充滿了不容置疑之意。「三個月!這裡似乎沒有多大,應該也差不多了。好,我答應你。」雨凝稍一躊躇,也許覺得蕭羽不會在此方面讓步,就點頭的答應道。

蕭羽聽此女如此爽快的答應下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但這時,那雨凝盯著蕭羽,忽然緩緩的說道:

「我雖然和你接觸的時間不多,但自認不會看錯你的為人。所以我也不讓你發什麼毒誓之類的東西。只問你什麼時候準備離開,需要是現在,我可以立刻對你說!」

蕭羽聽到眼前佳人能說出如此爽快的話來,倒讓他有些意外。

不過他也不是常人,雖然臉上飛快閃過了一絲訝色,但很快就神色如常的點頭道:

「這中陰界到處危險重重,意外頻生。自然早些離去才是最好。否則萬一真有事情生,就措手不及了。」

雨凝隨後便對蕭羽說起了自己離開的方法。

「中陰界的中心,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內中滿是變異的魔獸。此類魔獸非是我們所見過的魔獸,雖然這些魔獸的品階大多不高,可是卻中陰界的那些喪屍一樣,擁有異毒之能,一旦被他們所傷,這些鬼霧便會鑽入我們的體內……是所有修士的噩夢……」

「而若想離開這裡,則必須要去參加屍典!只有參加了屍典,才能離開這個世界!」

「距離這裡不遠處的另一座村莊有一名韓醫師,他曾經是一名煉藥師,據說他可以煉製一種可以稍微緩解異毒的丹藥,可是這個老傢伙性格古怪……」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想倆開這裡,就必須找這韓醫師?」

聽到這話,蕭羽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隨後身影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

離開了村落的蕭羽一路西行,倒也沒遇到所謂的異獸與喪屍。只不過沿路所見,皆是荒涼蕭索,到處瀰漫著詭異的死氣。四周皆是灰黃的一片,即便偶然見到幾片樹林,也都是枯黃焦木,難見綠茵。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蕭羽來到了一處村莊。

看著眼前這個足有數百間房屋,蕭羽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裡就是韓醫師所居住的村莊嗎?想不到竟然是這樣一個大村。」

這裡與先前那座鋼鐵圍城截然不同,倒是很像外界的村莊,或許是因為此地位列於人類活動的中心位置,因此才沒有那麼深的防備!

這時,一名扛著鋤頭的農夫正路過,蕭羽急忙上前道:「這位大叔,你好,請問您知不知道韓醫師住在哪裡?」

這名農夫看起來四十來歲,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凡人。

幸運的是,這農夫似乎是一名隨和無比的人,他微笑道:「韓醫師啊,他住的不遠,我帶你去吧!」

「多謝大叔。」蕭羽微微一笑,看來這一切要比自己想的要順利,他原本以為要找韓醫師可能要花費不少的功夫,沒想到,如此的輕易。

那農夫在前面帶著路,繞過了一段荒樹林,便走到了大路上,附近的人漸漸多了,農夫回頭對兩人道:「小兄弟也是來找韓醫師治病的嗎?韓醫師不但醫術精,心腸也最慈悲的!」

蕭羽跟在農夫的後面,卻見到前方擠了一大群居民,將通路都擠滿了,那農夫在前面道:「讓讓,讓讓,有傷患要去韓醫師家中,各位鄉親讓讓……」

就這樣一路喊著,好讓蕭羽經過,蕭羽好奇地回頭一看,那些人都擠在一間店鋪前,沒有一個肯退讓。

他好奇地問道:「那間店在賣些什麼?人這麼多?」

那農夫臉一沉,撇嘴道:「賣些黑心的貨!」

「黑心的貨?是什麼東西?」蕭羽不解。

「糯米。」 蕭羽不解道:「糯米是普通之物,為何變成黑心的貨啦?」

那農夫道:「難道你不知道糯米可以治殭屍嗎?」

蕭羽道:「確實有這樣的傳聞,那又怎樣?」

農夫道:「大家都很害怕!」他嘆了口氣道:「最近喪屍大舉外侵入,已經毀滅了數個村鎮,所以——」

「原來如此!」蕭羽點點頭,看著不遠處那人頭攢動的店鋪,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原來是發災難財,這樣的黑心商人,想不到在什麼世界都有啊——」

當下心中一震感慨——誰能想到,強悍絕倫的修鍊者的後代竟然會淪為懼怕喪屍的凡人。

不過,是聽聞糯米能夠治殭屍,可是…糯米也能治喪屍嗎?

苦笑一聲的蕭羽,搖了搖頭,跟在那農夫的身後。來到了一間民房外。

這是一片杏樹林,樹上發出幽幽清香,屋舍潔白整齊,在樹影下顯得寧靜幽雅。

農夫道:「那裡就是韓醫師家了,你自己過去,我不去了。」

蕭羽見那農夫神情像有些害怕,感到奇怪,但也不便多問,道了幾聲謝,走入那敞開的大門中。

但是,一走進此地,即便蕭羽心性非凡,也嚇了一大跳,因為在大門內,是一片開闊的天井,鋪著許多白色的粗布,倒躺著一群奄奄一息的人。

一名妙齡少女穿梭其間,喂水給葯,不時對旁邊捧著藥瓶的童子交待事情。

那少女見到有人,抬起頭來,她容色清麗,一雙長長的秀目之中,散發著慈和的光輝。

她起身道:「這位公子,哪裡不適嗎?」

「我——」蕭羽剛想開口,卻忽然聽到屋內傳來一陣**聲。那女子臉色一變,便對蕭羽道:「無論如何,你先進來吧,說著便急匆匆的地跑進屋內。

蕭羽跟著進入屋內,想不到屋內人更多,有的躺在竹床上,有的坐在一整排的板凳上,都在等著醫治。

滿屋子內,到處是低聲的**,此起彼落:「哎喲……好痛!」

「好可怕的喪屍呀!」

「嗚……寶兒,你在哪裡呀?」

那少女安頓蕭羽坐下,便轉頭道:「小青,你過來,看看這位公子哪裡不舒服!」

說完,便轉身離開,又到外面去照顧傷病之人了。

「是!韓姐姐——」

隨後一名扎著雙髻的小童應了一聲,快步而至,上下替蕭羽檢查了身體,蕭羽見他年幼,動作卻熟練異樣,暗暗詫異。

韓姐姐?!

蕭羽隨後一愣,不由面露詫異——難道那女子便是前輩口中的韓醫師?!

看著一臉微笑照顧著傷患的少女。蕭羽忍不住詢問正替自己檢查的小青:「小青,那個姑娘便是韓醫師嗎?」

名叫小青的葯童尚未開口旁邊就有個居民道:「小兄弟你是外地人?本村沒有人不知道韓醫師和他閨女兒的,那是韓醫師的閨女彩兒姑娘,人又美,心腸又好!」

蕭羽訝異道:「原來是韓醫師的女兒。」心中暗暗打量這名名叫彩兒的姑娘,只見她的年紀不大,與自己相仿,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一套淡白色的衣裙恍若一朵百合花,容貌雖然算不上絕色,可卻也能說是難得一見的美人,淡然微笑的臉頰,透發著一股清新空靈的氣質,這股與眾不同的氣質,頓時讓得她的魅力大幅度上升。

目光在韓彩兒的身上轉了轉,蕭羽的眼瞳中掠過許些驚艷。

在蕭羽所認識的女人中,鳳舞衣的美麗是那股無可挑剔的神聖,墨青蓮則是那股堪稱尤物的嫵媚與狡黠,許薇兒則是清純可人,而面前的這位韓彩兒,恐怕則是所有女子中,最為纖細與柔弱。給人一種不自覺的產生憐愛之感。

這個世界果然是美女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