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照綾拍開了他的手,臉頰微紅道:「你要死啊!動手動腳的……不要就算了。」

「要?拍的起嗎?我算是看出來了,這拍賣會根本不是我們這種人來的。」曳戈有些氣憤地說道。

寐照綾看著他認真道:「只要你想要,就買!我這裡師父平日里給了我不少靈石呢,我沒怎麼用,還是有許多的。」

曳戈心裡一暖道:「沒必要的,我已經凝聚出了識海之眼,就算再有了這凝魂露也不過是增強鞏固罷了,不值當。」

「哦…..」寐照綾微微有些失落,她很想為曳戈做些什麼,雖然她已經默默的做了很多,可是還是止不住地想要為他找更好的,她總覺有些事憋在心裡,終有一日會成為他和她之間最大的隔膜。

最終凝魂露被朱輝以三百萬中品靈石的高價拍下了,接下來又要進入一些並不是很惹眼的拍賣品了。

「…….雲魄璃草,六階靈藥,此草生長於雲夢沼澤,有著擴大識海的奇效,此葯若是有鎖住歲月之物催化,可媲美八品仙藥。不過萬事難有兩全,若是將此葯搭配五品丹藥蒙始魂霸丹滋養,也是絕佳。不過這蒙始魂霸丹,乃是道古丹藥。也是殊為不易,因此這雲魄璃草便是大打折扣。」

「起拍價五萬中品,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千。」

「雲魄璃草?六階靈藥?」曳戈覺得這靈藥的價格也太過便宜,不禁是驚訝出聲。

「她不是說了,此草需要五品丹藥蒙始魂霸丹滋養,先不說這丹藥需要極為難得的蒙始魂霸丹來滋養,單說誰會拿五品的丹藥來滋養一枚增加神識的靈草呢?」寐照綾向曳戈解釋道。

「蒙始魂霸丹?我有啊!」曳戈想起了他在百妖盛宴奪冠後於通天樓的二樓上就是得到了一枚蒙始魂霸丹。

「你有?」寐照綾驚訝。

「嗯!「

寐照綾見他點頭,二話不說,抬手起拍朗聲道:「六萬!「

「六萬五千……「有人不痛不癢地喊道。

「八萬!「寐照綾根本不在意,繼續加價。

有人也是看出了寐照綾勢在必得,為了一株偽六階的靈藥,價格轟抬的太高,也是無益,索性就沒人再加價了。

最終這株雲魄璃草被寐照綾得到了,說虧也不虧,畢竟它是六階靈藥;說賺也不賺,因為這六階靈藥需要用五品的丹藥來滋養。

接下來的拍賣品還是有著許多,甚至中間出現了一柄天階下品的長劍,這自然引起了一大片騷動,但是最後得到者不是號房之人,也不是雅座之上的人,而是與曳戈相同坐在普通座位上的一位青年,他戴著斗笠讓人看不清摸樣。

「你不需要什麼嗎?「曳戈對寐照綾說道,這拍賣會少說也進行了一半了,可是寐照綾從始至終似乎從未心動過。

「拍賣會要進行三日的,這才是第一日。大多都是坐照境修士所需,你看一看來此競爭的人就能夠知道了,他們大多都是各部落的校尉。最後一天想來才是離識境修士所渴求的,這些大多與我無用。「寐照綾向曳戈說道。

「哦。「曳戈應了聲道:」那照你這麼說,混圓,朱輝,還有之前雅座上的那個女的都是來參加杜陽宮大比的了。「


「嗯,混圓和朱輝都是雍和王之地的一甲校尉,來這裡自然是要參加大比,晉級二甲的。「寐照綾說著瞅了眼空中的雅座道:」至於那個女子,應該是鵬王部落的,至於是否是校尉我就不知了,但即便不是應該也是為獲取校尉的稱號。「

「這些稱謂真的很重要嗎?「曳戈疑惑道。

「很重要。「寐照綾瞪了曳戈一眼道:」都給你說了很多次了。妖族的稱謂類似於人族的三十六天將的稱謂,得之稱謂后隸屬於自己王的統轄,同時也會為自己種族和部落帶來榮耀和地位,更為重要的是這在妖族是自身實力和榮耀的象徵。「

曳戈還要說話,會場內又是一陣騷動。曳戈定睛看去,兩個小廝抬著一塊長約一丈多的木匣子上了台,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大物件。

「水雷木!此木想必大家早有耳聞,生長於極陰之地且吸噬天地雷霆,此木自身蘊含水屬性,又因為吸噬雷霆,故而又具備了雷屬性。用此木來做武器再合適不過,以奴家看來,此木長約一丈有二,韌性極好,用來作槍柄最為合適。「於歡笑吟吟地說道,同時打開了木匣,一根通體黑色手臂粗細的黑木出現在眾人眼臉,其上漆黑的顏色似是如同水波一般涌動,偶爾還有銀白色的電光流轉,顯得詭異神秘。

「起拍價二十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兩萬。」

「一百萬!」曳戈迫不及待地叫喊出聲。

會場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曳戈這裡,一口氣加了八十萬的價格,自然所有人都是想要看看這個人到底是那個二貨。

於歡也是微微吃驚,水雷木雖說難得,但是其用途畢竟受限,只能授予擅槍、戟之人,因此價格並不甚過高。但是誰又想到,這才一開始就來了個這麼個愣頭青。

寐照綾本以為是那個二貨,可是聽聲辨位,這個二貨就坐在自己跟前。她側過頭來驚愕地看著曳戈道:「你幹嘛?」

「拍下它啊!」曳戈一臉認真道。。

「有你這麼拍的嗎?」寐照綾咬牙道。

「這樣引人注目啊!」曳戈保持微笑向著看過來的人揮了揮手道:「都壓抑這麼久了,出下風頭。」

「呼……..」寐照綾長長出了口氣道:「你這是在出風頭嗎?他們是在看傻子。」

「管他呢?」

「你有槍頭?「

「有!」曳戈想了想道:「不過好像槍頭是壞的。」

寐照綾揉了揉額頭,她覺得和曳戈交流太困難了。

「一百二十萬!「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從會場後面傳了出來。

眾人回頭望去,發現在會場普通座位的最尾端一個一身黑色衣衫的男子抬手開口喊道。男子面相干黃,個子應該是不高,整個人坐在椅子上像是蜷縮在裡面一般,顯得瘦小。

「靠!」曳戈暗罵了聲,抬手繼續道:「一百五十萬!」

於歡見此,早已是心花怒放,真沒想到一根水雷木會遭逢到兩人的爭搶,正欲要開口挑逗,又是一道聲音從右側的號房傳來……

「一百八十萬!」一道男子雄渾的聲音傳出,不帶任何情感,彷彿是隨口一說而已。

「嘶…….」一時間會場內人都是有些驚疑不定,不就是一根較為罕見的木頭嗎?就算用來做武器也不過是輔料,能值這麼多靈石嗎?

「瑤哥,你又不用槍,你要這木頭幹嘛?」右側的一處號房內,一名樣貌甜美的女子向正襟危坐的男子開口道。

「甜兒,你懂什麼?」茶几另一邊端坐著的一個老者眼裡是滿滿的寵溺道:「水屬陰,雷屬陽,此木蘊含水雷兩種屬性,可以說是一種巧合。水雷木原本為水陰木,而出現此種情況者,不足萬分之一。想來是這天曳商會的人也太過疏忽,以為水雷木原本就是如此。要不然這根本就不是這個價格。」

「你用槍啊!」年輕男子此刻笑吟吟道:「我這是為你買下的,預祝我的寶貝妹妹能爭個校尉噹噹,為我蔽天部落爭些聲名。」

「嘿嘿…….好!」

「兩百萬!「會場后側的那明矮小男子,此刻聲音略微有些陰寒,高聲道。

曳戈此刻面沉似水,他真是沒有想到這半路又是殺出了一個財神來。一百八十萬自然還在自己的財力範圍之內,他身上自始至終沒有花過靈石,剛才的那株雲魄璃草也是寐照綾幫他花取的。算算身上有三萬超品靈石,那麼換算過來也就是三百萬中品靈石。他略微皺了皺眉頭揚聲道:「兩百五十萬!」

曳戈這一嗓子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本以為在號房之人開口后,這普通座位的兩人都會就此收手,可是都沒想到這兩人竟是都不罷手,看來這是要進行一次大的爭搶了。眾人搓了搓手,都是準備看看這場好戲。

「三百萬!」號房之中的聲音再次傳出,依舊不咸不淡,依舊是不在意的樣子。

曳戈聽到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全身上下本就有著靈石三百萬,若是繼續叫價他就只有那些大塊的整體靈石了。如果讓他這就放棄,他自然是心有不甘的,難得碰上自己喜歡的東西。

寐照綾看了他糾結的面龐,又是二話沒說,抬手高聲道:「五百萬!「

「嘶……..「這一嗓子直接是讓整個會場沉寂下來,五百萬,自拍賣之初到現在最高的金焰冥甲也不過拍了三百萬的高價,而那東西的確是物有所值,可是這根木頭竟然是拍到了五百萬的天價。這豈不是可以媲美天價下品的存在?

於歡望著這一幕自然是喜不自勝,一根木頭拍到了五百萬,單單是她就可以得到不少的提成獎勵了。不過同時她也心頭暗凜,該不是這東西本就是很值錢的存在,是商會那些鑒定師看走眼了吧?

「這兩人是誰?「號房內那名少女氣急,眼看到手的水雷木,竟是被這臭女人抬價了足足二百萬,她不舍地望著坐在座位上的男子,撒嬌道:」哥哥,你不是說要買給我的嗎?怎麼不喊了?難不成你要反悔?「

男子沒有言語,看了看另一側的老者,老者輕輕搖了搖頭道:「我們的目標在最後面!「男子會意,他向老者點了點頭,又回頭向少女說道:」我覺得我妹妹英明神武,即使不用武器,那在杜陽宮大比中,也是定然鶴立雞群,出類拔萃的!就算打不過你可以撒嬌嘛!「

「你…….「少女氣的跺了跺腳,望著紗窗外的曳戈恨恨道:」別讓我遇見你,要不然我非打死你。「說著隔空揮了揮拳頭。

與此同時像是卧在椅子里的那名矮小青年也沒有再開口了,不過他眼神陰冷地望著曳戈。

而曳戈對著一切自然是混然不覺,他原本正在糾結,突然一道女聲的叫喊讓他吃驚,他本以為是那個二貨,聽聲辨位,這才發現這個二貨就坐在自己跟前!

他有些肉痛地向寐照綾絮絮叨叨道:「你怎麼可以這麼奢侈?經過我同意了嗎?「

「你不是說過東西終究是給人用的,你都能拿聲風木為我做鳳凰步搖,這才不過五百萬靈石,又有何妨?「寐照綾水汪汪地盯著曳戈的眼睛盡量煽情地說道。

「靈石是東西嗎?這是錢!「曳戈痛心疾首地說道。

「這是我的錢!「寐照綾暗暗掃興,柳眉倒豎道:」你之前不是說要出風頭嗎?你也不是一下子加價八十萬。「

「可是關鍵風頭讓你出了啊!「曳戈白了她一眼。

「呼……「寐照綾長出了口氣,扭過頭,她開始生氣了。


經過水雷木引起的天價轟動后,之後的一些拍賣品則是遜色了許多,甚至連百萬靈石都是未過。

拍賣台上的於歡也是看出了這一點,她此刻小臉因為興奮而漲的通紅,聲音嬌媚道:「看來大傢伙都是有些乏味了,那好這就推出我們此次拍賣會的壓軸之物—-混沌石。

天地初開,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然而有一物漂浮天地之間,后附著大地之上,其名為混沌液。混沌液早在道古就已是傳說,而這混沌石胎在仙古又成傳說,但是這混沌石卻是在我們仙古紀元是確實存在著的。想來大家應該是是聽說過混沌石的用途吧?「

(感謝「藍天白雲374795288」送的超大紅包。「萬浩軍」的大紅包。

本來碼完字回醫院的,上傳的時候看了眼頁面。這才發現藍天白雲這個大紅包有些大的過分了,第一感覺就是惶恐,真的惶恐,萬分惶恐,大家都不容易,不要扔這麼大的。嚇的我都有些驚魂未定。

我知道大家有時候覺得我可能生活的比較艱難,可是世事為艱,我可以在章尾向大家傾訴,可是更多的人又何處傾訴?

我很消極,這是我最大的缺點。大家總是生活往前看,而我總是喜歡往後看。我覺得人有時候不必對自己太過苛求,可是現實不允許。婚事本是我自己的大事,如今成了爸媽的心事。過年本來要見老媽給安排好的兩個女娃娃,當然是要分開見的,幸好我住院了。不知道為什麼要說是幸好。

村裡人總說我上了學,心氣高,看不上。我只是不想將就。可是一年到頭忙的昏天暗地,更是遇不上好的女娃娃。遇上了,還沒開始,我就先自卑了。

自卑比自負可怕的多。自卑大多傷的是自己,自負大多傷的是別人。

算了,不說了,今晚坐錯區了,這裡竟是vip區。

還是感謝諸多打賞過我的七十六名書友,在貼吧默默為我宣傳,在書評區鼓勵我,還有默默追更閱讀的書友。有了你們,詭道才苟延殘喘至今日,感謝大家的一路相伴。

我們素昧平生,天涯海角卻因詭道而結緣,無比虔誠地送上祝福「新的一年,願大家身體安泰,萬事順心。」)

。 「混沌石?這種東西可以附著神識,凝結分身?」曳戈驚疑。

「嗯!」寐照綾點了點頭道:「是的,神識之力強大到一定地步,比如說靈台境,就可以用一些天地奇物來吸納神識之力,將這些神識之力滯留於奇物之中,以此來凝練分身!

而這混沌石傳言是混沌液凝結而成,但混沌液乃是天地初開之際所形成的,已經是傳說,不可考證了,也許是有混沌液的一些性質吧。」

「混沌液到底有什麼性質?」曳戈越發好奇這所謂的混沌液了。

寐照綾想了想道:「混沌液是液體,像是水,但是又不是水,因為它特別硬,特別重。它內部的結構異常於水質的密度,裡面有著許許多多的中空空間,這些小空間可以藏納龐大的神識之力。又因為混度液屬於液體,極易塑型,可以操控著神識之力讓其進行變化,變成自己的真實的分身……總之它塑造的分身有三個特點:第一,不死身;第二,同樣可以修鍊;第三,可以隨意化形隱匿。」

「那這開啟了分身簡直就無敵了啊?」曳戈怔了怔又道:「你說這水特別硬?確定是硬?」

「那關鍵也得要是混沌液凝練的分身啊!」寐照綾想了想又回答道:「對的,特別硬,古籍上記載好像是藍色的!」

「藍色的?淺藍色的!還特別硬!」曳戈揉了揉額頭向寐照綾道:「我怎麼感覺我有這東西?」

寐照綾連看他一眼的慾望都沒有,混沌液在道古已成傳說,曳戈說他有,她怎麼能信?

「哎……我給你說話呢!」曳戈見她冷清的樣子,覺得有些煞場面,摸了摸她的腿提醒道。

「哦…….我聽著呢!」寐照綾頭都沒回,拍開他的手淡淡回應道。

曳戈心頭大恨,他覺得他很有必要干一件大事讓寐照綾對他刮目相看了。

……….

拍賣會場此時氣氛已是凝聚到了最高點,而檯子上的於歡也已經開始打開了混沌石的廬山真面目。

黑布褪去,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出現在了眾人眼帘前。石頭並不絢麗,沒有散發出什麼古樸的氣息,也沒有蕩漾出什麼強悍的靈力波動……….石頭整體黑黝黝的,像是煤炭一般,上面不滿了蜂窩狀的空洞,大體呈現圓形球體。

隨著混沌石的徹底出現,會場內突然湧現了十幾股子強悍的氣息,這些氣息的波動已經遠超離識境。

「混沌石,奴家也就不多做解釋了。這本是我們天曳商會此次拍賣的重寶,但是不為了讓眾多修士多等,所以此次就是拍賣會第一天出現了………」說道這兒於歡語氣突然冷酷道:「混沌石,乃是珍寶。但是既然我們天曳商會能夠拿出來,自然有拿出來的實力,也希望一些蟄伏的高手莫要自逞勇力,不要以為這是你們妖族就可以動你們的小心思。」


此話說罷,在拍賣台的後方也是出現了一股強橫的氣息,將拍賣台包裹,同時一道陰冷的聲音傳出:「犯我邊北曳家者,曳家衛必滅其族。」

「囂張!「這是在場所有人內心此刻的想法,雖然如此,可是那之前湧現出的氣息都沉寂了下來,看來曳家的威名在妖族也是同樣有著震撼力,畢竟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曳家可是帝都山曾經的主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