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櫃檯後面,看着底下的紙和筆,給自己暗暗打了個氣,走了出去。

“你……你好,可以給我籤個名嗎?我喜歡你很久了。”

看到店員的動作,蘇晚晚笑了笑,結果她手中的紙和筆,“可以啊,你叫什麼名字?”

“蔣媛,我叫蔣媛,草字頭的蔣,女字旁的媛。”沒想到蘇晚晚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下來,她的聲音又開始激動起來。

簽好以後,蘇晚晚將手中的紙放到她的手裏,看着她又溫和的笑了笑,“要拍照嗎?”

聞言,店員十分激動的看向她,眼中隱隱含着些激動。

“可以嗎?”

“當然。”

拍好照後,林心也試完衣服出來,雖然選的是睡衣,但也很時尚,當平常的外衣穿也是可以的。

“很漂亮。”蘇晚晚不由得讚歎一句,娛樂圈果然是出美人的地方。

“包起來吧。”這句話蘇晚晚是對着店員說的,但是林心卻愣住了。

她以爲蘇晚晚只是幫她挑選,沒想到要幫她買。

“晚晚,我自己……”

蘇晚晚知道她想說什麼,伸手捏了捏她的臉,眼帶笑意。

“沒事,是你的禮物。”

“謝謝……”沒想到蘇晚晚突如其來的親暱,林心不可控的臉開始變紅。

也難怪在兩人的相處中蘇晚晚處於照顧的那個地位,上輩子這輩子加起來都活了半輩子了,況且深宮中,哪有真正有童心又單純的人呢?

兩人逛完,門口的攝影師看見終於出來的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飯店已經定好,林心和蘇晚晚拎着東西就向飯店走去。

吃過飯,已經將近十二點,小意定的機票是兩點的,出門的時候蘇晚晚就將證件什麼的都待在了身上,也沒有什麼要帶的行李,讓小意過來,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

總裁前夫,休想重婚! !”林心有些興奮的看着坐在對面喝果汁的蘇晚晚,眼中的笑意幾乎要噴薄而出。

“偶爾放肆一下,沒關係的,大不了接下來幾天少吃點。”蘇晚晚也回了個大大的微笑,絲毫沒想起來今天中午自己吃的那頓。

十二點一過,今天的直播任務結束,兩人一起和直播間的網友們告別。

【啊啊啊啊捨不得心心子,不能再播一會兒嗎?】

【晚晚等下是不是要回劇組?要好好休息啊!】

【下週心心子和晚晚還約嗎?好喜歡這樣奶奶的心心子呀!】

…………

雖然網友們還在直播間裏聊的歡快,但時間一過,攝像機就十分無情的被關上了。

脫離了鏡頭的林心像是泄了一口氣一般,不顧形象的癱倒在椅子上。

“終於結束了,一天都在鏡頭下太累了,還是逛街有意思。”

剛離開沒幾步將林心的話聽個全部的攝影師:“……”

“你有時間的時候可以經常找我出來逛街的。”蘇晚晚看着對面正在喘息的林心,嘴角輕輕的牽起一個弧度,“或者去那些沒有狗仔的地方,都可以。”

蘇晚晚是打心眼裏喜歡林心,從見她第一面開始。

她看到了林心眼裏的光。

娛樂圈是個染缸,皇宮也一樣。

雙腳踏進去的人,哪一個不是被權勢金錢利益誘惑,就此沉淪下去,最終與黑暗爲伍,甘願獻出自己的靈魂。

但如果真的有人,歷經浮華,靈魂依舊純白。

蘇晚晚看着對面的林心,眼中散發着星星點點的笑意。

聽到蘇晚晚的話,林心先是有些驚訝,隨後表情又開始激動起來。

想着第一次見面時樣子拘謹的人,她還以爲林心也是個溫婉性子。

想着想着,蘇晚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怎……怎麼了?”

“就是覺得,你這個性子,還挺跳脫。”

“唉,嘿嘿。”以爲自己哪裏出錯了的林心鬆了一口氣,“一開始進娛樂圈的時候,演的那個角色就是這樣的,然後大家就很喜歡,那個時候經紀人就讓我一直這樣表現,到後面就習慣了。”

騎砍小領主 ,臉上閃過一絲悵惘。

時時刻刻戴着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面具,時間久了,也會累,可是不敢摘,摘了,萬一自己那點兒僅有的支持又沒了怎麼辦?

“不管什麼時候,別因爲面具而忘了真正的自己。”

蘇晚晚的聲音清淺, 九州風起時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無形之中揪了她一把,一陣澀意過後,前路好像又開闊起來。

林心怔愣了一瞬,明白過來蘇晚晚這是在開導她,瞬間綻放出了今天不知道的第幾個笑容。

“我覺得我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去了《美人謀》的劇組。”

聞言,蘇晚晚莞爾一笑。

小意的電話此時打了進來,告訴蘇晚晚她已經到了樓下,蘇晚晚和林心起身,準備去結賬。

“二位女士,兩位今天被選爲本餐廳的幸運用戶,一切消費皆免單,這是送給二位的會員卡,也是今天幸運用戶的禮物,請您手下。”

看着服務員手裏的兩張卡,蘇晚晚和林心對視一眼,眼中有些驚訝。

吃個飯都能被選爲幸運用戶?

什麼時候自己變成幸運體質了?

“請您二位手下。”

服務員又說了一遍,蘇晚晚率先接過,林心也跟着拿了過來。

等到她們走了出去,服務員才鬆了一口氣。

真怕她們問是怎麼被選爲幸運用戶的。

其實哪有什麼幸運活動,只是看了一天直播的景深看到蘇晚晚帶着林心到這家飯店吃飯,特意讓林助理吩咐下去的,還要求不能做的太明顯,因爲畢竟在錄節目,就臨時想了這麼一個幸運活動來。

還好蘇晚晚和林心沒多問什麼。

服務員看着她們漸漸消失的背影,心中還在感嘆是誰這麼有福氣,得到了大佬的寵愛。

樓下,二人擁抱分別,蘇晚晚便上了車去了機場。

今天司機開的不是之前那輛看起來破破爛爛的麪包車,而是一輛新車,剛剛見到,蘇晚晚還一陣驚訝。

“文姐說你現在的名聲和路人緣比之前好了很多,也上了路導的戲,前段時間跟公司申請的新保姆車就批了下來,但是你一直在外地拍戲,所以今天才看見。”

小意的話沒有什麼問題,但蘇晚晚就覺得哪裏不對。

一切都很合理,但一切又有點不太合理。

夜色正濃,窗外五彩斑斕的光一閃而過,作爲華國的首都,京城的繁華向來不分晝夜,甚至到了夜晚更加的迷人。

蘇晚晚欣賞着窗外的景色,就將剛剛的問題拋在了腦後。

從前夜晚有宵禁,她從未見過夜裏如此熱鬧,恍如白日。

但是她很喜歡夜晚的景色,若有似無的帶着點放縱的感覺,讓人變得更真實了一些。

到了機場,取登機牌,候機,登機,蘇晚晚全程跟在小意後面。

不是她不想幫忙,而是加上這次總共她也就坐過兩次飛機,業務實在是還不太熟練。

上飛機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上次坐飛機去蘇市的時候。雖然已經從網上了解過關於飛機的信息,但真正坐在那兒的那一刻,心臟還是止不住的跳動。

恐懼,又摻雜着興奮。

飛機起飛的時候,突如其來的失重感讓她想要叫出來,還好她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裏不斷的提醒自己這是現代,坐飛機很正常,才控制住那幾乎要不受控制的害怕。

小意看見她這個樣子,還以爲她身體不舒服,害的她解釋了好半天。


想着想着,蘇晚晚就笑了出來。

要是別的古人來到現代,大概比她還要差勁吧。

這麼想,就不覺得自己很慫了。 到了蘇市,已經凌晨三點多,回到酒店也凌晨四點了,蘇晚晚顧不得洗個澡,直接躺在了牀上睡覺。

畢竟下午還要去劇組拍戲。

一覺睡到十一點多,還是小意敲門把蘇晚晚敲醒的。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眸,聞着小意帶來的飯香,就那麼從牀上坐了起來。

雖還沒有完全清醒,但一舉一動皆具大家閨秀的儀態,隱隱還有帶着些氣勢。

小意輕輕的將飯菜放在桌子上,不敢說話。

待到她洗完澡出來,纔算是真正的清醒過來,整個人又恢復了以前的溫和。

由於前一晚上走得太匆忙,身心疲憊,所以小意的午餐準備的很豐盛。

二人吃過以後,便動身去了片場。

景氏,景深剛剛結束一個跨國會議,面容嚴肅的從會議室裏走了出來。

儘管他看起來異常冷峻,十分不好接近,但還是有幾個新進的小姑娘擡眼偷偷的看他。

寬肩,窄腰,大長腿,加上霸道總裁的屬性和禁慾的氣質,實在是讓人慾罷不能。

走了沒幾步,就聽見電梯那邊傳來一陣鬨鬧聲,衆人心下一凜,一轉頭就發現自家總裁的眉頭果然皺了起來。

“怎麼回事?”

“總裁,是趙家小姐要見您,非要上來等着,下面沒攔住,在這兒等了一會兒又一定要去您的辦公室。”

這邊突然冷下來的氣氛讓趙雯妃注意到,她轉過頭,就看見人羣中那唯一的絕色。

心裏的情感似是找到了一個可以發泄的地方,語氣千嬌百媚,甜膩的讓旁邊的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阿深~”

景深並沒有被這柔情似水的聲音感動到,相反,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一些,面龐更加的冷峻,周身的氣勢,也更讓人發抖。

林助理一看這樣,就知道總裁不高興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