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睡覺呀,你們不是早就要趕我走了嗎?”

葉三平甩開任菲菲的手,根本就不看任何人一眼。

“葉三平,你等等!”

方雅男快步走過來,伸開雙手擋住了葉三平的去路,眼神熱切的望着他:“這一切,是你做的吧?”

“方總,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只不過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保鏢而已,怎麼可能有那種讓人一夕之間痛改前非的高超本事兒呢?”

葉三平冷笑一聲,一把推開方雅男的胳膊,快步朝門口走去!

“葉三平!”

方雅男叫着正準備追上去的時候,葉三平卻停下了腳步。

不是因爲方雅男的叫聲,才致使葉三平停下了腳步,而是門口處正站着三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шωш▲ttkan▲C ○

三個人中,一個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另外兩個是年輕人,其中一個腮幫子上還貼着創可貼。

那倆年輕人看到葉三平後,身子馬上就是一哆嗦:“大、大俠,我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去派出所投案自首了——這、這位是我們報社的杜社長。我們今兒來,就是專程向方總賠禮道歉的!”

中年男人狠狠瞪了那倆人一眼,再看向葉三平時,卻又是點頭哈腰了:“請問這位先生,哪位是方雅男方總?”

“我就是方雅男,你們是誰?”

神仙會長

昨晚方總和人英勇奮戰時,被人拍了照,但兵荒馬亂中,她根本沒看到拍照者的樣子,所以不認識喊葉三平大俠的倆人是誰。

“哦,方總,我叫杜國才,是《天都華商報》的社長。很抱歉,是我御下不嚴,纔給您和四方集團的名聲造成了損失。在此我代表《天都華商報》的全體同仁,真誠的對您說聲對不起!”

胖男人走進包廂,先給方雅男深深鞠躬致歉後,才雙手遞上了一張銀行卡:“這是三十萬,小小意思還請笑納,算是《天都華商報》補償您的損失……”

搞清楚來者是誰後,方雅男的俏臉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冷笑道:“杜社長,你覺得我和四方集團的名譽,就值三十萬?”

杜國才連連搖頭:“不夠,這三十萬遠遠不夠!除此之外,我們《天都華商報》將會開闢出一個專欄,專門爲此事向您和四方集團道歉,明天一早,您就能看到了。”

“呵呵,杜社長,想必事情是你身旁的兩個廢物手下搞的鬼吧?”

任菲菲狠狠的瞪了一眼金鐘兩人,冷聲說道。

杜國才趕緊說:“是,就是他們!這位女士,報社已經對他們做出了最嚴厲的處罰,而且他們也自覺去派出所投案了。雖說他們的行爲很惡劣,但看在他們還年輕的份上,還請再給他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任菲菲擡手奪過杜國才手中的銀行卡,放在手裏把玩着,柔眼掃視了一下葉三平,語氣輕佻的說道:“好,想讓我們放過他們也行,除了登報給我們道歉之外,再拿七十萬來賠償我們的損失,少一分都不行!”

杜國才苦笑,但早就預料到方雅男等人不會就此罷休了,所以也沒啥驚奇的:“行,那等明天一早,我就會派人再送七十萬過來。方總,打攪了,再見!”

這個杜國才辦事倒也乾脆利落,含笑點頭跟方雅男她們說了聲再見,便帶着金鐘二人離開了包廂。

剛纔小趙等人上門來賠禮道歉的時候,方雅男只是隱約的猜到可能和葉三平有關係,但是卻是不敢肯定。

但當杜國才帶人出現,尤其是金鐘一臉畏懼的喊葉三平大俠後,方雅男完全肯定了她的想法:這一切,都是葉三平做的!他在外面一整天並沒有吃喝玩樂,而是想方設法爲洗清她的冤屈而奔走!

說心裏話,小趙等人雖然可恨,但他們來不來,方雅男並不是很在意。

可《天都華商報》社長的出現,尤其是說要在明天的報紙上刊登道歉啓事,以及現在網絡上新發的那些帖子,纔是被方雅男最看重的,事關企業和她個人的清白。

滿天的陰霾突然散去,方雅男感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輕鬆和幸福,其間卻夾雜着一些愧疚:就在剛纔,她還攆着人家葉三平滾蛋,還曾經爲他辱罵龍越,而撒潑。

就在方雅男盯着葉三平發呆時,人家已經走出了房門,任菲菲連忙喊道:“葉三平,你給我站住!”

“等、等等!”


方雅男小跑着追到他前面,轉手展開雙臂,滿臉的誠摯:“葉三平,對不起,是我錯怪了你。”

葉三平一臉的平靜淡定,淡淡的說道:“呵呵,您是老闆,我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員工而已,用不着這樣低三下四的跟我道歉。再說了老闆罵員工滾蛋,那也是天經地義,沒什麼錯不錯怪的!”

方雅男俏臉一紅,微微垂下眼簾:“可、可你剛纔也打我了!”

這時候任菲菲也追了上來,拉住葉三平的手,說道:“三哥,你就別走了……”

葉三平扭頭冷冷橫了她一眼,任菲菲馬上就耷拉下腦袋,不敢說話了。

“三哥,連方總都親自跟你道歉了,你就別走了吧!”

這時候,小敏也追了上來,俏臉上盡是滿滿的笑容!

其實葉三平說要走,只是裝腔作勢而已,在還沒有完全處理好這件事之前,他是不會走的。

方雅男等人的‘苦苦挽留’,也給了他留下的藉口,勉爲其難的沉吟片刻,才轉身:“好吧,這可是你們求我留下的!”

“是,是我們求你留下,求你留下和我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任菲菲很開心,笑面如花!

葉三平看了一眼笑容滿面的任菲菲,心中不禁一陣噓唏:還以爲這妮子挺溫柔賢淑的,沒曾想她竟然爲了她表姐方雅男要跟小爺我拼命,看來這表姐妹兩的感情非同一般啊!

正當葉三平轉身欲回包廂的時候,電梯的門開了,從裏面急匆匆的走出一箇中年男人來。

“林局長!”

來的這個人,正是昨晚算計方雅男的主謀之一,建設局的局長——林長林!

“喲,這不是市建設局的林大局長麼?可真巧啊,咱們又見面了!”

任菲菲見林長林出現,就立馬岔開了話題!

“方總,任總,大家都在呢!”

林長林分別和方雅男和任菲菲點頭問好之後,眼神畏縮的看了一眼葉三平之後,才說道:“方總,咱能不能進包廂說話?”

方雅男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林局長,咱們有話還是在外面說清楚的好,我怕到時候又有記者突然闖進來!”

林長林苦笑:“不會了,不會了,這次絕對不會了!”

任菲菲雙手抱胸,冷笑道:“不會?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可猜不透你們這些大領導心裏的想法。”

林長林再也沒說什麼了,只是雙手拱拳,不停的彎腰鞠躬。

一市的建設局的大局長竟然給幾個年輕人不停的作揖鞠躬,這任誰看了也會驚詫不已的。

但是林長林眼下實在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他兒子林楓還有一大把的把柄在人家手裏死死的攥着。萬一要是惹得對方不高興,把那些照片和視頻往網上一放,那他兒子這輩子的前途可就玩完了。

而他今晚來此的真正目的就是爲了他兒子的那些照片和視頻來的。

在來這裏之前,他已經從他兒子林楓的口中得知,那個拿照片威脅他的人就是四方集團方雅男的貼身司機兼保鏢。

入世人治 ! 實際上,方雅男並不是真的不想讓林長林進門,只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經過之前小趙和杜社長他們上門道歉的事情之後,當林長林出現的時候,方雅男已經猜到了他來此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了!

於是她冷哼一聲,轉身朝包廂內走去,還偷偷的給任菲菲和小敏二人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不讓葉三平那小子離開。

任菲菲和小敏對視了一眼,二女都不約而同的心領神會,於是走上前,左右開弓,幾乎是同一時間伸出手來,摟住了葉三平的兩條胳膊。

“你們兩個幹什麼,幹嘛抓着我的手不放,我又不是你們的犯人?”葉三平淡淡的說道。

“三哥,你當然不是我們的犯人了,但是眼下我和任總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你走的!”小敏眨巴着那雙可愛的美眸,露着甜甜的微笑對葉三平說道。

“你們這是在對我使用美人計嗎?”葉三平嘴角勾起一抹桀驁的弧度,笑道。

“噗呲!”

二女並沒有回答葉三平的問題,而是笑着全力拉着葉三平回到了包廂內。

回到了包廂,葉三平脫離二女的手心之後,就又重新坐回到了角落的沙發上,而方雅男則是坐到了圓桌的主位上,對着小敏說道:“小敏,你去通知一下酒店的經理,讓他們重新上一桌一模一樣的酒席,咱們得好好的款待一下林局長!”

小敏還沒來得及答應,林長林便搶了先,苦笑着連連擺手,道:“不必麻煩了,方總,我來這兒不是爲了吃飯的!”

方雅男嘴角微微上揚:“噢,是嗎?那林局長大駕來此,不知道有何指教呢?”

“指教不敢當。我今天來是爲了貴公司之前向市開發司和市建設局申請拆遷批文一事兒而來的!”

林長林笑着對方雅男說道,目光還不時的停留在他面前的靠椅上,意思是在問方雅男:他可不可以坐下來說!

在這之前,方雅男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拆遷的批文竟然會自己主動送上門來。

儘管方雅男心中頗有些小激動,但是俏臉上卻依舊雲淡風輕,甚至還夾帶着一絲得意的笑容:“既然林局長您是客人,那就請坐下說吧,免得別人說我待客不周!”

“方總真是說笑了!”林長林拉出椅子坐了下來:“方總您端莊大方,處事得體,怎麼會待客不周呢?”

看着一個比自己年紀大上許多,而且還是個當官的,對着自己又是點頭又是哈腰的拍着馬屁,方雅男總覺的有些怪怪的。

這事兒不應該是她做的嗎,怎麼現在卻是反過來了呢?

不過眼下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可以順利的從開發司和建設局拿到那拆遷的批文了。

在林長林沒到之前,小趙和杜社長他們上門來道過謙,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畢竟洗清了她和四方集團的冤屈,同時也能保住了城北那塊地皮不被項陽給強取豪奪走。

但是事情一碼歸一碼,她個人和公司的冤屈是被洗清了,但是這並不代表項陽就能放過她,也並不能保證他事後不借機報復她和四方集團。

只要開發司和建設局遲遲不給下拆遷批文,公司的損失照樣會很慘重!

甚至,在前幾分時,方雅男還在想,要做好應付一切困難的準備。

其中最大的困難,就是多久才能拿到拆遷批文?只要一天拿不到拆遷批文,就找不到合作的對象,那麼整個公司的損失甚至有可能比被項陽給強取豪奪走了還要來的慘重!

但是在這一刻,林長林卻說出了這番話,方雅男要是不歡喜傻了纔怪呢!

“方總,我今天來,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代表開發司的項司長跟您說一聲:明天上午九點鐘,他會在開發司的司長辦公室等您,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給貴公司批下城北那塊地皮周邊所有民房的拆遷批文!”

方雅男幾乎是瞪圓着美眸驚愣在原處,遲遲沒有開口說話,因爲她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給震傻了。

原本估摸着以那項清明和京城來的那個項陽的關係,事後一定會拿那至關重要的拆遷批文百般的刁難爲難於她和她的四方集團。可是沒有想到,項清明不但沒有爲難她,而且還親自爲她辦理審覈批文!這能說明什麼?只能說明拆遷批文下來已然是鐵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就在方雅男雙眸死死盯着林局長髮呆時,任菲菲輕輕推了她胳膊一下,低聲說:“表姐,我們明天去開發司嗎?”

“啊——去,爲什麼不去!”

方雅男這才醒悟了過來,滿臉的激動,主動走上前去伸手抓住林局長的手,用力搖晃着:“林局長,謝謝,謝謝你!”

“方總,不必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林長林訕笑着抽回手,扭頭看了眼角落中沙發上坐着的葉三平:“方總,我能不能和那位先生,單獨說幾句話?”

方雅男有些疑惑的扭頭看了眼葉三平:“您說的是他麼?”

“對,就是這位先生。不知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林長林一臉誠意的對着方雅男笑着問道。

“哦,他是我的司機兼保鏢,名叫葉三平!”

此刻的方雅男那是心情大好,也不再對林長林冷嘲熱諷的了。

“原來是方總您的貼身保鏢,難怪……”

第一紈褲︰暗帝,來戰! 行了,行了,林局長,我知道你找我要做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