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林之地,聚集了不少人,顯然都是被那一道吼聲所吸引,然而他們都圍在那,似乎看到了什麼震驚的事情。

林劍青來到了人羣外圍,一步步邁出,終於步入了人羣之中。一塊巨石之上,出現了裂痕,一根長矛插在巨石之上,似乎是因爲長矛的力量太大,才從裏面將巨石震出了裂痕。

而在長矛之上,一道少年身影釘在那,鮮血染紅了衣衫,早已沒有了氣息,他的眼睛卻依舊睜開着,那雙眼神中似乎還有着不甘和絕望,他還是那麼的年輕,他對未來充滿了嚮往,他也做好了面對危機的決心。但他沒有想到,這個世界真的會這麼的殘酷,生命,被無情的剝奪,甚至被誰殺死的都不知道,少年的破爛衣衫下角,依晰可以看見一王姓古字圖紋。

“咚。”林劍青的心臟彷彿被人狠狠的重擊了下,那絕望中死去的少年,難道是廢了司徒臨的王家少爺王子風?他顯然不是死在妖獸手中,那釘在他身上的長矛,足以說明一切。

“啊,少爺……”中年仰頭,充滿了悲憤的怒吼聲迴盪在這片荒野山林當中,任誰都能夠感受到那吼聲中的悲傷以及絕望。

林劍青看着中年卻沒有說話,片刻後開口道:“你們可是龍騰城王家之人?”

“你怎麼知道。”中年身軀震顫,問道。

林劍青沒有說話,邁着步子,緩緩的走到了少年身邊,伸出手,替他將眼睛閉上。隨即他將長矛拔了出來,默默的看着中年。

“你在這裏等我,殺他的人跑不掉。”林劍青顯得很平靜,看到他那冷漠的神色,中年連忙道:“我跟你一起。”

“不用,我去去就回。”林劍青平靜開口,朝着前方飛行而去,他的速度很快,一路前行。遠處,那裏有着一片非常密的樹林,極易伏擊,林劍青的目光遽然間銳利了起來,只見下方有一羣身影彷彿和叢林融爲一體,悄然的朝着密林中撤退。

林劍青俯衝而下,隨即旁邊就出現了幾道身影,看到他們之時,林劍青的眼中爆出一道可怕的寒光,賈家之人。

龍淵出鞘,狂暴的劍氣瘋狂的綻放,林劍青擡手斬了出去,劍魂瘋狂的咆哮着,同時劍指轟殺而出,好似要毀滅一切。

當初呵斥林劍青的賈家青年一聲冷笑,雙手同時往前印殺而出,可怕的鋒銳之氣爆發而出。兩人的攻擊碰撞在一起,賈雲鵬只感覺對方劍道力量源源不絕,浩瀚強大,將他的身體直接震飛,悶哼了一聲,嘴角有一抹鮮血溢出,眼眸冰冷,卻又妖異無比。

“人是你們殺的。”林劍青低聲問道,賈家之人點了點頭,看了身旁賈雲鵬一眼,他們發現此刻的賈雲鵬徹底的變了,妖俊而冷漠,黑髮飛揚。

“哈哈,是又怎麼樣,你應該去看看那些妄想逃跑的王家之人的下場,滿門屠滅。”賈雲鵬吐出一道聲音,冰冷的聲音迴盪在空中。

林劍青的眉頭微微皺了下,冷漠的眼眸出現了一絲波動,在他的目光中,別人甚至看不到半點的波瀾。只見他微微低頭,看着下空中的身影,彷彿在他眼中,根本就沒有將對方看在眼中,這樣的冷淡漠視態度,讓賈雲鵬身上釋放凌厲之氣,朝着上空的林劍青滾滾撲去。

“噗……”林劍青的身軀微動,口中竟噴出鮮血,他的道心亂了,當初是他讓王家撤離,本以爲會躲過一劫,萬沒想到,導致王家百餘人被屠殺,他還記得當初少女懇求上蒼開一線,願以己之魂爲祭,但上蒼無情,讓王家一朝覆滅。

業障纏身,林劍青的雙手竟有絲絲血氣瀰漫,那是他愧疚所產生的心魔,他想斬掉,但根本無法做到,林劍青體內,劍魂中的劍力沸騰了起來,他的血,開始在翻滾,那一道道血氣瘋狂的活躍着,林劍青的氣質,在蛻變,墨色的長髮飛揚了起來,他的雙眸變得如劍般堅韌,甚至還有一抹血色的光芒。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一起上吧。”林劍青的聲音依然平靜,然而落在賈家衆人的耳中,卻如同一記悶雷般,震得他們都睜大了眼睛。

他們,聽錯了嗎?賈家任何一人,都是天元三四重境的佼佼者,如今,林劍青,要他們,一起上?這賈家之人都感覺林劍青太狂妄了些,這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狂妄。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賈雲鵬眼神冷淡,林劍青,這是想要找死嗎?

司徒家屠滅王家。賈家,卻是殺了王家僅存的唯一血脈,林劍青不爲王家,不爲任何人,他不殺王家,如何斬掉業障,歸根到底,他是爲了自己。

“你的愚蠢,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賈家另一人諷刺一聲,隨即看向另外賈雲鵬,道:“既然他這麼想死,那麼,成全他吧。”賈家衆人,十尊雷霆神魂,同時爆發而出,耀目的閃電,璀璨的神魂力量,讓人感覺一陣目眩。

“殺。”賈雲鵬低沉的聲音響起,暴虐的殺意瘋狂的輾壓而下,賈家之人同時身形騰空,朝着上空壓迫而去,剎那間,一股無形的殺伐風暴,輾壓向林劍青,賈雲鵬的攻擊,若上古雷神之力,幾色電光璀璨無邊,穿透一切。

漫天的攻擊,狂暴無邊,賈家衆人如同沐浴雷光,輾壓一切對手,風暴似要交匯在一起,終點便是林劍青,林劍青在這股可怕的風暴下彷彿隨時可能會被撕裂成爲碎片,那股風暴,在怒吼。

“咚。”林劍青腳步踐踏在虛空之上,一股滔天的劍氣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剎那間,劍光扶搖而上,好似爲他披上了一層光環,他的墨色長髮筆直如劍般。只見林劍青擡頭,目光中爆發出駭人的血色光芒,竟讓空中的賈家之人感覺到一陣壓抑,但殺伐的力量不會停止,他們要林劍青死。

“殺。”一聲恐怖的怒嘯聲從林劍青的嘴中吐出,好似要破開這片天地,他的劍同時斬落出去,衆人只感覺這一刻的林劍青如同一尊劍王般,那把劍給人無堅不摧的力量之感。

劍刃落下爆發的剎那,天地間充斥無盡狂暴的巨大的劍光,而在同時,賈家之人的攻擊同時降臨,他們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可怕的風暴竟化作強烈的罡風吹打在衆人的臉上,只感覺火辣辣的,而他們交鋒的空間瘋狂的發出爆裂之音,林劍青單手成劍指,腳步再度踐踏虛空,他的無邊劍氣竟託着賈家之人,直衝天穹。

“死!”一聲瘋狂的怒吼,無盡的劍光從龍淵射出,同時劍指一顫,又是滔天青色劍氣,每一道劍氣都蘊藏恐怖的破道之力,滾滾的聲浪衝擊着賈家之人的耳膜,只見林劍青隻手擎天,那青色的劍氣彷彿化作可怕的神龍,轟向了賈雲鵬。

賈家其餘人的神色難看,他們都怒吼一聲,神魂沸騰了起來,雷霆暴走,各種可怕的神通再一次輾壓而出,轟向林劍青而去。

只見林劍青左手劍指而出,一道恐怖的血色劍光呼嘯着朝着其餘人斬了過去。賈家之人攻擊瘋狂的破開劍氣的阻擋,而另一端,林劍青的劍直指賈雲鵬。

“滾開。”賈雲鵬怒吼一聲,九幽冥火垂下,他雙手轟出的攻擊好似雷陣長河,但卻見林劍青持劍竟有可怕的血色劍芒撕裂一切,一切攻擊盡皆粉碎掉來,虛空震盪,賈雲鵬的身體往後退,然而那劍彷彿真的是跗骨之蛆,豁然間延伸而出,可怕的劍光一閃而過。

“不!”賈雲鵬面色劇變,他再看林劍青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一尊劍之君主,君臨大地。清脆的聲響傳出,賈雲鵬的腦袋直接滾落了下來,鮮血從斷裂的脖頸噴灑而出,血腥的一幕震撼人心,讓賈家其餘人都爲之失神。

這真的只是天元境二重之人能發出的攻擊嗎?此刻,有多少賈家人心在顫抖?他們若是放在賈雲鵬的位置,這一劍,同樣能要他們的命。

看到賈雲鵬的死,他們的內心中泛起一抹強烈的懼意,他們再看林劍青的目光,充滿了忌憚,神色難看到了極點。甚至在其他方向,很多人騰空站了起來,目光盯着虛空,顯然都被這一幕震撼到了。

林劍青看都未曾看賈雲鵬的屍首一眼,左手一擡,劍氣怒嘯,只見林劍青伸手一指,剎那間萬千利劍化作殺戮之光衝向賈家之人,剩下的賈家之人神色大變,瞬間變招。而在同一剎那,林劍青的右手手掌連續幾次顫動,龍淵竟開始分化,化爲七柄神劍,飛掠而出。強橫無比的飛劍硬生生的擊穿了雷之壁壘,幾道血色的光芒升起,隨即諸人看到賈家的人雙眸無神,身體朝着下空墜落而去。

林劍青再看向最後一人的時候,那人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了起來,雷之羽翼閃耀,他的身體豁然間轉身飛速離去,剛纔的交手他已經明白他不可能戰勝林劍青,生死時刻,誰還能顧忌顏面,命纔是最重要的。

只見林劍青雙手結印,龍淵合一,劍尖有圖紋古字出現,斬字決,在虛空中劃過,此刻賈家之人的眼眸有着強烈的求生之意,還有恐懼。只聽咻的一道聲響傳出,剎那間,賈家之人眼中化作了死灰色,身體朝着下空墜落而去。

“我願以己之魂,只求上蒼開一線,降下曙光。”少女脆生生的聲音迴盪着,林劍青深吸口氣,固守本心不動,緩緩的轉身,漫步離去。空中的龍淵,如劍矢般飛向林劍青,插入了劍鞘之中。

這件事很快響徹在雲州之地裴城,一人一劍斬天元的故事開始不脛而走。

“你們昨日看見沒有,那前輩真他孃的厲害,一劍落下,天元境的高手便生生的被斬殺,太厲害了。”只見一大漢正眉飛色舞的笑着和旁邊的女子道。

“不會吧,真有這麼厲害?”女子有些不信,旁邊的幾人也都湊上前來,道:“老劉,你是不是誇張了。”

“誇張?”老劉瞪着一雙眼睛道:“你們沒有親眼看到,不知道那前輩的厲害,我已經說的比較低調了,總之,他吐口氣,就能將我們這些人滅掉,那些人都是天元二三重境界,結果如何?一劍就被殺了。”

“老劉,給我們仔細說說戰鬥的經過吧,那前輩長什麼樣。”那女子美眸閃爍了下,有些好奇。

“額……四目,手臂如桶粗壯,雙腿如牛蹄,力大無窮。”老劉咧嘴笑道。

“劉叔吹牛。”旁邊一道稚嫩之聲傳來。老劉幾人目光轉過,隨即他們看到旁邊的小孩露出一抹不信神色。

“怎麼,小傢伙不信,劉叔可沒有吹牛。”老劉對着小孩解釋道。

…………

外界的傳聞越來越玄乎,但林劍青可沒有閒心去了解,他如今已邁入天元三重境,更需要好好鞏固修爲。

空曠的草地之上,有着一山坡,林劍青便站在上面,看着周圍的環境。

遠處,有身影出現,急速的朝着這邊靠近,短暫的瞬間便來到山坡上,降臨在林劍青的身前。

“前輩。”只見來人對着林劍青拱手喊道,武道世界,實力爲尊,來人倒也沒覺得自己稱呼彆扭。

“你還沒走?”林劍青露出一抹異色。他的話音落下來人再次抱拳,竟不知要說什麼好。

“走吧,有緣我們自會相見。”林劍青無奈的道,來人眼睛亮了起來,拱手一拜,隨即轉身離去。 雲州古地,凌穹大陸傳說覆滅之地,正史難尋,野史也無,浩瀚無盡。

裴城,雲州古地一城之地,由裴家統轄。茫茫無盡雲州大地,地域遼闊,城池無數,皆都由雲州君王屬下掌管着。

裴城,繁花似錦,許多強者在城池中漫步。裴秀玉今日心情非常不錯,年紀輕輕的她在前段時間終於突破了鍛體境九重,在穩固了一番境界之後,父親才同意她出來遊玩。此時,她正在裴城的一攤位前挑選首飾。

“小姐,這種東西,家裏有的是,你幹嘛還要到街上來買啊。”裴秀玉身邊有着數名侍女,皆都是煉體境界,境界誰不比她更強,但誰讓她出生不凡,地位高,旁邊的人都明白。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當然得買了。”裴秀玉一笑,眉宇間透着萬種風情,指着交易攤位前的一件漂亮簪子,道:“這個怎麼賣?”

“小姐既然喜歡,怎敢要價。”掌櫃立即過去取來,隨即雙手奉上,裴秀玉嘴角微微翹起,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又轉了一圈之後,終於心滿意足的走了出去,在外面,有一羣黑衣侍衛在那等着,還有一強大男子,乃是一天元境強者。

“走吧,去其它地方看看。”裴秀玉笑了笑,周圍路過之人都讓開道路,心中卻暗暗誹謗城主,竟然讓自己刁蠻的女兒出門,當然,他們是不敢說出來的,裴城城主他自己也明白,在他的地盤,自己這女兒無論怎麼鬧,都沒關係,這就是權勢。

“放肆,何人御空飛行……”此時,裴秀玉旁邊的男子發出一道爆喝,仰起頭顱,朝着上空望去,裴秀玉等人也望向上空,只見天穹之上,有道身影從天而降,劍眸掃蕩而來。

這人的身影漸漸清晰,使得不少人瞳孔微微收縮了下,露出驚色,那虛空上的人,竟是極爲俊秀,身上隱隱有一抹奇妙的氣息,甚至有超強劍意圍繞,超凡脫俗,讓人驚歎。這人,正是從裴城外圍而來的林劍青。

下方,裴秀玉見來人冷漠異常,不由得皺着眉頭,道:“讓他下來。”

“是。”身後一位侍衛點頭,他身形一閃,衝入虛空,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劍青,感覺心頭壓抑。

“閣下,我家小姐讓你下去一趟,有話相問。”這侍衛開口說道,林劍青皺了皺眉,思忖了片刻,他還是沒有如何,往下而去。

畢竟,初來乍到,先弄清楚大致情況,低調一些。


“小姐所問何事?”林劍青來到裴秀玉身前,冷冷問道。

“你是哪裏人,可知裴城除了我裴家,別人都不能御空飛行?”裴秀玉高傲的問道。

“閒雲野鶴之人,小姐所說之事我的確不知。”林劍青淡漠回道。

“這麼說,你不是裴城之人?”裴秀玉美眸一閃,林劍青點了點頭。

“我是裴家三小姐,裴秀玉,既然你不是本地人,可願追隨於我?”裴秀玉看着林劍青,眉宇間帶着淺笑,雖然眼前之人修爲很高,然而她是裴家子弟,再高,你也得盤着。

“小姐乃是城主之女。”裴秀玉身後一位侍女提醒道。

“沒興趣。”林劍青拒絕道,他生性不喜約束,孤僻冷傲,城主之女又如何,這裴家以後終究會走上不歸路,還是少打交道爲好。

裴秀玉一愣,隨即冷笑了下,道:“你的語氣,讓本小姐很不爽。”

“生來如此,你無需不爽。”林劍青直接從她身旁走過,裴秀玉臉上出現一抹冷冽笑容。

“殺了他。”裴秀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弧度,在這裴城,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敬酒不吃吃罰酒。

“小姐,此人修爲不低。”旁邊男子提醒道,裴秀玉皺着眉頭,道:“與你相比如何?如果沒你高,直接殺掉。”

“屬下盡力。”男子無奈,心中暗暗誹謗裴秀玉,看來被城主慣壞了。不過他還是帶了一行人離開,在這裴城,還真沒有人敢得罪裴家,哪怕對方修爲頗高。

…………


林劍青走在城中,這時,眉頭皺了皺,道:“如今業障纏身,殺心頗重,這些人竟想找死不成。”

片刻,後方一行強者唿嘯而來,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冷道:“小姐命我來,取你性命。”

林劍青轉身,身上有淡淡的冷意釋放,一股強大的劍威席捲而出,使得男子身形停在了虛空中。

“滾。”林劍青吐出一道冷漠之聲。

“你到底是何人?”那位男子質問道,哪怕感知到了這股劍威,竟然依舊沒有逃。

“再多說廢話,斬。”林劍青皺眉,語氣更冷了幾分,沒想到對方竟然要誅殺他,這未免太霸道了些。

“放肆,你一區區外來之人,竟敢這樣說話。”只見一道冷冽的聲音傳來,赫然正是裴秀玉率人趕來這邊,她冷冰冰的看着林劍青,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不少人前來,目光紛紛凝視林劍青,一股可怕的寒意從林劍青身上擴散而出,冰冷的眸子中透着殺念,這一幕使得諸人臉色都變了,這人瘋了嗎,竟在裴城中對裴家的人動了殺念,難道不知道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裴秀玉臉色也大變,顯然非常意外,她取出一枚信號彈,有璀璨的光芒在虛空盛放,開口道:“你想殺我?等下父親來了,定將你碎屍萬段。”

林劍青目光一閃,平靜的眸子中,有些許不屑,他也想看看最終淪落到修煉邪法的裴家家主以及城主,是何等人物。

見林劍青不說話,似乎在思索,裴秀玉便又道:“怎麼,怕了,剛纔不是要殺本小姐嗎?”

“小姐……”裴秀玉身旁的男子低語一聲:“此人是劍修,可能跟那幾人有什麼聯繫,還是小心點爲好。”

裴秀玉的這些護衛可不是愣頭青,什麼都不懂,劍修是大陸上最難修行,心智最堅韌之輩,裴秀玉言語一直羞辱,着實不妥。況且布衣之怒,染血五步,惹惱了他,完全可以無視她這城主之女。

但裴秀玉咽不下這口氣,若是僅僅拒絕了她便也罷了,這人竟然對她露出殺意,那麼,這件事絕不會善了,穩住對方,等到父親來了,一切就都能解決了。

林劍青一直看着,心境平和,但背上的龍淵竟發出錚鳴,儼然女子的話激怒了它,它本爲斬道之劍,何其傲氣,這女子竟妄想殺林劍青,它怎能忍?

“龍淵,何必跟他置氣。”林劍青輕聲道,神色依舊淡然,隨即龍淵歸於平靜。 “唉,此人得罪了裴家,恐怕命不保夕。”圍觀的人看到林劍青不逃,都深吸口氣,暗暗嘆息。

就在這時候,一道可怕的白色光芒從虛空綻放,竟化作了可怕的空間之門,籠罩下方之地。這空間之門開啓,從中步出一人影,乃是一尊擁有金色之眸的中年身影,眼睛銳利得可怕,凝視着林劍青。

“父親。”裴秀玉低着頭,喊了一聲,原來這出現的虛影,正是裴城城主裴元修。天玄境強者。

“何人,想殺我女兒?”這裴元修眼睛攝人心魄,彷彿能夠穿透一切,盯着林劍青,雖然只是一眼,但在這一縷威壓面前,林劍青依舊感受到了切切實實的恐怖威能,那是另一個層次的力量,只感覺冷汗瞬間流出,但他的眼眸依舊鋒利,凝視前方。

“你女兒刁蠻任性,竟妄想取我性命,難道我還站着讓她殺不成?”林劍青直言不諱的說道,使得裴元修冷哼一聲,他冷喝道:“放肆,這裴城之地。我裴家統御百年,你竟想殺我愛女,你還有理不成?”說罷,一股更強盛的威壓撲向林劍青,簡直要將林劍青壓垮,天玄境強者何等強大,一念山河碎,這等威壓,林劍青只感覺全身劍骨都要崩潰。

林劍青眼神難看,死死的盯着對方,只是威壓都能壓垮他,他境界太低了。

正在林劍青準備反抗的時候,遠處忽然有兩道身影漫步而來,前人一襲白衣,氣質非凡,揹負一把白色如雪的長劍,後者,揹負一把紅色如火的寶劍,兩人一前一後,別有一番風味,兩人一來林劍青便感覺到了,看了對方一眼,眸中閃過一縷錯愕,只因他看到那後面青年的面容,竟和當初的石前輩,非常相像。

兩人飄然而來,出現在了林劍青的身旁,那白衣青年的氣息平淡無奇,竟無半點的波瀾,周圍的人明明能夠感覺到他的非凡氣質,卻偏偏感受不出他的強大,這在浩瀚人羣中都能夠鶴立雞羣的存在,卻又像是一個尋尋常常的普通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