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音。

暗勁發出,花影來不及呼痛,直接暈了過去,被李一然扶住,然後讓其平躺在地。

接着李一然再揚手,

砰的一聲,

房門大門被巨力轟開,木屑紛飛。

很快,外面傳來女子的尖叫聲。

隨後,李一然故意的大吼幾句,直接撞開奔跑上來的妓院護衛,揚長而去。

心裏想着:

又吃了頓霸王餐,爽!

… … 第二天,早上,煉器聯盟,忘憂城,某客棧房間。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說道:“二胖,你對我可實在是好的過分啊,我都不好意思了,嗯,這油條不錯,過會兒再幫我買點……”

“不用過會兒,李哥,現在我就讓人去買。”

“哈哈,算了,我說笑的,本來不準備驚動你的,沒想到你小子消息倒挺靈通的,一大早端吃的來堵我的門,可以啊你。”


“嘿嘿,還好吧,忘憂城也算我熟悉的地方,當然,還是李哥你這種大人物,一來肯定霞光萬丈……”

“打住,二胖你什麼時候這麼肉麻,肯定有事,嗯,我那徒弟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

尤二良先是點了點頭,接着又搖頭,語無倫次道:“沒,沒有,哪有,很不,呃很好很好,真的,沒沒事。”

“哈哈,那肯定有事了,沒事直接說,嵐丫頭是比較瘋的,是不是讓你請客,花了很多錢?”

“……,哎,也不瞞李哥了,其實花錢倒是小事,主要是李哥的徒弟她們幾個和包子玩一起了!”

“包子?哦!油蔥包,咳咳,尤聰,寶,那個小男孩,你爺爺!”

“對,輩份上叫爺爺的,哎,本來包子就很那啥了,再加上,哎,最近在城裏可是弄得雞飛狗跳的……”

“雞飛狗跳? 我的霸道腹黑總裁,請走開 ,有那麼誇張嗎?”

尤二良肯定的點頭道:“李哥,我這可不是形容詞,是真的雞飛狗跳,包子有一次看到街上的野狗很可憐,說了幾句,嵐妹妹就大包大攬,讓跟隨的下人把街上的野狗都買了,她們小孩玩鬧,又不太在乎錢財,弄得附近的好事人,把自家的狗啊雞啊鴨啊都高價賣了,哎,現在我家,真的成小動物的天下,雞飛狗跳鴨叫的。”

“哈哈,哈哈,還真的是小孩子啊,怪不得我聞你身上一股雞屎味,都不好意思問你的。”

“啊,真的?”尤二良連忙聞了聞衣袖,“我昨天都沒回家的,真的有味道?”

“沒,沒,哈哈,開玩笑的,嗯咳咳,你家老頭子不是在家嘛,你不好說,讓他說啊,小孩子吼兩句沒事的。”

“別提了!我家老頭子比我更在意輩份的,包子比他大一輩,他都不敢也不想管的,早就搬出去住了,狡猾的很!”

“暫避鋒芒,哈哈,果然是人老精馬老滑,這樣吧,吃完我陪你回家一趟,小孩子不聽話就要打,還反天了不成。”

“呃,李哥,你可要注意點分寸,包子可是他家的寶貝,還有上次我們把他的泥猴給弄壞了,他還記仇,我去!我明白了,包子是故意整我的,把動物放我家,我說他怎麼老壞笑,真的是,虧我每天給他買那麼多好吃的包子!”

“好了,別抱怨了,他們終究還是小孩子,不用太在意,嗯,周庸他們從始祖山脈出來沒,有沒有他們的消息?”

“有,聽我家老頭子說,他們回去了,傷亡了幾個,不過周庸和他父親沒事。”

“嗯,那你知不知道周老頭對他的孫子,始祖山脈一行有什麼看法?”

尤二良聳肩道:“李哥,你這可就難爲我了,周老我都見不上面,有事也只和我家老頭子說,而我家老頭子嘴又嚴,李哥,你怎麼不自己問?”

“懶得問,周老頭嘴太碎,我去問,他肯定嘮叨沒完,怪我不幫他孫子之類的,麻煩,先不提他,二胖,老邱是不是找你幫忙了?”

“沒有啊,”尤二良不自覺的低下頭,喝了口茶,說道,“沒有,我都沒怎麼見他的。”

“好了,別瞞我了,昨晚我都問老邱,放心,你是幫忙,我又不會怪你。”

“咳咳,嘿嘿,不好意思了李哥,是他讓我先不和你說的,沒事吧,我聽說鬧得還挺大。”

“哦?”李一然放下了筷子,說道,“說說,你知道的。”

“我也只是聽說,聽他們說,就販賣人口這塊生意,最近鬧得很厲害,相關的組織門派之類的,死了不少人,好像是搶生意,相關的生意都沒人敢做了現在,價格也是翻了幾倍。”

“什麼價格?”

“僕人的價格,就昨天,哎,還是包子他們,去逛街,跑到那市場,嗯,還算好的,只是買賣僕人丫鬟之類的,包子他們又起了同情心,全買了,我才知道價格,比平常的高了十幾倍。”

“十幾倍?!我去!就算平時一個一百兩,漲到一千兩,那市場,幾百上千人,上百萬兩,二胖!你就算再有錢,也不能任由她們小孩這麼胡鬧吧,再有愛心也不能這樣,買回來養更花錢的!”

“李哥,別激動別激動,哈哈,說起來我還要感謝邱哥的。”

“呃,你這什麼意思,糊塗了你?”

“不是,是虧了邱哥把買賣人口生意攪黃了,哈哈,包子他們去的時候,那市場只有十幾個的,其中幾個,好像說是嵐妹妹嫌棄長得太醜沒買,所以到最後,只買了十個人回去。”

“艹!你這傢伙,故意耍我了是吧,說全買了,我還以爲很多人呢,嗯,那市場平常有多少?”

“不太清楚,不過那裏地方挺大,平常上千應該有。”

“嗯,這樣看來,影響倒是挺大的,都不做生意的,估計是想等風波平息後再說,老邱倒算的挺準。”

“……,李哥,你是準備有大動作了嗎?有沒有賺錢的介紹兄弟我?”

“你不是不碰這門生意嘛。”

“這可不一樣,李哥明顯是和他們搗亂的,我也是可以幫忙的,李哥?”

“現在還早的很,以後有機會帶上你,嗯,吃飽了,走,去你家!”

… …

下了樓,跟隨尤二良的隨從已經幫李一然把住宿的錢給付了,李一然知道後,連拍尤二良寬厚的肩膀,誇他懂事客氣之類。

出了大門,剛準備坐馬車,這時尤二良的其中一位隨從上前,在尤二良耳邊小聲說着什麼。

“怎麼了,二胖?”

“呃,”尤二良揮手讓隨從退到一邊,接着對李一然笑道,“李哥,還真湊巧了,他說,包子和嵐妹妹正在附近街閒逛,我們?”

“哦,那巧了,遠不遠?”

“不遠,直走,在前面路口轉彎,再右轉,再第二個……”

“邊走邊說,馬車讓他們跟着,剛吃飽,走路舒服點,……,她們幾個都出來了?”

“沒,就包子和嵐妹妹他們兩個。”

“是嘛,其他人,嗯,對了,我另一個徒弟小小和其他幾個可不是人來瘋的性子,在這呆的住,每天都吃喝玩?”

“包子和嵐妹妹是,其他幾個,還是比較有上進心的,嗯,我收藏了不少各類修行祕籍,他們都比較感興趣,都窩在書房不肯出來的。”

李一然停住了腳步,看向尤二良,笑道:“你說的我怎麼就不信呢,要說二胖你,收藏美女畫冊我肯定相信,修行祕籍,你又不學,會收藏那些?老實交代!”

“呃,好吧,還是瞞不過李哥你,”尤二良撓頭道,“那些不是我收藏的,都是臨時花錢買的,嘿嘿,我也不能一直看着他們,所以拿那些來穩住他們,效果還是不錯的,哎,就是包子和嵐妹妹比較麻煩點,又要好吃的又要好玩的。”

“哈哈,倒是辛苦你了,嗯,接着走,……,對了,我讓人備的厚禮你收到沒有?呃,怎麼成苦瓜臉了,沒收到?”

“是隻看到,就被我家老頭子給搶走了,李哥,要不,你再送份?”

“哈哈,可以,我讓人等你一個人在家再送。”

“那,嘿嘿,又讓李哥你破費了,……,會送什麼好東西,李哥,能不能提前透露下?”

“自己猜去!哈哈!”

… … “老闆,我要這個,”程嵐拿手一指油鍋架上瀝油的焦圈,甜甜的笑道,“一,二,三,我要這三個。”

一旁比程嵐矮一個頭的尤聰包嘟起小嘴道:“嵐姐姐,我不吃這個,我要吃包子。”

“哼,誰說給你的,三個都是我的,好啦,等會兒呀,等會兒姐姐就帶你去吃前面那家包子。”

“不要!前面那家包子餡太少,又不好吃,我要去吃昨天那家。”

“行行,都聽你的,嘻嘻,我的好了,老闆老闆,是我的是我的,我錢付了!”

正當等待多時的程嵐準備接過老闆遞來的焦圈時,忽然,從旁邊伸出一個大手,直接把焦圈搶了過去。

“誰?誰這麼,呀!!壞蛋師父!你怎麼來了?!哼!把我的東西給我!”

李一然舉高手,故意讓程嵐蹦跳來搶:“哈哈,夠不着夠不着,嘶,你掐我,嵐丫頭夠狠的你!”

“哼!誰讓你搶我東西的,這是我花錢買的,包子,走,不理他們!”搶回好吃的後,程嵐招手讓尤聰寶跟着自己,故意不理李一然和尤二良,大步往前走着。

李一然笑着跟在後面,故意打趣尤聰寶道:“哦,包子,你後面怎麼長了條尾巴?”

“切,我又不是小孩子,騙不了我!”尤聰寶頭也不回的說道。

沒辦法,李一然只好跑上前,攔住兩個小傢伙,笑道:“好啦,我請你們倆個小傢伙吃好吃的,行不?”

“哼,這可是壞蛋師父你自己說的,嘻嘻!” “我不是小孩子,不理你,二孃,你請我吃那家的包子。”

“哪家啊,哎,包子別拉我啊,”話未說完,尤二良就被着急忙慌的尤聰寶往前拉着。

李一然擺手讓尤二良隨意,接着一指旁邊茶樓,說道:“走吧,嵐丫頭,去那坐。”

“不去,我又不喝茶,壞蛋師父你是不是反悔了,剛說請客的。”

“請啊,茶樓也賣吃的……”

“不好吃,我喜歡吃路邊攤,那個,那個,還有那個,好香呀,走,哎呦,別拉我啊壞蛋師父!”

“先進去坐,你想吃什麼,過會兒讓茶樓夥計去買,多付錢就行,還省的跑來跑去。”

“這可是壞蛋師父你說的喲,嘻嘻,我要買好多好多好多好多……”

“好好,隨你都依你,走。”

… …

走進茶樓坐下,夥計茶剛倒好,程嵐就拉着他,指着外面攤位的美食,吩咐他這買一些那買一些,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大通,夥計都有些記不住了。

不過,在李一然銀兩攻勢下,茶樓老闆於是派了三個夥計專門出去幫程嵐買她喜歡的小吃。

很快,桌子被各色的小吃擺滿,程嵐一邊開心吃着,一邊準備吩咐夥計再去買她吃的味道不錯的小吃。

“好了,”李一然揮手讓夥計去招呼其他客人,情不自禁的捏了捏程嵐胖嘟嘟的小臉,笑道,“你看你,又胖了……”

“哼!不準說我胖! 霸道總裁溺寵天價妻 ,你再捏我,我,我咬你喲,…….,哇,這個真好吃,壞蛋師父,你要不要吃,給。”

“呃,你都咬一半了,給我吃?”

“哼,不吃算了,我都吃,壞蛋師父你不準搶。”

“不搶不搶,我剛吃肚子不餓的。嗯,你們幾個在這玩的開心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