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兒,兩人同樣是屁股著地梭向了幻海妖姬所在的地方,不過用力似乎有些大,所以兩人試圖直接站起來的一瞬間撞在了幻海妖姬的身體上,一起摔在了地上,疼得幻海妖姬直叫,不過用夸克的話說,算是剛才她強跳那一下引動冰橋的報應。

三人站了起來,然而一陣「咔嚓」的聲音卻是再一次響了起來,隨即只見整座冰橋全部掉了下去,然而即使是這麼大的冰塊掉下去,依舊沒有任何迴音,三人都不禁有些后怕。 整理了一下,三人便朝著仙光發出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過因為冰山的存在,所以三人只能朝著大致的方向,並不能夠完全走對路,反正有朝著那個方向的路就走。

一路上,奇怪地是這裡竟然沒有一株植物,按照夸克的記憶,這種地方應該有一定的冰屬性植物才對,可惜卻是沒有,也就意味著沒有生機。


不過一陣破冰「噌、噌、噌…」的聲音響了起來,在近乎半透明的冰山內部,三人忽然看見了一隻如同「北極熊」的妖獸,不過嘴巴比北極熊要大很多,牙齒和爪子也要長很多,毛髮到是要少一些。

隨著「妖熊」一爪抓在玄冰之上,冰塊應聲而碎,妖熊撿起一塊排球大小的冰塊放進了口中,嚼一嚼,似乎味道還不錯,便將其吞了下去,隨即又開始刨冰,跑出了一條路朝著冰山的內部爬了進去。

幻海妖姬看向那熊眼神卻是有一絲怪異:「剎女,你說你的屁股扭起來會不會比那熊更性感,都說熊屁股是妖獸界扭起來最性感的,但是我覺得你比他們都還要性感,要不要現場來一下,把它比下去!」

聞言,羅剎女出氣瞬間就變得粗了起來,不過卻是轉而一笑:「我的好象沒有你的大,我倒是覺得你應該做得比我更好,為什麼這麼謙虛,讓我這樣在您面前耍刀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難道你是想讓我出醜嗎,不如你來一個如何?」

幻海妖姬扭了扭身子:「走就走,不過你的的確沒有我大,哈哈。」

也正是這時候二女才意識到夸克已經走遠了,羅剎女一邊走一邊說:「大又怎樣,人家還不是不會看你的,哼!」

夸克只能憋住嘴裡的一口氣,盡量不讓自己噴出來,心裡無語道:「這些話不應該是在閨房裡才說的話嗎?雖然你們都對我有好感也不能這樣啊,太欺負人了。」

足足過去了兩天,三人才漸漸靠近了仙光的位置所在,不過這道仙光卻是和空冥石一樣的那種,經久不散,一直持續照在空中,而且隨著三人的接近,三人逐漸聽到了一聲聲獸吼甚至戰鬥聲。

到底是什麼樣東西,三人都不禁產生了好奇,終於再一次經過了一個轉角,夸克再一次看見了一塊石碑,石碑上寫著的字卻是「宇宙」二字。

距離石碑不遠處,一個幾十米高的高台上,凌雲仙門老祖、七大仙門之中剩下的兩個仙門幽月仙門和大千仙門的老祖,再加上兩個夸克不認識的合體巔峰強者,正和三隻白色的妖獸戰鬥著。

三隻妖獸則是冰屬性巨猿:天冰猿!

都市龍神進化系統 :仙草!這可是能夠實際提高人修為、悟性等很多方面的極品寶貝,而且一片葉子估計就足夠幫助一個渡劫者渡過一道雷劫。

更重要的是這裡不僅一株仙草,足足有七株,不過夸克怎麼看都覺得這三隻妖獸不簡單啊,忽然幻海妖姬指向了妖獸後面:「你們看,那裡有幾隻可愛的猿猴寶寶耶!」

夸克再看向戰場,冰猿爸爸一個人獨戰三人,而兩隻母猿一人對戰一人,修為上其實差不多,不過應該是兩隻母猿剛剛生產完不久,所以還沒能夠徹底恢復,眾人想要搶奪仙草,但是猿猴們卻以為人們要殺害他們,而且仙草應該是三隻巨猿給幼猿們的食物!

不過這冰猿的戰鬥力的確很強,五合體境巔峰強者竟然能一點點顯出了敗績,最後只能無奈離開高台,回到了高台之下,而他們的勢力也在下方,除此之外下方還有一群人,那就是章顯聖,不過他身邊的人已經少去了將近一半。

三人隨即走了出去,卻是沒想到眾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三人,白素見此卻是走了過來,四人找了一個地方坐下,羨煞旁人,畢竟前來葬神淵的妹子本來就不是很多,現在三個漂亮的卻都在夸克身邊,紅果果拉仇恨。

和白素聊了一會兒,夸克才知道場中的人都已經來幾天了,按照凌雲仙門「破陣眼」老者的猜測,這裡同樣有一個陣法,只要摘到仙草就能夠破開陣法,出現新的出路,所以很多人都在這裡停了下來。

只不過有三隻冰猿的阻擋,幾天來幾個老祖一直沒有成功,當然老祖們都有想過找其他人幫忙,但是卻發現除了幾個老祖其他人根本就上不去,不過兩個老祖也能帶上一個人上去,只是陣法師沒有人保護,有可能被冰猿突然襲擊到,上面已經有人流了血!

按照老祖們的想法,除非再來一個其他仙門的老祖才能夠成功,然而已經好幾天了,只有夸克他們三個人來到這裡。

另外,仙草上籠罩著陣法,所以一般人上去還沒用,還需要一個陣法師,能夠開啟陣法摘出仙草才行。

瞬間夸克就懂了,怪不得一直在這裡耽擱著,夸克想了想,雖然自己能夠上去,也能夠破除陣法摘取仙草,但是那冰猿可不是吃素的,一個不小心拍到夸克,這麼高雖然摔不死,但是被拍那一下不死也殘:值不得!

又過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夸克忽然看見冰猿走向了仙草,一把抓去,不過卻是被彈了回來,猿手上還受了一些小傷,沒有隔多久,冰猿傷好了,又去嘗試起來,不過還是失敗了,但是無數次之後,夸克卻感覺到那陣法變弱了一絲。

「噌、噌、噌…」不知是不是那隻性感的妖熊,但是絕對是同類,抓破了冰層,從冰山裡面走了出來,看到眾人,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應,又朝著另一座冰山走了過去,不一會兒又打出了一個洞,扭著屁股走了進去。

眾人看著這滑稽的一幕都不由笑了,的確也應該笑了,因為正是這個方向,又來了兩群人:隱世家族周家以及器仙門!

兩個勢力的到來,完全是給眾人帶來的希望,因為其中有兩個老祖,戰勝冰猿已經成了手到擒來的事情,只需要帶上陣法師就足夠了。 在周家人和器仙門人來了之後,五大勢力的老祖立即就前來,找到周家和器仙門的老祖商討這件事情。

半個時辰之後,七位老祖就商量好了。

按照商量:七個老祖,五個老祖負責戰鬥,兩個老祖負責將陣法師帶上去,並且保護好陣法師的安全,這樣的話,計劃幾乎就能夠完全成功,而且上面剛好有七株仙草,一人一株仙草,正好夠分,也不會鬧什麼矛盾。

另外,準備好一個時辰之後就上高台,而隨之一起上去的陣法師,自然就是凌雲仙門的「破陣眼」陣法師。

就在老祖們在準備的時候,寧聚寶走了過來找夸克,不過問的都是和靈藥兒的信息,但是夸克來到第二陣域之後,根本就沒有見過靈仙門的任何一人,所以只能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後祝他早日找到。

而正如夸克所說的那是隨機傳送陣,器仙門很多人因為沒有抓緊整個隊伍而去到了其他地方,即使是擁有了特殊的聯絡工具,但是現在都還沒有找到任何一人,因為這第二陣域誰也不知道有多大!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老祖們以及陣法師也都一一來到了高台之下,如約定的一樣,五個人戰鬥,兩人負責陣法師的安全以及高台的上下。


然而剛剛來到高台,三隻冰猿就在那裡準備好了一樣等待著八人上高台,讓夸克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也就一瞬間,四大仙門以及周家老祖一起開始對戰冰猿,不過這一次對戰,看起來要輕鬆一些,似乎都沒怎麼儘力,不過周家長老卻像是傾盡全力、想要斬殺掉其中一頭母猿一樣,而「破陣眼」陣法師則在剩下的兩位老族的保護下開始破陣。

這陣法的破解似乎並不是很難,這「破陣眼」陣法師一會兒就找到了破解的辦法,手上不停地捏動印訣摁向陣法,每一印,陣法都會因此而弱上一分,但是陣法每明顯的變弱一下,公猿似乎都會轉一下眼睛。

夸克一直注意著公猿,雖然陣法不停破解,但是這公猿竟然沒有了之前那一次戰鬥之中的那種驚慌,更沒有焦急,這讓夸克感覺到相當的困惑,感覺這是有什麼陰謀一樣,而且就快要得逞了。

眼見陣法就要破解,周家老祖更像是打雞血了一般,攻擊變得更加的凌厲,每一招都變得更加的陰狠,專找著母猿的致命地方攻了下去,而母猿只能被迫防禦為主。

半個時辰后,仙草上的光芒變得更加熾盛,鮮草香味兒更是傳了出來,聞上一下、吸上一口都讓人感覺倍加清爽,看整個冰山世界都變得更加清晰了,是更清晰了。

所以在扭頭的一瞬間,夸克就看見了四周冰山裡面的變化。

冰山裡面底層的地方很薄、很透明,大多都是空的,就連高台底下的部分也是的,隨即夸克轉眼看向了自己的屁股底下,很多地方也是空的。

又過了一會兒,感覺有什麼東西盯上了自己,夸克看向了冰山裡面,卻是無數的妖熊看向了高台之上,而目光從自己的身上略過,卻是有著幾似冰冷,當即,夸克就拉著羅剎女、幻海妖姬、甚至呼叫白素、寧聚寶快跑。

四人一愣,夸克一指冰山,四人一看立即就明白了,當即就朝著一處冰山很厚、基本沒有妖熊的路徑跑了過去,四人一跑,大多數人卻也發現了異樣,也正是這一瞬間,仙草陣法破!

這一瞬間,周家老祖陷入了最炙烈的瘋狂,手中多出了一把上品靈寶寶刀,一刀劈中了母猿的頭部。

這一瞬間,公猿力量暴增,三位老祖被一拳砸下高台,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就朝著高台下落了下去。


這一瞬間,無數妖熊破冰而出,奔向高台,連帶著一座座冰山倒下,路徑崩毀,碎冰渣暴起數十米高。

這一瞬間,六隻小冰猿爬向了仙草,嘴角吊著涎液,帶著最是飢餓的眼神看向了仙草,非吃不可!

這一瞬間高台以及後方的冰山都塌下了一半還多,現在,誰都能夠輕易上的得去。

至於其他人,跑得快的人就像夸克五人一樣,安全躲過一切,並完完全全的看清這一切,而那些來不及逃跑的人,很多被暴起的冰渣所傷,隨即掉下了冰窟窿,還好窟窿並不深;要麼被妖熊誤傷,也有被劃破身體的,不過妖熊畢竟太多。

隨即只見另一個仙門的老祖和帶著恐懼的眼神的陣法師果斷跳下了高台,剩下的兩位保護陣法師的老祖則是立即抓向仙草,周家老祖也是沖向了仙草,公猿也是憤怒地沖向了仙草,不過隨即就是無數的冰猿將他們覆蓋,形成一大坨毛茸茸搬的東西,像一個毛球。

「吼!」一聲巨吼,毛球爆開,很多妖熊直接飛了起來,公猿揮動著大拳頭似乎在宣揚著什麼,而裡面,剩下的那隻母猿、六隻小猿、周家老祖、以及原本保護陣法師的兩個老祖已經沒了聲息,仙草已經少了一部分!

見此,夸克看向白素和寧聚寶:「我想你們都要跟著你們的仙門,所以我也就不拉上你們了,馬上我們要過去了。」隨即,夸克指向了高台,同時他也招呼了羅剎女以及幻海妖姬,告訴她們準備和他一起跑上去。

又是一聲怒吼,不過夸克已經聽出了這是強弩之末,隨著再一群妖熊被吼聲沖開,公猿全身都遍布了熊爪傷痕,鮮血汩汩,「嘭!」一聲倒在了地下,而高台上的仙草也沒了,不知道是被哪些妖熊吞掉了。

隨即妖熊們刨冰打洞撤了,也正是這個時候,夸克拉著二女沖向了原本的高台,來到台下,一步踏了上去,而瞬間四方以高台的高度為分界線,三人所能看到的便是三方小世界,而夸克的眼睛也很明確:風靈雪原!

沒有絲毫地猶豫,三人便走了進去,任身後的景色恢復,剩下的則就是一方無盡的雪原,再也看不到高台! 雪花飄飄洒洒,每一顆落在手上都是那麼的美麗、清涼,在夸克的記憶中,那是在地球,而那已經是地球小時候在夸父山的故事了。

那是在冬天,夸克被媽媽包上一層厚厚的夾襖,整個頭和除了鼻子以上的位置其他就連嘴巴都被封住了,一雙十二厘米長的腳硬生生穿上了四雙襪子,最後穿的鞋達到了十六厘米長。

夸克的父親清晨上山打獵,清晨起來沒有見到爸爸,隨即走出了門,風啊,不停地刮著,可是夸克卻不曾感覺到冷,學啊,就那樣輕輕地飄到了夸克的小臉兒上,而那呆萌的小腦袋兒還傻傻地看向天空,雙手不停地接著雪。

直到肩旁上都有了一小攥雪花,媽媽才出門把茜小夸克抱進了屋內,然後就不停地打夸克的屁股:「叫你不要開門出去跑,你怎麼不聽話。」夸克一邊哭,一邊喊著:「我要看爸爸。」

後來,爸爸回來了,聽說之後哭笑不得,隨即帶著小夸克出門,和他一起堆了一個小雪人兒,還帶著小夸克去和別的父子、父女組合打雪仗,玩得不亦樂乎,從那年前,每年冬天,夸克都是那麼渴望下雪。

可是,那已經是記憶之中的事情了。

閉上眼睛,閉上那打濕人眼睛、紅了眼睛的溫情,夸克抓起了一把雪就朝著幻海妖姬、羅剎女二人扔了過去,二女被雪打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看向夸克,卻只見夸克聳了聳肩,帶著挑釁的目光看向了二人。

二女見此,隨即彎下了腰開始拾雪,不過夸克見此卻是開始跑,跑出了一點距離又開始拾雪。

「你不要跑!」

「沙子才不跑!」

「嘭!」一坨雪砸在了羅剎女的胸前!

幻海妖姬見此朝著羅剎女喊道:「包圍他,砸他,狠狠地砸!」

一場空前雪戰就這樣在雪地之中展開,玩到最後,三個人的頭髮上,衣服上,全身都是雪,還有漫天的雪、永不停息的雪,就這樣永永遠遠地飄灑著。

興許是玩累了,也或者就是想休息一下,三人一起躺在雪地上,素麵朝天,享受著這一場雪,直到被完全覆蓋,再到已經完全看不出這裡有三個人。

不過,始終要走,有的東西始終難留,不能留。

這樣的雪地,還有寒風不停在耳邊呼嘯而過,一切都沒有標緻,而要離開的辦法其實只有一個,非常危險的辦法,進入雪龍捲,但是前提是要三個人等到雪龍捲,即使是有,也還要發生在三人身邊,能追上!

還沒開始,夸克就問了二人:「確定要跟上我,那可是雪龍捲,不一定能夠成功達到第三陣域哦?很有可能被甩回到雪原的其它地方,也有可能直接被撕裂成碎片,死在這兒,若不要的話,我們就找到一座雪山,山上有通往鏡面世界的通道。」

聞言,幻海妖姬鄙視道「哎呀,我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磨嘰,婆婆媽媽的,我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反正跟你在一起至少比我們單獨行動甚至跟其他人在一起要安全,我們倆就交給你了,不對,是我們倆的安全就交給你了。」

夸克點點頭:「都說萬物相生相剋,所以有毒也就有相應的毒藥,而這些東西都是成對出現的,所以我們要通過雪龍捲就需要找到一個抵抗龍捲風拉扯的東西,來保證我們的安全,除此之外,還要經過雪龍捲中心的最上方,那樣我們就能夠達到第三陣域!」

羅剎女:「好啊,可是我們去哪裡找呢?」

「跟我來。」 追風少年小四 ,經過了那場雪,三人也算漸漸融洽了,不再是羅剎女的幻海妖姬兩個人的戰鬥,而是夸克同羅剎女、幻海妖姬男女兩方之間的戰鬥。

越朝著風走,風也就越來越大,但是卻也越來越冷,哪怕三人是修真者,除了夸克,兩人還是有一些不適應。

不過夸克也帶她們見識了這世界或者說這陣法的奇迹,夸克走到一個山坡,拿出了次元神劍便開始挖地,挖了幾十米深,在地底,溫度竟然超過了體溫,讓三人都感覺到了非常的溫暖,不過為了不讓二女感冒,所以也就沒有多待。

繼續走,風更大了,甚至有些刮臉,不過按照夸克的說法,三人距離目的地也原來越近了。

不過這時候,三人的面前出現了無奈的一幕:一群狼追逐一隻雪兔,不過卻是看到了夸克三人,所以放棄了雪兔朝著夸克三人沖了過來。

這些狼也不是一般的狼,雪白的皮毛,黃色的眼珠,藍色的瞳孔!每一條都有著金丹初期的實力,只是它們不能感覺到夸克的強大嗎?好歹夸克身上還有著關於殺狼而形成的水之殺的真意種子!

隨即只見一道人影攔在了二女的面前,短劍永遠只有三個動作:上挑、橫斬、下劈!三個動作一氣呵成,不拖泥帶水,就像是一個動作一般,但是每一次完成下劈,總有一頭到三頭狼會落在地上。

一婚兩制:土豪老公惹不起! ,這一刻是那麼的美,不過這一切都終將被這漫天的飛雪覆蓋,直到消失不見,永永遠遠地看不見。

狼群倒在了地上,三人離開了,小雪兔卻又是再一次出來了,可是這樣的雪地,學徒吃什麼?只見雪兔鑽進了被覆蓋的血狼處,舔著那些漸漸發硬地雪和血的雜糅體。直到其他的獵食動物來到這裡,消化這一切,讓這些真的消失。

然而,這些夸克都看不見了,現在,夸克幾乎只能留出眼睛看前方的路,二女則緊緊地抵在夸克的背後,因為這裡的風速太快,風雪雜在一起很容易直接就將雪帶進眼睛,睜都睜不開。

又過了一天的時間,三人終於來到了一個無風的地方,也可以說是風靈雪原里唯一一個無風的地方,也正是在這裡,有著三人經過雪龍捲達到第三陣域的必備之物。 這裡沒有風,因為這裡就是整個風靈雪原的最中心,也是風靈雪原的風源地,所以在這裡。那地球來說,這就相當於是在颱風眼,颱風的正中心,雖然這不是颱風風源,但這裡幾乎沒有風、風速很低,甚至為零。

可是看向這所謂的風源地,地面上除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還不時地冒出一些白色的東西之外,就什麼東西也沒有了,夸克要怎麼弄保護三人的東西,這讓二女都不由陷入了濃濃地好奇之中。

隨即只見夸克彎下了腰,不停地用嘴吸入了那些白色的東西,其實有點像是一口氣,在寒冷冬天裡「哈」出的一口氣差不多的東西。

隨即夸克揮手示意二人也趴下,像他一樣吸入那些東西,一邊吸,夸克也解釋道:「這些是風靈息,能夠減少風對三人的影響,甚至能夠在一定時間內,完全不受風靈雪原寒風的影響。

感覺肚子微微的有點飽,夸克急忙爬了起來,不過卻是趕緊拉著二人往來世的方向跑,這一下,三人幾乎沒有收到風的影響,很快就跑出了一大段距離,整整一個時辰,差不多跑了之前三個時辰走的路。

幻海妖姬喘著氣:「都不提醒一聲,就這樣跑,累死了!」

夸克也喘著氣:「沒辦法啊,那個東西即使告訴了你還是要在叫你一次,現在你感覺這風是朝哪邊吹的?」

幻海妖姬站在原地轉了一圈,驚訝道:「風是往洞里吹的?意思是說剛才那裡沒風,不過這一瞬間,卻變成了風速最大的地方,我們不走就會被吹進洞里?不過不是說吸入例如風靈息就不會收到影響了嗎?逆風不是風?」

夸克點點頭:「不錯嘛,跟我久了,人也變聰明了不少。之前那叫順風吹,現在這叫逆風雷!兩者的不同再於前者像是吹起一樣,可快可慢;但是逆風就像是驚雷,和順風還是有差別的,永遠只有快,沒有慢,同時雷還有雷罰,所以不遠離逆風口,就會被懲罰。」

「但是其實吹進去也沒多大事,因為過不了多久風又會吹出來,運氣好的話就回來了唄,而且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風向變幻,才產生了雪龍捲,現在我們可以靠近一點看一看有沒有雪龍捲,沒有的話,就只有等待了,不過我們體內的風靈息只能持續幾天,下一次,又要另外補!」

隨即三人又朝著風源地走了過去,不過在很遠就能看見風源地的地方停了下來,承受著來自背後的逆風,不過卻是沒有雪龍捲。

隨後夸克在朝向風源地的一個山坡上挖了個雪屋,二女住進其中,而夸克則在外面一邊修鍊,一邊緊盯著風源地的方向,期盼著雪龍捲能夠出現。

現在夸克的修鍊物品幾乎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巨島獲得的那一紅一籃的菱形寶石,將其握在手中,夸克體內的分子就開始朝著原核之中壓縮起來。

原本夸克的修為就已經突破了氣子境四重,經過這麼久,現在更是極限接近了氣子境五重,已開始修鍊,夸克瞬間就達到了五成的壓縮,不過還沒有完,在紅藍寶石地幫助下,夸克還在計息接近著第六重!

如果說第五重到第六重為一,那麼每秒鐘夸克壓縮的量就將近是一千分之一,所以才過不到二十分鐘,夸克又突破了一重,但是人就沒有結束,這個速度雖然隨著突破有所減緩,但是卻依舊有著萬分之一的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