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

龍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得不說這招來的漂亮,不管怎麼樣,都是要去幫助你奪回弱家的地位身份,才能夠有機會使用傳送陣離開域外空間,而且,還只是有機會而已!

「使者大人……這……」哈特皺著眉頭,臉上已經寫出了不悅之意,要不是龍奕在一旁坐著,指不定已經動手懲治弱家老祖了。

「呵呵,怎麼樣?要不要合作一下?我保證,只要我們能夠奪回弱家的地位身份,定然能夠幫助你們找到絕天宮,到時候,依靠我們弱家的勢力關係,倒是真可以使用一下傳送陣呢。」弱家老祖淡淡說道。

弱家,在域外深處雖然談不上是絕頂的勢力,但礙於族中的都是女性,與其他大大小小的勢力都有過聯姻關係,其中錯綜複雜,要想插手進去,必然會面對無數的對頭。

「這件事情我們考慮考慮再說吧,暫時先等著吧。」龍奕淡淡的搖搖頭,和哈特一同走出了房間,與其被動的去招惹上那些強大的勢力,還不如主動的去尋找一些關於絕天宮的消息。

不到萬不得已,龍奕並不想與深處的無數勢力為敵,那樣是很不明智的選擇,更何況,獸神一族絕對不能因為一個弱家就要去面臨覆滅危機。

要是能夠用的恰當,獸神一族絕對能夠成為自己最強大的勢力,有的時候一個人解決不了的事,必然是需要勢力的支撐的。

「爺爺,真的就這麼放了他們離開嗎?我們的族人還在他的神棺當中呢。!」弱水皺著眉說道。

老者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沒辦法,哈特的境界修為已經高過我了,現在的我,雖然能夠在弱家有一席之地,但如果哈特能夠出手幫忙的話,至少也能夠排行在家族的前十之列。」

「但是爺爺你也知道,縱然我們有哈特的幫忙,我們自身實力也能夠入的了弱家的眼,但是和弱家有聯姻關係的勢力不知凡幾,其中連半步霸者之境的勢力都不在少數,我們能夠成功嗎?」弱水擔憂道。

「不能成功也要去做!那些勢力多半不會插手的,我們要的是奪取回來在弱家的地位和身份,並不是要和弱家為敵,在弱家的內部事情,外界勢力不會明目張胆的插手的,更何況,他們也懶得管!」老者笑道。

「我們在意的,只有那些小輩而已!老一輩的強者不會隨意的插手弱家內部的爭鬥,但是那些小輩的強者,呵呵,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老者眯著眼睛冷笑道。

弱水輕輕的點頭,摸了摸秀髮,冷笑道:「爺爺放心吧,為了能夠奪取回弱家的地位和身份,那些小輩就交給我了!」

「如此甚好!」老者點頭笑道。

與此同時,龍奕和哈特直接來到了一家拍賣行當中,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家拍賣行名叫做弱水拍賣行!

「使者大人,這裡是曼迪城的外城,就算這家拍賣行真的是弱家開的,我們進去也無濟於事啊?在外城的勢力關係人員,在城鎮中心的那些強者看來,根本不算什麼的。」哈特疑惑的說道。

龍奕聞言笑了笑,指了指牌匾上的弱水二字,笑道:「如果我和他們說,弱水就在曼迪城中,你說弱家的強者會來多少?」

嘶嘶!

哈特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使者大人這招的確高明,但是弱水和他的爺爺可就……」

必死無疑!

弱家的總部的那些強者,如果知道了弱水和他的爺爺還活著,必然會馬上趕來外城,到時候,就算是誰都別想回天了。

「不不不,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也許,讓弱水和那些弱家的強者碰面,並不是一件壞事。」龍奕玩味的笑道。


哈特愣了愣,疑惑道:「使者大人的意思是?」

當年弱水明明就是被追殺逃到域外空間的外圍的,現在回來如果被發現,下場除了死還能有什麼嗎?

「弱家掌控著三千弱水,而弱水的名字卻和弱家的招牌一模一樣,你覺得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嗎?弱家那麼多的天之嬌女,為何偏偏她弱水要淪落到被驅逐追殺的下場?」龍奕笑道。

此言一出,哈特當即驚醒過來,仔細的想想也的確是這麼回事,弱家既然依靠女人聯姻來獲取和其他勢力的關係,那麼族中的天之驕女定然多不勝數。

「使者大人的意思是弱家起初的目的並不是想殺了弱水?」哈特問道。

龍奕想了想,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道:「有人想殺了她是肯定的,而且我敢肯定,在弱家會有很多人想殺了弱水,不過同樣的,殺她也是存在著原因的,應該也會有保護她的存在!」

「我想起來了,弱水不是說她爺爺拼著自曝聖兵才能逃出來的嗎?如果沒有強者幫忙的話,他恐怕連自曝的機會都沒有!」哈特贊同的點著頭道。

的確如此!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放出消息,至於弱家來的人是殺他們的還是救他們的,就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了的,至少,我想應該雙方都會來的!」龍奕淡淡笑道。

哈特疑惑道:「使者大人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冒險了?如果真的弱家有強者要救下弱水他們,她們有了強者保護后,我們是不是就……」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既然我們不想為弱水和她爺爺拚命,那麼只能出此下策!」龍奕淡淡道。

「使者大人英明!」哈特讚歎道。

龍奕聞言搖了搖頭,能不能成功還要看這次的算計能不能行了,畢竟現在可是數千年過去了,弱家能不能記得弱水和她爺爺都很難確定。

就算記得,會不會相信呢?

「二位,今天不是拍賣的日子,請三天後再來吧。」

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阻攔在了門口。

龍奕愣了愣,指著那大開的門,好奇問道:「可門是開著的呀,更何況,我剛剛看見了很多人都進入到裡面了,難道他們都是你們弱家的人嗎?」

「抱歉,今天我們要進行的是私下的拍賣會,閑雜人等不得入內,請回吧!」男子淡淡說道。

轟隆隆!

哈特眼神一狠,直接展開威壓,將那男子震的跌坐在地上,冷冷道:「怎麼?認為我家公子沒有錢嗎?滾開!!」

「聖……聖人?」男子驚恐的爬起身來,態度立馬大轉變,連忙伸手示意道:「請請請,是小的有眼無珠,還望聖人不要怪罪。」

實力,到哪裡都是尊嚴的保障!

龍奕點了點頭,和哈特一同邁入了拍賣行內,心下也暗暗的好奇起來,弱家經營的拍賣行,到底會拍賣什麼東西?

「我的天啊,居然會有聖人前來,這……難道是內城的強者嗎?太恐怖了!一定要儘快稟報給管事大人!」男子驚懼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連忙的跑進了拍賣行的二樓。 「您好,請問您需要換取晶石嗎?」

走到了裡面,一位漂亮的女武者迎了上來。

晶石?

龍奕愣了愣,好奇問道:「什麼晶石?」

「這位客人,如果您沒有晶石的話,還請你馬上離開吧!」女武者皺了皺眉頭,極為不悅的冷哼道,以為龍奕和哈特完全是藉機混進來的。

在域外空間,使用的貨幣就是晶石,連晶石都不知道,還敢進入拍賣行現場。

「哦,沒有晶石不是可以換取的嗎?說吧,要用什麼換取?大爺我有的是錢!」龍奕撇了撇嘴,望了望四周那些坐著的武者,不由得擺出了一副闊綽的樣子。

哈特從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連忙傳音道:「使者大人,晶石我們換不起的,一塊晶石需要一百萬金幣呢!」

嘶嘶!

一百萬金幣?一塊晶石?

龍奕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沒等那女武者開口,直接擺手說道:「你下去吧,晶石這些東西,我們有的是!對吧?」

哈特愣了愣,當即反應了過來,連忙釋放出了自身的氣息,震的全場的武者皆是傻眼呆愣住了。

「聖人?天吶!居然是一位聖人!這怎麼可能?聖人怎麼會來到這裡的?」眾人紛紛驚呼了起來。

那位女武者連連恭敬的點頭,說道:「請請請,如果聖者大人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可以叫我,我叫曼麗。」

對於女武者拋出的媚眼,哈特卻是視而不見,淡淡的點點頭,轉而恭敬的說道:「公子,我們入座吧。」

龍奕點點頭,極為滿意的擺出了一副二世祖的架勢,讓那位女武者當即反應過來,原來主人居然是這位年輕人!不由得暗暗有些懊惱起來。

「曼麗對吧?你過來吧,本少需要向你打聽一些事情。」龍奕擺了擺手,坐在座位上笑道。

「是公子!」曼麗當即驚喜的連連點頭,那俏臉上滿是羞澀,走過來直接坐在了龍奕的腿上,一雙柔軟的玉手更是直接塞入到了龍奕的衣衫裡面。

而曼麗這樣的動作,卻並沒有引起在場任何武者的鄙夷,反倒是一個個都是懊惱沒有帶自家女眷前來,要是能夠和這位擁有聖人護衛的公子扯上關係,那自家的勢力絕對會在曼迪城外圍當屬第一!

「呵呵,不知道這次拍賣的東西都有些什麼呀?」龍奕微微笑了笑,抓住了她亂動一路向下的手掌,反而將她的手抽了出來,握在手心裡故作享受的撫摸著。

曼麗眨了眨眼睛,笑道:「這次拍賣的一共有三樣至寶,哦對了,其中有一樣至寶還是一件半步聖兵哦,不過我想大人您應該不缺這個吧。」

半步聖兵?

「的確是不缺,不過我很好奇,在這外圍城鎮里,並沒有聖人境界的強者嗎?」龍奕好奇問道,手掌不由得滑落到了她的胸前,將那兩團握在手裡揉著,心下暗暗舒爽不已。

「沒有的……最強的……只有……超凡境界巔峰。」曼麗的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紅唇一張一開的,就要吻向龍奕的嘴巴。

啊!

然而在龍奕突然一捏之下,曼麗的前傾動作嘎然停止,宛如發泄了一般的軟倒在了龍奕的懷裡。

「公子,我們去二樓包廂吧?以您的身份,一定能夠進去的。」曼麗眼眶滿是春水的說道。

這就挺不住了嗎?

龍奕暗暗有些無語,不過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在她的帶領下來到了二樓,見到了之前阻攔自己的那位拍賣行的武者。

「管事大人,就是他。」武者恭敬的說道。

管事大人愣了愣,看向了龍奕,目光又落在了在他身後的哈特身上,瞳孔不由得猛然一縮,轉而換上了一副笑臉迎了上去,恭敬道:「公子,不知道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他的眼力可是比曼麗強多了,第一眼就看出了兩人的主僕關係。

「管事大人,這位公子需要一個包廂……」曼麗眨了眨眼睛說道,俏臉上還帶著羞紅之色。

管事大人見狀當即反應過來,不由得對曼麗投過去了一個讚賞的眼神,連忙親自帶著龍奕來到了一個包廂門前。

推開門,極為恭敬的說道:「公子請,快請,如果有什麼吩咐儘管開口!小的一定給您辦的。」

吩咐?

龍奕剛剛走進包廂,頓了頓腳步說道:「哈特,你跟隨這位管事去取一些晶石過來吧,等下我會付出相應的金幣的,哎,早知道讓爺爺給我留些聖晶了。」

聖晶?

管事大人和曼麗聞言皆是瞪大了眼睛,旋即二話不說直接帶著哈特去拿晶石了,他們不相信一位聖者會幹出騙人的事情。

「曼麗,你留下來陪我吧。」龍奕淡淡的招了招手,直接將她給摟在了懷裡,隨著包廂的門輕輕關上,外面的眾多強者早已炸開了鍋。

「天吶!居然是一位聖人!而且他的爺爺還有著聖晶!」

「肯定是內城過來的強者,我知道了,前幾天有很多強者都從內城離開了曼迪城,聽說是去往了域外空間的外圍,沒準這位公子就是那些強者當中的後代!」

「太恐怖了!一定不能夠招惹他,不然等他的爺爺回來,我們外城的勢力恐怕都要被他爺爺給滅了!」

「哼,何須他的爺爺回來?就那位哈特就已經是聖人了!他要出手的話,在外城,有誰能夠抵擋的住?就算是城主親自出手,都討不到好處的!」

隨著外面的驚呼議論聲不絕於耳,在包廂里,卻又是一番景色。

龍奕環抱著曼麗,此刻她的衣裙都已經脫的乾乾淨淨了,正半跪在龍奕的身前,頭部一抬一下的吸允著,不得不說此女的技術實在是太好了。

「大人,我們……」曼麗抬起了頭,滿眼春水的看著蘇倫,就要坐在龍奕的身上,卻是被龍奕阻止了下去。

龍奕淡淡道:「曼麗,本公子最近在修鍊一門功法,還不能和女人行那房事。」

「哦!那奴婢就……」隨著曼麗恍然的點點頭,她再次跪在了地上低下頭,張口含了下去。

龍奕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氣,在哈特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穿戴整齊,只是曼麗的樣子明顯的是欲求不滿,那渴望的樣子,讓哈特看的都是臉皮一抽一抽的。

「哈特,你去幫幫她吧。」龍奕擺了擺手笑道,對於這種女人,根本不會太放在心上,迎合著她,不過也是為了打探一些消息而已。

哈特聞言猶豫了下,最後還是咬牙彷彿做了什麼天大的決定一般,直接上前將曼麗樓了過去,就在包廂里毫不顧忌的開始了提槍上陣。

「啊!大人!聖者大人!輕點……啊!」

龍奕從一旁看的眼皮子直跳,不得不說哈特簡直是太狠了,完全是要將曼麗給活活的作弄死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