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紅毛和楊曉紀還以爲林依依是因爲被忽視了所以生氣,鬧了半天是要給楊曉紀補遲到的感謝宴,這讓倆大男生是瞬間沒了壓力。

“哎,老大,我跟你說,林大小姐這還是頭一次請男生吃飯,跟老大混真沾大光了!”

“你們倆嘀咕什麼呢?快點走啦!”

林依依找了個學校附近檔次比較高的館子,三人落座還是引來了不少旁人的眼光,林依依作爲江洲大學的校花是人盡皆知的,此刻看到紅毛和楊曉紀,任誰都會多瞧瞧楊曉紀,畢竟紅毛那頭髮跟校花實在是不搭。

“想吃什麼,隨便點,本小姐買單可勁兒吃啊!”

“得嘞,林大仙女就是好,不枉費我們老大住好幾天院!”

紅毛一把接過菜單,對於江洲大學附近的館子沒人比他更熟了,沒多大工夫就點了一桌子這個館子最拿手的菜。 林依依這個時候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楊曉紀算上今天可是救了自己兩次了。可是自己這才第一次正式的表示感謝。

“那個,對不起啊,你因爲我受傷我卻沒去醫院看望你,其實……”

林依依欲言又止,顯得有些愧疚,不過楊曉紀作爲男人卻並不在意。雖然最初楊曉紀確實有點怪罪林依依“忘恩負義”的小心思,可是楊曉紀也能理解林依依。

一個是林依依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想要找到自己怕是得費點力氣。另外楊曉紀也知道林依依在跟自己的父親鬧彆扭,一個女孩子在酒吧出了這樣的事情,又被父親親自接回去,不下了禁足令什麼的實在是說不過去。

“仙女,你瞧我老大像那麼小氣的人嘛,我們老大不會怪你的!”

紅毛曾經還爲楊曉紀誇口江州首富女兒才配得上自己而找過楊曉紀,現在卻成了楊曉紀的“僚機”,讓林依依的尷尬一掃而光,還時不時的被楊曉紀和紅毛的“廢話”逗得花枝亂顫。

簡簡單單的一頓飯竟然讓林依依對楊曉紀和紅毛的印象深刻了不少,要知道紅毛曾經也是林依依的一個追求者,不過此刻紅毛卻明顯感覺到自己應該當個媒人,如果自己給不了喜歡的人幸福,就該把喜歡的人推向幸福。

“哎,依依,我有個事兒好奇啊,你爲什麼跟你爸爸鬧彆扭啊!”

三個年輕人吃着飯聊着天就漸漸熟絡了,楊曉紀也藉此機會想要解開心中的疑團,畢竟一個父親再怎麼生氣也不會那樣讓自己的女兒陷入危機,加上今天還兩次,楊曉紀莫名覺得林依依的父親的做法真的不是心大就能形容的。

“唉,我那個親爹啊,別提了!”

說到林依依的父親林國棟,林依依顯得很是鬱悶,作爲林氏集團的老闆,人品方面沒啥毛病,算得上一個人品正直的正經商人,可是這一次對林依依做的事情讓林依依對他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你們看到今天鄭宇那副德行了吧?我不想跟他交往,可是我爸偏偏不同意!”

“你爸都江州首富了,還這麼專制啊?”

紅毛適時插入話題,讓林依依苦悶都寫在了臉上。按理說林依依應該是吃穿不愁、生活無憂,可是她的親爹非要給她整點煩惱鍛鍊一下自己。

且不說這個鄭宇的人品,就看他剛纔的表現也能看出這人不咋地,可是林國棟就說什麼都不允許林依依不理鄭宇。

“是不是你爸爸有什麼事情需要用到鄭氏集團?”

“哎!曉紀哥哥好聰明,事情就是如此!”

講故事的時候講述者最喜歡兩種人,一種人是總喜歡說“然後呢”的人,還有一種就是像楊曉紀這樣的,關鍵時刻提出有線索性的問題,讓講述者感覺自己的故事很吸引人,增加自己的自信的人。

“還不是我爸的公司裏缺了一批藥,如今只有鄭氏集團能夠提供!”

權力、財富、名譽對於一個男人是一輩子都在拼勁全力爭取的東西,顯然對於林國棟而言這批藥對於自己的林氏集團有着非常重要的價值,甚至比自己女兒一時的情緒的好壞還要重要。

只是楊曉紀看到林依依憂愁的樣子不免有些同情她,或許這就是好看的女孩兒的特權吧,更何況是林依依這種聰明又漂亮,還會撒嬌賣萌的女孩兒。

“要不是這批藥估計我爸也不會這麼逼我,更不會讓那個姓鄭的小子那麼囂張!”


想到剛剛自己差點被那個鄭宇拽上車,林依依就氣的攥緊小拳頭。

那個魯莽的鄭宇,似乎完全就不知道怎麼憐香惜玉,生拉硬拽的把林依依的手腕抓的生疼。說到這裏林依依還不自覺的揉揉自己的手腕,臉上一臉委屈。

“唉,要是我們林家跟江州藥業集團不是死對頭就好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江州藥業集團有你爸爸需要的那批藥?”

“對呀,要不能讓鄭家一枝獨秀?想想就來氣!”


林依依顯然是做足了功課,這一刻拿出自己的手機把現在自己家公司需要的藥的名字及藥的功效等資料找出來給楊曉紀看。

剛剛聽林依依說起這個藥的時候楊曉紀還不確定,這回看到這批藥的相關資料,楊曉紀就樂了。

“怎麼不早說,這個忙我可以幫你啊!”

“啊?曉紀哥哥這忙也幫得上?”

林依依一雙大眼睛驚奇又驚喜,到目前爲止林依依就覺得楊曉紀是個熱心又正直的鄰家哥哥,想不到他還兼具哆啦A夢的功能屬性。

“巧得很,這個忙我還真幫得上!”

有些時候有些事發生的就是這麼帶有戲劇性,林氏集團缺的這批藥還真就是江州藥業集團擠壓庫存的那批藥。

至於當時爲什麼江州藥業集團會生產這批藥後來又沒有及時的銷售出去原因是多方面的,不過此刻看來,像是事在爲楊曉紀準備好的“禮物”,讓林依依這頓飯吃的胃口大開。

“曉紀哥哥,我真是遇到貴人了!你幫我解決藥的問題,紅毛怪幫我弄到了好吃的!”

林依依因爲這個煩人的鄭宇已經連着好幾天對食物沒什麼胃口了,因爲楊曉紀的“舉手之勞”竟然讓林依依忽然發現食物還是很有存在價值的。

不過紅毛就差點吃嗆,其實選大學附近的飯館的菜餚對他來說是手掐把拿,畢竟紅毛這些年在下館子這件事上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但是林大小姐這個“紅毛怪”的稱呼是怎麼來的呢?

“姐姐,紅毛是我的外號?紅毛怪是個什麼鬼?”

賈明對這個加了字的稱呼表示抗議,雖然自己的外形有點潮吧,但是也不能用怪來形容自己濃眉大眼的五官吧!

“不不不,我纔不要做你的姐姐,還有紅毛怪是本宮給你的冊封!”

“額,嗻!”

“哈哈哈哈!”

紅毛一臉無奈的瞅了瞅林依依那天使的小臉,怎麼看都覺得這個漂亮的外表之內有個調皮搗蛋的靈魂,索性就敬業的配合一下,這一皮弄得三個年輕人都很是開心。

“曉紀哥哥,這杯酒我敬你,謝謝你幫我除了鄭宇這個禍害!”

“嗯,好,其實也是趕上了,正好我認識江州藥業集團的高層!”

“所以江州藥業集團現在恰好有這批藥咯?”

林依依其實也不是很確定江州藥業集團有這批藥,不過製造配方和工藝除了鄭氏集團就只有江州藥業集團具備,如今鄭氏集團林依依看不上,自然想要江州藥業集團頂上來。

而楊曉紀忽悠林依依說江州藥業集團的高層朋友跟自己說有批藥需要找銷路,而楊曉紀會牽線把藥買給林氏集團,讓林依依聽完大喜。

“真是太好啦,哈哈,乾杯!”

看到林依依一副跟楊曉紀混熟了的樣子,說着話的工夫就把杯中酒乾了,讓楊曉紀一時也是被這個林依依的豪爽帶動,也把酒乾了。

紅毛換作平時遇到這種場面肯定會打個“贊助”烘托氣氛,不過今天紅毛卻滴酒不沾,只是跟滿桌子的美食做頑強的鬥爭。

顯然上次紅毛跟楊曉紀喝酒給紅毛帶來了陰影,爲了保證楊曉紀這個“大人物”的安全,既然楊曉紀喝酒了,自己就不喝酒了。

“曉紀哥哥吃菜奧,這些菜都好吃,你快嚐嚐!”

“嗯嗯,好,嗯,確實好吃!”

“對吧對吧,還有這個也不錯!”

紅毛看着眼前的兩個人,忽然感覺自己的頭頂有光,不是因爲自己多麼的高大偉岸,而是似乎今天自己是個不該出現在這裏的人。

遙想當年自己也是追求林依依的追求者之一,可是現在自己不但沒有消滅自己的競爭對手,反而認了競爭對手當老大,最爲關鍵的是此時此刻自己有種當電燈泡的感覺。

唉,這就是讓人無奈又心酸的青春啊。

縱然今天紅毛從鄭宇那賺了兩萬塊錢,還第一次跟林依依說了這麼多句話,可是紅毛並沒有很開心的感覺。

“服務員,我要加菜!”

紅毛化悲憤爲食慾,旁邊的林依依和楊曉紀都舉雙手贊成,這頓飯三個人愣是吃到撐才各回各家。

表面上看林依依一頓飯解決了一個關係到終身大事的大問題,其實最大的受益者卻是楊曉紀,有些事情就是如此,無心插柳反而柳樹長大,蔚然成蔭,這批藥如此解決無疑也成功的堵住了那些瞧不上楊曉紀的股東的嘴。

第二天一早,楊曉紀神采奕奕出現在公司,身邊站着自己的私人祕書高雅晴,辦公桌的對面是營銷部的新晉副經理孫翔。

“總經理,您有什麼事兒儘管吩咐!”

“好事兒,把這個合同審覈一下,然後約對方代表簽約!”

此刻的楊曉紀哪還有半點窮快遞員的影子,活脫脫的一個成功人士的架勢,這份自信與氣度讓孫翔甚至有種剛認識楊曉紀的錯覺,而當他看到合同中的公司時也是一愣。

“林氏集團?”

“少廢話,趕緊辦,辦好立刻打電話!” 其實跟林氏集團的接洽已經基本完成了,因爲林氏集團有林大小姐在跟進,而江州藥業集團有楊曉紀的私人祕書高雅晴親自操刀,只是缺個江州藥業的代表出面簽約而已。

所以在高雅晴的建議之下把這個“重要人選”定成孫翔,原因其實非常簡單,一個是他聽話,還有一個就是嘴嚴。

按照高雅晴的原話是如果這件事出了任何意外,孫翔在明天就會成爲集團保安中的一員。所以孫翔就算砸破腦袋也絕對會認真對待。

“楊總,股東都已經到齊了!”

“嗯,走着!”

今時不同往日,高雅晴給楊曉紀準備了一身得體的西裝,雖然楊曉紀自嘲散漫慣了,但是高雅晴的嚴肅注視之下,楊曉紀還是機靈的妥協了。

人靠衣裝,穿着得體的楊曉紀出現在股東大會時讓大家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不過這些個老狐狸可不會單純因爲楊曉紀外形有變化就答應任何事兒。

“高祕書,今天可是最後一天了,這個楊曉紀是正式上任還是宣告辭職呀?”

“來之前我還特別去看了看庫房的資料,年輕人彆氣餒,做不了總經理當個庫管也許還是可以的!”

“哈哈哈哈!”

同樣的會議室,同樣的一羣人,一個個都是西裝筆挺,甚至讓人討厭的老頭子依舊很讓人討厭,不過楊曉紀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看着在座的其中幾個股東得意忘形的樣子,楊曉紀並不生氣,也不想多廢話,只是靜靜的等着那些老傢伙你一言我一語的在那發表各自的想法。

過了大概十分鐘,會議室終於安靜下來,並不是大家的想法已經表達完了,而是楊曉紀從兜裏拿出手機,鼓搗了幾下臉上了會議室的音響設備,發出廣播調頻刺啦刺啦的聲音。

“怎麼,要給我們這些老傢伙聽你在廣播頻道點的祝福歌曲麼?”

其實在座的八個股東就那麼兩個人是挑事兒的,說這話的正是其中一個,名叫費德忠,跟另外一個股東馬德才都是前任總經理的至交好友。

得知前任總經理被調任而用這麼一個年輕人當然是氣不打一處來,索性就拿這小子開開玩笑。不過這個“搞笑時段”馬上就結束了。

“爲大家播報最新本市新聞,於今日早上九點整,江州藥業集團與林氏集團達成合作協議……”

“鈴鈴鈴!”

最老的電話鈴聲此刻響起,打斷了手機播放廣播的新聞,打來電話的是楊曉紀派去簽約的孫翔。

楊曉紀倒也不生氣,直接接聽並打開了免提鍵。

“高祕書,林氏集團的代表說咱們公司的那批藥他們都要了,另外簽訂五年合作協議,這可是大單啊!”

接聽到此爲止,楊曉紀掛斷了電話。然後一臉坦然的看着在座的各位股東。

一瞬間股東會議安靜,非常安靜,甚至大家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終於高雅晴打破了這安靜的氣氛。

“各位股東,對於我們的總經理楊曉紀先生上任還有任何異議麼?”

股東會議室在高雅晴問過這個問題之後繼續陷入到安靜當中,一秒、兩秒、三秒、四秒,終於八個股東中的一個老爺子鼓起掌,隨即兩個、三個……包括馬德才和費德忠在內的所有股東都鼓起掌。

“謝謝大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