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的光很溫柔,照着他的面頰上,映着他的微笑。

驪清下意識地笑了笑,不知在想些什麼。向下看了看,一雙白嫩的小手,正摟着他的腰,輕輕的,像夕陽一樣溫柔,她忽然笑不出來了。硃紅卻笑着,顯出內心的喜悅,嘰嘰喳喳地說些沒頭沒腦的話。

驪清聳聳肩,加入了討論。

到家的時候,暮色已濃,路上耗去了許多時間。

單雲清迎了出來,見了架勢,明顯一愣。她原以爲只驪清一人的,卻又多了兩個小姑娘。

硃紅甜甜地喊了聲:“阿姨好。”

單雲清笑道:“原來是阿紅,越長越漂亮了。”硃紅聽了,笑的更甜。

楚韻有樣學樣,也甜甜喊了聲。

張斯介紹道:“這是我的好朋友,楚韻,您上次提到過的。”

單雲清仔細一看,恍然道:“哦……我想起來了,呵呵,小姑娘真漂亮,水靈靈的,來,大家快些進屋歇歇吧。”領着大家進門。

硃紅不是第一次來了,沒什麼好客氣的,自覺地爲大家端茶倒水,倒彷彿此間主人一般。

單雲清微笑地看着,也沒阻止,不時誇上兩句。

她心下倒是奇怪,別人家的孩子,每次回來,常常帶着朋友,不過都是同性。自己的兒子也帶朋友,卻全是女孩子,一個比一個漂亮。更令她奇怪的是,女孩子們常會在自家過夜,沒心沒肺的,一點也不防備。

看着她們與自己兒子的親密勁,關係似乎很曖昧。


但到底是什麼樣子,卻又分辨不出來。

張倩依很快也回來了,進屋同樣一愣,張斯又爲她介紹了一下。她笑嘻嘻地與兩位小姑娘問好,一邊還暗中向張斯擠眉弄眼,不知是羨慕還是嘲笑,搞的張斯莫名其妙。

與平日的程序差不多,接着到了做飯地時間,女性都進了廚房,張斯一個人待在客廳獨坐。很快,硃紅被趕出來陪他,令他不至於很寂寞。

吃飯的時候倒挺熱鬧,女性的話題畢竟比較豐富。

奇怪的是,張倩依老盯着楚韻看,看的很仔細,並且一言不發。楚韻心裏有些惴惴不安,卻又不知該怎麼辦,只能低着頭,默默扒着飯。

單雲清看不下去了,用胳膊抵了女兒一下,皺眉道:“幹什麼呢,好好吃飯……你這個怪模樣,都把人家嚇着了。”

“哈?”張倩依這才反應過來,說道:“哦,哦……一時太入神,不好意思。”

這樣一來,楚韻更不好意了,面色都有些紅了。

單雲清本想拿筷子敲打女兒的,因爲人多的緣故,還是算了。

張倩依卻不知悔改,又拿眼睛去盯人家,連筷子都放下了,摸着下巴,一副思索的模樣。正當大家莫名其妙的時候,她卻轉向單雲清,一本正經地說道:“老媽,我有一個很正經的問題,我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單雲清被她弄的一怔,問道:“什麼問題?”

張倩依問道:“你是不是有過私生女?”

單雲清又好氣又好笑,責備說道:“發什麼神經呢。”


張倩依問道:“這個不是答案,只回答有,或沒有。”

“沒有。”單雲沒好氣地清說道:“我就生了你們姐弟三人,哪來的私生女?”真不知道這個女兒要在客人面前搞什麼鬼花樣。

張倩依卻是一副懷疑的模樣,看的她牙恨的癢癢的。

“你再搞怪,不許吃飯了,待會兒碗碟你一個人洗。”單雲清終於忍不住,開始要發飆了。

“你要是沒私生女,那,小韻是怎麼回事?”張倩依指了指楚韻。

楚韻擡起頭,怔怔的,不知該說些什麼。

張倩依在大家要問話之前,又說道:“先別急着罵我,我不是神經病,也不是同性戀……你們仔細看看,小韻的輪廓,眼神,是不是與老媽特像?別看我,看小韻……”

大家聞言,不自覺地將目光轉向了楚韻。

楚韻紅着臉,真不知該低下頭,還是揚着臉。

“咦……”驪清有些驚訝,眼神在兩人之間看了幾圈,說道:“還真挺像的。”

硃紅也說道:“唔……我以前老感覺小韻臉挺熟悉,一直沒想起來像誰,這麼一看,我纔想起來,原來是像阿姨!”

張斯早就知道這回事,前一個靈魂愛戀楚韻,這個原因佔了很大。不過,他不想多說什麼,依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吃着菜。

只有單雲清因爲沒法比較,看不出來,訝然問道:“真的?”

“不信?你等我一會兒……”張倩依匆匆站起身,回來的時候,拿着一個不小的鏡子,說道:“你自己看吧。”

單雲清將信將疑,照了照自己,又看了看楚韻,嘀咕道:“真的好像哦……可是,我真的只生了三個呀……難道,聲阿斯的時候,是雙胞胎,被人抱走了?”

楚韻也挺好奇,伸着腦袋,看看自己在鏡中的模樣。

“額……”張斯不禁被噎了一下,說道:“會有這種事?”

單雲清說道:“怎麼沒有,電視上經常看到這樣的。先是一對雙胞胎被抱散了,許多年後相遇,正當愛上對方的時候,卻發現原來是兄妹……”

“狗血。”張斯嘀咕了一句。

單雲清也笑了,說道:“要真是又這種事,那可是真正的緣分,感激還來不及呢,有什麼好狗血的。”

張倩依說道:“先不談狗血的問題,我還有一個很正經的問題,老媽,你再來回答一下。”

“就你問題多,煩人。”單雲清不滿地說道。

張倩依不理,說道:“我們姐弟三人,加起來都沒小韻像你,你說,我們是您親生的麼?”

“不是。”單雲清說道:“你是我在樹上抱下來的,當時你正被一隻猴子抱在懷裏,長的跟猴子一樣;阿斯是我在圖書館撿到的,當時正餓的吃書;小彤是我在大街上看到的,我乘着沒人,直接抱着跑回家了…………”

姐弟倆臉黑了,其她人卻笑了…… 私生女的問題,只是個鬧劇,畢竟,單雲清豈會不記得自己有幾個孩子?

不過,楚韻與單雲清相像倒是真事,大家看來看去,越看越像,不免嘖嘖稱奇,確實挺有趣。連單雲清自己也感覺有趣,拿着個鏡子,照來照去的,感覺很稀奇。

“小韻,過來,坐我身邊。”她喚了一聲。

“嗯?”楚韻一愣,因爲驪清身邊坐着張倩依,她去哪兒坐呢?

張倩依咳了兩聲,表示自己的存在。

“你和小韻換位置……別翻眼,快點。”單雲清催促,嘀咕道:“長的一點也不像我,肯定不是我女兒。”

張倩依悻悻地換了位置,一轉臉,卻微笑着說道:“我猜也不是,我是一隻猴子生的……”

這下輪到單雲清翻白眼了,最終卻也笑了笑,說道:“懶的和你計較,哼,我親生女兒今天回來了,高興着呢……以後再不疼你了。”把楚韻拉到身邊:“小韻,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女兒了,你說好不好?”

“額……好。”楚韻帶着甜甜的笑容,柔弱地說了一句。

“乖,真聽話。”單雲清很高興,將兩人頭湊到一起,拿着鏡子看,笑道:“看看,越看越像。”

大家看着兩人相似的臉湊在一起,確實像一對母女。

因爲這個原因,單雲清對楚韻也開始關心,問這問那的,並且不停給她夾菜。

楚韻初時倒有些不好意思,靦腆地低着頭,過了一會兒,受單雲清的母性感召,逐漸能放開心懷,開心地談笑。

一頓飯吃下來,楚韻已改口喊媽媽了。

這是驪清的提議,既然如此相像,說明有緣,爲何不乘此機會認個乾媽乾女兒呢?單雲清看着楚韻長的美麗可愛,心下喜歡,一口便答應了。不過,她嫌“乾媽”顯得生分,還是直接喊媽媽比較好。

楚韻也高興的緊,瞥了一眼張斯,脆生生喊了句:“媽。”

這樣一來,歡喜的單雲清把她摟在懷裏,不捨得放開。

張倩依笑嘻嘻地看着張斯,說道:“以爲帶個兒媳婦回來的,卻變成了女兒,請問張先生,你現在作何感想?”

這本是一句戲謔的言語,卻一下子吸引了做客的三位女性。

大家的目光,或直接,或間接,都投了過來。

“幹什麼呢?”張斯在桌下踢了她一下,低聲說道。

“隨便問問啦,不說拉倒。”張倩依也感到了現場氣氛不對,大家的目光太過熱切,她訕訕地退縮了。

驪清笑道:“說說無妨,又不打緊。”

張斯非常頭痛,在他親近的女生中,楊雨薇與驪清都是桀驁不馴的,又聰明又刻薄,做事自有主張,常會令自己難堪。

看着她那笑嘻嘻的模樣,恨的呀癢癢的。

“對了,不要踢我,我不愛玩這種遊戲。”驪清的大眼睛泛着水光,笑意盎然,非常漂亮。

張斯卻沒心情欣賞,暗中嘆了口氣,說道:“你們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才高二,正是大好青年,心地純潔,再說了,大丈夫何患無妻?並且匈奴未滅,何以家爲?我想你們都知道…………”

“胡扯什麼呢?”驪清敲了敲桌子,笑道:“你猜,我會不會被你糊弄過去?”

“額……”張斯見完全不奏效,也不知該怎麼辦了,只能求助於母親大人,可憐兮兮地看着她:“媽,我吃飽了,先退了……”

單雲清看着他的模樣,有些想發笑,說道:“你看你,一個問題而已,怎麼慫成這樣?”

如今退路也被斷了,還有硃紅幾人的眼神在追逐,他有種煎熬的感覺。

“好吧……”張斯嘆了口氣,說道:“你們真是欺人太甚,說就說……這個,小韻呢,變成我妹妹,我還是挺高興的,別這麼看我,我說的是真的……你們思想太複雜了,我可沒想那麼多。同時,你們又太幼稚,變成妹妹又如何?會影響實質麼?如果要發生,一切還會發生的,這些對我一點束縛都沒有。”

大家眼睛瞪大了,感覺張斯有種霸氣外露的感覺。

問題依然沒解決,可是,繼續問,大概也沒什麼用了。

聽他的語氣,很不愛別人問這個。

這兒唯一敢問的只有驪清與單雲清,單雲清興趣不大,驪清有興趣,可是以她的聰明,會去惹張斯不高興?

她確實不大聽話,老愛找些小麻煩。

可她什麼時候使人厭煩過?相反,她的小麻煩總能令人喜愛的。

單雲清出來打圓場,笑着說道:“說這些幹嘛,我女兒的未來,我來做主,你們不許瞎說。”衆人這才轉移話題,談些別的。

硃紅戳着自己的飯,沒多少胃口。

她與張斯最親密,可在單雲清這一塊,一點優勢也沒有。她知道,單雲清喜愛顧鬱馨,好在顧鬱馨與張斯關係不大,並沒什麼可能。如今楚韻又出現了,明顯比自己更討單雲清歡心,這下就有些麻煩了。

“吃菜。”張斯給她夾了一筷子。

硃紅擡頭,看到了他的微笑。

心情頓時好了許多,因爲張斯到現在只給她夾了。

換一種思考的話,這就是一種暗示,讓她安心。

後半段的時光,大家相處的很和諧,只要張倩依與驪清不搗亂,事情總是令人愉快的。張斯也不再說話,表明一下自己的態度就行,多說多錯,謹慎些總不會是什麼壞事。

再者,他也實在插不上什麼話,女性們的話題永遠都不會斷絕,無論是大媽,或是小女孩,只要湊在一起,總易滔滔不絕。

不要指望她們會談些理性話題,那太難得。

要想真的融入,改變對方是不可能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